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BURMA-缅甸风云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果敢)网站与彭主席访谈
·缅甸丹瑞大将参禅新法:一念代万念
·中風救命法——针刺十指尖与两耳垂放血
·EWOB/AEIOU 的声明
·缅甸僧侣和平示威,丹瑞大将心乱如麻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
·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 对广大士兵的呼吁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告人民书-3
·SDU’S STATEMENT ON RECENT SPDC’S CRACKDOWN/貌强
·SDU对军政府最近开枪镇压的声明
·缅甸军政府凶杀案将告国际刑事法庭
·恢复掸邦委员会支持缅甸僧侣与民众
·缅侨向联合国与国际机构火急呼救!
·制止缅甸军政府杀害僧侣学生民众
·请求教皇给缅甸人民雪中送炭
·缅甸医生专业医务人员呼吁总罢工
·教皇雪中送炭:为缅甸苦难人民祈祷
·正义要伸张!公道要讨回!
·众土族委员会ENC对缅甸当前局势的声明
·缅甸的华人悲歌
·缅侨恳求中国在安理会勿再投否决票
·全缅学生民主先锋谈缅甸危机
·缅甸律师委员会对甘巴里《缅甸报告》的看法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欢迎安理会声明
·缅甸当前急务纵横观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国际公开大学AEIOU急需捐款
·缅甸丹瑞大帝狞笑睥睨自豪
·老战友 Prof. Win 的心底话
·毒品枭雄昆沙盖棺论定
·老战友还有话说
·缅甸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
·韩永贵在捷克国会的缅甸问题讲话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和平民主阵线10月18日声明
·人权特使会成为甘巴里第二吗?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
·赛万赛笑缅甸军政府杀一儆百
·对掸邦昆沙的另类盖棺论定
·缅甸丹瑞大帝笑评东盟宪章
·缅甸大帝与总理谈东盟来龙去脉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拜访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
·缅甸众土族委员会答印度记者问
·苦修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缅甸高僧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屠杀学生的六四血腥日子就在眼前了。
   想起我1962年7月7日刚上仰光大学,学生在校园呼吁民主自由——没想到“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竟然派武装部队进入校园屠杀学生!


   想起1963年我们仰光大学生支持农民争取国内和平——没想到学运领袖们竟然全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终生逐出校门!
   为民请命的学运领袖们最后被迫投奔梁山闹革命——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围剿战死的光荣牺牲,留得青山在的被批斗,批倒斗臭后再被踏上一脚;劫后余生的呢? 大多贫穷、体弱、多病、彷徨!
   想起1967年6月26日,“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竟然策动反华暴徒涌入仰光唐人街,屠杀中文教师,摧毁中文补习班、观音寺、武帝庙等,同时烧杀抢劫商场住宅——千千万万华侨华人被迫远逃美加港澳台湾;在国家工业发展局贡献力量的我,千辛万苦考取了留学奖金,也悲愤地出国进修兼避难!
   想起1968年7月7日我们德累斯顿大学的缅甸留学生共同追悼77惨案——因而全体被“缅甸社会主义”军政府取消奖学金并赶出校门;带头者4人则被没收护照,强行押回“社会主义”缅甸!
   想起我们(Soe Nyunt在内)共同逃亡西柏林大学半工半读——年年出版缅甸留学生杂刊继续追悼77惨案,继续声援国内自由民主反独裁运动!
   想起毕业后大家投奔梁山不遂一一那是最高领导人厚德载物。他爱惜留洋知识分子得来不易,不忍心被围剿被轰炸被杀害被批斗!他只求我們永遠熱愛人民,永遠誠心誠意為人民服務!
   知道吗?当年见到贫穷落后的缅甸与中国改革开放为人民,我真满心欢喜。知道吗?1988年8月8日,我帶女兒雅德同緬甸學者、流學生一起湧往波恩緬甸大使館抗議“缅甸社会主义”軍政府屠殺人民,1989年6月4日我又跟隨華僑華人湧往海牙中國大使館请求不要杀害天安門和平示威的學生。
   
   无限敬佩被捉回国的 Minzaw大师兄!
   建筑设计师的他既不写悔过书,也不依附当权派,遑论屈膝投降一一因此遭军政府辣手封杀,永不给出路!
   顶天立地的他毅然决然自力更生从商,发奋图强在家乡建食油工厂生产花生油大豆油,他还年复一年积极帮农民出口农产品——因而被当地农业合作社一致推选他为终身主席!他还办中文补习班为华侨华人子弟传承中华文化!
   正所谓珍珠即使被埋在烂泥,仍然熠熠生辉——大師兄身上的南中精神,永远照耀伊江!
   
