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徐永海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7-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耶稣就是生命之道我们要一生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7-22圣爱团契圣经
·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7-29圣爱团契圣经
8月
·709案今日在天津开庭我去了天津
·因709案审理涉及了宗教徐永海长老有话说
·我们是上帝儿女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8-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709案而遭软禁者徐永海的担忧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上帝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8-12圣爱团契圣
·我们现遭软禁如因G20峰会将会超记录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
·接受耶稣具有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G20峰会已遭软禁18天的徐永海求助您
·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8-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因G20峰会徐永海已遭软禁20天——为此我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8月份31天我徐永海就遭软禁26天——我进行脑科学研究真的使某些人如此不安
9月
·G20峰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各国领导人
·在十字架道路上主内肢体之间要彼此相爱——2016-9-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G20前宁惠荣被截访回新疆关进派出所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
·耶稣是独一主宰我们要单单跟着他走十字架道路——2016-9-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桂芹一个曾几次坐牢访民近日出狱
·北京上访维权人王玲已失踪近一月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关押半个月望关注
·圣爱团契部分肢体郊游北京西山(2016-9-20)
·不要只听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
·不要只信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9-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
10月
·不要只讲道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不要只求好处更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要想着贿赂神明而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0-21圣爱团契圣经学
·访民岳爱玲遭刑拘宁惠荣遭软禁请帮助
·因十八届六中全会遭软禁者致信与会委员
·因六中全会赵作媛被送原籍张全胜被关宾馆
·真的存在天堂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0-2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1月
·为了天国降临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曾代替他们降阴间我们实在是应当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1圣爱团契
·必有末日审判我们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遭软禁2月余
·圣爱团契基督徒送棉衣等给寒冷中的访民肢体
12月
·为了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誉冠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6-12-9圣爱团契圣
·耶稣是上帝爱子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耶稣就是独一的上帝我们要坚定地走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6-12-30圣爱团契
2017年
1月
·为了千禧年的到来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上帝就是道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13圣爱团契圣经
·只有耶稣才是唯一真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1-20圣爱团契圣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
2月
·我们是上帝儿女必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2-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警察今日来我家说不许我出家门
·神就是爱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2-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有了耶稣的生命就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2-24圣爱团契圣经学
3月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
·基督徒徐永海因两会遭软禁
·道成肉身的耶稣是唯一真理我们要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7-3-3圣爱团契圣
·行善的属乎神在十字架道路上我们要彼此相爱——2017-3-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社会发展中大脑前额叶起重要作用
·耶稣就是上帝我们必须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能只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信耶稣又坚持科学研究(一)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我们必须去爱人来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3-31圣爱团契
4月
·单单地效法耶稣走好十字架道路这才是真智慧——2017-4-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家一起来帮帮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吧
·维权人倪玉兰被强行拖出已付4万的出租房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主为我们走了十字架道路我们也走跟着主这十字架道路——2017-4-14圣爱团契
·不要单向主求好处更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4-2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不要想着贿赂神明而要行道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7-4-28圣爱团契圣经学
5月
·一带一路峰会要召开派出所上家堵房门
·真的存在天堂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5-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国降临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7-5-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一带一路峰会而遭软禁者徐永海请求关注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我们人类进化而来我们更要信耶稣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在家完成一文请拜读
·林昭铜像雕塑者朱春柳大姐病重住院请祷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近年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
     
          (北京)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
     
   一、3月3日作为良心犯(释放)的高洪明先生,表示就“安乐死“问题致信人大
     
     中国著名良心犯(释放),先后2次坐牢的,前后坐牢10年的,因今年两会而“被旅游”到西北、西南的,高洪明先生,在3月3日,在给一些朋友发去电子邮件的同时,还给我特意发来了短信。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电子邮件的内容是:“我接到通知,5日上午11:56分坐火车去西宁,然后去西南,具体情况回京后见面细聊。高洪明”
     
     高洪明先生3月3日给我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永海,你可否写篇致人大的有关安乐死的文章,公开发表,你我署名”。
     
     我回短信:“好”。
     
     高洪明短信:“谢谢你代劳”。
     
   二、3月9日有关报道“政协委员建议推动尊严死亡,卫生部称时机不成熟”
     
     据有关报道:今年全国两会上,很多医卫界政协委员都收到了一本书《我的死亡谁做主》,倡导人“尊严死”,即“自然死亡”。送书人是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峰。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医院心内科教授霍勇:我赞成“自然死亡”。……,种种社会原因,比如儿女要“尽孝”,医院、医生担心医患纠纷,造成很多明知是无法逆转死亡的终末期患者,还在抢救。这样的抢救,对患者的生命延续非但没帮助,有时还会对其造成更大痛苦;此外,对医疗资源也是浪费。
     
     官方态度:“推行‘自然死’时机不成熟”。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我很赞成凌峰教授关于“自然死亡”的观点。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目前在中国推行,时机还不成熟。如果操作不当,“自然死”会变成“安乐死”,引发很多伦理问题。
     
