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或曰《推敲〈老子道德经〉》——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
   
   


   《哲学:理念的力量》(Philosophy:the Power of Ideas)有云:“在老聃看来,根本不想去给‘道’命名,这就是真正的智者的标记。”——这等于是说,老聃在进行欺诈,因为老聃已经给道命名了,同时还自命为智者;老聃这不等于是在愚弄世人么?也许在老聃看来,世人都是猪狗,只配受到愚弄;但他这样写书,岂不是把自己也变成了“和猪狗对话的智者”,从而也把自己变成了一条“写经的猪狗”了吗。
   
   《哲学:理念的力量》又云:“道家思想认为,‘道’本身是隐匿的、‘道’的本性是不可言说的。任何试图定义‘道’的企图都是徒劳的,‘道’甚至无法用语言来描绘。”——这清楚表明了:道家学说在根本上是自相矛盾的,其全部理论的最终结果,就是虚妄。
   
   我发现:欺骗中国人两千多年的《老子》或曰《道德经》其实毫无意义。
   
   为什么这样说呢?
   
   根据我的实验研究,把《老子》或曰《道德经》中的关键词语予以反义词或近似反义词的置换,也是同样言之成理,而且更为合乎理性。
   
   我可惜《老子》或曰《道德经》诞生两千余年以来,受到大家吹捧,而不察其谬误,结果贻误后学殊甚,而且流毒海外,全球麻痹焉。余今苏醒世人,为众说之:
   
   《老子道德经·第一章》一开始就充满了悖谬: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众人试想:
   
   “道可道”,也就是那些可道的道,只能是“是常道”,怎能是“非常道”呢?而如果不是(非)常道的道,恰恰是不可道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在帛书《老子道德经》中,这一句是写做“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后来为了避汉文帝刘恒的讳,才把“恒”字改写成了“常”。这一句历来被解释为:“说得出的道,不是恒常的道。”
   
   再者,“名可名”,也就是那些可名的名,只能“是常名”,怎能“非常名”呢?而如果不是(非)常名的名,恰恰是不可名的,老聃又怎能名之呢。《老子道德经》,岂不是悖谬成章吗?
   
   还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的说法,也是违背老聃自己的说教的;因为老聃说了:“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老聃又说了:“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为。”老聃还说了:“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聃更说了:“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可见老聃也罢,圣人也罢,都是语无伦次的。圣人是不可能以百姓的心为心的,否则还怎么让自己成为圣人呢。
   
   此外,“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的说法,也是老聃自己打自己的嘴,不仅完全违背了他紧接而说的“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而且简直到了“为无”的荒谬。“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更对呢?也许,按照“辩证法”的变戏法,这个“为无”和那个“无为”只在形式逻辑上冲突,但在辩证逻辑上并不冲突罢。但我们因此进一步证明:“无为”的说教和“为无”的说法,哪个都不对。
   
   因为老聃的前提性错误,我一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推敲老子道德经》,让大家看看,反《老子道德经》之意而作的《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一样可以成立,而且似乎更加合乎常理。
   
   这既是一个语言哲学方面的大胆试验,也是想借此指出,任何人所谈论的“道”,都只是他自己的思想,而无法是也不可能是真正的“道”。
   
   孔子还承认他自己不能说清楚“仁”,老聃却认为他自己却大致说一说“道”,这种自己打自己耳光的行为,固然显示了老聃的狂妄,而孔老之间的这一对比,也和普鲁士的德国教授黑格尔那位“博学”白痴的有关评价,正好是相反的。
   
   老聃不仅狂妄,同时也显示了人类的通病:
   
   释迦牟尼宣称自己获得了涅槃,但是,他旋即开始游方布道、招纳门徒、建立僧团,他的涅槃在哪里呢?佛陀和他的后学,依然堕入“救世”的轮回而无法自拔。
   
   惠能法师提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但是,他抱持衣钵、开会教课、口授坛经、印刷流传的事业,仿佛充满了否定尘埃的尘埃,恰恰破除了自己的“无树”和“非台”。惠能和他的后学,依然实践神秀的路线:“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哀哉哀哉。
   
   话说那孔子和这老聃,本是两种时代精神的体现:春秋精神与战国精神。而相形之下,孔子可能更适合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后现代”的精神状态,那就是不可知论和存而不论、搁置判断的心态。
   
   以下类推,八十一章里的类似谬误不胜枚举。因此我不得不作出一篇《推敲〈老子道德经〉》,来澄清老聃散布的千古迷雾。
   
   老聃李耳,毫无旨趣,否定常道又言谈道,不能一以贯之,实乃《老子道德经》也,今我一以贯之,通过《推敲〈老子道德经〉》,成就《谢氏道德经》,亦以名之以《老子道德经升级版》——盖从思想主权的角度升级了《老子道德经》;这就显示了,“思想的力量”,足以颠覆一切成品。
   
   为了不要诬枉古人,特附《老子道德经》的本文于《谢氏道德经》之后,让众人看看,《谢氏道德经》和《老子道德经》是否同样可以成立,有些方面是否说得更加到位?因为在我看来,一切经典,其首要价值就在于可供颠覆之用。
   
   所谓“轴心时代”(axial age,axle times,axial period),岂不就是通过观摩文字记载而发现了语言的秘密:那就是词语的对应并不代表客观实体,那也就是“正言若反”可以流行病成为主流哲学的原因。
   
   立此存照。
   
   第四章
   
   谢氏道德经
   道貌则似冲,用之或即盈,渊兮万物孙。不挫其锐,不解其纷,不和其光,不同其尘,湛兮弄鬼神。吾知其我思,不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老子道德经》译文】
   “道”本是虚空的,然而作用却不穷尽。它是那么深厚博大,好像是万物的祖先。它不露锋芒,它以简驭繁,在光明的地方,它就和其光,在尘垢的地方,它就同其尘。不要以为它是幽隐不明的,在幽隐中,却还俨然存在。像这样的道体,我不知它是从何而来,似乎在有天帝之前就有了它。
(2014/05/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