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
小平头夜话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看上去,盛雪仅仅是个俗不可耐的市井,见到可资利用的人,就“大哥”“老弟”一叠声地叫,嘘寒问暖,偶尔还送些投其所好的小礼物,让人很容易想到林彪的老婆叶群:帮你弄弄领子,摘下你掉在肩膀上的一两根头发等,以笼络和牵制他人。盛雪的打扮,也与其行为较匹配:招摇、忸怩,适合浅薄猥琐、审美先天不足之人的胃口;而正直、有品位之人,都认为她不堪入目,退避三舍,甚至横出一道屏障,坚壁清野,使她无法贴近。2009年8月的日内瓦国际藏汉会议上,我亲眼看见盛雪走到曹长青先生身边,嗲声嗲气地要跟人家照相,曹先生双眉一紧,看了看前后左右,发现我在近处时,才站了起来,说:“朱瑞,请你站在中间,好吗?”
   
   当时,我很不理解曹先生对盛雪的厌恶,虽然早就听人说:“大陆有凤姐,海外有盛雪”, 但照个相有啥呢,又没让您拉她登大雅之堂?!直到一年以后,即2010年10月2日,盛雪霸气十足地发来公开信,点名道姓,造谣泼污,并掀起多轮对我的大批判和围剿,我才逐渐体验了她的邪恶,终于明白:这种人是绝对不能沾的,不管以什么形式!
   
   因此,在这个“六四”到来之际,我愿放下写作计划,稍微曝光一下盛雪的套路与心路,以抚慰那些死去和活着的真正为中国民主事业鞠躬尽瘁的人们。

   
   “留学”之谜
   
   盛雪出国时间是1989年8月。她后来公开的理由是“留学”。但留学是需要一定学历基础的,盛雪两次参加高考都落榜了,不具备任何学历,那么,她究竟是怎样办成出国的?真实的出国原因又是什么?
   
   那个时代的人都不会忘记,“六四”屠杀后,美国和加拿大以及欧洲等国,为不下十万中国留学生解决了身份,而盛雪声称“留学”之因,是不是与这一切有因果关系?恕我直言,盛雪正是以此乘上了这趟方便车,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入了加拿大国藉。
   
   “六四见证人”之谜
   
   身份解决了,生活还是不易。虽然盛雪声称出国为了“留学”,但是在国外,她没有进入任何大学、学院,甚至一般的技能学校,尽管当时她只有27岁,来得及学习任何一门课程。
   
   没有专长是无法找到正经工作的。于是,盛雪打起了民运的主意,自称“六四见证人”,傍上民阵秘书长万润南,混入民阵。亲历“六四”的工运领袖吕京花曾质疑:“‘六四’时盛雪在哪儿呀?谁见到她了?”
   
   后来,媒体采访盛雪,寻问“六四”现场情况时,盛雪的证词,不少人认为都是媒体报导过的,包括细节。有些目睹了天安门屠杀的人士还认为,她把早晨发生的事情说到了晚上,把这一地区发生的又编到了另一地区。
   
   民运“牺牲品”之谜
   
   在学者如云的民运初期,没有学历是很难站住脚的。对此,盛雪的理由是,因为参加了民运,不得不放弃学业,以下选自《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采访者:亚依):
   
   “很多人也不理解我这样一个女孩子,年轻,好像不笨,长得又不是太难看,不会找不到其他事情做,如果在大学修一个热门专业的课程,也早该读完,可以找一个稳定的职业了。阮铭到加拿大来,觉得我蛮有思想,说我参加民阵是一个‘牺牲品’。我知道自己确实也是一个‘牺牲品’,不过我愿意作这样的‘牺牲品’。”
   
   对盛雪的这段自恋情结,我就不必多说了。只想问问,你真的是民运“牺牲品”吗?换句话,上学和参加民运是对立关系吗?有目共睹,很多民运人士不仅在中国得到了学历,到了西方,又得了几个博士学位,比如封从德、王有才、张伯笠等,同时人家也没耽误民运活动。
   
   
   江湖黑道
   
   虽然学习不开窍,但对中国社会底层的江湖黑道,盛雪是无师自通。仅举几个实例:
   
