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徐永海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近年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北京)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
     
   一、3月3日作为良心犯(释放)的高洪明先生,表示就“安乐死“问题致信人大
     
     中国著名良心犯(释放),先后2次坐牢的,前后坐牢10年的,因今年两会而“被旅游”到西北、西南的,高洪明先生,在3月3日,在给一些朋友发去电子邮件的同时,还给我特意发来了短信。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电子邮件的内容是:“我接到通知,5日上午11:56分坐火车去西宁,然后去西南,具体情况回京后见面细聊。高洪明”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给我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永海,你可否写篇致人大的有关安乐死的文章,公开发表,你我署名”。
     
     我回短信:“好”。
     
     高洪明短信:“谢谢你代劳”。
     
   二、3月9日有关报道“政协委员建议推动尊严死亡,卫生部称时机不成熟”
     
     据有关报道:今年全国两会上,很多医卫界政协委员都收到了一本书《我的死亡谁做主》,倡导人“尊严死”,即“自然死亡”。送书人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峰。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医院心内科教授霍勇:我赞成“自然死亡”。……,种种社会原因,比如儿女要“尽孝”,医院、医生担心医患纠纷,造成很多明知是无法逆转死亡的终末期患者,还在抢救。这样的抢救,对患者的生命延续非但没帮助,有时还会对其造成更大痛苦;此外,对医疗资源也是浪费。
     
     官方态度:“推行‘自然死’时机不成熟”。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我很赞成凌峰教授关于“自然死亡”的观点。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目前在中国推行,时机还不成熟。如果操作不当,“自然死”会变成“安乐死”,引发很多伦理问题。
     
   三、“自然死”本身是草根阶层的现实,只是我们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其实,那些不必要的临终抢救,即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更多的发生在“非草根基层”。而对于广大的“草根阶层”来说,尤其是广大的农村,更尤其是边远的农村,“自然死”一直是现实。
     
     即使,对不少“草根阶层”的儿女来说,他们也要求当地的医院,当地的医生,甚至当地的乡村医生,要尽力地去抢救他们的父母。可是这种抢救,与大城市中的大医院的抢救相比,与动不动一次抢救就是几千、几万、几十万元的抢救相比,其实也是一种“自然死”。
     
     “自然死”本身是我们“草根阶层”的现实,没有必要回避,我们只是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也就是,在我们的生命最后阶段,让我们不要再有更多的痛苦,如,如果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就给我们多服用一些止疼的药物,即使这些止疼的药物,可能会使我们少活几分钟、几小时、几天。
     
     也就是,在这样的治疗中,不要再难为医生了,让医生更有可能去使用这些药物。作为政府不要难为医生,作为医院不要难为医生,作为病人的家属更不要难为医生。医生这样做了,不但不应受到难为、刁难,反而应受到鼓励。
     
     这就是我们的安乐死,我们应当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有这样的要求,应当不过分。
     
   四、作为普通良心犯(释放),我们都是“草根阶层”,为此我们提出“安乐死”问题
     
     高洪明先生原是外交服务局的干部,因为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而被劳动教养2年,后又因要推动民主、推动多党制、参与组党而被判有期徒刑8年。因2次坐牢,为此失去了原来的工作,成了失业人员,成了“草根基层”中的一员。
     
     我,本人(徐永海),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曾当医生20来年。因帮助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而被判刑坐牢,失去了医生的职业。这些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仅仅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就被毒打,为此我写信给了,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高洪明先生和我,我们现在都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由于我们已经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现在我们是深深感到,我们已经没要条件去获得我们原有的“医疗服务”了。尤其是我,在原来当医生时,获得应有的“医疗服务”,我还是很方便的。我自己是医生,就工作在医院;大学同学也都是医生,工作在各个医院。
     
     自我出狱后,多年来,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使我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如我曾患严重的疝气,走路都困难,前年才在同学、朋友、肢体的资助下,做的手术。去年底,我右眼出现“飞蚊症”,视力有些模糊,一直至今,因为经济困难,我都不敢到医院去看病。
     
     因此,作为“草根阶层”的我们,如果,将来,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在这里,我们表示,我们希望得到安乐死——即“自然死”和在病死时少些痛苦。
     
   五、人们更应当关注过度治疗导致的死亡,而不必过度担心有人利用安乐死去杀人
     
     安乐死是未来的事情,即使在未来,也是少数人能够享受得到的。因为,一定会有很多的限制,需要符合很多的标准,如现在一些专家就已经提出了一些标准:
     
     1、从医学知识和技术上看,病人患不治之症并已临近死期;
     2、病人极端痛苦,不堪忍受;
     3、必须是为解除病人死前痛苦,而不是为亲属、国家、社会利益而实施;
     4、必须有病人神志清醒时的真诚嘱托或同意;
     5、原则上必须由医师执行;
     6、必须采用社会伦理规范所承认的妥当方法。
     
     其实,不论是现在,根本没有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还是在未来,即使有了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过度治疗,过度的药物治疗,过度的手术治疗等等,所导致的死亡,应当是远远大于安乐死。只是这些事情,一直被“因是为病人好”而被宽容、理解。
     
     “安乐死”也是为病人好,也应当得到宽容和理解。
     
   六、我们在这里提出“安乐死”问题,只是希望从我们自己做起
     
     在2013年3月11日,在这个两会的时候,高洪明先生和我,提出了“安乐死”问题。我们仅仅是来提出,我们仅仅是来表示:我们自己希望,在我们将来面对死亡时,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我们自己愿意“安乐死”。
     
     有人珍惜他们自己的生命,那是他们的权利,他们愿意在这个世界上,哪怕多活一分钟,他们也愿意忍受各种痛苦,哪怕花去再多的钱,消耗再多的医疗资源,那是他们自己的权利,我们在这里表示尊重。
     
     我们只是我们自己表示出来。当然,我们也希望和我们有同样的想法的人,和我们一起表示出来。如果您愿意与我们一起表示,来签名。如果你对我们的一些说法,有更好的建议,请您帮助修改。
     
     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高洪明,电话:18601343836
     徐永海,电话:18600229405,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是这些网站的主要论点。作为基督徒,我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高举科学。因为科学将会帮助人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
   
   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我愿意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一问题;我愿意与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愿意与基督徒(有神论者)讨论这一问题。
   
   
   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中的自序
           自序: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徐永海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来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