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谢选骏文集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严重的贫血症正在困扰着中国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衛靈公第十五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5·1』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吾不如王孫賈也。」明日遂行。
   論語
   『15·1』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
   
   升級
   『15·2』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斯濫矣。成者不必王,敗者不必寇。」
   論語
   『15·2』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斯濫矣。」
   
   升級
   『15·3』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思想主權也。」
   論語
   『15·3』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升級
   『15·4』子曰:「由,說德者眾矣!知德者鮮矣!行德者無矣!」
   論語
   『15·4』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升級
   『15·5』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老子為無為則無不治,莊子則多南面王之樂。」
   論語
   『15·5』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升級
   『15·6』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蓋中國之亡,非亡於蠻貊之邦,而亡于言不忠信,行不篤敬也。」子張書諸紳。
   論語
   『15·6』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升級
   『15·7』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有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由是可知,直者殺身救國,君子保身亡國。」
   論語
   『15·7』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有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升級
   『15·8』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中庸不可能也。」
   論語
   『15·8』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升級
   『15·9』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君子自保為上,而非志士仁人也。」
   論語
   『15·9』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升級
   『15·10』子貢問「為仁」。子曰:「為仁不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結好關係網,無往不利也。」
   論語
   『15·10』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升級
   『15·11』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兼而有之,豈可得乎。放鄭聲,遠佞人,理想主義也;鄭聲淫,佞人殆,現實主義也。」
   論語
   『15·11』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升級
   『15·12』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人有近慮,必有遠憂。」
   論語
   『15·12』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升級
   『15·13』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已矣乎!吾亦非好德如好色者也!」
   論語
   『15·13』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升級
   『15·14』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此李斯之殺韓非也。」
   論語
   『15·14』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升級
   『15·15』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然則位不保矣。」
   論語
   『15·15』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升級
   『15·16』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人不計較,必然跌倒。」
   論語
   『15·16』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升級
   『15·17』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群眾領袖也。」
   論語
   『15·17』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
   
   升級
   『15·18』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亡國哉!」
   論語
   『15·18』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升級
   『15·19』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故不為人所知也。」
   論語
   『15·19』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升級
   『15·20』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故窮於世間也。」
   論語
   『15·20』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升級
   『15·21』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求諸己者窮,求諸人者達。」
   論語
   『15·21』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升級
   『15·22』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君子不與黨爭,故被黨鬥爭。」
   論語
   『15·22』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升級
   『15·23』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唯恐其成私;不以人廢言,但為我所用。」
   論語
   『15·23』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升級
   『15·24』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之所欲,勿施於人。」
   論語
   『15·24』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升級
   『15·25』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吾健忘矣。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吾餞行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當代之所以背道而馳也。」
   論語
   『15·25』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升級
   『15·26』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微言大義之;而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論語
   『15·26』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升級
   『15·27』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不巧言則不亂德乎?小忍小忍,則無大謀矣。」
   論語
   『15·27』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升級
   『15·28』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眾不惡之,則不察焉;眾不好之,則不察焉。」」
   論語
   『15·28』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升級
   『15·29』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人能滅道,非道滅人。」
   論語
   『15·29』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升級
   『15·30』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過而能改,是謂不過矣!」
   論語
   『15·30』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升級
   『15·31』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吾嘗終夜不寢,終日不食,以學;無益,不如思也。」
   論語
   『15·31』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升級
   『15·32』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小人謀食不謀道;學也,餒在其中矣;耕也,祿在其中矣。小人憂貧不憂道。」
   論語
   『15·32』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升級
   『15·33』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以禮;未盡善也。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以禮,臨之以刑;善之善者也。」
   論語
   『15·33』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泣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泣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升級
   『15·34』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大受者,君子也;小知者,小人也。」
   論語
   『15·34』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升級
   『15·35』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蹈仁而死者,伯夷叔齊也,蹈仁而死者,殺人而不必見血者也。」
   論語
   『15·35』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升級
   『15·36』子曰:「當仁,不讓於師。不當仁,則讓於師。當仁寡而不當仁者眾,故不讓於師者寡而讓於師者眾。」
   論語
   『15·36』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升級
   『15·37』子曰:「君子貞而不諒。君子可以不守信用,只要找出正當理由。」
   論語
   『15·37』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升級
   『15·38』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不事君,不敬其事而先我食。」
   論語
   『15·38』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
   
   升級
   『15·39』子曰:「有教無類,平民主義;有類無教,貴族精神。」
   論語
   『15·39』子曰:「有教無類。」
   
   升級
   『15·40』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道相同,互為算計。」
   論語
   『15·40』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升級
   『15·41』子曰:「辭,達而已矣!然不學詩,無以言!」
   論語
   『15·41』子曰:「辭,達而已矣!」
   
   升級
   『15·42』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盲師之道也;若師不盲,吾不與師言之道也。」
   論語
   『15·42』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