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巴克栏目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国安绝密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
   

    多少年来,尤其近十多年二十年来,关于民运圈特线问题的论战,可以说是骇浪滔天,极度惊心动魄。中共特线极力掩盖狭义民运圈特线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对解释特线问题的真民运真反对派人士,漫天造谣,反咬一口,搅浑水打混战,无所不用其极。正像李洪宽等一些网友说的:“对每一个真正的民运人士,派上10个特工无休止的纠缠,把水搅浑,把你逼疯,看你还敢不敢和中共作对。”相反,对于已经暴露的中共特线,则有许多特线全力力保,造谣污蔑攻击揭露者。中共官方数据民运圈特线占80%,狭义民运圈全是特线市场,假民运围攻真民运变成狭义民运圈多少年的常态。
   
   没有办法,这是极其残酷的斗争,必须有心理承受能力。这里的关键在于判断。中共特线拼命污蔑的,一般是真反共人士;中共特线拼命捧抬的,不管其表面表现如何,都应该打个问号。
   
   最近,有些特线人物故意装傻,说:“中共怎么会花大成本去树立自己的敌人,再去打倒?特线会有而且不少,但没可能象水良先生所说的那么耸人听闻。”
   
   实际上,中共使用特线对付反对派,是一种最省钱、最省劲的常规办法。中共从国内数千万特线中抽出万分之一,从海外一百多万或二百多万特线中抽出万分之二,从他们的维稳经费中抽出万分之一,就把民运彻底淹没、控制、并且可以控制、领导和随心所欲地利用狭义民运圈,这最省钱最省劲最省成本的事情,怎么反倒变成了“花大成本”?
   
   我到海外后,非常震惊地发现,绝大多数民运组织和海外中文网站,都是中共特线搞的。接着,东欧各国档案解密传出消息,共产党安插到反对派中间的特线人数,东欧各国接近60%。而美国,由于麦卡锡时期法案允许FBI渗透美国共产党。FBI渗透美共探员,最后也占了美共党员的大多数。我们过去特线只占少数的传统观念,显然是错误的。根据中共习惯打人海战术的特点,中共对民运和反对派的渗透人数比例,应该超过东欧各国和美国。
   
   实际上,国内和海外的许多反对派组织,是中共根据“筑巢引鸟,做窝养鱼”的方针,主动组建起来的。其中有的,如正义党,被揭穿以后,一度解散,后来又由王炳章石磊重组。又例如海外有的著名人士大张旗鼓宣传的、在中山陵召开大会组建的所谓中国国民党大陆组织,被揭穿以后,销声匿迹。多维新闻网,中宣部等投资,年年亏损,却坚持办下去,后来被揭穿以后,效果很差,亏损又实在过大,中宣部不得不决定结束,转移给其他亲共人士。
   
   为了对民运基本情况作个排队摸底,作个基本估计,十多年前,我曾经特别排列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当时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我方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阵营的,有162人。我方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情况极其糟糕。
   
   不久以后,有出国以后又回到国内的人士写文章,说:“特务和叛徒的比例在纽约的民运圈子里占70%,在大陆则占80%。每个真正的民运人士,身边都围绕着3到5个特务,并且以他们为至交,一个不行,就再换一个。”不过,根据我的统计,海外和国内,中共渗透的比率,大致差不多。前些年,胡佳写文章披露,非盈利组织、维权组织、维权律师等反对派,几乎全部与中共进行不同程度的合作,否则就无法生存。在这前后,国内海外又陆续传出中共官方统计数据,包括胡锦涛说的数据,民运特线比率,是80%。
   
   九年前的赵紫阳追悼会,纽约的民运大佬,除了极少数或个别例外,其他绝大部分全都听从他们说的“中共驻北美最高特务头子”唐宇华的安排,用把追悼会规模搞大,把调子降低的办法,帮助中共度过难关。也完全证明75%或80%这个数据的真实性。这确实是帮助中共的一个高招:把规模搞大,就是把真民运的声音压制住;把调子降低,就是帮助中共维护稳定。追悼会后,我问相关人士,为什么要听从唐宇华指挥?他们也讲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由假民运假反对派采取此类办法,以表面上的假反共,来真正帮助中共,帮中共渡过难关,要比中共自己直接镇压,更加有效。
   
   刘刚在中共特线阵营中十多年,因为家暴案不得不与中共闹翻,他反戈一击时所揭露的事实,也同样证明中共领导和控制了狭义民运圈。
   
   民运圈特线比率之所以这么高,很大原因也是中共特线把民运圈搞得一滩糊涂,原来参与民运的大量民众、和真民运人士,不得不退出,浊流当道,清流退出,有很大关系。
   
   本人的长期研究认为,这是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的必然现象。在中共这种极权专制条件下,在平时的正常情况下,要组织大规模的真正的反对派,是不可能的。中共通过渗透,又通过镇压,三抓两抓,就把这类组织控制到中共特线手中,变成中共控制的组织。只有大规模突发事件发生,才有可能在极短时间内,爆炸性地迅速形成大规模的反抗组织。因此,在平时正常情况下,人们只能搞小圈子无形组织。
   
