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又有谁人识槟郎]
槟郎文集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有谁人识槟郎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铁院 丁颖
   
     回想第一次见槟郎的样子,戴着副眼镜,头发有点蓬乱,衣着朴素甚至有点简陋,个子不高,很和蔼,在人群中很难被认出是位在大学教文学的老师。但就是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是因为他的平易近人,所以上他的课我总是坐在第一排。老师上课富有激情,为我们介绍人文地理,自然风情。老师将自己的感情全部投入到其中,很好带动了课堂气氛。静坐在教室,细细品味他的“旅游文学”,他的传奇。
     槟郎老师人很好,请假也特别容易,但前提是你必须得有正当理由的。还记得五一前的一天下午,在火车站遇到老师,他急急忙忙地出地铁站,跑去坐公交,来给我们上课。我们在那里跟他请假时,他说只要发信息跟他说下就好。其实那天时间还有很多,他完全没必要那么急。老师做事赶早、认真。有时,我上课去得比较早,都能看到老师已经经过长路而坐在教师休息室了。


     槟郎老师对他的学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也许是因为旅游让他有更多的时间与学生接触,从而有了更多的了解。在上课时,老师会给我们看他与学生拍的照片。在《大学的夹竹桃》一诗中,我更进一步的认识了他对学生的那份爱,文中老师运用比喻,拟人手法,将学生比喻为夹竹桃,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暑假的大学城空空荡荡,老师期待暑假能赶紧结束,在新的一学期老师又将会迎来下一届学生。
     槟郎对事物的理解与常人不大一样,我们大多数的人崇拜孙中山,而在诗歌近作《永慕庐独坐》中,老师则同情中山先生。两位夫人,最后无一陪伴在身边,而唯一的儿子孙科,客死在离岛。万绿丛中的永慕庐已了无人烟,只有二月兰在等着守陵人的归来,但却不知守陵人何时归来。
     这学期里,老师在课堂上展示的两篇外国旅游文学散文,都是关于韩国的。一篇是《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在这篇文章中展示了韩国大学生集体活动中那种活跃氛围,在我们中国是很少见得,我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那种欢快的气氛中了。难怪老师最后会说在韩国的旅游使他重新做回了孩子。我们幻想有一天,我们也可以像韩国大学生那样,与老师肆无忌惮地在一起做游戏。在《济州岛记游》的最后,槟郎老师虽然生活在异乡,但却时刻心系祖国。他希望可以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爱妻的身边。也许只有在祖国,在亲人身边,槟郎老师才会感到安心。
     要问哪首诗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当属近作诗歌《飞上紫金山》。因为在他的课上,我有幸上讲台对着对媒体为全班同学朗读了这首诗。这首诗运用了多种修辞手法,诗的开头老师将自己比作御风而行的诗人。老师站在紫金山眺望,城区环山而建。滚滚长江东逝水,心心念想的故乡远在云雾之中。紫金山是江东第一名山,守护着六朝古都。
     槟郎老师是位守望者,他有关于故乡的许多的诗文。槟郎老师出生在巢湖,随后来到南京。我总是猜想槟郎写诗时的情景,推测他那时的心境。夜深人静的时候,槟郎趴在窗前,眺望那闪耀的街市,想到故乡(巢湖)那火柴盒似的屋子冒着袅袅烟灰,想到故乡醉人的姥山岛,想到从前的种种。是孤独还是怀念?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乡依旧,最爱的人在身边,什么都不缺。他静静的守望故乡,愿故乡一切安好。
     南京是老师的第二故乡,但槟郎老师似乎与这种快节奏的城市格格不入,他喜欢游荡在脱离世俗的地方。但读完《诗人槟郎之墓》,心里不免有一丝伤感,一种遗世独立无人解的落寞。我不知道如何去揣度槟郎的寂寞,他热爱生活,思考人生,总希望能找到知音。但苦于人生百态,世态炎凉,身边的人追名逐利,忙碌生活,可怜那绿肥红瘦无人问津。诗人是孤独的,是忧虑的。槟郎臆想死亡,心中千种风情无人诉说。陪伴他的只能是诗稿,那落寞,那等待了千年的黄叶。
     谁会哀叹花谢花飞花满天,谁会哀叹红消香断有谁怜,谁又会对故土情不自禁地流泪?我想槟郎是一个。他默默书写人生,赞美河山,感叹四季流转。他可能不只是单纯乐观地热爱生活,我想他只是怕,怕荒芜人生,暗淡记忆。他只能记录下自己的所见所闻,希望时光定格在那美丽的瞬间、在那分行押韵的文字中。仔细品味他的诗文,午后时光多了些宁静,多了些充实。
     大学里能让老师记住的学生并不多,而槟郎老师却是一个能让所有学生记住的好老师。他当之无愧是我们的好老师,我们永远的好先生。可是大千世界中,又有谁人识槟郎?
     2014-06-02
(2014/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