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槟郎文集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凤琉黛洛
   
     槟郎兄的脸像一张片面图在你眼前展开了。
     按照视觉的映入顺序来看,此兄台的头发比较柔软,初视有点轻微的留学生式的油光可鉴的质感。其发色的黑亮程度,像被一大瓶1000ml额霸王防脱洗发水洗过后的成龙的广告效果一般,也许黎明天王的头的面积和广告效果更像他的头发。头皮把“黑色秀发”制得服服帖帖的,紧密地绣在他的大脑皮层的皮肤外层组织上。


     额头不太宽,像是一种下雪之后路面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样子。面色为微微发黄的宣纸色。我站在侧面看着他,发现脖子后面的那块裸露的皮肤,发黄程度更深一些,有些倾向于黑了。也许是因为后面比较懒得去清洗,有些“发霉了”,毕竟谁都会觉得手放在前面搓搓比放在后面这样做更加的省事。侧面的头发的边缘线的形态形成一个竖着的M型。
     我们槟郎兄是不留鬓角的哦。到耳朵上方这里就已经没有生长的迹象了。右面的侧脸脸颊五分之三处,从耳边上到下巴连接处的片区,我还看见一道像贴上去的细长款的皮带状的印子的痕迹。也可以说是两条长12到13cm宽2到3cm的平行四边形的压痕。侧面看,最外侧的那条轮廓的连线是一条竖线,到了鼻子调皮地搞怪一下,画了一个短短的弧度,然后继续急转而下。戴着一副半椭圆镜框的黑色眼镜,但是这并没有给我太多文绉绉的感觉。
     他的眉毛有大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宽,给人一种一抹水墨画中的灰色晕染的感觉,或者说墨汁快要殆尽了样子。由于眉毛的颜色浅,所以不像粗黑眉毛的人,喜怒从眉宇间很容易看出来。而他你就算是个福尔摩斯,从眉毛你是窥探不出他的情绪起伏的。他刮胡子刮得很干净,留下的是灰军绿色,而且算是比较纯净的那种,不含胡子的杂质的那种。我看过一些人的胡子,总是刮不干净的感觉,也许不是他不想,也许是没有办法做到。
     他是小鼻子,像是随随便便的点缀一般。其大小和形状,好比我们爱吃的好时之吻巧克力或者有些酒心巧克力的外形一样。像是他的鼻子是五官之中最后一个长的,到最后制造材料短缺了,出生的铃声已经响起,匆匆忙忙地安上了一个。我一直担心,他的鼻子太过弱小,会承受不住他的眼镜的重量,什么时刻他一不留意,说我坚持不住了,然后眼镜就直接从鼻上滑落了,摔碎了。他的嘴唇很薄,是那种令人艳桃粉色的。牙齿很小心的露出来,一点也不高调,好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有点自己想要掀起盖头的感觉,很娇羞带着些许不好意思,但还是掀起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浅浅的苹果肌微微扁平的鼓起,带动脖间有些松弛的褶皱一起慢跑。他的耳朵是漂亮的C型,很规整,像是生物课的人体挂图上画的标准的人类的耳朵放大的真实版模型。耳朵的构造显得很好,搭配的效果是可以用来展出的。我觉得我要是他的话,会和别人炫耀着一点的。嘴巴张开的尺度从来都不会很大,像是年老的老太太想说话也无法张大嘴巴没有力气一样了。不过他的嘴巴是因为自身的限制因素吧,我是没有看过他的嘴巴可以长的很大过。他的下巴区域的肉像是葡式蛋挞的塌陷度一样,有些松松软软的。
     他的脖子很短,仿佛只是为了把头和肩膀连接在一起就够了。它似乎多长一点,就嫌累了,不愿意那么修长。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他的小脑袋上接了一个长长的脖子,岂不是更可笑一些,造物主还是蛮会搭配的。虽然脖子短,不过我觉得这样的脖子还是比较适合他的。显得比较“经济实用”。
     槟郎的长度是1.5倍放大版的浓缩感,上下身比例是双胞胎。他整体的长的给我的感觉是长的不现代,反正不是古风的帅哥那种类型,是那种民国与新中国的过渡期间的。感觉他长得一副可能会背叛你的样子,却永远不会这样做的人。如果把黑板从中间隔开,下一半刚好是槟郎兄的头顶的高度。他的手当然也不长了,不过我觉得是足够他日常生活之用了,他的课堂的手势可是十分到位的,自然而多样。开心的时候,他的手会以臀部为起点,向上画半圈再放起来,有些气愤的时候,也会扬起手。虽然是差不多的手势,但是声音的感觉不一样了,效果也不一样,手臂也会带有怒气一样的狠狠的上扬起来。他情绪有些大的起伏的时候,脸部会有些不夸张版的宋小宝式的抽搐。
     他的声音是什么感觉呢,你闭上眼只是听,是一种一杯纯净的水混入了沙子的感觉,不时带有几丝口水的调味掺杂成的声音。他的声音如果只是就本身而言,是没有什么动听而言的。如果用电波的仪器测试的话,那是几段不同高度的直线,因为有的时候他会提高他的调值。他讲课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不自觉地发出笑声,好像是他偷偷地埋下一颗炸弹,然后有一刻到达笑点,爆炸,噗地一声,那是我们笑了。
     他的年龄不知道多大了,我觉得在我看来,如果以嫩为起点,以老为终点,我想这条连线的三分之二的点上,大约就是他应经存在的年份了。他总是喜欢说长话短说,可是他的话从来没有够说过。上课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只能不断的精简话语。他不舍地在脑海里中挑选故事中最精彩有趣的部分,向我们娓娓道来。联想丰富,联想类比,他乐于把他的事尾随在名家的叙述之后。槟郎兄只是让我们更加觉得伟大的人更加伟大了,他也不算渺小。有时候,他是一种自信式的自嘲,也许他是自嘲式的自信吧。
     他是有个有自己想法的人。他也想过自杀的,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像他是这么想过的人。我赞称他为“诗源”,他总是孜孜不倦的写诗。别人说,好无聊呀,看看电影吧;好无聊呀,玩玩游戏吧;好无聊呀,出去耍耍吧。槟郎兄说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嗯,他最近感兴趣的是端午的赛龙舟哦,跑到杨柳湖和莫愁湖看了两场,写了三首诗。嗯,南海出事了,他到处查阅资料,追踪最新动态,又写了两首诗。
     我对于他是欣赏的,但总是带着些有色眼镜的。也许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注重审美了,总是无法去用许多正面词汇去评价他。他也许是晏子一般的形象,纵使有着美男子的心,在我眼里可就是枉然。我就是爱美男子的样子,秦桧的心或许都不太重要。或许是物质的世界,我渐渐习惯了用自己眼睛的去看,不想用自己的心去观他了。
     说实话,他是美的,是一幅素色山水国画。只是我习惯了油画的色彩艳丽,竟有些不愿意从外在去肯定他了,进而言语中透露着那么股嘲讽的味道。请原谅我的槟郎兄。
     你的学生凤琉黛洛2014.6.5
(2014/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