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谢选骏文集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雍也第六
   
   升級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為奴,不可以為自由人也。」

   論語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升級
   『6·2』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不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吾可從爾後已。」
   論語
   『6·2』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不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升級
   『6·3』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死者為大,理想化也。」
   論語
   『6·3』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升級
   『6·4』子華使於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吾不知馬太效應矣。」
   論語
   『6·4』子華使於齊,冉子為其母請粟。子曰:「與之釜。」請益。曰:「與之庾。」冉子與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適齊也,乘肥馬,衣輕裘。吾聞之也:君子周急不繼富。」
   
   升級
   『6·5』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吾不知天國亦可存儲矣。」
   論語
   『6·5』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
   
   升級
   『6·6』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吾聞楚有神龜,死已三千歲矣,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此龜者,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甯其生而曳尾於塗中乎?」
   論語
   『6·6』子謂仲弓,曰:「犁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舍諸?」
   
   升級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至於我也,則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也。」
   論語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升級
   『6·8』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於從政乎何有?」曰:「賜也可使政也與?」曰:「賜也達,於從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蓋二三子者,皆從吾受學者也已。」
   論語
   『6·8』季康子問:「仲由可使從政也與?」子曰:「由也果,於從政乎何有?」曰:「賜也可使政也與?」曰:「賜也達,於從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從政也與?」曰:「求也藝,於從政乎何有?」
   
   升級
   『6·9』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閔子騫曰:「善為我辭焉!如有複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吾不能也;學而優則不仕,我之所能也。」
   論語
   『6·9』季氏使閔子騫為費宰。閔子騫曰:「善為我辭焉!如有複我者,則吾必在汶上矣。」
   
   升級
   『6·10』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有斯疾也!斯人也有斯疾也!」子輿與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輿曰:「子桑殆病矣!」裹飯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門,則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聲而趨舉其詩焉。子輿入,曰:「子之歌詩,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極者而弗得也。父母豈欲吾貧哉?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天地豈私貧我哉?求其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極者,命也夫!」
   論語
   『6·10』伯牛有疾,子問之,自牖執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有斯疾也!斯人也有斯疾也!」
   
   升級
   『6·11』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顏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曰:回忘仁義矣。」曰:「可矣,猶未也。」他日複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忘禮樂矣。」曰:「可矣,猶未也。」他日複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論語
   『6·11』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升級
   『6·12』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汝不聞,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僅得其下;今汝取法乎下,吾知汝道在屎溺矣。」
   論語
   『6·12』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
   
   升級
   『6·13』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小人儒學而優則仕,君子儒學而優則不仕也!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論語
   『6·13』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
   
   升級
   『6·14』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台滅明者,行不由徑、不走後門,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然入室可以得人,亦中庸之道也。」
   論語
   『6·14』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台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
   
   升級
   『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此亦巧言令色,非直也。」
   論語
   『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將入門,策其馬,曰:「『非敢後也,馬不進也。』」
   
   升級
   『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於今之世矣。然行不由徑、入室得人,可以補救已。」
   論語
   『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難乎免於今之世矣。」
   
   升級
   『6·17』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論語
   『6·17』子曰:「誰能出不由戶?何莫由斯道也?」
   
   升級
   『6·18』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野蠻其體魄,文明其心志,然後小人得志。」
   論語
   『6·18』子曰:「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升級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兵。強大處下,柔弱處上。」
   論語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升級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樂之者,上癮症也,內嗎啡之充盈也已。」
   論語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升級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于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
   論語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
   
   升級
   『6·22』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聖人神道設教而天下服役。」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其非唯我乎。」
   論語
   『6·22』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
   
   升級
   『6·23』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山水動靜,可以長壽矣。」
   論語
   『6·23』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升級
   『6·24』子曰:「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周公既沒,道不在我乎。」
   論語
   『6·24』子曰:「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
   
   升級
   『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逝者如斯夫。」
   論語
   『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升級
   『6·26』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裏有仁人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去井邊看看,不可下去井裏也;君子可欺也,不可罔也,不可背十字架追隨真理也。」
   論語
   『6·26』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升級
   『6·27』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靈性之死灰矣夫,文明之化石矣夫。」
   論語
   『6·27』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
   
   升級
   『6·28』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論語
   『6·28』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
   
   升級
   『6·29』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中庸之為不德也,其至矣乎!百姓日用而不知矣。」
   論語
   『6·29』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升級
   『6·30』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堯舜非聖人也,聖人者非我其誰乎。」
   論語
   『6·30』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眾,何如?可謂仁乎?」子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论语雍也篇第六
   
   【本篇引语】
   本篇共包括30章。其中著名文句有:“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敬鬼神而远之”;“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本篇里有数章谈到颜回,孔子对他的评价甚高。此外,本篇还涉及到“中庸之道”、“恕”的学说、“文质”思想,同时,还包括如何培养“仁德”的一些主张。
   【原文】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译文】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去做官。”
   【评析】
   古代以面向南为尊位,天子、诸侯和官员听政都是面向南面而坐。所以这里孔子是说可以让冉雍去从政做官治理国家。在《先进》篇里,孔子将冉雍列在他的第一等学科“德行”之内,认为他已经具备为官的基本条件。这是孔子实行他的“学而优则仕”这一教育方针的典型事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