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曾节明文集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明成祖朱棣把中国首都由南京迁到北平,本来在正史是倍受争议的,批评的意见还占了上风,但中共当局的御用史家为了凸显中共统治者定都北京的“英明”,对朱棣迁都北平一向大力吹捧,说它“加强了北方的防御”、稳定了国防、促进了北方的经济发展云云。
     事实真是这样吗?非也。朱棣迁都北平,非但没有增强北方的防御、稳定国防、促进北方的经济发展,反而种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整体亡国的——满洲征服(也即满清入关)的祸根;除开有利于自己的皇权外,朱棣迁都北平完全可以说是有百弊而无一利,而且危害非常深远,以致流毒至今。
     首先看,促使朱棣迁都北平的主要因素,是北方的防御的因素吗?恐怕没有根据作肯定的回答。因为朱棣篡位后,明朝北部边防并未吃紧。从史料来看,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很大程度刺激朱棣下定了迁都的决心,这个突发事件就是景青行刺事件:


     《明史》记载:永乐三年,在南京的一次早朝当中,左佥都御史景青突然抽出藏于官袍中的利刃,扑向朱棣,朱棣猝不及防,幸亏两名侍卫拼死搏斗,制服了景青;景青遭斩首示众(他很幸运,换在满清绝对是凌迟),朱棣觉得远不解恨,遂下令剥了景青尸体的皮,挂在正阳门上示众。几个月后,又一次朱棣外出巡视,回来经过正阳门时,已经风干的景青人皮,竟然被风吹得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朱棣乘坐的舆辇前,吓了朱皇帝一大跳。
     这一惊非同小可,其后他很快下令:改北平府为顺天府,称其为“行在”。同时开始迁徙内地民众入北平,为建都做准备;永乐四年,正式下诏兴建北京皇宫和城垣。。。。。。
     当然,促使朱棣痛下决心迁都的,不仅仅是景青事件本事,景青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它更是一种征兆,喻示着燕王朱棣的皇权,在南京并不巩固:由于朱棣得位不正,篡位后急于树威,杀害大批建文前朝的官吏,甚至史无前例、丧心病狂地诛杀不肯“曲笔”的史官(方孝孺)十族。。。而这些官僚多为江浙士绅,因此,明成祖朱棣与江左儒林士子阶层的裂隙,不可能不深。
     这种事态,自然强烈刺激朱棣将首都迁往自己的势力本部——北平。总之,认为朱棣迁都北平,主要是为加强北方防御说,缺乏根据;而依据充分的是:朱棣迁都,显然主要是为加强本人的皇权。
    朱棣迁都幽燕,就长期来说非但没有起到加强北方防御的作用,反而破坏了朱元璋创建的完备的北防体系,大大削弱了对北方蛮族的韧性抵抗力:
     由于长城一线大致是游猎和农耕的气候分界线,故长城内外,是历史上中国防御北方蛮族天然的前线;迁都北平,就等于把国家的政治中心迁到北方前线附近,从此保卫首都的需要,取代了一切防务,成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从此重点防卫(防卫北京)取代了原先朱元璋制定的均衡防卫,成为长期国策,这就造成了以下重大弊端:
     一是破坏了北防系统的均衡。首都决不能被攻破,否则就有覆国之危,此乃政治常识;为了防护北京,万无一失,明朝不得不在全面翻修长城的基础上,增筑由晋北到山海关的“九边”——长城支线,来拱卫北京,并沿九边遍设军事要塞——“卫所”。
     由于一国财力和人力是有限的,“彼涨”必然导致“此消”,新增拱卫北京的重头需要,迫使明廷不得不很快由西、东两面向北京方向收缩长城防线,并将塞外的防线由北向南内收:先是废撤西线,由哈密卫撤退到嘉峪关,再缩到河套,明中期以后又放弃河套,退守到晋北;在东(北)面,明中期后退到松花江以南,明末再缩到辽宁中部以南,山海——吉林——鸭绿江的卫所废弛,为建州女真的兴起创造了条件。而为了重点防守北京,迁都北平不久(朱棣死后),明廷就不得不放弃由常遇春创立、能同时俯瞰蒙、满地的开平卫,以及前辽王卫所,向南退守至居庸关至山海关一线。
     拱卫北京的重点需要,导致明朝北防系统向幽燕退缩内守,西、北、东三面日益空虚,此不仅招致其后蒙古瓦剌部、鞑靼部的进逼、肆虐,更埋下了辽东后金(满清)崛起的巨祸。
     二是破坏了中国对北防蛮族的韧性防卫能力:
     首都迁到北平后,明朝的国防力量,倾注于拱卫幽燕的重头需要,而无力顾及长城以南的二、三线防御。原来明朝苦心经营的晋冀鲁二线防御、黄河三线防御、淮防、江防,在朱棣死后很快废弛了;明朝的国防能力,从此集中于北京“九边”一线,一旦突破了这一线,就等于突破了全线,这样的国防,也就完全丧失了韧性,如景德瓷器般的易碎:表面上看明朝在北京附近军威颇壮,但只要“九边”的军队一失败(或投降),外敌就长驱直入,如无人之境。
     1645年满清渡黄、淮进攻南明,南明之所以连南宋十分之一的抵抗能力都没有,简单归咎于腐败是大而无当的(宋朝并不比明朝廉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明朝因为定都北京,早已抛却了宋朝的内线防御系统。
     而朱元璋在开国之初设立的北防系统,就不存在以上诸种大弊:
