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屠杀学生的六四血腥日子就在眼前了。
   想起我1962年7月7日刚上仰光大学,学生在校园呼吁民主自由——没想到“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竟然派武装部队进入校园屠杀学生!


   想起1963年我们仰光大学生支持农民争取国内和平——没想到学运领袖们竟然全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终生逐出校门!
   为民请命的学运领袖们最后被迫投奔梁山闹革命——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围剿战死的光荣牺牲,留得青山在的被批斗,批倒斗臭后再被踏上一脚;劫后余生的呢? 大多贫穷、体弱、多病、彷徨!
   想起1967年6月26日,“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竟然策动反华暴徒涌入仰光唐人街,屠杀中文教师,摧毁中文补习班、观音寺、武帝庙等,同时烧杀抢劫商场住宅——千千万万华侨华人被迫远逃美加港澳台湾;在国家工业发展局贡献力量的我,千辛万苦考取了留学奖金,也悲愤地出国进修兼避难!
   想起1968年7月7日我们德累斯顿大学的缅甸留学生共同追悼77惨案——因而全体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取消奖学金并赶出校门;带头者4人则被没收护照,强行押回“社会主义”缅甸!
   想起我们(Soe Nyunt在内)共同逃亡西柏林大学半工半读——年年出版缅甸留学生杂刊继续追悼77惨案,继续声援国内自由民主反独裁运动!
   想起毕业后大家投奔梁山不遂一一那是最高领导人厚德载物。他爱惜留洋知识分子得来不易,不忍心被围剿被轰炸被杀害被批斗!他只求我們永遠熱愛人民,永遠誠心誠意為人民服務!
   知道吗?当年见到贫穷落后的缅甸与中国改革开放为人民,我真满心欢喜。知道吗?1988年8月8日,我帶女兒雅德同緬甸學者、流學生一起湧往波恩緬甸大使館抗議“缅甸社会主义”軍政府屠殺人民,1989年6月4日我又跟隨華僑華人湧往海牙中國大使館请求不要杀害天安門和平示威的學生。
   
   无限敬佩被捉回国的 Minzaw大师兄!
   建筑设计师的他既不写悔过书,也不依附当权派,遑论屈膝投降一一因此遭军政府辣手封杀,永不给出路!
   顶天立地的他毅然决然自力更生从商,发奋图强在家乡建食油工厂生产花生油大豆油,他还年复一年积极帮农民出口农产品——因而被当地农业合作社一致推选他为终身主席!他还办中文补习班为华侨华人子弟传承中华文化!
   正所谓珍珠即使被埋在烂泥,仍然熠熠生辉——大師兄身上的南中精神,永远照耀伊江!
   
   大師兄去年携妻女抱病到访,我们回想往事,唏嘘不已,泪流满面!
   谁会想到永无休止的阶级斗争,会那么史无前例地祸国殃民!
   谁会想到不脚踏实地、不实事求是的极左大躍进与文革和尚打伞,送人民步入阿鼻地狱!
   谁又会想到改革开放的貓論一一黑猫白描能捉老鼠就是好猫,民富国强会变质沦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唯利是图、圈地拆迁专建富豪楼、权贵阶级谋取私利只向錢看!
   这边厢产生贪官污吏、官二代、富二代、土豪阶层一小撮特權階級高高在上!
   那边厢产生红麈滚滚农民工、穷乡僻壤草民贱民勞苦大众欲哭无泪!
   我哭豺狼笑!千千万万革命志士冒死拼死反对剥削阶级,新的剥削阶级却通过新的因缘巧合,应运变相横空出世!
   
   劫后余生但正气凛然的抱病大师兄——要我带他重游他当年绝食抗议的学生宿舍、大家讨论家事国事天下大事的会堂、集体抗美援越的大庁(他当年是德累斯顿大学抗美援越会主席)、物美价廉的大学食堂、大学附近我们常游览的山川景区、他们四人被强送回国的罪恶机场、、、、、、.
   
   君知否?在柏林,掸邦孟邦各族师弟热情地请他吃柏林猪腿、喝柏林啤酒、听柏林赞歌——他们對大師兄深表敬意!
   君知否?当年强烈反对我们的老顽固老同学,特地跑来波恩亲密战友邢老先生寒舍“和解宫”,跟我们一同煮吃缅甸饭菜、畅饮德国啤酒、笑谈当年恩恩怨怨、高歌当年德国革命歌曲——大家煮酒论英雄,一笑泯恩仇!
   君试想:若缅甸佛国当年和尚打伞,用枪杆子打杀出柬埔寨波尔波特式暴政,把城市居民当剥削阶级全赶到农村劳改营,在佛国净土唯我独尊、杀人如麻一一那不是祸国殃民?不是让缅甸各族人民与华族华侨华人受苦受難、飢腸辘辘、恐惧笼罩、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成帮凶,该当何罪?
   
   回缅甸后不久,就在今年三月7日,患癌症末期的大師兄,就驾鹤归天了、、、、、、、、、、
   我伤心流泪,我嚎啕大哭。
   大师兄!我还未带你去香港大嶼山大佛前闭目静坐去贪去嗔去痴、守戒入定进慧——忘我地进入涅槃,回归大自然呀!
   大师兄!我还未带你去香港大浪湾、狮子山、沙田、马鞍山、大屿山、梅窝、長洲、东平洲等地游山玩水——看大自然风景那边独好呀!
   大师兄!你知道吗?上次惟基弟曾牵着他的“甜蜜”天狗,带我们在太古城小西湾大浪湾一带爬青翠山、越流水桥、走山间石径、进郊野自然,行山、望海、穿村、看风水、行行复行行,一步一脚印。我们在大浪亭前远眺四周山光水色,再抬头细读亭前对联: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大师兄!当时我暗下决心,一定找机会带你观赏這些香港天上人间美景,细听惟基弟指点江山,谈今说古,讲解对联“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之来龙去脉、、、、、、、、
   大师兄!
   是否你早就顿悟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大千世界,四大皆空?
   是否你大徹大悟、我空法空,才这么快去潇潇洒洒、逍遥自在一一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2014/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