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 陶傑說性]
崖文
·回應袁伟时梁燕城关于近代中国的对话
·伯夷叔齊餓死於首陽山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 陶傑說性


說 陶傑說性


湘西 黃碩雄 2014年5月19日


公元2014年5月12日傳媒咀妓 陶傑在881電台,隨心所欲講 日本作家寫「性」一段文學。筆者仍在工作時略聽了,但收音效果不清晰,斷斷續續…,亦無錄音,僅隨意回應。


陶傑可以藉大氣電波中傳播「性愛」之道,復稱食古不化的「衛道者」必對其撻伐;而作出對「衛道者」反對公開討論「性」的自由;而又屢屢推崇 美式「民主」思想,實係自相矛盾。


陶傑崇優二位日本作家寫「性」有神來之筆,高潮之際二眼反白…,欣然猝死,做鬼也風流。赤條條面對「性者」,一如朝聖者,憧憬到達「曼陀羅」直沖「大日如來」境界,深得「藏密」男女雙修之道。


陶傑指 日本文學才有如此超脫之美,故而主張 香港學生不要學中文,應學表達力強的日文;而英文更是必修科的世界語文…。陶傑會講上海腔的普通話、香港腔的普通話、北京腔的普通話,以至潮州腔的普通話…,所以學「標準語音(國語)的普通話」是浪費時間。中文沒有這種「性欲」文學表達力。


陶傑不愧為「香港第一才子」所以 香港就「唔衰得」。


未審 陶傑看過「日文」否?半是繁、簡,半是非草、非行的漢字是為「平假名、片假名」所謂「不文不類」;在讀音上則有唐代官方語言的變種閩南語,雜有阿爾泰複音語系的土語,能交流者不過數千萬人;乃「幕俯」征戰八百年後的事,亦僅僅通行於火山島國。陶傑崇優,日語文僅僅優在此…。說明 陶傑來生不做襟懷狹隘的中國人,做非洲羚牛,多妻多妾一籮籮;或做「野狗」。聽「杏林茶」的醫生說,未剦割的竉物狗,在「敦倫」之際,末梢神經的尖端會爆開如日國花狀,於是乎一對狗男女如膠似漆地「咀(嘴)」在一起;孩童時還潑以冷水,甚而圍毆之;不值其當街「造愛」,大氣電波「談性」。至今六十年才解其中趣,多謝「杏林茶」。相信 陶傑的「性欲」到此絕妙之境,會感到比較「藏密」更深微妙!


中國人講「性」早在五千年前的《詩經》:「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金瓶梅》就不說了。


《春宮圖》一類是母親教導女兒的。


中國古人對「性」採取「處之泰然」的開明態度,「男男也好」、「女女也好」有需要就正正當當的找一個「私下」解決,絕不歧視,故無「男女同性戀者」遭受酷刑,亦無爭取同性戀合法化之理;但恥於「公開談性」。有如英國「男性會所」,乃女人禁地。因而對「性」並不感到稀奇,無甚可陳。60年代萬變女郎 葛蘭唱的一首歌「男人那東西沒有甚麼了(聊)不起,不過是玩意兒。」不似 日本無知文學家對「性」大驚小怪,神乎其神…。實則,屬於「醫學」上「身理、心理」條件反射或無條件反射的「性」,完全扯不上與「文學」相關,而令到 陶傑必要在大氣電波中加以喧染,欣然污蔑超越億萬人通行的「普通話」,而又係中華人民共和國(稱「普通話」)及中華民國(稱「國語」)的法定語文。


至如禁止 陶傑一類傳媒咀妓胡言亂語,則又被視為「沒有言論自由」;一位傳媒被「斬」亦全不反省自身所作所為。


聽 傅儀、傅傑講北京腔的普通話,溫文,爾雅,不卑不亢…。就了解建州「女真」入主中原後,全面漢化;因以天子無戲言,磨合了三百年,造就了「皇族」語言…;故選「標準普通話」為「國家語言」理所當然。


