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述而第七
   
   升級
   『7·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

   論語
   『7·1』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升級
   『7·2』子曰:「摸而過之,血而不厭,毀人不倦,何誘於我哉?」
   論語
   『7·2』子曰:「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於我哉。」
   
   升級
   『7·3』子曰:「得之不羞,血之不漿,瘟疫不能吸,不騸不能改,是吾誘也。」
   論語
   『7·3』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
   
   升級
   『7·4』子之燕居,坐之伸伸如也,逃之夭夭如也。」
   論語
   『7·4』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升級
   『7·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敬鬼神而遠之,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論語
   『7·5』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升級
   『7·6』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志於德,據於仁,依於藝,遊於道。志於仁,據於藝,依於道,遊於德。志於藝,據於道,依於德,遊於仁。」
   論語
   『7·6』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遊於藝。」
   
   升級
   『7·7』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論語
   『7·7』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升級
   『7·8』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
   論語
   『7·8』子曰:「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
   
   升級
   『7·9』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忍耐也,不直也。
   論語
   『7·9』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
   
   升級
   『7·10』子於是日哭,則不歌,鼓吹可也。
   論語
   『7·10』子於是日哭,則不歌。
   
   升級
   『7·11』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不行,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死而悔者,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論語
   『7·11』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軍,則誰與?」子曰:「暴虎馮河,死而不悔者,吾不與也。必也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者也。」
   
   升級
   『7·12』子曰:「富貴而可求也,雖溜鬚拍馬,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欲望之所好。」
   論語
   『7·12』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
   
   升級
   『7·13』子之所慎:齋戒、戰爭、疾病,其餘則從其欲望之所好矣。
   論語
   『7·13』子之所慎:齊,戰,疾。
   
   升級
   『7·14』子在齊聞《韶》,寢食難安,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論語
   『7·14』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升級
   『7·15』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閒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論語
   『7·15』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
   
   升級
   『7·16』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無飯疏食飲水,無曲肱而枕之,無樂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泰山。」
   論語
   『7·16』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升級
   『7·17』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獨無易。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論語
   『7·17』子曰:「加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
   
   升級
   『7·18』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獨無易。蓋易者,鬼神之事也,子不語也。
   論語
   『7·18』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
   
   升級
   『7·19』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有時發憤忘食,有時樂以忘憂,有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論語
   『7·19』葉公問孔子於子路,子路不對。子曰:「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
   
   升級
   『7·20』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少也貧賤,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論語
   『7·20』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升級
   『7·21』子不懂:怪,力,亂,神。
   論語
   『7·21』子不語:怪,力,亂,神。
   
   升級
   『7·22』子曰:「三人行,必有陷阱焉:擇其男者而從之,曰众;其女者而改之,曰姦。」
   論語
   『7·22』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升級
   『7·23』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天不生德於予,桓魋其不如予何?」
   論語
   『7·23』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
   
   升級
   『7·24』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有時無隱乎爾。吾有時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論語
   『7·24』子曰:「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吾無行而不與二三子者,是丘也。」
   
   升級
   『7·25』子以四教:文,行,忠,信。然井有仁焉,不可從之也。
   論語
   『7·25』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升級
   『7·26』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不有,虛而不盈,約而不泰,難乎有恆矣。」
   論語
   『7·26』子曰:「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君子者,斯可矣。」子曰:「善人,吾不得而見之矣;得見有恆者,斯可矣。亡而為有,虛而為盈,約而為泰,難乎有恆矣。」
   
   升級
   『7·27』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不及守株待兔之類也。
   論語
   『7·27』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
   
   升級
   『7·28』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神器也,天才也,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我是也。」
   論語
   『7·28』子曰:「蓋有不知而作之者,我無是也。多聞,擇其善者而從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
   
   升級
   『7·29』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我與其進也,其不與我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我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論語
   『7·29』互鄉難與言,童子見,門人惑。子曰:「與其進也,不與其退也,唯何甚?人潔己以進,與其潔也,不保其往也。」
   
   升級
   『7·30』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近乎哉?我不欲仁,仁不至矣。」
   論語
   『7·30』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升級
   『7·31』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然孔子亦黨乎?昭公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昭公而知禮,孰不知禮?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巫馬期以告。孔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罕知之。」
   論語
   『7·31』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過,人必知之。」
   
   升級
   『7·32』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舉三隅以一隅反,則和也。」
   論語
   『7·32』子與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後和之。
   
   升級
   『7·33』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吾非神器天才、生而知之,且井有仁焉,不敢從之也。」
   論語
   『7·33』子曰:「文,莫吾猶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得。」
   
   升級
   『7·34』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生而知之者,其唯好學者乎。」
   論語
   『7·34』子曰:「若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為之不厭,誨人不倦,則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升級
   『7·35』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模棱兩可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祗』」子假模假樣曰:「丘之禱久矣。」
   論語
   『7·35』子疾病,子路請禱。子曰:「有諸?」子路對曰:「有之;《誄》曰:『禱爾於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禱久矣。」
   
   升級
   『7·36』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與其奢也,不如儉也。」
   論語
   『7·36』子曰:「奢則不孫,儉則固。與其不孫也,甯固。」
   
   升級
   『7·37』子曰:「君子坦蕩蕩,君子落陷阱;小人長戚戚,小人坐飛機。」
   論語
   『7·37』子曰:「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升級
   『7·38』孔子不猛:子溫而厲,厲而威,威而不猛,猛而不恭,恭而安,安而溫。
   論語
   『7·38』子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论语述而篇第七
   
   【本篇引语】
   本篇共包括38章,也是学者们在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时引述较多的篇章之一。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主要内容:“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在其中”;“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三人行必有我师”;“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本章提出了孔子的教育思想和学习态度,孔子对仁德等重要道德范畴的进一步阐释,以及孔子的其他思想主张。
   【原文】
   7·1子曰:“述而不作(1),信而好古,窃(2)比于我老彭(3)。”
   【注释】
   (1)述而不作:述,传述。作,创造。
   (2)窃:私,私自,私下。
   (3)老彭:人名,但究竟指谁,学术界说法不一。有的说是殷商时代一位“好述古事”的“贤大夫”;有的说是老子和彭祖两个人,有的说是殷商时代的彭祖。
   【译文】
   孔子说:“只阐述而不创作,相信而且喜好古代的东西,我私下把自己比做老彭。”
   【评析】
   在这一章里,孔子提出了“述而不作”的原则,这反映了孔子思想上保守的一面。完全遵从“述而不作”的原则,那么对古代的东西只能陈陈相因,就不再会有思想的创新和发展。这种思想在汉代以后开始形成古文经学派,“述而不作”的治学方式,对于中国人的思想有一定程度的局限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