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熊飞骏的博客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熊飞骏

   (******如果你对现实感到迷惘,你就去读读历史,其实一切已经发生过;如果你对历史感到迷惘,你就来看看现实,其实历史正在发生。

   一切善于忘却的民族必有大灾难!)

   

   三、义和团排外大灾难(续)

   

   令人发指的暴行象燎原烈火一样大面积扩散,外国人数以百计的抗议都如石沉大海。大清官府没有任何反应,就象五十年代两广总督叶名琛对外国领事的照会没有任何反应一样。

   慈禧内阁对付外国人抗议的英明决策就是“把头埋进沙堆里”,你喊你的我睡我的。

   于是外国武装干涉提上了议事日程。

   慈禧内阁先下手为强,比外国人抢先一步。

   6月21日,荣禄收到一份外国人要求慈禧“立即归政光绪”的外交照会。老佛爷怒不可遏,当即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向全世界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

   一个五年前被小日本打得一败涂地的国家,居然向包括日本在内的力量远大于日本的全球所有强国宣战?这是人类世界应该有的行为吗?昨天人家一个小指头都打不过,今天同时向十个指头宣战,慈禧内阁还是人类组成的政府吗?

   当世界各国最初听到慈禧内阁的宣战消息时,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这是动物世界的超级幽默。等到证实真个确有其事时,无不大大地惊愕,奇怪这种级别的荒唐闹剧何以能在人类世界发生呢?并且还发生在人类世界最古老的文明大国?这可是个人性疯狂的全新课题。德皇威廉二世宣称,他要用对付野蛮人的手段来对付中国人!

   慈禧内阁对外宣战后,首先想到的不是积极作好战争准备,应付列强的登陆和进攻,而是“挥刀自宫”,在国内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拆铁路,拔电线杆,打砸外国货的群众运动,把中国花费巨资进口的西洋物品和用西洋技术建设的现代化设施砸个稀马烂,自已动手摧毁自家的战争能力?

   更有甚者,义和团居然鼓动销毁所有进口的洋枪洋炮,重新用刀予弓箭武装中国军队,在权力所及的范围内还真的这么干了。

   2012年秋天,中华大地掀起了打砸日货的群众运动,当时网上流传的一则幽默很有意思:

   武大郎的老婆被西门庆霸占了,一气之下把家里的坛坛罐罐和家具砸了个稀巴烂。武松回家看到满地瓦罐碎片和桌椅断腿,就问大哥你这是发那门子神经?武大慷慨激昂回答说:这些家具都是西门庆的作坊生产的!

   中国的“武大郎精神”一直在发扬光大。

   慈禧内阁宣战后,并没有动员义和团和正规军前往渤海湾的大沽口布防,把外国军队挡在国门之外,而是把主要战争目标对准了北京和天京的外国大使馆;对准全国各地的基督教堂,北京西什库教堂则首当其冲。大清官府认定使馆是外国侵略中国的桥头堡,只要把使馆摧毁,外国人就能斩草除根。

   地球赤道原始森林里的小黑人也知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在短短40年时间内五千年文明大国却两次把外国使节作为战争对象?英法联军之役清军逮捕巴夏礼谈判代表团,关进监狱严刑铐打,招来联军火烧圆明园;这次则把外国使馆作为主要战争目标。

   1900年6月中下旬,数万义和团暴民开始围攻西什库教堂。慈禧太后则下令清政府出动正规军配合义和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

   战斗打响时,义和团拳民们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手执“法宝”,禹步而行,口中念念前词,极象传说中的巫师。北京完全成了一个妖魔鬼怪表演鬼把戏的活地狱。

   西什库教堂的守卫力量只有47条步枪,守卫人员也不是经过战争洗礼的职业军人,教堂里的外国人只占少数,多数为避难的中国教民。这样的防卫力量差不多是一道纸屏,根本不可能抵挡数万义和团且有政府军配合的围攻。义和团号称“刀枪不入”,政府军武器的威力也远远大于47条步枪,后勤供应更是相差悬殊。按理西什库教堂在第一个回合中就会陷落,最多也不会支持一天。可实际情况是:西什库教堂坚守了整整63天!一直坚守到八国联军进入北京为其解围为止。

