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徐永海
·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2008年8月写的文章
·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2008年9月
·*****2008年9月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2008年10月写的文章
·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附:王丹:《关于筹措互助基金的倡议》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一九九五年二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三月份收支报告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近年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10月10日
     
     
   1、王国齐弟兄是著名的民运人、维权人、主内肢体
     
     王国齐是著名的民运人。在1989年的“六•四”运动中,他积极参加此次民主运动,尤其是带领纠察队堵截劝说戒严部队,为此王国齐被抓进秦城监狱关押近1年,在狱中他与一些“8964”的学生领袖关押在一起。1992年,他积极参与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为此被判11年,在狱中经历了很多苦难,2003年才刑满释放。
     
     王国齐是著名的维权人。王国齐虽然经过了11年的监禁,但是他没有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出狱后,面对自己的住房被占,王国齐弟兄勇敢地起来维权、上访,终于上访维权成功,为广大上访维权访民做了美好的榜样。王国齐弟兄虽然自己上访维权成功,但是他并没有远离上访维权访民,而是时常尽自己能力去帮助上访维权访民。
     
     王国齐弟兄是我们的主内肢体。王国齐弟兄在2003年出狱后,就回到家庭教会。2004年5月,王国齐在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一个教会——中原教会——受洗(施洗牧师张前进,为“8964”学生领袖),正式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在中原教会里,有很多“8964”的学生领袖,他们在这里信了主,接受了耶稣,如陈天石、张智勇等等。
     
   2、面对生活艰难,面对疾病,王国齐弟兄依旧是坚持信仰、坚持追求、坚持理念
     
     2003年出监狱后,王国齐弟兄生活十分艰难。为了吃饭,不得不摆地摊、开小卖铺等等,什么都干。像很多从事这类工作的人员一样,王国齐也先后两次被城管、警察抓走。2009年后他的老母亲病重卧床,生活已不能自理;2010后他的大哥又瘫痪在床。王国齐弟兄即要照顾母亲,又得惦记照顾大哥,又要挣点小钱糊口,生活十分艰难。
     
     艰难的生活压迫着王国齐弟兄,使他的心身受到了极大的摧残,而患上了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在2011年10月26日下午,王国齐弟兄突发脑出血,右半身没有感觉,不能活动,摔倒在地,为此紧急送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救,后转入北京海淀医院住院治疗。经治疗,没有感觉、不能活动的右半身逐渐有了好转,但仍需长期服药治疗。
     
     面对生活的艰难,面对身患的疾病,王国齐没有放弃自己信仰,没有放弃自己的理念,没有放弃自己的追求。依旧是关心民运的朋友,尤其是关心那些还在监狱中的朋友。依旧是帮助上访维权的朋友,尽自己的能力给予帮助。依旧是坚持为主做工,尽一个基督徒的本分,并十分愿意与那些还没有接受耶稣的朋友们交谈,来向他们传福音。
     
   3、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多年来,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作为良心犯,目前为失业医生),我一直从事大脑前额叶的研究,我的结论是,1、精神分裂症应当是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2、我们人类——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具有了信仰的天性。由于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当我们具有基督信仰时,我们就会容易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有利于各种心身疾病的好转。(见后面附件我的论文《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作为良心犯,我曾两次坐牢,前后共4年,出狱后又一直失去工作;但是我没有悲观失望,而是坚持我的科研工作。但是作为一个失业医生,一个良心犯,我在科研工作上,必定会遇到很大的难处和困难,为此我请求朋友给予支持,一是支持我的科研工作,二是支持我的申诉,使我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使我能更好地进行科研工作。在此,我感谢,同为良心犯、同为民运人士、同为上访维权者、同为主内肢体的王国齐为此签名表示支持。
     
     作为普通的良心犯,我们只能靠自己,只能靠自己朋友的帮助。如2010年,我几十年的老朋友、流亡美国的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曾邀请我,去参加由他牵头的、一个小型的基督徒会议。会议是在7月26日开始。在接到邀请信后,马上在6月12日,提前1多月,我花钱电话预约美国大使馆,结果被安排到9月9日办理签证。9月9日会早都开完了,因此我也没有去。即没有去大使馆办签证,也没有去成美国。
     
     为了参加这次在美国的小型的基督徒会议,我曾拜见了美国驻华大使馆政治处的官员(在我们坐牢的2003年至2007年间,美国人权报告、宗教自由报告一直提到我们的事情),向她表示了,我们最担心的是,怕我们回不了国,中国政府不让我们进自己国家的海关。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必须要在这个土地上为主传福音。当然,我们也知道美国大使馆的顾虑,怕中国人到了美国不回来。因此有移民倾向的拒签,因此签证要等3个来月……等等。
     
     总之,作为中国普通的民运人士、上访维权者、主内弟兄姊妹,我们只能靠自己,只能靠自己朋友的互相帮助。为此,我再次表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在此,我也希望得到更多朋友的支持。
     
     徐永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我们看了徐永海写的《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2000年,辽宁基督徒李宝芝等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受到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1年,受辽宁这些主内肢体的委托,徐永海揭露了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2003年,为此北京的徐永海被抓到远离北京、更远离辽宁的浙江杭州,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徐永海认为,这完全是冤假错案,他要为此坚持申诉。我们认为申诉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
     
     因为这个冤假错案,徐永海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又因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因为没有钱去治病动手术,而不得不求助于他人。面对这些,徐永海没有悲观失望,在如此的环境中,依旧坚持自己原有的科学(医学、脑科学)研究工作。我们认为科学研究是每个公民的权利,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科研。
     
     为此我们公开签名:杨靖、徐文立、叶国强、叶国柱、李海、胡石根、何德普、刘京生、王玲、高洪明、王国齐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在中国有数不清的“反邪教”网站,“任何邪教都反对科学”是这些网站的主要论点。为此,作为基督徒,我不得不说:“我们从来不反对科学”。同时,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个人)还高举科学。因为我们知道科学将会帮助人们去认识“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上帝”。
   
   为此我进行了近30年的科学研究,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我愿意与大家一起讨论这一问题;我愿意与无神论者(唯物论者)讨论这一问题;我也愿意与基督徒(有神论者)讨论这一问题。
   
   
   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中的自序
           自序: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徐永海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来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在这里,我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奉献给大家,因为其中我已经对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
     
     例如,宇宙大爆炸理论(空间膨胀理论)说,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并且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年龄、历史)是137.5亿年。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就应当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应当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