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太陽與蛇》 第八章
·《太陽與蛇》 第九章
·《太陽與蛇》 第十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一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二章
·《太陽與蛇》 第十 三章
·《太陽與蛇》 第十 四章
·《太陽與蛇》 尾章
·“写作《太阳与蛇》使我免于自杀、发疯……”
·王炳章谈性、婚姻及冒险生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温家宝的崛起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艺术家在两种制度下的不同厄运――从林琳之死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集权制度的辉煌胜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天才即毒剂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重新审视刘胡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台独和反台独都是双刃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赵紫阳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光美——模范共产党员、畸形女人毕汝谐(作家 纽约)
·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人缺乏足球运动禀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赵本山是今日中国转型社会的产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不可能抛弃北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孤 寂(小说)
·反日情結 根深蒂固 畢汝諧( 紐約 作家)
·邓小平逝世感言 毕汝谐
·爱情哲思录 毕汝谐
·忙碌的情人节 (极短篇)
·双胞胎(极短篇)
·“财 神”(极短篇)
·笑 脸(小说) 毕汝谐
·乐透奖的悲剧 (小说)
·中国足球队败局已定
·我和王同学说相声
·擦皮鞋(极短篇) 毕汝谐
·打苍蝇
· 二十年前,一篇文章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锋在黎明前离去 (新时期反腐文学的开山之作) 毕汝谐
·忆臧克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忆韦君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序言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1)
·周恩来评传 第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三章 毕汝谐
·方励之夫妇有悖人之常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忆曹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四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2)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3)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4)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五章 毕汝谐
·忆贺麟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六章 毕汝谐
·童年伙伴当了大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周恩来评传 第七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八章 毕汝谐
·《美国联邦监狱探秘》(5)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九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章 毕汝谐
·林希翎二十年前与我的一夜情以及最近诈骗我一千美元之经过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一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二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三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第十四章 毕汝谐
·周恩来评传 周恩来生平表 毕汝谐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先知先觉的旷世奇书《太阳与蛇》!
·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半年发出第一次"避免无谓的流血牺牲"的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一个月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曾于六四之前13天发出"军人政治家邓小平具黩武意识,首先想到的是武力镇压"的第三次严重警告!
·毕汝谐于六四前3天斩钉截铁地断言残酷镇压势在必行!
·毕汝谐于六四后预言“六四血案是中国人民只能忍痛吞下的一枚门齿”!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几个月来,薄熙来夫妇及其前亲信王立军共同上演了一出政治活报剧,举世瞠目!性格决定命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决定了其悲惨的命运!
    文革之初,毛泽东无来由地钦点四名省部级以上高干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薄一波(政治局候补委员、副总理)、汪锋(国家民委副主任)、何长工(地质部副部长)、李范五(黑龙江省委书记)。毛泽东此举用心何在?史家至今不能给出令政治人信服的解释;然而,在毛泽东一言九鼎的特定政治环境里,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足以置四高干及其家庭于绝境!
    其时,薄熙来是北京男四中学生;众所周知,北京男四中老红卫兵首领是孔丹(其父孔原,候补中央委员、中央调查部部长);按照“爹比爹”的老红卫兵潜规则,红卫兵首领的产生,大抵以老子官位的高低为依据;这把威风八面的交椅原本应当属于薄熙来,却因为老父垮台而干瞪眼!
   


    红卫兵作为文革的重伤员,其代表人物于十年浩劫后皆视政治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速;试举几个例子:孔丹投身商海,孜孜求利,不问政治;清华井岗山司令蒯大富腆颜申请深圳居民的低保待遇,安于小市民的平庸生活;名噪一时的宋“要武”归复为宋彬彬,潜心从事自然科学研究,坚拒垂手可得的官职,甚至羞于承认“要武”旧事;以鼓吹“血统论”蜚声全国的谭力夫,文革后彻底走向另一极端,声言“解放三十年了,履历表里没必要保留‘家庭出身’这一栏目。”
    然而,当年的“黑帮子弟”薄熙来成为说一不二的重庆王之后,却继承了文革红卫兵的精神衣钵,在重庆这一亩三分地大展拳脚,任性地释放“候补红卫兵情结 ”的可怕能量————
    创立所谓“重庆模式”,自立山头,挑战胡温中央的科学发展观;这无非是当年红卫兵“合则聚,不合则树旗另干”的惯常做法(1966年底,北京共有三个“首都红卫兵总司令部”,人称“一司”、“二司”、“三司”),却触犯了中共“全党服从中央”的神圣天条!
    打黑———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在天安门城楼上,宋彬彬(宋任穷之女)为其戴上红卫兵袖章,毛泽东煽动性地号召:”要武嘛!“周恩来亦唯毛泽东马首是瞻地附和道:”我是一个老红卫兵。“从此,红卫兵冲出校门,杀向社会,横扫京华四城的流氓小偷、地痞恶棍,进而打人抄家,无法无天!一时间,红卫兵成为最有权威的执法者和行刑队!对于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杀杀打打,为所欲为,不啻于盛大的节日!而薄熙来却受其父之累,袖手旁观,失落之情,可想而知;及至薄熙来成为一方诸侯,终于发动视法律为无物的打黑运动!其年轻时的缺失和遗憾,以残酷血腥的方式得到了补偿!
    唱红———1967年末,已被毛泽东抛弃的老红卫兵不甘寂寞,创立独树一帜的”老红卫兵合唱团“;除了演唱为毛泽东诗词及语录谱写的应景节目,还有苏联列宁、斯大林时期的革命歌曲,令北京市民耳目一新!薄熙来依然无缘加入,只能默默地看着同龄人大出风头。及至薄熙来成为一方诸侯,终于独树一帜地狂唱红歌,甚而至于将四大皆空的和尚尼姑也裹了进来!其年轻时的缺失和遗憾,以大轰大嗡的方式得到了补偿!
   
    文革前,毛泽东曾经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的干部子弟很让人担心,他们没有社会经验,但是架子很大;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要靠自己。“毛泽东还借用《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中“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进一步表达这种忧虑。
    薄熙来的发迹和垮台,为毛泽东这种忧虑提供了佐证。薄一波是中共开国元老中的头号寿星,以其巨掌长期托撑薄熙来,使之步步高升;薄一波逝于2007年,得享百年,不可谓不高寿;然家有候补红卫兵薄熙来,薄一波非得有二百年寿命才能庇薄熙来终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失去了父荫的薄熙来,在平民子弟胡温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有趣的是,孔丹于老红卫兵鼎盛时曾经放出狂言:“这一回干得好,能当副总理!”结果却是老母死于非命,自身流落僻野。数十年后,角逐副总理失败的薄熙来,复巢重庆,身败名裂!历史的巧合,委实耐人寻味!
    马克思曾经说过一段广为人知的名言:“历史有时会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的英雄,第二次是笑剧的丑角。”如果说,文革红卫兵作为一代风流是悲剧的英雄;那么,"候补红卫兵“薄熙来则是笑剧的丑角。
   9/17/2012
(2014/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