   事实上,使用间谍和地下势力,是共产党人的一贯策略。至少从苏联开始,共产党人就向全世界派遣他们的间谍和地下人员。因为对于扩大共产党的影响,谋取共产党的利益,这是最节省成本,效率最高的的办法。靠这一招,苏联把许多国家变成共产党国家,苏联和共产国际的间谍,遍布全世界。不仅为苏联和共产主义阵营提供了大量政治,经济、军事和其他情报,苏联的原子弹氢弹技术等等许多技术,都是靠间谍从美国偷去的。仅仅这一项,为苏联节省的成本,就已经远远超过派遣间谍的成本。
   
   当然更不用说,苏俄共产阵营依靠间谍、地下势力和他们在各国的代理人,把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以变成共产主义阵营的一部分,大大扩大了苏俄共产主义阵营。而且,向西方派遣大批间谍和代理人,从西方内部搞破坏,为苏俄共产阵营张目,使经济和军事实力相对弱小的苏俄,一度占尽了冷战优势。如果不是共产阵营的内部分裂,中苏内斗,那共产阵营,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垮台,甚至延续到今天,也会很难垮台。
   
   中共从苏联那里学来了这一套使用间谍和地下势力的办法。而且得到苏联支持,运用得出神入化。中共用这一套来对付蒋介石和国民党,包括“国母”宋庆龄都是共产国际特工,国军作战部长刘斐,东北卫戍司令卫立煌等等,也都是中共特线。结果不仅国军作战计划,蒋介石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到了老毛和周恩来的办公桌上。而那些掌握军权的间谍,关键时刻带领军队调转枪口,帮助共产党。辽沈战役,中共甚至不批准卫立煌的起义请求,因为起义部队成建制存在,老毛和中共认为难以消化,因此要卫立煌指挥,创造条件,把军队交给共产党去歼灭。此外,共产党的地下势力,几乎完全控制了国统区的舆论、媒体、群众组织和学生运动。使得国统区对国民党和国民政府骂声一片。
   
   西方情报机构十年前数据,中共海外特线间谍,有的说一百几十万,有的说两百多万。现在数据当然应该更大。国内数据,有的估计,线人占人口3%,四千万。中共派遣和养活这么庞大的间谍特线,那才真正是“花大成本”。比中共花在民运身上的,大一万倍还不止。然而,中共不是傻瓜,这么大的成本花下去,当然是因为有更加大得多的收获。
   
   中共对付反对派,渗透、组建、掌控反对派,是中共和专制统治者常规做法,因为牢牢把反对派控制在自己手中,才是消除反对派威胁的最有效手段。而且,必要时,他们还能变成统治者手中维护统治或实现特定目的有效工具。例如变成镇压真反对派和民众的维稳工具,变成权贵们鼓吹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进行大抢劫大掠夺的工具。
   
   中共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这样做了。中共的小说中,就描述国民党组建假共产党来对抗中共,其实,那是中共自己写照,从苏联学来的。
   
   中共建政以后,组建假反共救国军,例如在浙南地区组建浙南反共救国纵队,既诱捕反共分子,又欺骗台湾。并且以浙南反共救国纵队名义向台湾派遣特务,向蒋介石送“德高望重”匾额等等。王芳本人,中共建政后,就带领随从,三次亲自到台湾视察指导台湾中共特线的地下工作。文革中间,这个事情暴露,浙江省委书记江华和温州地委书记(原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芳,被不明真相的中共组织误解为里通台湾的内奸,被打倒。揭发材料送到周恩来那里,周恩来接见浙大学生时,特意点名王芳是坏人。八届11中全会,连毛泽东也说江华不能保了。及到林彪事件以后,周恩来和老毛完全搞清楚事情的真相。1972年浙江汇报仍然坚持公安系统是黑线统治,王芳是坏人时,周恩来发火了,说我已经说过多少次,公安战线是红线统治,王芳是了不起的公安专家,你们还不相信,我叫汪东兴作证。
   
   这就是中共常规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方针。
   
   被中共情报机构视为搞情报和搞专制典范来学习的《1984》,老大哥的特点之一,就是组建和掌控“反对派”组织,以便诱捕反对派人士,维护稳定。
   
   79民运,中共非常熟练地运用这个方针,在各地,尤其在北京上海等地运用这个方针,主动组建民运窝点。非常有效地控制了79民运。
   
   1981年79民运被镇压以后,中共又把“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方针推广到海外,主动组建海外民运。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控制民运、领导民运”等等,完完全全是中共情报机构常规做法,没有任何不合逻辑和费解的地方。有的人,平常表现得很明智,但碰到关键问题关键人就来曲意掩盖。包括以装傻胡扯来否定这些方针。
   
   中共特线极力掩盖中共情报机构这类常规做法,但是,事实俱在,这类常规做法,能掩盖否定得了吗?
   
   在这里,我们还要呼吁美国为麦卡锡平反,苏共中共对美国的间谍规模,实际上远远超过麦卡锡估计,被污蔑为扩大化的麦卡锡行动,涉及的共产党间谍,其实还不到共产党渗透及间谍的万分之一。
   
   美国人往往用民主国家美国的习惯及美国人的善意来评估邪恶的共产党,因此,远远低估了共产党的邪恶程度,和他们对美国间谍活动的极其巨大的规模。
   
   中共一两百万海外间谍,在美国的应该占到很大比例,也许一半以上。如此巨大的间谍规模,绝不是一般间谍活动,而是为了未来的超限战预备的。连对中共有相当了解的蒋介石,都轻易败下阵来。更不要说对中共认识常常天真的美国人了。美国对此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不大大加强对中共间谍的防范,很可能到时候也是会失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