     由于当时的国都在南京,距长城一线在1200公里左右,这是防御北方蛮族的理想纵深空间——蛮族即使突破了长城一线,也难形成致命威胁;蛮族若长驱直入直取南京,则有孤军深入和不习水战、气候的艰难;因此,朱元璋可以打造均衡的北防体系。事实上,朱棣北迁之前,明朝的北方防御体系取法于汉,而与明成祖以后的体系有很大的区别:就是重在经营长城以外卫所系统,以哈密、河套、定襄(山西以北)、开平、辽阳等战略要地为据点,编织抗北系统,并未被动依凭宋以后已经破败不堪的长城。
     由于定都南京问题,所以朱元璋在设立北防系统的时候,特别考虑了一旦长城防线被胡人突破,该如何防御的问题,为此精心设立了贯穿山西、河北中部直到山东沿海的二道防线;再设立黄河防线、效法南宋设立淮河到大散关三道防线;且在太平府到江阴设立防卫南京的长江水师。。。这些部署,都是非常有远见的,可以,这些有远见的内线纵深防御部署,都随着朱棣北迁而废弃了。
     当然,定都南京也有着相当大的弊端,就是距长城一线偏远,有“偏安”之嫌,故朱元璋对定都南京并不满意,曾立志迁都关中;但这个遗愿,随着朱棣的“靖难”上台,而被永远抛弃了。
      朱棣迁都北平,在毁坏朱元璋均衡北防系统的同时,也是在以民族、国家为赌注,剑走偏锋地弄险。在冷兵器时代长城一线是天然前线的当时,迁都幽燕,如同迁都于虎口。由于北京城距长城一线最近处仅四十公里(八达岭),从前线到首都没有纵深防御的空间,外敌一旦突破长城,便立即可形成致命威胁。
     其实,这种致命危险,在朱棣迁都北平后仅二十八年就显露无遗:1449年,西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统大军突破紫金关,逼近北京,明英宗朱祁镇率五十万明军仓皇迎战,结果土木堡一役明军大败,英宗被俘,消息传来,明廷惊恐万状,一片混乱,甚至在北京朝堂上发生了群臣内侍撕咬打群架的内讧。。。但对明朝来说万幸的是,也先俘获朱祁镇后,高兴得昏了头,挟持大明天子退走,而没有第一时间进军北京,而当也先押着明英宗进抵北京城下的时候,明廷已经缓过气来:于谦等人已经拥立了新君、稳住了阵脚。。。明朝逃过一劫,有很大运气的成份。
     后金(满清)皇太极时期,女真(满)人更是五次兵临北京城下,次次都是灭顶之灾:要不是皇太极因忧惧汉化、对入主中原兴趣不高,否则北京城必早已沦陷,而崇祯上吊的时间还会提前。
     迁都北平,大方便塞外游猎民族对中国首都的突袭,而极不利于各地军队勤王。因为地理接近的原因,对华军本来就以机动见长的北方蛮族骑兵袭击北京,进可攻,退可守:胜则可以以北京为据点,从容向南进攻;败则可以便捷地一转身逃回关外;而甚少身后之忧,不会身陷孤军深入的险境。
     但北京周边地区以外,中国各地勤王的军队就没有这样方便了,他们得千里迢迢地赶赴华北平原北端,到了也难以对外敌形成合围之势,每每事半功倍,甚至徒劳无功。
     就经济来说,迁都北平长远也是大弊。虽然短时期内(在国势旺盛的时候),北迁对恢复华北经济有益,但国都远离经济重心长江流域,大幅增加了政府的成本——造成漕运重负;而且,为了支撑偏在华北北端的国都,必须在幽燕一带迁置大量人口、进行大量的投入,这就等于把财富资源搬到北方蛮族的虎口边,便于其掳掠屠杀,于是在国势转衰的时期,朝廷便成了蒙、满(女真)等蛮族侵略者的“运输大队长”:
     明朝中后期,鞑靼在晋北、“九边”地区掳掠上百年;皇太极时期,后金(满清)五次入塞,每次都杀人如麻、饱掠而归,共掳走汉民上百万,分置各旗为奴。
     北方蛮族政权,特别是游猎性质的女真政权,经济的主要来源就是掠夺。定都幽燕便于蛮族掠夺的特点,有利于北方蛮族不断自肥坐大,正是是明末后金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朱元璋在立国之初,将蒙元强迁入幽燕、以及晋北、陕北的汉民,大量地移往中原、关中,在试图复兴中原的同时,将元大都变作荒凉的边防城市北平,将长城一线变作荒僻之所。。。以此坚壁清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阻遏蛮族掳掠成效,以达到遏制其兴起的目的。可惜的是,朱棣为一己之私完全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富有远见的战略抛弃无遗。  
     与方便蛮族掳掠屠杀一样的效果,朱棣北迁之后,明朝投入巨资长期苦心营建全国第一大城市北京城,等于是为异族入侵者建设完美的据点,起了为北方蛮族征服中国主铺路搭桥的作用;这已经为满清入关所证明。
     综上所述,朱棣迁都北平,是巨大的立国战略败着,它种下了中国后来被满洲轻易整体征服的祸根。历史上对朱棣迁都的“天子戍边”美誉,不过是朱棣残酷打击迁都反对者的结果而已,类同文字狱创造出来的满清“康乾盛世”。“天子戍边”说的荒谬显而易见的,皇宫设于于北方抗敌前沿,未必能够提升军队士气(因为大多数皇帝不可能象朱棣那样骁勇善战),却肯定成为军队的特殊负担:把国家中枢首脑迁置于易受外敌攻击的前沿地带,大大提升了政治风险、增加了国防的难度。这如同象棋博弈中无谓地坐出老帅,自找“将军”,自取被动。
     朱棣迁都地处华北平原北端——农耕文明边缘带的幽燕地,完全违背了华夏民族的建都传统。发明《周易》、《黄帝内经》的华夏祖先,其实在诸多方面,有着高于现代中国人的智慧;祖先建都,讲究地理上的“不偏不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