   1、围城打援
   
   指进攻的一方,以有限的兵力包围城池,诱使敌兵援救,再以布置好的主力,消灭援军。一句话,围城是假,打援是真。这也是中共挑起内战后,经常使用的诡计。
   
   而盛雪自称“六四见证人”,就是轻松地包围和据守了民运这个城池,但,民运不过是个诱誀,她真正想吃的是那些民运的支持者。于是,利用“‘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之名,以“抚恤六四死难者家属和伤残者”为借口,进行公开募捐,经久地喝起了“六四”死难者和理想主义者的血。后来,她又以天安门“三君子”的名义募捐、为王炳章募捐、“十元人道救助”募捐、每年“六四”这天的特别募捐、召开某些民运大会之前的募捐 …… 甚至追杀异已,也成了她募捐的借口。比如,她在2011年9月的群组公开信中声称,要拿出时间、精力, 对我采取法律行动,尤其强调打官司需要很多的钱,企望敲诈和搜刮那些不明真相之人。
   
   在汉藏交流上,盛雪也发挥了她的“围城打援”之特长,以声称支持西藏自由运动为捷径,混入北美“汉藏交流”,轻松地包围和据守了这个城池。但“汉藏交流”不过是个诱誀,她真正想吃的,是那些被达赖喇嘛尊者吸引而来的人们,也就是西藏的同情者和支持者。于是,她利用达赖喇嘛尊者之名,多次大搞募捐。仅她自己承认的,就有2009年温哥华“汉藏交流”募捐和2010年多伦多“汉藏交流”募捐。那么,这些以达赖喇嘛尊者之名的捐款,最后去向如何?究竟进了谁的口袋?
   
   仅仅让门下黄河边(高冰尘)自我修理,打造成瘪三、小丑,以粗制滥造的数字蒙骗公众,是有悖于加拿大募捐原则的。作为募捐组织者,盛雪有义务尊重质疑人,并严肃地公布募捐明细,这也是基本的社会责任。
   
   2、套、养、杀
   
   套,就是以各种手段套住名人;养,就是炒作被套住的名人,并把名人之光,反射到自己身上;杀,就是名誉上的泼污,使其身败名裂。指那些被套住的名人,如果不听话或看穿了她,就要毫不犹豫地毁容。
   
   被盛雪套住的人很多,在民运内部,有万润南,阮铭、魏京生、杜智富、杨建利、费良勇……还有一些新闻效应较大的人物,刚一出现,就都被套住了,比如刘晓波的获奖、鲁德成从泰国出狱前后、廖亦武出走德国、陈用林叛逃澳大利亚、秦永敏女儿来加拿大等等,最后都成了盛雪炒作自己的道具。
   
   不过,最典型的,还是赖昌星这个道具。他一出现,就被盛雪套住了,接下来,便开始了养,即大似炒作赖昌星是政治犯而不是刑事犯,甚至把她对赖昌星那些老生常谈式的采访,炒成了“有人要出百万美金,买这本书永不出版的一版权”等等,以此把自己改装成了“作家”,还要猫心不足地在前面加上“著名”二字,不仅把人们对赖昌星的兴奋点都集中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还要从赖昌星那里接收大笔金钱。当赖昌星看穿了她,不再睬她时,尤其最后,被遣送回国,没有了发声的机会时,盛雪又在《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中反咬赖昌星“跳票”,欠了她五千加元。
   
   3、左右互搏 黑白通吃
   
   a、在“无敌”与“有敌”之间
   
   无须掩饰刘晓波对盛雪的鄙视。人们不会忘记,2006年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会换届选举时,刘晓波以盛雪“备受争议”为由,要求她辞去职务。盛雪的愤怒,可以从她和她的同伙退出独立中文笔会,可见一般。然而,刘晓波获奖后,盛雪一改愤怒面孔,高调主张换角度看刘晓波,还组织了名为《老鼠与自由》的刘晓波诗歌朗诵会,仿佛她真的不记前嫌了。
   