   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守卫力量只有450名武装卫队,只配备有轻武器没有重武器。另有475名外国平民(包括12名外交使节)和2300名中国教民,也是中国人占多数?清政府的攻击力量是董福祥的回民兵团和荣禄的武卫中军,武器装备比对手要雄厚得多,除了枪支弹药多出对手百倍千倍外,还配备有当时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克虏伯大炮。人数更是占有绝对的优势,还有数万义和团在前面打冲锋。如此之大的力量悬殊,东交民巷使馆区的坚守时间一样应该不会超过一天。可最后的结果是使馆区顽强坚守了五十多天,一直坚守到八国联军进京为其解围……

   在义和团围攻使馆期间,老佛爷有次送来一车西瓜慰问在炎炎烈日下浴血奋战的革命战士,把拳民感动得热泪盈眶山呼万岁,下定决心誓死保卫他们的伟大领袖。侥幸分到一块西瓜的拳民没一个舍得吃下肚去,而是当作“圣物”一样用红布包裹供奉起来,每天早晚对之磕头跪拜,直至那块西瓜长满了蛆虫臭不可闻仍对之跪拜如故。

   六十年后,北京的工人阶级也收到伟大领袖恩赐的一个巴基斯坦芒果,一样激动得热泪盈眶万岁声响彻云霄,一样用红布包起来供奉圣坛,每天对之早请示晚汇报表革命决心,直到芒果臭气薰天仍对之高呼万岁如故。

   义和团和清军在外国人面前很脓包,可对本国无辜教民却很有战斗力。7月15日开始,数万义和团进攻聚集在宋家河的三千多名教民;三天后陈泽霖又带2500名新军前来增援。20日那天,义和团用炸药包炸毁围墙攻入,杀死了所有做最后抵抗的修女,然后对困在教堂中的1000名男女老少施以焚烧,只有五十人从窗口逃出;加上被陈泽霖带回北京的、被义和团卖为奴隶的、夜间逃出的,只有五百人幸存。

   义和团和清军在围攻北京东交民巷使馆的同时,数万正规军和张德成统率的“天下第一团”也在天津围攻外国紫竹林租界区,结果一样没有攻入租界一步。

   当义和团和清军在北京和天津猛攻使馆和教堂时,毓贤在山西也没闲着,把整个山西省变成了义和团的模范战区。太原的东夹巷教堂、大北门教堂以及所有教会医院、教会学校全被付之一炬,城内的外国传教士则被毓贤以保护安全为借口全部监禁于猪头巷客馆。

   六月十三日,毓贤身穿朝服拜见八十岁的白发老母,含泪表示自己为了国家将不能再顾及自己与家庭。辞别老母之后,毓贤将44名外国传教士、17名中国教徒以及从寿阳押来的英国教师毕翰道一家7人全部带到巡抚衙门西辕门前,在百姓的围观之下一刀一个。行将就戮的妇女儿童哀号之声惨不忍闻。教民们被杀后枭首示众,剖心弃尸,手段备极残酷。这些遇难者中,包括在山西传教十年之久的山西北境教区正副主教艾士杰和富格拉,而艾士杰是被毓贤亲手刺杀的,他们后来都被罗马教廷册封为“真福品”。

   据事后统计,“山西教案”席卷全省79个州县,全省被杀教士191人,被杀教徒6060人,被毁教堂、医院225所,被烧拆房屋两万余间。

   为了拯救北京、天津的外国使节和平民,也为了回应清政府的宣战,美、英、法、德、意、日、俄、奥等现代化强国组成著名的“八国联军”。 这支联军有8,000 名日本人,4,800 名俄国人,3,000 名英国人,2,100 名美国人,800 名法国人,58 名奥地利人和53 名意大利人。联军总指挥是德国海军上将西摩尔。德国人很晚才到,没有加入这支联军。

