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子張第十九
   
   升級
   『19·1』子張曰:「黨員見危逃命,見得思齊,祭不思敬,喪不思哀,其可已矣。」

   論語
   『19·1』子張曰:「士見危致命,見得思義,祭思敬,喪思哀,其可已矣。」
   
   升級
   『19·2』子張曰:「執德不弘,名望盡有;信道不篤,利祿盡有。執德弘,身敗名裂;信道篤,夕死可矣。」
   論語
   『19·2』子張曰:「執德不弘,信道不篤,焉能為有?焉能為亡?」
   
   升級
   『19·3』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廣結善緣,取長補短也。」
   論語
   『19·3』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對曰:「子夏曰:『可者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異乎吾所聞:『君子尊賢而容眾,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升級
   『19·4』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君子不為,故中國之科學技術不能發達也。」
   論語
   『19·4』子夏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
   
   升級
   『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日月逝矣!歲不我與!」
   論語
   『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升級
   『19·6』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仁者,果仁也;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食髓知味哉。」
   論語
   『19·6』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升級
   『19·7』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好學以致其道。」
   論語
   『19·7』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
   
   升級
   『19·8』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君子之過也必武。」
   論語
   『19·8』子夏曰:「小人之過也必文。」
   
   升級
   『19·9』子夏曰:「君子有三變臉:遠處望之儼然如油畫;近處即之溫和如棉花;聽其言論則話裏有話。」
   論語
   『19·9』子夏曰:「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
   
   升級
   『19·10』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關係學萬分重要也。」
   論語
   『19·10』子夏曰:「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
   
   升級
   『19·11』子夏曰:「大德不逾嫌;小德出入可也。大德小德,存於一心。」
   論語
   『19·11』子夏曰:「大德不逾閑;小德出入可也。」
   
   升級
   『19·12』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遊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伙夫三年,亦不虧矣。」
   論語
   『19·12』子遊曰:「子夏之門人小子,當灑掃、應對、進退,則可矣。抑末也;本之則無,如之何?」子夏聞之曰:「噫!言遊過矣!君子之道,孰先傳焉?孰後倦焉?譬諸草木,區以別矣。君子之道,焉可誣也?有始有卒者,其惟聖人乎!」
   
   升級
   『19·13』子夏曰:「仕而優則學,進修也,鍍金也,假文憑也,仕重於學也。學而優則仕,做官也,當老爺,享特權也,學先於仕也。」
   論語
   『19·13』子夏曰:「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
   
   升級
   『19·14』子遊曰:「喪致乎哀而止。孰謂三年之喪,天下之喪也?」
   論語
   『19·14』子遊曰:「喪致乎哀而止。」
   
   升級
   『19·15』子遊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仁也者,果仁也,精髓也。」
   論語
   『19·15』子遊曰:「吾友張也,為難能也;然而未仁。」
   
   升級
   『19·16』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仁也者,果仁也,精髓也,難能也,物以稀為貴也。」
   論語
   『19·16』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為仁矣。」
   
   升級
   『19·17』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然馬基雅維利主義曰:殺父之仇可以忘記,惟有剝奪財產的仇恨不會忘記。」
   論語
   『19·17』曾子曰:「吾聞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親喪乎!』」
   
   升級
   『19·18』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蓋死路一條也。」
   論語
   『19·18』曾子曰:「吾聞諸夫子:『孟莊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與父之政,是難能也。』」
   
   升級
   『19·19』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也。」
   論語
   『19·19』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升級
   『19·20』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在野黨不如執政黨,君子必須執政也。」
   論語
   『19·20』子貢曰:「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
   
   升級
   『19·21』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君子之不過也,如日月之未食焉,人皆習之;過也,人皆怪異之。」
   論語
   『19·21』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升級
   『19·22』衛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論語
   『19·22』衛公孫朝問於子貢曰:「仲尼焉學?」子貢曰:「仲尼述而不作:文武之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故夫子可謂萬世師表矣。夫子焉不學,而亦何常師之有!」
   
   升級
   『19·23』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屋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論語
   『19·23』叔孫武叔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貢。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屋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夫子之牆,何如萬里長城也。」
   
   升級
   『19·24』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吾也祭如在,祭神如神在。」
   論語
   『19·24』叔孫武叔毀仲尼。子貢曰:「無以為也!仲尼不可毀也。他人之賢者,丘陵也,猶可逾也;仲尼,日月也,無得而逾焉。人雖欲自絕,其何傷於日月乎?多見其不知量也!」
   
   升級
   『19·25』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綏之斯來,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故曰,夫子之得邦家者,萬萬不可能也。」
   論語
   『19·25』陳子禽謂子貢曰:「子為恭也,仲尼豈賢於子乎?」子貢曰:「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猶天之不可階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謂『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動之斯和。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子张篇第十九
   
   【本篇引语】本篇共计25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见危致命,见得思义”;“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君子之过,犹日月之食”;“其生也荣,其死也哀”。本篇中包括的主要内容有:孔子学而不厌、不耻下问的精神;孔子对殷纣王的批评,孔子关于学与仕的关系,君子与小人在有过失时的不同表现,以及孔子与其学生和他人之间的对话。
   
   【原文】19·1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译文】子张说:“士遇见危险时能献出自己的生命,看见有利可得时能考虑是否符合义的要求,祭祀时能想到是否严肃恭敬,居丧的时候想到自己是否哀伤,这样就可以了。”
   
   【评析】“见危致命,见得思义”,这是君子之所为,在需要自己献出生命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犹豫,勇于献身。同样,在有利可得的时候,他往往想到这样做是否符合义的规定。这是孔子思想的精华点。
   
   【原文】19·2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译文】子张说:“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不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又怎么说他没有?”
   
   【原文】19·3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译文】子夏的学生向子张寻问怎样结交朋友。子张说:“子夏是怎么说的?”答道:“子夏说:‘可以相交的就和他交朋友,不可以相交的就拒绝他。’”子张说:“我所听到的和这些不一样:君子既尊重贤人,又能容纳众人;能够赞美善人,又能同情能力不够的人。如果我是十分贤良的人,那我对别人有什么不能容纳的呢?我如果不贤良,那人家就会拒绝我,又怎么谈能拒绝人家呢?”
   
   【原文】19·4子夏曰;“虽小道(1),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2),是以君子不为也。”
   
   【注释】(1)小道:指各种农工商医卜之类的技能。(2)泥:阻滞,不通,妨碍。
   
   【译文】子夏说:“虽然都是些小的技艺,也一定有可取的地方,但用它来达到远大目标就行不通了。”
   
   【原文】19·5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