   三、“自然死”本身是草根阶层的现实,只是我们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其实,那些不必要的临终抢救,即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更多的发生在“非草根基层”。而对于广大的“草根阶层”来说,尤其是广大的农村,更尤其是边远的农村,“自然死”一直是现实。
     
     即使,对不少“草根阶层”的儿女来说,他们也要求当地的医院,当地的医生,甚至当地的乡村医生,要尽力地去抢救他们的父母。可是这种抢救,与大城市中的大医院的抢救相比,与动不动一次抢救就是几千、几万、几十万元的抢救相比,其实也是一种“自然死”。
     
     “自然死”本身是我们“草根阶层”的现实,没有必要回避,我们只是还希望,在死时少些痛苦——安乐死。
     
     也就是,在我们的生命最后阶段,让我们不要再有更多的痛苦,如,如果是让人无法忍受的疼痛,就给我们多服用一些止疼的药物,即使这些止疼的药物,可能会使我们少活几分钟、几小时、几天。
     
     也就是,在这样的治疗中,不要再难为医生了,让医生更有可能去使用这些药物。作为政府不要难为医生,作为医院不要难为医生,作为病人的家属更不要难为医生。医生这样做了,不但不应受到难为、刁难,反而应受到鼓励。
     
     这就是我们的安乐死,我们应当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有这样的要求,应当不过分。
     
   四、作为普通良心犯(释放),我们都是“草根阶层”,为此我们提出“安乐死”问题
     
     高洪明先生原是外交服务局的干部,因为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而被劳动教养2年,后又因要推动民主、推动多党制、参与组党而被判有期徒刑8年。因2次坐牢,为此失去了原来的工作,成了失业人员,成了“草根基层”中的一员。
     
     我,本人(徐永海),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曾当医生20来年。因帮助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而被判刑坐牢,失去了医生的职业。这些被警察毒打的基督徒仅仅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就被毒打,为此我写信给了,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高洪明先生和我,我们现在都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由于我们已经是“草根基层”中的一员,现在我们是深深感到,我们已经没要条件去获得我们原有的“医疗服务”了。尤其是我,在原来当医生时,获得应有的“医疗服务”,我还是很方便的。我自己是医生,就工作在医院;大学同学也都是医生,工作在各个医院。
     
     自我出狱后,多年来,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使我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如我曾患严重的疝气,走路都困难,前年才在同学、朋友、肢体的资助下,做的手术。去年底,我右眼出现“飞蚊症”,视力有些模糊,一直至今,因为经济困难,我都不敢到医院去看病。
     
     因此,作为“草根阶层”的我们,如果,将来,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在这里,我们表示,我们希望得到安乐死——即“自然死”和在病死时少些痛苦。
     
   五、人们更应当关注过度治疗导致的死亡,而不必过度担心有人利用安乐死去杀人
     
     安乐死是未来的事情,即使在未来,也是少数人能够享受得到的。因为,一定会有很多的限制,需要符合很多的标准,如现在一些专家就已经提出了一些标准:
     
     1、从医学知识和技术上看,病人患不治之症并已临近死期;
     2、病人极端痛苦,不堪忍受;
     3、必须是为解除病人死前痛苦,而不是为亲属、国家、社会利益而实施;
     4、必须有病人神志清醒时的真诚嘱托或同意;
     5、原则上必须由医师执行;
     6、必须采用社会伦理规范所承认的妥当方法。
     
     其实,不论是现在,根本没有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还是在未来,即使有了官方许可的“安乐死”。过度治疗,过度的药物治疗,过度的手术治疗等等,所导致的死亡,应当是远远大于安乐死。只是这些事情,一直被“因是为病人好”而被宽容、理解。
     
     “安乐死”也是为病人好,也应当得到宽容和理解。
     
   六、我们在这里提出“安乐死”问题,只是希望从我们自己做起
     
     在2013年3月11日,在这个两会的时候,高洪明先生和我,提出了“安乐死”问题。我们仅仅是来提出,我们仅仅是来表示:我们自己希望,在我们将来面对死亡时,在面对那些“不能逆转死亡,也不能延续生命,还带来更大痛苦,带来医疗资源浪费”的抢救时,我们自己愿意“安乐死”。
     
     有人珍惜他们自己的生命,那是他们的权利,他们愿意在这个世界上,哪怕多活一分钟,他们也愿意忍受各种痛苦,哪怕花去再多的钱,消耗再多的医疗资源,那是他们自己的权利,我们在这里表示尊重。
     
     我们只是我们自己表示出来。当然,我们也希望和我们有同样的想法的人,和我们一起表示出来。如果您愿意与我们一起表示,来签名。如果你对我们的一些说法,有更好的建议,请您帮助修改。
     
     高洪明、徐永海
     
     2013年3月11日星期一
     
     高洪明,电话:18601343836
     徐永海,电话:18600229405,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是这些网站的主要论点。作为基督徒,我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高举科学。因为科学将会帮助人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
   
   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我愿意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一问题;我愿意与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愿意与基督徒(有神论者)讨论这一问题。
   
   
   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中的自序
           自序: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徐永海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来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