近世認為「面書語」是貴族語文,「口語」來自平民大眾;民主嘛!少數服從多數,大家應以「口語」化為尚;「心」所想的就說出「口」,說得出口的就寫得出「手」,是為「心、口、手」一致。於是乎來自南方熱帶氣候一些「俏皮話」--「粵語」就成為熱門被追捧的對象。一類誤人子弟的大學教授,趁機而起,強調「粵語」來自五千年前黃河流域的中土,很早很早就有人講;在字典、詞典裏找出幾個古音、古字,喧示年青無知者,以証其說。殊不知「語文」一類文化一早就融合在漢民族及各少數民族的生活中。


粵語講「讀書」,漢以後蔡倫造紙才有「書」之稱。福佬語、潮汕語講「讀冊」、「歌冊」,竹簡木冊都是較「書」更早之物。明顯「粵語」並不比「閩南語系」更古老。


一句粵語「做勿惹」。台山話「做沒喎」。客語「做麥雞」。福佬語「做搣雞」…。就可見同一句語言的表達是會帶著本土鄉音(或稱「腔調」),以高?度、低?度音…以適當地配合需要組成一段語言。同屬一組句子,在多重組合後;各種不同「腔調」的句子各自組合成一段說話,彼此就無法構通。


學習「普通話」是要把各種不同「腔調」的漢語,統一成為「滿清皇族」語音的語言;亦即是統一中文讀音。以「做甚麼…」為「書面語」作出一個「平衡共同點」以利中華民族的交流;並無任何消滅「粵語」、「客語」、「福佬語」、「台山話」…或各少數民族語言(包括藏語文、維吾爾語文、蒙古語文、滿洲語文…)的意圖。後世子孫必然更有智慧,使用世界共同的語文。


現在的「普通話」亦吸收大量「粵語」詞彙。「幫趁」、「打的」、「馬仔」…;實質上亦可以直接用「粵語」發音,是為「廣韻」。


無可否認「粵語」有相當多有趣的句子,是「滿清皇族的普通話」不能比擬的。


床下底劈柴。


火燒旗竿。


鹹魚翻生。…


但是,試想想,作為教授能不能將這一類句子以「書面語」教導小學生!固然中文課偶一為之還是生動、活潑、可取的;而對於政治、經濟、法律、太空、軍事、數、理、化…,都不可能在「學術上」得以充份表達,這是不爭的事實。一個印傭、菲傭、南亞裔…能講「粵語」,卻不能以「粵語」在「學術上」暢所欲言。所以提高「國民的素質」就正正必需統一使用「標準普通話(國語)」。希望 陶傑、曾焯文一類教授、學者好好再多讀點書。


又或因為粵語有「入聲」能寫好詩,而反對「普通話」;但是《紅樓夢》就有很多好詩,都不是用「粵語」寫的。而今英語通行世界,漢民族仍未統一語言,還為「讀音」而爭論不休,以至拒絕學習「普通話」;恐怕日後就連「普通話」寫「詩」、寫「詞」、作「對聯」都沒有了。


以美國為主導的聯合國,認同 中華人民共和國為統治13億人民的合法政府,執政者必需堅決地推行「標準普通話」為國家語言。在藏地容許「藏僧」在學校以「藏語文」教導「藏傳佛教」;在疆地學校容許「阿訇」教授「阿拉真神的回文」(除「非維族」亦「非操維語」者,當然亦不反對其他…,包括漢族學習回文);天主教學校的宗教科亦可以教授「拉丁語文」…。禁止大民族主義及地方民族主義錯誤思維,以「言論自由」隨意詆毀任何一種語言,不利中華民族的「語文」發展。貽害國家統一、民族和諧團結。


魯迅說:


「仰慕古代的回古去罷!現在的,是屬於現代人的。」(大約文意,不翻書了)。


時年六十九康於屯門。

(2014/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