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谢选骏文集
·两个主义的斗争接近了尾声
·华人在美请华人律师打官司包输
·我就是文王
·康德是伪善还是无知
·登山与朝圣
·国家主权拔河赛的牺牲品
·自由主义的限度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08宪章颠覆共产党中国
·徐文立的捏造露出马脚
·中国为何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
·李煜和刘晓波
·08宪章与警察暴力
·诺贝尔肝癌奖与诺贝尔恐怖奖
·郭文贵代替刘晓波成为“核心”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憲問第十四
   
   推敲論語、升級論語(論語本文升級版)
   

   
   升級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為五斗米折腰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不為五斗米折腰也,仁則吾不知也。」
   論語
   『14·1』憲問「恥」。子曰:「邦有道穀,邦無道穀;恥也。」「克、伐、怨、欲,不行焉,可以為『仁』矣?」子曰:「可以為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升級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匈奴未滅,何以家為!假士也。匈奴已滅,亦何以家為!真士也。」
   論語
   『14·2』子曰:「士而懷居,不足以為士矣!」
   
   升級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無道國家缺乏言論保護法案也。」
   論語
   『14·3』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升級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經典是也;有言者,不必有德,賣文者也。仁者,必有勇,無畏也;勇者,不必有仁,有力也。」
   論語
   『14·4』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升級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小人哉,若人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君子乎若人?尚德乎若人?」
   論語
   『14·5』南宮適問於孔子曰:「羿善射,奡蕩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宮適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
   
   升級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吾則例外,雖少也賤,仁者哉。」
   論語
   『14·6』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升級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不可則止,毋自辱焉。」
   論語
   『14·7』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
   
   升級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毛糙潤之,據為己有。其毛潤之寫作班子乎。」
   論語
   『14·8』子曰:「為命:裨諶草創之,世叔討論之,行人子羽修飾之,東里子產潤色之。」
   
   升級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收買人心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不置可否也。」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階級鬥爭也。」
   論語
   『14·9』或問「子產」。子曰:「惠人也。」問「子西」。曰:「彼哉彼哉!」問「管仲」。曰:「人也,奪伯氏駢邑三百,飯疏食,沒齒,無怨言。」
   
   升級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饑腸轆轆也;富而無驕,易,飽食終日也。」
   論語
   『14·10』子曰:「貧而無怨,難;富而無驕,易。」
   
   升級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大鬼易處,小鬼難當。」
   論語
   『14·11』子曰:「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
   
   升級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不思義,見危不授命,久要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電影矣!」
   論語
   『14·12』子路問「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見利思義,見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為成人矣!」
   
   升級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敢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敢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敢厭其取。夫子者,領袖也,老大哥也。」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論語
   『14·13』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賈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子曰:「其然!豈其然乎?」
   
   升級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君君臣臣也者乎。」
   論語
   『14·14』子曰:「臧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升級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正而不譎者先霸天下,譎而不正者後霸天下。」
   論語
   『14·15』子曰:「晉文公譎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升級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兵不血刃,仁也。」
   論語
   『14·16』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升級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此其大仁也!成王敗寇也。」
   論語
   『14·17』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升級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文王之仔乎。不避諱矣。」
   論語
   『14·18』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與文子同升諸公。子聞之曰:「可以為『文』矣!」
   
   升級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腐而不敗也。」
   論語
   『14·19』子言衛靈公之無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喪?」孔子曰:「仲叔圉治賓客,祝鮀治宗廟,王孫賈治軍旅;夫如是,奚其喪?」
   
   升級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其言之怍,則為之不難乎?」
   論語
   『14·20』子曰:「其言之不怍,則為之也難!」
   
   升級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吾不在其位,要謀其政: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論語
   『14·21』陳成子弑簡公。孔子沐浴而朝,告於哀公曰:「陳恒弑其君,請討之。」公曰:「告夫三子。」孔子曰:「以吾從大夫之後,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從大夫子後,不敢不告也!」
   
   升級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不可欺君,但可犯君乎?」
   論語
   『14·22』子路問「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升級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何者傳達?」
   論語
   『14·23』子曰:「君子上達;小人下達。」
   
   升級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古之學者自私;今之學者無私。」
   論語
   『14·24』子曰:「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升級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護主者乎。」
   論語
   『14·25』蘧伯玉使人於孔子。孔子與之坐,而問焉。曰:「夫子何為?」對曰:「夫子欲寡其過而未能也。」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升級
   『14·26』子曰:「爾等不在其位,不可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夫子例外也。」
   論語
   『14·26』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升級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君子不恥其行而過其言乎?」
   論語
   『14·27』子曰:「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升級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溜鬚拍馬曰:「夫子自道也!」
   論語
   『14·28』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升級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毋自辱焉,自保為上。」
   論語
   『14·29』子貢方人。子曰:「賜也,賢乎哉?夫我則不暇!」
   
   升級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不患人不知己,患不能知彼也。」
   論語
   『14·30』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升級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賢人又懂詐術,又善臆想。」
   論語
   『14·31』子曰:「不逆『詐』,不億『不信』。抑亦先覺者,是賢乎?」
   
   升級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翻雲覆雨也。」
   論語
   『14·32』微生畝謂孔子曰:「丘,何為是棲棲者與?無乃為佞乎?」孔子曰:「非敢為佞也,疾固也。」
   
   升級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然無力者亦無德矣。」
   論語
   『14·33』子曰:「驥不稱其力,稱其德也。」
   
   升級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以德報怨者,以臣下事君上也。」
   論語
   『14·34』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升級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吾真命天子也。」
   論語
   『14·35』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貢曰:「何為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學而上達。知我者,其天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