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徐沛文集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2008年时任德国之声中文组副组长的张丹红因在德语媒体发表违背普世价值的媚共言论而引发公愤,在我们痛斥张丹红之后,洋五毛也出面支持她,其中一位叫Frank Sieren,中文译名泽林。德国之声台长换人后他被聘为“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他既糊弄德国人,又通过德国之声翻译成中文蒙蔽华人,可惜我无暇批驳他的新言论,只好发表我在《无耻的洋人》中对他的评介,希望读者举一反三,不被他愚弄。
   
   贻笑大方的“中国通”弗兰克·泽林(Frank Sieren 又译名 弗兰克·西仁)
   
   


    泽林一九六七年生,在大学学的是以经济为主的政治学。一九九四年,泽林作为《经济周刊》记者进驻北京,然后借助红色势力包括施密特和德国之声中文节目成为共产“中国通”,虽然他根本不懂中文,遭德国的同行比如路德维希港经济大学的教授鲁道夫 (Joerg-M. Rudolph)笑话。
   
    在德文大纪元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对鲁道夫的专访《中国在财政危机中的角色》中,针对记者所言,“以鼓吹‘中国奇迹’出名的人物之一是记者和作家弗兰克·泽林”。鲁道夫回答说,“弗兰克·泽林连中文都不会,就别期望他会了解中国的什么。懂点中文,这是最起码的。所有做不到这点的人,都不能算中国通。当然他们可以有这个名气。但是您可以开始写,他们一窍不通,因为他们连语言都不会,文字都不识。”
   
    泽林也不敢与真正的中国通对话。北京奥运前,德勒斯敦(Dresden)的公民电台邀请他和流亡学者仲维光对话,他答应得好好的,可到时却失踪了。这种作风在严格甚至刻板的德国社会十分罕见,然而却在泽林身上出现。对泽林的爽约,仲先生不奇怪。仲先生认为,洋五毛也可称为洋泼皮。无论学问和人品,他们本来都上不了大雅之堂。但借助于共产势力,流氓才子得以欺世盗名。在极权专制的共产社会,奴才泼皮是座上宾,正人君子是阶下囚。
   
    也因此,泽林会被德国之声中共党员视为中国通, 仅在二〇〇八年,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就专访了泽林至少三次。
   
   
    支撑“丹红门”的洋五毛
   
   
    第一次在四月二十日,采访者是张丹红,文字版标题为《泽林谈西藏危机: “西方不能再帮倒忙”》,语音版于四月二十二日上网,标题为《德国资深驻京记者泽林谈西方媒体、政界与西藏问题》。
   25.05.14 18:23
   在文字版导言中,张丹红强调,泽林“刚刚出版的‘中国震惊’分析中国在伊朗、蒙古及非洲的活动,驳斥有关中国在非洲推行新殖民主义的论点。他对中国的看法区别于目前西方的主流,因而在德国也是一位颇有争议的人物。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前不久在波恩的‘相遇中国’系列活动中与泽林同台讨论之后,就目前的热点话题西藏采访了他。”
   
    泽林成为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红人,显然是因为他与张丹红都是中共的辩护者,而批评中共的何清涟其时已被张丹红排挤出德国之声。张丹红在这篇专访中对泽林提的第一个问题是“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为中国辩护,您是否因此不再受到媒体的青睐呢?”可见张丹红以己度人。但泽林的回答与花久志的回答类似,“不能这么说。因为媒体毕竟希望听到两种声音”。可惜在张丹红的把持下德国之声中文节目至少有两年时间变成了中共之声。
   
    德国之声在中共的压力下,于二〇〇六年十一月起,完全中止采访何清涟。二〇〇七年五月,原大陆法学教授袁红冰去比利时参加第二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在德国停留,我曾与张丹红联系,希望她采访袁教授,但被婉拒。可惜那时我没在意,不知其时中文节目已沦为中共之声,不采访真正的中国通了。
   
    第二次借德国之声热捧泽林的五毛使用匿名。六月二十九日这篇专访的标题为《中国通泽林:西藏事件和大地震中怎么看中国》。请看土洋五毛如何唱和。当泽林声称,“西方媒体和政客采用了对抗性的、强烈而轻率的态度来对待中国”后,土五毛表示:“对。在过去一段时间,德国媒体充斥着对中国的负面报道。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成就报道很少,而总是抓住中国的问题不放。
   
    泽林:在竞争的压力下,很多人并不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或者说,很多人要尽可能的抹黑中国。……但是作为国家采取这样处理方式是令人忧虑的。”
   
    泽林身为德国人,知道在德国没有一个中宣部来发号令,来抹黑谁,他凭什么发表上述言论?对中共的批评不都是每个记者、每个媒体的自发行为,与“国家”有何关系?被纳税人供养的德国之声从某种意义上可算国家电台,可德国之声什么时候“抹黑中国”?
   
    最搞笑的是土五毛问,“您是否同意施密特总理的看法:中国政府统治的合法性应当由中国民众自己决定,而不是由西方的价值观决定?”
   
