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12中文 孙子惠
   
     一 引言
     槟郎虽然比我们大些,但是我还是愿意称他为槟郎兄,槟郎是多侧面的。透过槟郎写的诗文作品,槟郎这个特别的人儿,一点点的清晰起来。


     二 “爱国愤青”——槟郎
     槟郎兄是当之无愧的爱国中年人士了,他总是会关注着最近发生的国家大事,从领土争端,到社会焦点新闻,他是个走在新闻最前线的“时尚先生”。这些新闻,从中国到日本到台湾,从社会到财经到网络流行,他从来都是很“潮”的,甚至有些网络词汇连我都有些赶不上趟了,槟郎兄却说“我不喜欢灌水,会对不起我的槟郎粉”之类的潮语。那些新闻消息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槟郎这个文人的心绪,他一定会在知道那么些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后,借一首不下三十行的诗来抒发他的不满愤懑之情。
     他用他笔尖滑下的每个字的力量向人们放射着他的爱国愤青的光环。《谁杀死了夏俊峰》中的他那么犀利,像眼镜蛇一样把愤怒的毒液向社会投射。社会上有那么多不公平,我们很无奈,而槟郎兄借着笔发泄着我们的想要表达的不满与愤懑。《别了,骆家辉》中的槟郎像个英勇的弄潮儿,在社会文学的大浪的戏耍着,他站在文学的风口浪尖上肆意的嘲讽,是那样的威风凛凛。《哀悼方久书》中写到“十二个窟窿 在流血, 在呻吟, 在挣扎中死去。”他像一个闻一多式的革命的斗士在嘶吼着,他为云南上访户方久(九)书的冤屈惨死而不平,为他而悲愤。
     《南海,我的夜莺》中的槟郎是痛心的,“南海的水为什么那么咸,那是我思归的泪水”;《黄土地上的南海梦》的最后一节表达了希望祖国深化改革,全民和解,从而强大起来的愿望。他作为南海的形象代言人,替它诉说着想要的归家的急切心情,南海流着泪,说它想要回来,槟郎在旁为它轻轻拭去泪水,叫它坚信它可以回来的。
     三 “笑傲的隐士” ——槟郎
     槟郎兄是有些才气的,他的诗也不乏一些好的作品,不同的诗是不一样的槟郎兄。《躺在方山上》上的他有那么些安定,有些庄周遨游的超脱之情。有那么些经历过沧桑之后的淡然,又有些想要好好享受生活的积极进取的奋斗青年之感。《游石塘竹海》中有的是一种静静的书生气,有着一样的五柳先生饮酒时淡淡的闲适之感,还有些怒发冲冠式的豪气,更有些霸王别姬式的英雄气概纵横其中。《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是徐志摩般的泛着些华丽的辞藻的唯美,还有些白居易式的闲话日常话语,如诗中“啥样的美好”的表达,我觉得有些土气了,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有些诗我认为是美与俗的结合体,如《考场外的莫愁湖》“天地之幕上的静静流泻,片片飞舞精灵的诱惑”读来有一种嫦娥仙子超凡脱俗的美感。但“洗脚盆’“臭脚丫”的表达很快就让你跌入世俗的凡间,似乎有位山野村夫向你迎面走来了。有些诗会带给你一些突兀的笑意,有些周星驰式的无厘头,像是电影或影视剧中突然转身的“如花”。又如《耶稣找爹》一诗中“耶稣,你妈拖着油瓶来了”。耶稣,怎么会是说你妈呢,你的母亲似乎文学气一些吧,拖着油瓶,更是落寞到犀利哥的境地了丫。读到这我又能怎么不笑呢?亦如“而今我又在雾霾里残喘,也不断听闻真龙天子出世,往往只是些穿开裆裤的孩子。”读来有种好像你本来期待刘德华的男神从天而降,来的却是宋小宝这样的喜剧屌丝的感觉。
     他有许多诗文表达了他的笑傲王侯、以布衣终身为傲、放浪江湖、隐居山林的隐士情结。
     四 “追伟族”与“光亮星”——槟郎
     槟郎一向很向往历史上的伟大的人物,从世界三大宗教领袖默罕默德,释迦牟尼,耶稣,到从古到今的仁人志士;从敢为岳飞喊冤的状元张孝祥,到伊斯兰教的著名先知易卜拉欣等等,对他们总是充满了敬仰。槟郎写诗来表达他对他们的赞美,崇高的敬意。不过槟郎不是仅仅如此,槟郎向往他们,因为槟郎也有着一个星星一样想要发光发亮的心。
