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徐永海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近年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3月7日
     
   1、在我所居住的大院门口,有关部门所盖的监视房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来软禁我的派出所警察(穿便衣),正坐在大院门口
   因两会被软禁者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一、近日因开两会,我又被软禁了;我出门,警察或者阻止我,或者跟着我
     
     因基督信仰原因,我曾先后2次坐牢。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所居住的大院门口建了一个监视房(见照片1),每天24小时都有协警在这里上班,来监视我。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也要到这里来上班,来软禁我。如近日因开两会,我又被软禁了。我出门,警察或者阻止我,或者跟着我,连我买菜、买药都跟着。为了怕我出门时,他们没有看到我,派出所警察(穿便衣),有时就干脆坐在大院门口,很是可怜(见照片2)。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地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多年来,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使我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如我多年来曾患严重的疝气,走路都困难,前年才在同学、朋友、主内弟兄姊妹的资助下,做得手术。去年底,我右眼出现“飞蚊症”,视力有些模糊,一直至今,因为经济困难,我都不敢到医院去看病。
     
     感谢主耶稣基督!在如此的环境中,主耶稣基督一直保守着我,使我完成了我关于“大脑前额叶功能”的研究。我发现“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使人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大脑前额叶——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因为欧美日各国先后制定过“脑的十年”、“EC脑十年计划”、“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脑科学时代”,为此今日我写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及驻华使馆。
     
   二、欧美日政府、领导人曾呼吁人们,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
     
     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脑的十年”法案,并呼吁美国公众、各种科学组织和各级政府支持“脑的十年”(1990—2000)计划。在美国“脑的十年”计划影响下,欧共体(现欧盟)在1991年推出了“EC脑十年计划”。日本先在1987年推出了“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后在1997年推出了“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我们这里可称为“前脑”)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前脑”)的功能将会是一个重大科学发现。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我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发现:“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是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应当是,来使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
     
     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前脑)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而通过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如,我们崇拜、效法人民英雄,我们就会具有人民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就会对本阶级的人(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就会对敌阶级的人(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由于存在强烈的恨,而出现“文革”这样可怕的事情。
     
   三、今天,我是为了“脑科学”一事,来致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及驻华使馆的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我作为基督徒,我作为北京一家庭教会的带领人(长老),我曾因为基督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共4年),这十字架道路使我更加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基督信仰能使人们心中充满爱,拿去恨,所有的人都应当来具有这基督信仰。
     
     面对一个科学的时代,面对越来越多只相信科学的人们,为了从科学角度来告诉人们,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在经过20多年对大脑前额叶(“前脑”)的研究后,我终于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并已经完成了部分论文,如《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等(见后)。
     
     在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上,还需要在医学以及人类学、宗教学、心理学等等学科上做进一步的研究。欧美日各国政府曾制订了支持脑科学研究的各种计划,为此,今天,我写此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的领导人及驻华使馆的官员,希望通过你们,来使各国的科学工作者,在对大脑前额叶研究上,来参加我们的研究,来支持我们的研究,来帮助我们的研究。
     
   四、我曾得到在信仰上的帮助,我现在希望能够得到在科学上的帮助
     
     2003年至2006年,我们因信仰坐牢了。在此期间,美国的2004年至2007年的《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上,多次提到我们的名字和我们的事情,使狱中的我们少受了很多的苦,对此我们十分感谢。当然,做为中国普通的基督徒、良心犯,我们不敢奢求——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因为我们知道,这很不容易,你们很难做到。
     
     如,在2010年6月,流亡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曾邀请我们,在一个月后的7月26日到美国去参加由他牵头召集的一个基督教研讨会(徐文立在国内时,我们也曾在他家传讲过福音,有过研讨会,那时也是由他来牵头召集)。虽然我事先找过美国使馆政治处的工作人员。但是我办签证的时间,依旧被美国大使馆安排到三个月后(9月9日),此时这个基督教研讨会早就开完了,我自然也没有能去参加这个基督教研讨会。
     
     在我们的基督信仰上,我们不敢奢求得到你们更多的支持、帮助,因为我们知道,这很不容易,你们很难做到。但是在我们的科研工作上,应当可以得到你们的支持、帮助。在科学的很多领域上,欧美日各国一直在支持、帮助中国不少的科研项目。为此,今天,我写信给欧美日各国政府领导人及驻华使馆的官员,希望在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上得到你们的支持、帮助。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是这些网站的主要论点。作为基督徒,我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高举科学。因为科学将会帮助人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
   
   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我愿意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一问题;我愿意与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愿意与基督徒(有神论者)讨论这一问题。
   
   
   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中的自序
           自序: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徐永海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来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在这里,我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奉献给大家,因为其中我已经对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
     
     例如,宇宙大爆炸理论(空间膨胀理论)说,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并且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年龄、历史)是137.5亿年。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就应当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应当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