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徐永海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徐永海杨秋雨等刑拘人士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正在禁食祷告的徐永海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督徒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罪刑事拘留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组图
·圣爱团契教会13人遭刑拘 家属律师要求会见被拒
·徐永海淮见律师 一教友弟离奇堕轨身亡
·梁小军律师首次会见被控非法集会罪的徐永海长老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等文。作为医生,我写《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等文。7月初、7月中,我《徐永海》博客中的大多文章先后被“消失”,为此我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在我们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被抓到梨园派出所,后又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3名肢体被关近30天。在近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的文章。记录了,聚会时,我们只是学《圣经》,我们只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我们学圣经有什么错?有什么罪,就为此把我们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七处),这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并死于高铁车祸(5月3日注:王春艳至今仍为弟弟死亡一事奔走,还没有得到解决,她的妹妹又于近日被刑事拘留、批捕,望大家给予关注);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被抓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多次对警方提出过,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但是都没有引起警察的关注。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妹妹和她的侄女——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一下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2年8月20日
     
   1、胡石根老师,一个真正具有着北大精神的人
     
     胡石根老师,1955年出生在江西。因父亲去世较早,为了弟弟妹妹们的生活,15岁的胡石根老师就参加了工作,挣钱养家。1977年恢复高考后,因所谓的言论问题,有关部门曾阻扰过在77、78年胡石根老师的高考,使得胡石根老师在1979年才考入北京大学,就读中文系。考入北京大学,在那年月——即使在现在——对很多人是非常难的。对很多人来说,别说是进北京大学,就是进北京的大学都是很难的。对此,胡石根老师多次说到,虽然那时他是工厂里的工人,工作了8年,但是一直没有放弃学习,不管工作到多晚,每天都要拿出一定的时间来读书。
     
     在北京大学校园里,从本科到研究生,胡石根老师渡过了6年,本应一直继续“渡”下去,当老师,做教授。研究生毕业时,他的导师已经对他说好,要留他在北京大学教书。可是因为他参加过多次“学潮”,而不得不转到北京语言大学去做老师。不论是在北京大学当学生,还是在北京语言大学做老师,胡石根老师都是一直牢记着“北大精神”,并且一直实现着“北大精神”。在《国度性的福音化和国度性的民主化——对胡石根老师的访谈》和《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采访中国自由民主党创始人胡石根老师》中,胡石根老师就说到:
     
     “……当年的北大,有两个先生,一个叫德先生,一个叫赛先生,科学和民主的北大精神,正是因为有了北大精神——科学和民主,才使得一代一代的北大人,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经受了艰苦卓绝的磨练,林昭就是这样的北大人。再往前推一段时间,像陈独秀、李大钊,甚至是毛泽东,都跟北大发生过这样那样的联系。……我相信北大精神仍然在这个世界上挺立着,放射着理性的光芒,这是我们中国人所要继承的精神资源中,非常宝贵的一部分。……我希望今天的北大人要深刻地反思:作为转型期的中国知识分子,应该承担起自己的社会责任;作为代表社会良心的北大人,不应该让老百姓失望……”。
     
     胡石根老师是一个真正具有着北大精神的人,并且一直在实现着北大精神。也正因为如此,他积极参加“六四运动”,在他这个青年教师的带头下,使得北京语言大学这个以外国留学生为主、中国学生并不多的学校里,参加“六四运动”的学生人数、学生比例都不低。“六四运动”后,胡石根老师又组建了“中国自由民主党”,进行“纪念六四”的活动,为此,他和他的朋友们,康玉春、刘京生、王国齐、王天成、张纯珠、安宁、陈卫等被抓、坐牢,其中胡石根老师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
     
     胡石根老师,因狱中的苦难,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过敏性鼻炎。过敏性鼻炎,不是什么大病,可是由于病得实在是太重;胡石根老师是,不吃药,一天到晚,就像得了重感冒,流鼻涕、流眼泪、打喷嚏;而不得不吃药,而吃药,只能吃点便宜的药——扑尔敏,而扑尔敏副作用太大,一天到晚总是没精神,晕晕沉沉的。其实,这病并不是没有办法治疗,可是治疗费用需要花好几万,胡石根老师实在是没有这么多钱。出狱后,胡石根曾工作过,可是由于时常受到监视、软禁,实在是无法工作下去,而不得不一直失业。由于失业,没有低保、医保,胡石根老师生活一直十分困难。
     
   2、李海老师,一个真正实现着北大精神的人
     
     李海老师,1954年5月2日生于北京,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哲学系,1982年毕业后,任教于北京中医学院,教哲学。在他所教的学生中,有后来成为胡石根老师的组党(中国自由民主党)同仁、被判17年的康玉春。作为哲学老师,李海是合格的;但是在中国学校所教的哲学是作为政治课的一部分,教授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目的是使人来拥护中国共产党,李海老师自然是不合格的。没有教几年的课,因为讲课时的言论,李海老师也就不能再上讲台了。
     