     槟郎是一个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人,像他在《老山怀念张孝祥》中写的“我不玩真人CS军游,不野营烧烤,也不滑草,不在疯狂的木头上找刺激”。槟郎会把时间花在做他自己要做的事,槟郎要做些浪漫的事,游游山水,写写诗作。
     在《怀念默罕默德》中,敬仰之情溢于言表。他像一个虔诚的朝圣者,在前往圣地的路上三跪九叩。你的赞美都有些近乎宗教狂热分子了,不过因为是他,默罕默德,这样的溢美之词一点也不过。《怀念释迦牟尼》中,你在笔间突然隐没,化身的是悉达多,白象入怀,佛祖降生,七步莲花,香气四溢,花雨缤纷,地上涌出二泉,一冷一暖香冽清净,菩提树下,光明的参透,慈悲之喜满溢。《怀念耶稣》中的神之子,被绑的十字架,耶稣用生命谢礼,为万物救赎。在《易卜拉欣与儿子》中,“易司马仪,我的儿子,别怪我狠心离开你们母子,我只能将你献祭。”你为不知道被献祭的儿子而隐隐的担心,你又为他即将成为伟大民族的先祖而感到激动。每年的古尔邦节的时候,我似乎会听到你为了怀念易卜拉欣与他的儿子,轻声说着“真神啊,真神。”槟郎在诗中写出:“槟郎是造物主的非最后的使者”,我看出一种王勃式的自命不凡之气。
     槟郎兄是有才华的,也许是槟郎兄的伯乐还未出现,也许星光大道并没有开启文学线,也许是中国好作家的节目的编辑还没有上任。不过,槟郎兄,不是我希望早早的逝去,许多诗人都是在圆寂后才大放异彩的,也许你也是这样的情况呢?要么你是大器晚成的类型,你也不是很老啦。你要想想,姜尚到了暮年才成为姜太师辅佐大周大业;丘吉尔66岁才成为英国首相;里根,70岁才成为美国总统。更何况你才四十多岁呢。槟郎兄,你不要相信“人出名要趁早”的鬼话,兴许老天爷给你更多的时间,写出不亚于李白杜甫的大成绩、大辉煌来呢?
     五“可爱的纯情”——槟郎
     槟郎兄的爱情观我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知道槟郎兄喜欢的的妹子类型是那种沈从文笔下那种《边城》里善良淳朴自然的翠翠那种的。他有狭义的爱情诗,更多是广义的纯情诗。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里那个穿着偏襟的蓝布褂儿,配着大摆的黑长裙儿,套着红色的胶皮靴儿,扎着两条扎红绳的长辫背后甩舞的女孩子,虽然你嘴上说着不想看到她的傻样,但是你心里想着她可爱模样的。你在傻妹妹面前展现你英勇的一面,你卖力地划着龙舟,不时地抛着爱情电波的你,把傻妹妹迷得心里小鹿乱撞。
     看散文《致达兰萨拉的卓玛》和同时期的其他相关诗文,我没想到你和“金旸卓玛”也有那样纯美的师生情。想必在那个纯情的年代,你也是一个满腹文学气质的老师吧。卓玛说:“我觉得你很帅。”那种帅气也许是你上课谈论文学时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吧。作为一个喜爱文学的女孩子,被一个充满的才气的老师吸引,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就这样,一段浪漫而纯洁的师生亦如兄妹的故事正在上演。我没想到你竟是个矜持的男儿,面对这样的美丽纯情的藏族少女,你竟然有些迟疑,好在卓玛是个年轻单纯的女孩子。
     那条洁白的哈达算不算你们的定情之物呢,卓玛的哥哥?在紫金山天堡城,“槟郎哥哥”(卓玛称槟郎为哥哥)牵着卓玛的手一路走着,是不是幸福感爆棚了呢?那次是卓玛20岁的生日,浪漫的你在天文台为她庆生。卓玛吹灭蜡烛,你拍手鼓掌。你把蛋糕上的草莓轻轻地递到她的嘴边,她慢慢的咽下。你继续吃着剩下的蛋糕。那是一幅多么有爱的画面丫。后来,卓玛走了,被他哥哥绑架去了达兰萨拉。现在的你,槟郎兄,只能在梦里与裹着藏服彩条裙的娇美的卓玛兄妹般地拥抱。可爱的槟郎,你是否为此默默心伤?
     六 结论
     槟郎是什么样的人?他是安徽巢湖人,现在南京某高校中文系谋生,是我的授课老师。但他首先是一个诗人。他的诗文已经过百万字,诗歌二千首,他的文字展示了他的多侧面,我上面也是挂一漏万,我更难以一下子清晰把握到他的总体。他的人生和创作还在继续,让我继续关注他,不断深化阅读和解读他的文学世界。
     2014-6-7
(2014/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