   大師兄去年携妻女抱病到访,我们回想往事,唏嘘不已,泪流满面!
   谁会想到永无休止的阶级斗争,会那么史无前例地祸国殃民!
   谁会想到不脚踏实地、不实事求是的极左大躍进与文革和尚打伞,送人民步入阿鼻地狱!
   谁又会想到改革开放的貓論一一黑猫白描能捉老鼠就是好猫,民富国强会变质沦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唯利是图、圈地拆迁专建富豪楼、权贵阶级谋取私利只向錢看!
   这边厢产生贪官污吏、官二代、富二代、土豪阶层一小撮特權階級高高在上!
   那边厢产生红麈滚滚农民工、穷乡僻壤草民贱民勞苦大众欲哭无泪!
   我哭豺狼笑!千千万万革命志士冒死拼死反对剥削阶级,新的剥削阶级却通过新的因缘巧合,应运变相横空出世!
   
   劫后余生但正气凛然的抱病大师兄——要我带他重游他当年绝食抗议的学生宿舍、大家讨论家事国事天下大事的会堂、集体抗美援越的大庁(他当年是德累斯顿大学抗美援越会主席)、物美价廉的大学食堂、大学附近我们常游览的山川景区、他们四人被强送回国的罪恶机场、、、、、、.
   
   君知否?在柏林,掸邦孟邦各族师弟热情地请他吃柏林猪腿、喝柏林啤酒、听柏林赞歌——他们對大師兄深表敬意!
   君知否?当年强烈反对我们的老顽固老同学,特地跑来波恩亲密战友邢老先生寒舍“和解宫”,跟我们一同煮吃缅甸饭菜、畅饮德国啤酒、笑谈当年恩恩怨怨、高歌当年德国革命歌曲——大家煮酒论英雄,一笑泯恩仇!
   君试想:若缅甸佛国当年和尚打伞,用枪杆子打杀出柬埔寨波尔波特式暴政,把城市居民当剥削阶级全赶到农村劳改营,在佛国净土唯我独尊、杀人如麻一一那不是祸国殃民?不是让缅甸各族人民与华族华侨华人受苦受難、飢腸辘辘、恐惧笼罩、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成帮凶,该当何罪?
   
   回缅甸后不久,就在今年三月7日,患癌症末期的大師兄,就驾鹤归天了、、、、、、、、、、
   我伤心流泪,我嚎啕大哭。
   大师兄!我还未带你去香港大嶼山大佛前闭目静坐去贪去嗔去痴、守戒入定进慧——忘我地进入涅槃,回归大自然呀!
   大师兄!我还未带你去香港大浪湾、狮子山、沙田、马鞍山、大屿山、梅窝、長洲、东平洲等地游山玩水——看大自然风景那边独好呀!
   大师兄!你知道吗?上次惟基弟曾牵着他的“甜蜜”天狗,带我们在太古城小西湾大浪湾一带爬青翠山、越流水桥、走山间石径、进郊野自然,行山、望海、穿村、看风水、行行复行行,一步一脚印。我们在大浪亭前远眺四周山光水色,再抬头细读亭前对联: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大师兄!当时我暗下决心,一定找机会带你观赏這些香港天上人间美景,细听惟基弟指点江山,谈今说古,讲解对联“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之来龙去脉、、、、、、、、
   大师兄!
   是否你早就顿悟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大千世界,四大皆空?
   是否你大徹大悟、我空法空,才这么快去潇潇洒洒、逍遥自在一一纵浪大化中,乘流沧海浮?
(2014/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