   可笑的是,八国联军已经打来了,义和团依旧热衷于烧教堂、杀教民的运动,不去积极认真地组织一支有效的抵抗力量。

   7月14日,联军没遇像样的抵抗就占领天津。那些围攻紫竹林租界的十万正规军和张德成的“天下第一团”,一和联军接仗就霎时溃散,象山崩一样败下阵来。

   占领天津后,联军接着向北京进兵。大清国运兵的铁路被义和团拆了,电话线等现代化通讯系统又被义和团拔了,无法根据前线战况的变化及时作出快速反应,集结雄厚的兵力组织有效的抵抗。用刀矛弓箭武装起来的义和团和中国军队顷刻间一败涂地。像拼盘一样临时拼凑起来的八国联军虽然缺乏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四分五裂各怀鬼胎,兵不知将将不知兵,战斗力不敢恭维。可因义和团在此之前有效地摧毁了自家的战斗力,联军仍然势如破竹无往不胜。

   8月14日,八国联军进入北京,解救了被围困的各国公使馆。

   更大的灾难发生的东北。在镇压“骚乱者”和恢复秩序的借口下,二十多万俄国军队全面侵入东三省; 1900 年7 月23 日占领瑷珲,8月30 日占领齐齐哈尔,10 月1 日占领沈阳。辽东半岛的俄国军事长官、海军上将阿列克塞也夫强迫大清国盛京将军曾祺签署一项“临时协定”,实际上攫取了中国人在东三省的统治权。

   联军兵临北京城下时,慈禧太后穿起了粗布衣服,化妆成农妇仓皇出逃,在旅途上实实在在地品尝了生平从未有过的艰幸滋味,有一次还居然饿了肚子,10月23日到达西安组成流亡政府。

   老佛爷在漫长的流亡征途中一路哭哭啼啼,深感前途凶险在劫难逃。逆境使人清醒,直到此时她才恍恍忽忽明白义和团的“刀枪不入”神话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她当初为何竟然相信了呢?为何不现场对一个拳民的耳朵开枪试试呢?她当初究竟是怎么了?

   当太后在“刀枪不入”梦里终于醒过来时,就在流亡途中颁下一道圣旨,命令全国各地官民对义和团格杀勿论!

   饱受义和团荼毒的各地民众热烈响应,自发组织起来截击流窜的义和团。那些“奉旨造反”,边强奸抢劫边高呼爱国口号的数十万拳民,没多久就被杀绝了种。

   六十年后,伟大领袖号召全国红卫兵“造反”,打倒牛鬼蛇神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红卫兵誉为“天兵天将”。两年不到领袖就一夜变脸,把全国红卫兵整体遣送贫困落后的偏远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多数“平民造反派”送进监狱刑场!连领袖御笔钦点的“五大学生领袖”也隔离审查。

   一个不长记性的民族只配作野心家嚼过后就一口吐进垃圾堆的“口香糖”!

   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后,没有重复四十年前英法联军秋毫无犯的美丽往事。因为联军的主体是日本人和俄国人,这两国的军队尤其爱好对中国人玩奸、杀、抢。数量占劣势的英、美军队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再说义和团的兽行也让他们对中国平民寒心,深感这个民族不配有更好的命运,没多少热情去阻止日俄军队的暴行。

   八国联军把北京淹没在血泊中后,接着向西、向北进入山西和内蒙。日俄军队在山西制造的报复性大屠杀备极残酷。

   南下的那支联军在保定停止了进军,这要感谢那些清醒的汉族封疆大吏。

   慈禧内阁6 月21 日对外宣战时,两广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和山东省长袁世凯——都一致拒绝承认这个行动,坚决认为它是未经皇帝正当授权的“乱命”。四位汉族封疆大吏根据当时复杂的政治局势,胸怀国家民族责任心,冒着丢官查办的风险和“汉奸卖国贼”骂名,决定互通声气一致行动,实行地方联合的“东南互保”战略。他们封锁了宣战声明的消息,另外伙同闽浙总督同各国驻上海的领事非正式地约定,在各自管辖区内保护外国人的生命财产和镇压义和团暴民;而外国列强则要制止其军队进入他们的地区。因此,当北中国毁于暴乱和战火时,整个中国东南半壁河山避免了义和团的灾难和外国人的入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