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曾节明文集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明成祖朱棣把中国首都由南京迁到北平,本来在正史是倍受争议的,批评的意见还占了上风,但中共当局的御用史家为了凸显中共统治者定都北京的“英明”,对朱棣迁都北平一向大力吹捧,说它“加强了北方的防御”、稳定了国防、促进了北方的经济发展云云。
     事实真是这样吗?非也。朱棣迁都北平,非但没有增强北方的防御、稳定国防、促进北方的经济发展,反而种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整体亡国的——满洲征服(也即满清入关)的祸根;除开有利于自己的皇权外,朱棣迁都北平完全可以说是有百弊而无一利,而且危害非常深远,以致流毒至今。
     首先看,促使朱棣迁都北平的主要因素,是北方的防御的因素吗?恐怕没有根据作肯定的回答。因为朱棣篡位后,明朝北部边防并未吃紧。从史料来看,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很大程度刺激朱棣下定了迁都的决心,这个突发事件就是景青行刺事件:


     《明史》记载:永乐三年,在南京的一次早朝当中,左佥都御史景青突然抽出藏于官袍中的利刃,扑向朱棣,朱棣猝不及防,幸亏两名侍卫拼死搏斗,制服了景青;景青遭斩首示众(他很幸运,换在满清绝对是凌迟),朱棣觉得远不解恨,遂下令剥了景青尸体的皮,挂在正阳门上示众。几个月后,又一次朱棣外出巡视,回来经过正阳门时,已经风干的景青人皮,竟然被风吹得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朱棣乘坐的舆辇前,吓了朱皇帝一大跳。
     这一惊非同小可,其后他很快下令:改北平府为顺天府,称其为“行在”。同时开始迁徙内地民众入北平,为建都做准备;永乐四年,正式下诏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
     当然,促使朱棣痛下决心迁都的,不仅仅是景青事件本事,景青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它更是一种征兆,喻示着燕王朱棣的皇权,在南京并不巩固:由于朱棣得位不正,篡位后急于树威,杀害大批建文前朝的官吏,甚至史无前例、丧心病狂地诛杀不肯“曲笔”的史官(方孝孺)十族。。。而这些官僚多为江浙士绅,因此,明成祖朱棣与江左儒林士子阶层的裂隙,不可能不深。
     这种事态,自然强烈刺激朱棣将首都迁往自己的势力本部——北平。总之,认为朱棣迁都北平,主要是为加强北方防御说,缺乏根据;而依据充分的是:朱棣迁都,显然主要是为加强本人的皇权。
    朱棣迁都幽燕,就长期来说非但没有起到加强北方防御的作用,反而破坏了朱元璋创建的完备的北防体系,大大削弱了对北方蛮族的韧性抵抗力:
     由于长城一线大致是游猎和农耕的气候分界线,故长城内外,是历史上中国防御北方蛮族天然的前线;迁都北平,就等于把国家的政治中心迁到北方前线附近,从此保卫首都的需要,取代了一切防务,成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从此重点防卫(防卫北京)取代了原先朱元璋制定的均衡防卫,成为长期国策,这就造成了以下重大弊端:
     一是破坏了北防系统的均衡。首都决不能被攻破,否则就有覆国之危,此乃政治常识;为了防护北京,万无一失,明朝不得不在全面翻修长城的基础上,增筑由晋北到山海关的“九边”——长城支线,来拱卫北京,并沿九边遍设军事要塞——“卫所”。
     由于一国财力和人力是有限的,“彼涨”必然导致“此消”,新增拱卫北京的重头需要,迫使明廷不得不很快由西、东两面向北京方向收缩长城防线,并将塞外的防线由北向南内收:先是废撤西线,由哈密卫撤退到嘉峪关,再缩到河套,明中期以后又放弃河套,退守到晋北;在东(北)面,明中期后退到松花江以南,明末再缩到辽宁中部以南,山海——吉林——鸭绿江的卫所废弛,为建州女真的兴起创造了条件。而为了重点防守北京,迁都北平不久(朱棣死后),明廷就不得不放弃由常遇春创立、能同时俯瞰蒙、满地的开平卫,以及前辽王卫所,向南退守至居庸关至山海关一线。
     拱卫北京的重点需要,导致明朝北防系统向幽燕退缩内守,西、北、东三面日益空虚,此不仅招致其后蒙古瓦剌部、鞑靼部的进逼、肆虐,更埋下了辽东后金(满清)崛起的巨祸。
     二是破坏了中国对北防蛮族的韧性防卫能力:
     首都迁到北平后,明朝的国防力量,倾注于拱卫幽燕的重头需要,而无力顾及长城以南的二、三线防御。原来明朝苦心经营的晋冀鲁二线防御、黄河三线防御、淮防、江防,在朱棣死后很快废弛了;明朝的国防能力,从此集中于北京“九边”一线,一旦突破了这一线,就等于突破了全线,这样的国防,也就完全丧失了韧性,如景德瓷器般的易碎:表面上看明朝在北京附近军威颇壮,但只要“九边”的军队一失败(或投降),外敌就长驱直入,如无人之境。
     1645年满清渡黄、淮进攻南明,南明之所以连南宋十分之一的抵抗能力都没有,简单归咎于腐败是大而无当的(宋朝并不比明朝廉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明朝因为定都北京,早已抛却了宋朝的内线防御系统。
     而朱元璋在开国之初设立的北防系统,就不存在以上诸种大弊:
