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编辑整理版)

   

   

   
   徐水良

   
   

   
   2014-5-6日

   
   伯夷:胡平对犬儒的理解似乎确不太准确
   
   要是没完全理解的话,更清楚贴切的术语,汉字里应该是有的。弄些不太常见的术语,可能是想让他在俺们这样的眼里看起来更象哲学家?俺们好糊弄,可一遇到老徐这样的理论家就出问题了。有志当哲学家的一定要记取这一深刻的经验教训。
   
   胡平是不是应该暂时停用哲学家的头衔?去补补哲学课,经老徐鉴定认可以后,再继续使用?
   
   胡平的一些民主理论也有很多缺陷。只是在当年中国闭塞的环境里,让人感觉新鲜。现在跟牛主席安魂曲等的理论一比较,就看出水平的高低了。
   
   =====
   
   伯夷:老徐,你跟胡平到底谁对谁错啊?
   
   阿贝的建议不错。何不把你认为胡平错的那部分贴上来,或写个摘要。现在你两个都在谢阿贝,似乎你赢了,他也没输。
   
   看了阿贝对犬儒的介绍和以前几个贴,感觉胡平对这词理解有误。但是没见胡平原文,也不好十分断定。
   
   胡平用希拉里批美国知识分子犬儒来辩护,似乎站不住脚。因为如果胡平说的“犬儒病”是指中国知识分子在高压下依顺当局,那就跟希拉里的意思相反。因为希拉里批评的应该是美国犬儒冷嘲热讽,玩世不恭,唱衰美国,对国家没有责任心。
   
   另一方面,如果胡平批评的中国知识分子就是美国知识分子这样的“犬儒”的话,那应该就是一种好现象。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不跟当局合作,对当今中国的知识分子而言,应该是一种可贵的精神,而不是一种病。
   
   =====
   
   徐水良:中国的一些学者包括胡平,蠢到家,连词典也不会读。
   
   cynicism这个词,本义是犬儒,转义引申义愤世嫉俗,玩世不恭,讽刺挖苦,怀疑等等。每个含义都不能混为一谈。中文犬儒,只指本义,不包括引申义、转义。词典上写得清清楚楚。可是,胡平们非要把各种含义都混为一谈,都与中文犬儒等同起来。然后,就用cynicism的英文解释反过来证明他们犬儒包括引申义。
   
   词典写得很清楚,当首字母大写做专用名词时,其含义才是犬儒。
   
   二十多位专家辛苦十年编撰,40万词条,1千6百万字,2003年出版的《二十一世纪大英汉词典》关于cynicism词条的释义:
   
   cynicism /n, 1、讥诮(癖),冷笑(癖);玩世不恭,愤世嫉俗;怀疑,悲观。2、讥诮话,挖苦话。3、【C-】犬儒哲学、犬儒主义
   
   这个词典的解释【C-】证明,那个给胡平写信的读者的意见是对的,当其首字母C大写,作为专用名词时,它的含义才是犬儒含义。
   
   这个词典把用得多的常用含义排在最前面。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英汉大词典》和英文版本的“Webster"词典,本义放在最前面,引申义放在后面,但都像上一个词典一样注明,其首字母大写做专用名词,这时,才是犬儒含义。
   
   胡平《犬儒病》一书,从一开头他解释犬儒含义,照搬西方cynicism的所有解释,把中文只包括该词本义的犬儒,与整个cynicism等同起来,就错了。(再加上其他错误,整本书总体上错了。)
   
   本来,一些前人翻译因为难以处理而失当,但他们知道翻译不尽妥当这个问题,因此把英文附在犬儒翻译之后,以避免引起误解。这是一种常规规矩。胡平不懂这个规矩,以为这就是完全正确翻译了。实际上,正确翻译一般都应该以词典为准,但他们读不懂词典编撰体例,又不知道本义引申义之间的不同,于是就把这个词一律翻译成本义犬儒。还说这是一百多年来中国学界的约定俗成。实际上,中文学界的最权威翻译就是词典,中文学界的翻译应该以词典为准。胡平这样说,就闭着眼睛把现在几乎所有的英汉词典都否定了,因为这些词典的权威翻译都是几种含义并存,不是只有犬儒一种翻译。因此胡平的话就是闭着眼睛说假话。
   
   实际上,胡平看了几本书,就说一百多年来都这样翻译。不仅是闭着眼睛不看所有词典的正规翻译说假话,而且,我断定他不可能看过这一百多年来所有翻译书,他只看过几本书,而且只是翻译成犬儒的几本中文书,翻译成其他含义的书,他根本就没办法查。纯粹是信口胡说。
   
   胡平的错误,引起整个中国跟风知识界的错误,胡平又回过头来,把知识界跟风产生的错误翻译为证据,证明他的翻译正确。
   
   我没看到胡平说希拉里的话。但我可以断定,希拉里说的是cynicism,而不是中文犬儒。不是指它首字大写的本义。而他们,就把cynicism翻译成犬儒,来证明自己的翻译正确。
   
   类似因为翻译错误引起的理论大争论,已经有许多次,法权争论,与此相关的权利和利权的争论过,把意识形态中性词说成贬义对所有意识形态泼污水等问题的争论,许多次争论,都是因为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学者读不懂词典以及搞不清外文单词各种含义及其翻译规矩的常识而引起的。
   
   我想,前面的争论已经够了。一般不懂的人搞不清楚,但真正的专家尤其是词典专家,必定觉得胡平强词夺理可笑。
   
   我谢阿贝是她提供了犬儒命名来历等资料,胡平谢阿贝是因为阿贝糊涂曲意为他辩护。
   
   =====
   
   一丈青(贝女士):徐先生看过《犬儒病》全书啊?俺没看,只敢说那么多。
   
   伯主席说得对,问题在于如何评价极权后期或后极权时代的冷嘲热讽,玩世不恭……伯主席认为是进步,是觉醒的表现;胡平却认为是“病”,似乎一定要起来革命才不是病,标准太高了点。批胡平可以从这个角度着手,你们却在译名上争执,还说俺糊涂???
   