   但同时,盛雪又挖空心思地贴近辛亥革命,以追思她从未谋面的“爷爷”为路径,把自己打扮成了辛亥革命的后人、代言人。
   
   众所周知,刘晓波是“无敌”的代名词,而辛亥革命是“有敌”的鲜明符号,两者如黑白之别,盛雪却可以游刃有余于之间。
   
   b、在蓝绿之间
   
   王炳章与国民党的特殊关系,人所共知。但在“营救”王炳章的问题上,盛雪与王的家人一起,频频在媒体亮相,俨如一家。还特别从多伦多跑到了渥太华中国领馆前(尽管一路上盛雪都在募捐)“声援”王炳章家人。 不过,记忆好的人们都不会忘记,盛雪也如此狂热地“营救”过台湾前总统陈水扁。比如,2006年8月25日盛雪就聯合几位民運人士,轰轰烈烈地發表过一份支持陳水扁的聲明,但是,当陈水扁被判刑后,远的不说,在达兰萨拉,那是2010年3月的一天,去罗布林卡的车上,我亲耳听到,盛雪像甩掉个包袱一样,比任何人都积极地数落陈水扁。
   
   c、在反共与拥共之间
   
   多年来,盛雪最为热衷的,莫过于挤进民运“重量级人物”之列了,目的之一,就是向世界举起她“反共”旗帜,为此,她大做“闯关”秀,还編造出了漏洞百出的96年海关被拦,遭遇审讯和遣送等笑话, 以证实自己上了中共的黑名单。然而,不久前,她又如履平地地入港,无微不致地多次保护中共特务李震,与 《人民日报》驻加拿大首席记者李学江秘密而频繁地友好往来……
   
   这种左右互搏之手段,还体现在西藏问题上。比如,盛雪一方面声称支持西藏自由运动,一方面又对着镁光灯,“希望”达赖喇嘛尊者限制藏人高喊汉人离开西藏的口号;既歌颂自焚,又与那些视自焚为“反人类行为”的人拉帮结伙。细心的读者都不难发现,其实,盛雪是没有任何政治原则的,她在往两边下赌注,确保永远是赢家。
   
   4、李代桃僵
   
   就是牺牲他人保全自己。这也是盛雪惯用的黑道:打代理人战争。
   
   面对互联网那些有名有姓、有理有据的质疑,盛雪从来没有负责任地做出合理的解释,一直都在装死老鼠,但是暗中派人搅混水,对质疑人进行方方面面的人格污辱。比如,当我质疑她以达赖喇嘛尊者之名大搞募捐时,在共舞台上,就有 “陆毛” “小平兴” “棒子面”“马二先生”“鸡皮疙瘩”“好了歌” 等,在独立评论上有 “不锈晓钢” “非著名群众” “青藏高原”“裘珍”“达兰萨拉”等,在通信群组里,就有张晓刚、刘路、冠天力、 曾大军、张朴、黄河边(高冰尘)、丁一夫(丁鸿富)等,极积发扬黄继光烈士的献身精神,直接或间接为盛雪堵枪眼。
   
   5、苦肉计
   
   一般来说,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如果受到某种伤害,一定是无法抗拒的力量导致的。利用这个道理,盛雪常以“伤害”自己,蒙骗他人,达到嫁祸于人之目的。
   
   那个2011年7月17日清晨,我收到的那封冒用我的名义,仿冒我的信箱群发华盛顿与会代表等一百多人的邮件,就是典型的苦肉计。安常理,盛雪是不会群发那篇我质疑她的文章《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殊不知,我写在前面的说明,即写作此文的背景,被悄悄地删除了,以误导人们,我在对盛雪鸡蛋挑骨头。
   
   后来,刘劭夫先生发表了《我的声明》和《让事实说话》之后,不少人都收到了一封信:《震惊,疑似盛雪私信流出》,虽然这是一篇揭露盛雪的旧文,但是,添加了这样一句话:“本文是一署名刘邵夫之人给本网站的投稿……”
   
   显然,这又是一个苦肉计。目的是栽赃刘劭夫先生。而刘先生看到后,立刻笑了,说:“此文写错了一个字,即刘劭夫的‘劭’字,被写成了‘邵’,这是盛雪的老习惯了。”
   
   6、绑架
   
   2014年4月28日,澳洲张晓刚发出新闻 :
   
   李卓人邀盛雪出席今日(4月28日)将在香港立法会召开的记者 招待会
   
   介绍全球性六四纪念活动及网络大会
   
   【据香港东亚民情社消息】
   
   李卓人委託我社(東亞民情社)發布通知如下:
   
   致香港各各媒體編輯部、採訪部: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將於下週一(4月28日)中午12點在立法會大樓905室召開記者會,講述“六四”紀念活動安排及全球六四25周年紀 念活動全球網絡會議相關事宜。記者會特別邀請了親歷“六四事件”的著名海外民運人士盛雪到場。盛雪女士現任民主中國陣線主席,日前從加拿大多 倫多來到香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