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谢选骏文集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靈思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日本新安保法与中国的新生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一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二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现代南北朝的曙光(目录)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 (2011年电子版前言)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导论)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三章)
·教皇来了,全城戒严:天主教与偶像崇拜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四章)
·辛亥革命百年透视(第五章)
·俄罗斯就是现代蒙古人
·进化论是一种伪科学、新神学
·中国统一的文明基础
·纪念胡耀邦不给六四平反不妥当
·罗斯福杜鲁门怎样帮助中共崛起
·波兰屡遭瓜分有其自身原因
·逆向鸦片战争开始了
·玛丽莲梦露的灵魂价值50美分
·欧洲人跳舞 中国人写诗
·欧洲超人来自印度魔鬼
·政教分离的适用范围
·白宫的黑色囚徒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愉悦和逾越
·特朗普是狗娘养的Donald Trump is the son of a bitch
·疯狗川普Trump mad挑动群众斗群众
·用动物学研究川普(特朗普、床破)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衛靈公第十五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5·1』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吾不如王孫賈也。」明日遂行。
   論語
   『15·1』衛靈公問陳於孔子。孔子對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明日遂行。
   
   升級
   『15·2』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斯濫矣。成者不必王,敗者不必寇。」
   論語
   『15·2』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斯濫矣。」
   
   升級
   『15·3』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思想主權也。」
   論語
   『15·3』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對曰:「然,非與?」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升級
   『15·4』子曰:「由,說德者眾矣!知德者鮮矣!行德者無矣!」
   論語
   『15·4』子曰:「由,知德者鮮矣!」
   
   升級
   『15·5』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老子為無為則無不治,莊子則多南面王之樂。」
   論語
   『15·5』子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升級
   『15·6』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蓋中國之亡,非亡於蠻貊之邦,而亡于言不忠信,行不篤敬也。」子張書諸紳。
   論語
   『15·6』子張問「行」。子曰:「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里行乎哉?立,則見其參於前也;在輿,則見期倚於衡也;夫然後行!」子張書諸紳。
   
   升級
   『15·7』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有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由是可知,直者殺身救國,君子保身亡國。」
   論語
   『15·7』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有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升級
   『15·8』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中庸不可能也。」
   論語
   『15·8』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升級
   『15·9』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君子自保為上,而非志士仁人也。」
   論語
   『15·9』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升級
   『15·10』子貢問「為仁」。子曰:「為仁不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結好關係網,無往不利也。」
   論語
   『15·10』子貢問「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升級
   『15·11』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兼而有之,豈可得乎。放鄭聲,遠佞人,理想主義也;鄭聲淫,佞人殆,現實主義也。」
   論語
   『15·11』顏淵問「為邦」。子曰:「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升級
   『15·12』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人有近慮,必有遠憂。」
   論語
   『15·12』子曰:「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升級
   『15·13』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已矣乎!吾亦非好德如好色者也!」
   論語
   『15·13』子曰:「已矣乎!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也!」
   
   升級
   『15·14』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此李斯之殺韓非也。」
   論語
   『15·14』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升級
   『15·15』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然則位不保矣。」
   論語
   『15·15』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升級
   『15·16』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人不計較,必然跌倒。」
   論語
   『15·16』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升級
   『15·17』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群眾領袖也。」
   論語
   『15·17』子曰:「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
   
   升級
   『15·18』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亡國哉!」
   論語
   『15·18』子曰:「君子義以為質,禮以行之,孫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升級
   『15·19』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故不為人所知也。」
   論語
   『15·19』子曰:「君子病無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升級
   『15·20』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故窮於世間也。」
   論語
   『15·20』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
   
   升級
   『15·21』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求諸己者窮,求諸人者達。」
   論語
   『15·21』子曰:「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
   
   升級
   『15·22』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君子不與黨爭,故被黨鬥爭。」
   論語
   『15·22』子曰:「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
   
   升級
   『15·23』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唯恐其成私;不以人廢言,但為我所用。」
   論語
   『15·23』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升級
   『15·24』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之所欲,勿施於人。」
   論語
   『15·24』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升級
   『15·25』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吾健忘矣。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吾餞行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當代之所以背道而馳也。」
   論語
   『15·25』子曰:「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升級
   『15·26』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微言大義之;而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論語
   『15·26』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升級
   『15·27』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不巧言則不亂德乎?小忍小忍,則無大謀矣。」
   論語
   『15·27』子曰:「巧言亂德。小不忍,則亂大謀。」
   
   升級
   『15·28』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眾不惡之,則不察焉;眾不好之,則不察焉。」」
   論語
   『15·28』子曰:「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
   
   升級
   『15·29』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人能滅道,非道滅人。」
   論語
   『15·29』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升級
   『15·30』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過而能改,是謂不過矣!」
   論語
   『15·30』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升級
   『15·31』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吾嘗終夜不寢,終日不食,以學;無益,不如思也。」
   論語
   『15·31』子曰:「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
   
   升級
   『15·32』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小人謀食不謀道;學也,餒在其中矣;耕也,祿在其中矣。小人憂貧不憂道。」
   論語
   『15·32』子曰:「君子謀道不謀食;耕也,餒在其中矣;學也,祿在其中矣。君子憂道不憂貧。」
   
   升級
   『15·33』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以禮;未盡善也。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以禮,臨之以刑;善之善者也。」
   論語
   『15·33』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泣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泣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升級
   『15·34』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大受者,君子也;小知者,小人也。」
   論語
   『15·34』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升級
   『15·35』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蹈仁而死者,伯夷叔齊也,蹈仁而死者,殺人而不必見血者也。」
   論語
   『15·35』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升級
   『15·36』子曰:「當仁,不讓於師。不當仁,則讓於師。當仁寡而不當仁者眾,故不讓於師者寡而讓於師者眾。」
   論語
   『15·36』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升級
   『15·37』子曰:「君子貞而不諒。君子可以不守信用,只要找出正當理由。」
   論語
   『15·37』子曰:「君子貞而不諒。」
   
   升級
   『15·38』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不事君,不敬其事而先我食。」
   論語
   『15·38』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
   
   升級
   『15·39』子曰:「有教無類,平民主義;有類無教,貴族精神。」
   論語
   『15·39』子曰:「有教無類。」
   
   升級
   『15·40』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道相同,互為算計。」
   論語
   『15·40』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升級
   『15·41』子曰:「辭,達而已矣!然不學詩,無以言!」
   論語
   『15·41』子曰:「辭,達而已矣!」
   
   升級
   『15·42』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盲師之道也;若師不盲,吾不與師言之道也。」
   論語
   『15·42』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師冕出,子張問曰:「與師言之道與?」子曰:「然,固相師之道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