     由于当时的国都在南京,距长城一线在1200公里左右,这是防御北方蛮族的理想纵深空间——蛮族即使突破了长城一线,也难形成致命威胁;蛮族若长驱直入直取南京,则有孤军深入和不习水战、气候的艰难;因此,朱元璋可以打造均衡的北防体系。事实上,朱棣北迁之前,明朝的北方防御体系取法于汉,而与明成祖以后的体系有很大的区别:就是重在经营长城以外卫所系统,以哈密、河套、定襄(山西以北)、开平、辽阳等战略要地为据点,编织抗北系统,并未被动依凭宋以后已经破败不堪的长城。
     由于定都南京问题,所以朱元璋在设立北防系统的时候,特别考虑了一旦长城防线被胡人突破,该如何防御的问题,为此精心设立了贯穿山西、河北中部直到山东沿海的二道防线;再设立黄河防线、效法南宋设立淮河到大散关三道防线;且在太平府到江阴设立防卫南京的长江水师。。。这些部署,都是非常有远见的,可以,这些有远见的内线纵深防御部署,都随着朱棣北迁而废弃了。
     当然,定都南京也有着相当大的弊端,就是距长城一线偏远,有“偏安”之嫌,故朱元璋对定都南京并不满意,曾立志迁都关中;但这个遗愿,随着朱棣的“靖难”上台,而被永远抛弃了。
      朱棣迁都北平,在毁坏朱元璋均衡北防系统的同时,也是在以民族、国家为赌注,剑走偏锋地弄险。在冷兵器时代长城一线是天然前线的当时,迁都幽燕,如同迁都于虎口。由于北京城距长城一线最近处仅四十公里(八达岭),从前线到首都没有纵深防御的空间,外敌一旦突破长城,便立即可形成致命威胁。
     其实,这种致命危险,在朱棣迁都北平后仅二十八年就显露无遗:1449年,西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统大军突破紫金关,逼近北京,明英宗朱祁镇率五十万明军仓皇迎战,结果土木堡一役明军大败,英宗被俘,消息传来,明廷惊恐万状,一片混乱,甚至在北京朝堂上发生了群臣内侍撕咬打群架的内讧。。。但对明朝来说万幸的是,也先俘获朱祁镇后,高兴得昏了头,挟持大明天子退走,而没有第一时间进军北京,而当也先押着明英宗进抵北京城下的时候,明廷已经缓过气来:于谦等人已经拥立了新君、稳住了阵脚。。。明朝逃过一劫,有很大运气的成份。
     后金(满清)皇太极时期,女真(满)人更是五次兵临北京城下,次次都是灭顶之灾:要不是皇太极因忧惧汉化、对入主中原兴趣不高,否则北京城必早已沦陷,而崇祯上吊的时间还会提前。
     迁都北平,大方便塞外游猎民族对中国首都的突袭,而极不利于各地军队勤王。因为地理接近的原因,对华军本来就以机动见长的北方蛮族骑兵袭击北京,进可攻,退可守:胜则可以以北京为据点,从容向南进攻;败则可以便捷地一转身逃回关外;而甚少身后之忧,不会身陷孤军深入的险境。
     但北京周边地区以外,中国各地勤王的军队就没有这样方便了,他们得千里迢迢地赶赴华北平原北端,到了也难以对外敌形成合围之势,每每事半功倍,甚至徒劳无功。
     就经济来说,迁都北平长远也是大弊。虽然短时期内(在国势旺盛的时候),北迁对恢复华北经济有益,但国都远离经济重心长江流域,大幅增加了政府的成本——造成漕运重负;而且,为了支撑偏在华北北端的国都,必须在幽燕一带迁置大量人口、进行大量的投入,这就等于把财富资源搬到北方蛮族的虎口边,便于其掳掠屠杀,于是在国势转衰的时期,朝廷便成了蒙、满(女真)等蛮族侵略者的“运输大队长”:
     明朝中后期,鞑靼在晋北、“九边”地区掳掠上百年;皇太极时期,后金(满清)五次入塞,每次都杀人如麻、饱掠而归,共掳走汉民上百万,分置各旗为奴。
     北方蛮族政权,特别是游猎性质的女真政权,经济的主要来源就是掠夺。定都幽燕便于蛮族掠夺的特点,有利于北方蛮族不断自肥坐大,正是是明末后金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朱元璋在立国之初,将蒙元强迁入幽燕、以及晋北、陕北的汉民,大量地移往中原、关中,在试图复兴中原的同时,将元大都变作荒凉的边防城市北平,将长城一线变作荒僻之所。。。以此坚壁清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阻遏蛮族掳掠成效,以达到遏制其兴起的目的。可惜的是,朱棣为一己之私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富有远见的战略抛弃无遗。  
     与方便蛮族掳掠屠杀一样的效果,朱棣北迁之后,明朝投入巨资长期苦心营建全国第一大城市北京城,等于是为异族入侵者建设完美的据点,起了为北方蛮族征服中国主铺路搭桥的作用;这已经为满清入关所证明。
     综上所述,朱棣迁都北平,是巨大的立国战略败着,它种下了中国后来被满洲轻易整体征服的祸根。历史上对朱棣迁都的“天子戍边”美誉,不过是朱棣残酷打击迁都反对者的结果而已,类同文字狱创造出来的满清“康乾盛世”。“天子戍边”说的荒谬显而易见的,皇宫设于于北方抗敌前沿,未必能够提升军队士气(因为大多数皇帝不可能象朱棣那样骁勇善战),却肯定成为军队的特殊负担:把国家中枢首脑迁置于易受外敌攻击的前沿地带,大大提升了政治风险、增加了国防的难度。这如同象棋博弈中无谓地坐出老帅,自找“将军”,自取被动。
     朱棣迁都地处华北平原北端——农耕文明边缘带的幽燕地,完全违背了华夏民族的建都传统。发明《周易》、《黄帝内经》的华夏祖先,其实在诸多方面,有着高于现代中国人的智慧;祖先建都,讲究地理上的“不偏不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