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子路第十三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3·1』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身先士卒。」請益。曰:「無倦。榜樣力量。」
   論語
   『13·1』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請益。曰:「無倦。」
   
   升級
   『13·2』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不用考試。」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任人唯親。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論語
   『13·2』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
   
   升級
   『13·3』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不必立法也。」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非圈養動物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君子於其法,有所苟而已矣!」
   論語
   『13·3』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不必立法也。」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升級
   『13·4』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非三個代表之特殊材料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論語
   『13·4』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升級中央黨校
   『13·5』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中央黨校哉?」
   論語
   『13·5』子曰:「誦詩三百;授之以政,不達;使於四方,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
   
   升級
   『13·6』子曰:「黨員幹部,其身正,不令而行;幹部黨員,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論語
   『13·6』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升級
   『13·7』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中苏友好、社會主義大家庭也。」
   論語
   『13·7』子曰:「魯、衛之政,兄弟也。」
   
   升級
   『13·8』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屋:「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也。
   論語
   『13·8』子謂衛公子荊善居屋:「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升級
   『13·9』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先富階級,富而無禮。
   論語
   『13·9』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升級
   『13·10』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苟無有用我者,三百年後我用之矣。」
   論語
   『13·10』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升級
   『13·11』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也!『惡人為邦一年,亦可以殘暴屠殺矣。』誠哉是言也!」
   論語
   『13·11』子曰:「『善人為邦百年,亦可以勝殘去殺矣。』誠哉是言也!」
   
   升級
   『13·12』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軍政、訓政也,而後憲政也。
   論語
   『13·12』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
   
   升級
   『13·13』子曰:「王者不能正其身矣,於是從政乎正人。苟正其身矣,如何從政哉?」
   論語
   『13·13』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升級
   『13·14』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對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雖不吾以,吾其與聞之!」
   論語
   『13·14』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對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雖不吾以,吾情報系統其與聞之!」
   
   升級
   『13·15』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同心同德也。』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喪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指鹿為馬也。」
   論語
   『13·15』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曰:「一言而喪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升級
   『13·16』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生意人也;遠者交,近者攻,政治家也。」
   論語
   『13·16』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升級
   『13·17』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生意人也。而兵貴神速者,政治家也。」
   論語
   『13·17』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升級
   『13·18』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家天下者也;黨同伐異,直在其中矣。」
   論語
   『13·18』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升級
   『13·19』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不在夷狄,皆可棄也。」
   論語
   『13·19』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升級
   『13·20』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鬥筲之人,何足算也!下士服從上士,全黨服從鬥筲。」
   論語
   『13·20』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鬥筲之人,何足算也!」
   
   升級
   『13·21』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狂者加狷者除以二,等於中行,我即中行。」
   論語
   『13·21』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升級
   『13·22』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有恆之人,亦不占也。」
   論語
   『13·22』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無恒,不可以作巫醫。』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升級
   『13·23』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我行我素,小人黨同伐異。」
   論語
   『13·23』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升級
   『13·24』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子貢問曰:「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有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有時鄉人之善者惡之,其不善者好之。」
   論語
   『13·24』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升級
   『13·25』子曰:「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故曰,君子易敗也,小人易成也。」
   論語
   『13·25』子曰:「君子易事而難說也:說之不以道,不說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難事而易說也;說之雖不以道,說也;及其使人也,求備焉。」
   
   升級
   『13·26』子曰:「君子泰而不交;小人交而不泰。」
   論語
   『13·26』子曰:「君子泰而不驕;小人驕而不泰。」
   
   升級
   『13·27』子曰:「剛、毅、木訥,近仁之僕矣。」
   論語
   『13·27』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升級
   『13·28』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不切切偲偲、不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論語
   『13·28』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升級
   『13·29』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善國變成戰國,無敵於天下矣。」
   論語
   『13·29』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升級
   『13·30』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置之死地而後生也。」
   論語
   『13·30』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子路篇第十三
   
   【本篇引语】本篇共有30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欲速则不达”;“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言必信,行必果”;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本篇包含的内容比较广泛,其中有关于如何治理国家的政治主张,孔子的教育思想,个人的道德修养与品格完善,以及“和而不同”的思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