   ====
   
   徐水良:我当然赞成伯主席意见,(愤世嫉俗)是进步不是病。不过,先争清楚概念问题,才能展开实质问题争论。
   
   因为进步还是病的争论更复杂,胡平、以及跟随赞成胡平的人,都把愤世嫉俗这种进步,与真正的软骨病以及极权专制共产主义等等混为一谈,这就必然使争论更加麻烦。
   
   胡平那书我看了。认为全书混乱错误没有意义,就没有读完。如果要辩论实质问题,那就需要花时间再重读。
   
   胡平说我连他的《犬儒病》也没读过。我回答“抱歉,读了不少,觉得读够了不想浪费时间了,就没耐心全部读完。你的书一出来我就作了批评,当然不可能不读。只是没完全读完而已。”其实我不好意思说,他的《犬儒病》实在让人难以卒读。我当时很奇怪,大名鼎鼎的胡平,怎么搞个文革大批判文章式的低档文章当学术著作,不怕坏了自己的名声?并且为当时民运和学界竟然大捧大吹这样的著作,深感震惊。
   
   =====
   
   徐水良:《犬儒病》特点很好笑,把犬儒极端污名化,说犬儒主义是当今中国最流行的主义,然后把各种坏事和说成坏事的好事,包括极权主义、专制主义,暴政欺诈,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一切罪恶,和民间各种缺点,和说成缺点的优点,包括愤世嫉俗,玩世不恭,都贴上犬儒标签,往犬儒这个被极端污名化的坏筐子里装。我很难理解,这样的东西,竟然会在反对派以至全中国学界疯狂流行。当代中国学界理论水平之低,让我非常吃惊。当时觉得不值得详细批评,不值得全部看完,就只做简单评论。这次重读胡平《犬儒病》,仍然为胡平竟然写这样的书和中国学界水平之低而震惊。
   
   当今中国占统治地位的,毫无疑问是邓左专制主义。此外还有毛左老毛的专制主义。两者都是马列左派专制主义,实际是毛邓一体,一大派而已。当代中国的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等等,基本上是专制主义的副产物。此外有伪右派的伪自由主义,革命民主派的革命民主主义。这是当今中国毛左、邓左、伪右、真右四个派别的四个主义。
   
   而在学术界的基本理论方面,有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还有反对两者的新人本主义,还有一神教的神本主义等等。
   
   胡平说最流行的是犬儒主义,真是石破天惊,就像一件看不见的皇帝的新衣,大家看不见,却无处不在最流行,铺天盖地。但估计只有胡平看得见并看得一清二楚。曾经被胡平自己说成专制主义副产品的东西,变成了全社会最大的最流行的产品。
   
   胡平的“犬儒病”,可以和启明(民愤)的“汉字病”相媲美。
   
   在阿贝提醒下,再翻看了胡平《犬儒病》,不忍卒读,觉得很有趣,所以写了上面几句。并把《犬儒病》搬过来张贴,供大家共享共乐。(另发)
   
   ====
   
   伯夷:阿贝,你怎么看?
   
   确实比较混乱。胡平把人的坏品性都硬贴上“犬儒”的标签。很多他列举的“犬儒”现象,跟他自己在开篇里对犬儒一词各种含义的解释并不一样,不论是本义还是引申义。读到有些地方,俺都有点怀疑“犬儒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了。
   
   胡平讲的“犬儒”一词的来历跟阿贝说的也不一样,有点望“犬”生义。哲学问题,阿贝最有发言权。【注】
   
   胡平批评知识分子不敢对抗共产党值得肯定。但这篇文章却是有点够不上哲学家的水准。
   
   =====
   
   【注】贝苏妮一个帖子说:
   
   “犬儒”(Cynicism)的原意并非“像狗一样生活”,爱狗恨狗也不影响理解这词儿的意思。最有名的犬儒第奥根尼曾一度“像狗一样生活”,但是他的学说并不能这样概“刮”。“犬儒”乃是因该学派的创始人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经常在雅典城外的“白犬运动场”讲学而得名。类似的斯多噶派(Stoicism),斯多亚(Stoa)来源于Stoa poikile(屋顶的柱廊),据说当时他们常在此种建筑下讲学聚会,意译的话应该是“廊柱派”。柏拉图有学园(Academy),他那一派又叫“学园派”。亚里士多德那一派无固定讲学地点,经常在大街上边走边聊,就叫“散步派”,中国化一点也不妨取庄子的典故叫他们“逍遥派”,嗯,他们还是两千多年后遥远东方“文革”中同名一派的祖师爷。
   
   ====
   
   阿达:胡平的思维混乱。
   
   ====
   
   一丈青:《犬儒病》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写的吧?
   
   基本上还是属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启蒙大众”那一派思路。进入新世纪后,尤其是最近几年,官民对立如此明显,民众抗争此起彼伏,犬儒不犬儒关系不大了。胡平在那边贴的徐贲文章,开篇就是针对官员的言说,划分公私领域。胡平说没说不知道,因为没看完全书。
   
   “犬儒”的由来很容易望文生义,因为第欧根尼和他的木桶实在有名。我也是多亏早逝的网友原野提醒,才注意到犬儒派的始祖另有其人,一查书,果然。
   
   ====
   
   闹巿修行:犬儒病是中国反民主的流行病,你老没的必要化这么大的力气批是不是主要的!胡平这文是有积极意义的。正文我一个字也没看,仅供参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