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联合国控诉记343
·船舶重工集团716所长李恒劭利用职权 残害工作岗位上的残疾女工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7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7)
·联合国控诉记216
·控诉记215:中国控诉的“洋外援”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14
·联合国控诉记344
·维稳是统治危机出现恐惧的同义词2
·街头控诉记213:共产党不配有墓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2
·控诉记211:刘延东的脸色变了
·控诉记210:美国警察和我们一起喊口号
·街头控诉记345:朱立创!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
·法拉盛街头控诉346
·联合国控诉记209
·联合国控诉记347
·浙江冤民钟亚芳收到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救命钱被谩骂威胁
·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中级法院院长翁钢粮等纠正惊天错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

   迫使家破人亡,联席办局限下举步维艰

    再 告 全 党 全 民 书

   

    具控告人余宏全,男,现年61岁,江苏省大丰市水利局因公伤残民工。

   

    情因1978年我身为一家之主和家中顶梁柱,积极响应党和国家治水工程,成为江苏盐城专区新洋港水利整治工程民工团合格民工,不幸在生产一线遭遇堆土塌方,经抢救治疗虽脱离生命危险但无法根治,只能长期靠药物保命,久而久之,药物毒副作用造成肾损害、高血压等多种致命性并发症,生命与健康、生活质量严重下降,终年求医不断。不但正常的医疗、生活开支和相关就医陪护费用投诉多年得不到实事求是的落实,恶搞逼访的灾难牵累家破母亡。

   

    由于地方责任部门因政绩和推卸责任隐瞒和谎报实情,甚至在各上级部门多次批复和督办过程中,据水利局领导说,原大丰市常务市长吴家祥公然秘密指使职能主管部门——大丰市水利局在非办公的深更半夜将我绑架挟持机关内,私立公堂,威吓逼迫我在他们预先密谋泡制的假《承诺书》和假《协议》上照抄和签字画押,不择手段,获取伪证后谎骗上级说已案结事了。

   

    他们每遇到上级对我的诉求事项的交办和讨论回报就弄虚作假,致使三级信访程序为他们敷衍塞责走过场,默许一直总坚持假回报、假协议、假承诺书为挡箭牌,而三十多年至今一成不变地坚持拒不拉近解决的距离。去年11月26日国家信访局等高层告知我:盐城市已向大丰市信访局交办六次,大丰市正在处理中。可是大丰市信访局说没有任何上级向我们交办,另一方面水利局有人又威吓我说:“哪怕你现在上访到北京、南京,没有哪个上级再过问你的事!上级查下来我们有联席办的意见给他看,不是我们不作为!”等等,我真搞不清楚这些互相矛盾的答复谁真谁假?目的何在?

   

    多次寄往党和国家高层的投诉信杳无音信。三十多年的痛苦折磨和个别地方官员的冷酷对待及其非法绑架、以假终结了事,使我一直在忍无可忍的悲痛之中。去年年底,我不得已带病赴京上访,可是刚到北京,母因牵挂儿切身大事遭遇恶搞之灾远道上访,忧伤剧增中含恨黄泉,临终前母子未能见上一面,说上一句。大丰市水利局少数官员与心何忍,逼出如此让人终生悔恨的命案恶果?这是什么世道?

   

    更加冷酷无情的是:三十多年以来,我从年青力壮、丰华正茂、忠心为国卖力,被逼到家破人亡、惨痛不堪,却丝毫未能感动某些人的铁石之心,可见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与民生实际之间的隔核不如某些人谎报的表面现象,不容乐观!假协议、假承诺和无法实施的联席会议何时不再困扰因公受害民工切身利益?现在联席办明知化解矛盾的关键,在本人已主动做出最大让步后却至今不拉近调解距离,而其他迫切希望尽快解决问题的领导因受水利局习惯阻力困恼,在对联席办的动向观望之中,巴不得联席办尽快拿出拉近距离的新主张,属地如此互相依赖、永远僵持、一拖再拖不是办法。再次呼吁大丰市委市政府切实关注!尽快确定可行措施一步到位了结问题!我向各位领导磕头了!

   

    控诉人:余宏全

    联系电话:18912526193

    二O一四年五月九日

(2014/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