     一个老师,不能上讲台,在学校里实在不好混,也不好意思混,为此李海不得不去考研究生。1988年——34岁的——李海考上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硕士研究生。李海老师成了北大人,自然更加具有北大精神。上研究生的第二年,正好赶上六四运动,李海老师——这时是李海同学——自然而然地去实现北大精神,担任了“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的联络部部长。在六四运动开始没几天,李海老师在新华门前就被武警打了个乌眼青。6月4日,看到身边不少人死去的李海,先回到北京大学,之后逃亡到远离北京的四川峨嵋山。3个月后,回到北京大学继续读书,按李海的话说:“北大还是有保护学生的传统”。
     
     按理说,李海老师应当是见好就收了,先熬到研究生毕业。之后,或者到某个大学去当大学老师,或者去到某个研究所去当研究员,或者找个好工作,结婚生子。可以面对“六四”中死去的人、受伤的人、坐牢的人,李海的心里总是过不去。为此,在“64”一周年前,李海积极参与、组织、策划了纪念六四活动,这回北大保不了他了,为此李海老师被抓进了秦城监狱,“收容审查”了209天。出狱后的李海老师,失去了研究生身份,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被释放之后,李海老师成了“专业的民主爱国人士”。他经常是,到北京各区县,到全国各省市,将热心人士们的捐款转送给那些六四受难者。为此他了解到很多六四受难者,与他们或他们的家人成了好朋友。几年下来,他有了很多六四受难者的联系方式(通讯录)。1995年,因为他有各地六四受难者的名单(通讯录),而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2004年才刑满出狱。
     
     出狱后的李海老师,因狱中的苦难,身患多种疾病,高血压、胆结石、美尼尔综合症。近两个月,李海老师的胆结石越来越重,很是疼痛,为此去医院就诊,医生建议他做手术。李海出狱后,一直失业在家,没有工作,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住院治病动手术,要花一大笔钱。李海老师实在十分为难,为此他决定自己上网找偏方治疗,还真找到了个偏方。他自己用苹果汁、柠檬、橄榄油、泻药来治疗他的胆结石。据他自己说,还真排出来一些胆结石。(可是,我查了书,我上学时的第一版《外科学》还有这样的治疗,而现在的第七版《外科学》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治疗。对胆结石,应当是用微创外科手术治疗)。
     
   3、感谢胡石根老师、李海老师对我科研工作、申诉活动的支持
     
     在17年前,即在1995年6月4日前,据说是由刘晓波执笔书写了《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一文。之后,由王丹牵头,进行了一次签名、上书运动。其中共有56个人签名,而且其中就有李海老师和我(本人徐永海,当年我只是听说此文是由刘晓波所写)。在这个《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发表后,没有几天,在签名者中,王丹、刘晓波、刘念春、李海及我等,先后被抓。之后,刘晓波在被关半年后释放,王丹被判11年,李海被判9年,刘念春被劳动教养3年,我被劳动教养2年。
     
     在我被劳动教养的《决定书》,及因我不服,而进行复查、诉讼、上诉活动的《复查决定书》、《诉讼判决书》、《上诉裁定书》中,我被劳动教养的理由有两个,一个是我参加这个《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的签名,说我们污蔑了政府。还有一个就是,在1年前的1994年,我们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说我们污蔑了政府机关。即我们说了:“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信心没有受到损伤,残酷的现实使我们更加合一,我们的团契始终是坚实的一体,我们今后依然会在上帝的感召下持守我们的信仰和信念,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因为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是的,不论面对多么恶劣的环境,我们都坚持我们的信仰,这话我们说的没有错,一点不是污蔑,而是事实。我们出狱后,我们依旧是坚持信仰,依旧是维护我们的信仰权利。2003年,因为帮助辽宁鞍山受警察刑讯逼供(酷刑)的基督徒李宝芝等,我们被判有期徒刑,(详见《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在狱中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当然与胡石根老师、李海老师受的苦难无法比,胡石根是18年,李海是9年加209天,我才是2年加2年加13天)。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因为没有钱去治病动手术,而不得不求助于他人。
     
     面对这些,我没有悲观失望,在如此的环境中,我依旧坚持自己原有的科学(医学、脑科学)研究工作。
     
     1979年我高中毕业后,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从现在来看,我可以说是被追认被北京大学校友。虽然仅仅是追认的北大校友,但是我一如既往地向往北大精神。当然我与胡石根老师、李海老师无法比,他们对北大精神的实现,永远是我的榜样。而且,他们更加高举北大精神中的“德先生——Democracy”,并且为此坐了这么多年的牢。我还是比较愿意做“赛先生——Science”的事情,我希望通过科学,脑科学,来使人们认识到,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当人人都具有基督信仰时,自然就是一个美好的社会。为此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等论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