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曾节明文集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中国现今的伪都北京,是毛共“一边倒”投靠前苏联的选择结果:1949年毛共集团赢得内战、窃国基本得逞之际,为了便于投靠苏联,定都以地理接近(苏、蒙)作选择,北平自然成为首选,这一则因为北平于诸故都之中,距苏蒙最接近,二则因为北平有保存有全中国最完整的皇宫和皇家古迹群,最能满足毛泽东的帝王欲。
     中共于1949年定都北平,还有一个阴暗的心机,就是预备在大事不好时——如遇“美蒋”军从渤海湾“直捣黄龙”的情况、或遇大规模的军民起义时,可以就近逃奔苏、蒙。所以毛泽东一伙当时预留了北满哈尔滨作为第二伪都,预备在形式大坏时逃到北满、背靠苏联、割据东北进行顽抗,进可攻退可守,即使输光,也可以从容躲入苏联做寓公。
   


     中共建都北平,与满清定都北平最为相似,作选取的原则都是地理接近原则:中共集团是北方外族势力——苏俄扶持起来的共产“儿皇帝”势力,本质上也是外来势力;满清则本身就是北方外族野蛮政权——通古斯女真殖民政权;两者之所以都定都于华北北端、连接蒙、满地界的幽燕地,就因为定都北平,可以在事败时,一转身方便地逃回外来势力本部(逃回鞑巢匪窝、或逃奔老毛子宗主国)。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定都北平的政权,几乎都是非常坏的政权:
   
     鲜卑慕容部建立的、残暴嗜杀的前、后燕;
     安禄山“羯贼”政权;
     发明凌迟死刑的契丹辽国;
     最早强迫汉人“剃发左衽”虎狼金国;
     把黄河流域杀得千里无人烟的蒙元;
     中国本土王朝中最不开明的明朝;
     残暴阴毒远超过之前历朝历代、屠城、民族压迫、文字狱、闭关锁国样样空前的满清;
     专制狡诈远超过中国历史上一切政权的中共红色政权。。。。。。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定都北平的这些邪恶政权,大多邪运绵延、且长期妖运亨通,五代以降,最短的都有八九十年的命(蒙元),辽国210年,金国120年,中共窃国前,满清于其中最坏但也最久,算上横行于沈阳的时间,竟两百九十六年;满清之妖运亨通,也最为有名:窃国几不费力,几乎从崇祯和李自成手上捡现成。。。窃据中国两百六十八年间,在多次反抗的惊涛骇浪中都有惊无险、逢凶化吉,其中郑成功北伐、吴三桂反正、太平天国起义、八国联军问罪。。。差一点就倾覆了贼鞑子的妖祚,仍被依次被它逃过,诚可谓“天长白瀑来,胡人气不衰”,此岂非天意哉?
     由此也可断:中共红朝必然比民国大陆政权长得多,但是它远不可能有满清那样长寿,因为如“鸦片战争”战争后的晚清格局,“邓改开”后就开始显现了,红朝的“六四”屠杀相当于伪清的“戊戍喋血”。
   
     北平的政权与南京的政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南京为都的政权基本上开明得多——即便是明朝最野蛮的开国洪武朝,也比满清顺治朝文明、开明得多,但是国祚几乎总是短促:南朝的宋五十九年、齐二十三年、梁五十五年、陈三十二年;明朝开国之初定都南京五十二年(从1368年至永乐十九年迁都北平)、南明据守南京仅一年;蒋介石国民政府建政南京二十二年(被日本侵占八年,实际只有十四年)。。。纵观所有南京政权,最久的竟是三国孙吴政权——只有七十三年!
   
     就如此有趣的现象,我曾经于1998年,就教于桂林全州湘山寺一个访问道士。道人从湖南来,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算命精准,且博古通今:他尝告知,我将于2001秋年有牢狱之灾,我当时不以为然,其后果然应验——我真在2001年九月,因写文章被刑事拘留!
     道人告诉我:南京的政权长不了,因为南京的龙脉被秦始皇故意破坏了,王气无法长久,秦始皇当年巡视江左吴地的时候,风水师发觉钟山(南京地)有虎踞龙盘之象,遂使人加以破坏;而秦始皇没有破坏北京的龙脉。。。但是北京的龙脉被共产党破坏了。。。。。。
     关于为什么北京的政权特别坏,道人说:因为燕山盘有一条恶龙,北京的王朝都是这条龙附体;此外,西藏、黑龙江也有龙;长白山和新疆则有魔。。。。。。
   
     当时不太明白,如今想来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西藏高僧说中共是九头怪龙!难怪满清和北韩如此邪恶且邪运绵延,原来它们是长白山(白头山)魔灵附体,其中满清入关后又有邪魔和恶龙的双重护佑!
   
     虽则对中共是恶龙附体长久没能参透,但对北京王气衰落,是早就切身感受到了:九十年代末的秋天,因公沿着当年李自成的路线,由山西进京,途径卢沟桥,之见那永定河已尽乎干涸,整个北京城晴天犹如笼罩一层尘雾,爽秋感觉竟不如山西县城,置身其间,灰头土脸,懵懵懂懂,没有神清气爽感;高楼大厦高架桥把城市切割得支离破碎,古北京城盘荡然无存;故宫太和殿等诸宫琉璃瓦衰草簇簇,既没有古朴,又充满了破败;晚上红墙外军警鬼影幢幢,而权贵暴发户灯红酒绿,高档车穿梭而铜臭阵阵。。。早无文化古城气息,一派最后疯狂的末世景象。
     据说托中烂海土地财政房地产“大跃进”优先发展之“福”,北京现在王气更衰了,雾霾之严重,已跃居全国之首,且藏有水枯、地陷之大患。此正应了老子一句格言:“福兮,祸之所伏”。
   
     而在南京,却感受到截然不同的灵秀清新的新生大气:空气清新,水势浩大,生机盎然,秋日里青天白日,登桥远望,蔚为壮观,浪奔浪流,“孤帆远影碧空尽”,“虎踞龙盘今胜昔”。。。1928年由国民政府栽种的数条中山路的法国梧桐,已形成高大壮健的林荫甬道,四季美不胜收,郁郁葱葱,不透小雨;明孝陵甬道焕美绝伦,每一个季节都是一幅经典油画;玄武湖波涛浩淼、浑然天成、天水一色、集灵、秀、壮、阔于一身,气势远胜北京北海;长江南岸,三面临空,直插江中的燕子矶草木蓬勃,有展翅欲飞的奋发态,预示前途无量,故朱元璋有诗曰:
   
     “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做杆又如何,天边弯月是钩挂,称我江山有几多。”
   
     综上可断:中共红朝是最后一个以北平为都的政权,北平水枯气衰,气数奄奄,中共恐怕心理清楚,但它为保据有北京而得的妖运,那怕祸国殃民破坏生态也在所不惜,于是就有了“南水北调”三线工程。。。但人定不可能胜天,中共必与北平作首都的邪恶历史,同归于尽。
     记得当年的道士对我说过:今后中国首都将南迁江左,继而重新在中原建都,那以后中国才会真正进入盛世。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于春寒纽约州  
     
     
     
     
     
(2014/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