    洋五毛回答:“对。虽然现在中国仍然是一个专制国家,但是只要成千上万中国民众不走上街头反对政府--这当然也是中国政府避免发生的--就证明了中国政府统治的合法性。”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发生时,泽林已成人,可惜他却昧着良心,认为调动坦克镇压民众和平示威的中共还有合法性。不仅如此,泽林也不忘攻击默克尔。
   25.05.14 18:23
   
    泽林以他在红色中国享受特权的生活经验来诋毁默克尔,说什么“对于没有外国生活经验的默克尔总理来说,她显然不太明白这点,她一直都是以政客的身份来了解外国的”,可是默克尔在东德生活过,太清楚被共产党专政的国家如何运作。
   
    十月二十六日,第三次热捧泽林的不是别人,正是因工作合同不被延长而控告德国之声的女主角祝红。标题《专访:〈中国嫔妃经济〉一书作者》。这篇报道图文并茂,把极权中国打扮成了“国际记者向往之地”。祝红这样向中文读者吹捧泽林, “从1994年蹋(踏)上中国土地的那天起,他便留在了那里,一晃已是15个春秋。他堪称东方雄狮睡醒的见证人。德《周日世界报》称其为最资深的中国通之一,伦敦《泰晤士报》则视其为德最权威的中国专家之一。如今弗兰克-泽林(Fran Sieren)是《时代周报》驻京记者,同时为第二电视台等拍摄中国纪录片,也是畅销书作家。继《中国密码》、《与中国为邻》、《中国震惊》之后,他又推出新作《嫔妃经济》,副标题是:为何西方企业在华难以取胜,中国人冲击世界顶峰。”
   
    这篇专访透露泽林“因疾步快跑弄丢了鞋跟”,对大陆制造的鞋子给他带来的麻烦“泽林倒也满不在乎,他兴致勃勃地透露,《中国密码》一书已被译成中文,即将出版,内容有所删减,《与中国为邻》也已翻译完毕,译者是前中国驻德大使梅兆荣。”能得到被德国人比如鲁道夫称为“老斯大林分子”梅兆荣亲自翻译的书籍是什么货色,可想而知。
   
    但《与中国为邻》能得到梅兆荣青睐,应该是因为泽林这本书的合作者前总理施密特。这位中共在德国政界的老朋友任期未满就被赶下台,但因此可以经常到大陆享受特权,并以此冒充“中国专家”,堪称德国最大的五毛,值得专门介绍。泽林在与他合作后,便成为施密特为出版人之一的周报《时代》的驻京记者。
   
    现任总理默克尔却因不象施密特那样媚共而遭到土洋五毛的诋毁。泽林在新书里也不忘借一名进入中国市场的德国中型企业主之口,攻击默克尔。尽管如此,默克尔还是再次当选德国总理。
   
   
    响应新华社的召唤
   
   
    泽林也算刘华新所预告的支持张丹红的“相当有影响的人物”之一。泽林不仅签名支持黑伯勒的挺张信,还于同天在《时代》周报发表长文《假想间谍在德中两国制造争端 — 有关记者张丹红的罕见争论》 。此文竭尽歪曲之能事为张丹红开脱,甚至把民主力量与中共势力围绕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较量,丑化为我出于嫉妒而挑起的针对张丹红个人的“运动”。
   
    刘华新于第二天在中共媒体发表《德国著名记者弗兰克发表长文为张丹红的遭遇鸣冤》加以宣传。但连刘华新都不认同,我“这位流亡诗人,成功地说服自由记者庞佩莉和海音开始撰写一系列文章。他们发起了一场反对张的运动。”因为刘华新在其报道中写的是“现在,流亡德国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徐沛和德国记者萨比内·潘帕里安、杨—菲利普·海因等人一起,发动了一场针对张丹红的运动”。就是说泽林比刘华新还会撒谎,居然编造我“成功地说服”的谎言。事实是张丹红引发众怒,我只是批评者之一,因为我不能无视中共渗透德国,五毛伪造民意。
   
    弗兰克的长文见报后,立即遭到庞佩莉和海音的反驳。他们于十二日在网站《善良轴心》发表长文明确表示,这位时常在德国之声被他的主人公张丹红采访的“中国专家”写出了一篇与中国官方新闻社新华针抹黑西方媒体的宣传一致的文章。此文把“谎言、假象、臆测、虚假的事实和事件的秩序混为一谈”。接下来,他们逐一驳斥了弗兰克的不实之词。《时代》周报没有在其网站上刊登弗兰克这篇违背职业道德的宣传稿。
   
    我则于十六日在网站《中国观察者》发表相关文章《听从呼唤的弗兰克》,用事实指出黑伯勒和弗兰克与中共及其媒体的密切关系。
   
    洋五毛为中共效力,自然会得到各种好处。当然外界能看到的只是中共媒体对他们的吹捧,比如,中共驻汉堡总领馆也会在其网站上表示,“泽林被称为德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伦敦《泰晤士报》称他为德国的‘中国通’。他曾长期担任德国《经济周刊》驻北京记者。他的作品《中国密码》以及与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合著的《与中国为邻》出版时都曾引起轰动。”
(2014/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