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胡石根]
吴仁华六四文集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6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六四:第12集团军紧急空运进京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共计202人)
·六四记忆:我与生死弟兄刘苏里
·【六四见证】程仁兴,六四凌晨死在天安门广场
·【六四见证】 血夜──写给历史,写给良心
·[六四见证]我的六四见证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睹戒严部队枪击少年
·【六四见证】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六四见证】我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六四见证】为了记录历史的真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胡石根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胡石根
   
   吴仁华
   
   (这篇旧文刊登于2002年6月14日出版的美国《新闻自由导报》总


   第367期。2014年5月6日,胡石根因参加纪念六四25周年的研讨会,
   与浦志强、徐友渔、郝建、刘荻被刑事拘留。)
   
   中国大陆近年曾流行一首校园歌曲《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胡石根就
   是我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硕士学位时睡上下铺的兄弟,时间是一九
   八三年至八六年,他攻读的是语言学专业,我攻读的是古典文献专业。
   
   胡石根一九九二年因组党案被捕,一九九四年被重判二十年有期徒刑,
   至今已渡过漫长的十年牢狱生涯。记得九○年初春的一个深夜,当我
   在摄氏七度的气温下跳入浪涛汹涌的大海,游向自由的彼岸时,心中
   抱持的信念就是为了到海外为狱中的王军涛、陈子明、陈小平、刘苏
   里、刘刚、万新金等诸多的朋友呼吁。这些朋友如今已陆续出狱,可
   狱中却出现了一个胡石根。最近十年来,这位当年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一直让我牵肠挂肚。
   
   如今全美学自联将第二届自由精神奖颁发给胡石根,使我这个早已过
   了激情年龄的人再次激动不已,在感激全美学自联之余,积压已久的
   愤愤不平之情也稍微平息,多年来,在海外人权组织要求优先释放的
   政治犯名单上,在各项奖项中,都见不到胡石根的名字。
   
   胡石根是一个典型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
   对政治毫无兴趣,在大学本科及研究生期间,他都是班级中唯一一个
   连共青团组织都未曾参加过的“普通群众”。
   
   胡石根也是一个极“无趣”的人,读书只读专业书,连当年风靡一时
   的“朦胧诗”都不屑一顾。他不迷足球,不玩围棋,连电影都很少看,
   几乎没有业余爱好,比我这个自称为“出土文物”的人还要古板许多。
   他与妻子的相识,还是介绍人牵的线,那时都年已三十了。他的妻子
   小王是中国科学院的打字员,一位老实本分的北京姑娘。
   
   胡石根唯一给人深刻的印象就是“倔”,也就因为倔,他与同学的关
   系并不亲近,也因为倔,他在狱中比别的政治犯多吃了很多苦头。他
   的倔,表现在敢于在法庭上大喊“打倒共产党”,他的倔,表现在始
   终不低头,入狱十年,一直处在二级严管的状况中。
   
   谁能料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读书人,在八九年
   六四屠杀事件发生后,当学生领袖和知识界精英被捕的被捕,逃亡的
   逃亡,白色恐怖笼罩神州大地之际,竟然揭竿而起,为首筹组中国自
   由民主党、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等组织,并筹划用模型飞机
   在天安门广场散发抗议六四屠杀、悼念死难烈士的行动。
   
   胡石根在北京城四处奔波,联络同志组党的时候,曾经跑到我所工作
   的中国政法大学,他自称是我的同学,与我的同事联络。由于六四屠
   杀所造成的巨大恐惧,胡石根的组党行动遭遇重重挫折,许多人士以
   各种理由拒绝参与,也有许多朋友考虑到现实的政治风险予以劝阻,
   但胡石根依然义无反顾地向着组党的预定目标前行。
   
   曾让胡石根天人交战的是来自妻子的劝阻,他的妻子恳求他为了女儿
   和家庭,不要去冒政治风险,但他最终没有听从妻子的劝告,这也使
   得他的妻子无法原谅他。
   
   我能想象,在漫长的十年牢狱生涯中,胡石根最愧对的一定是他的女
   儿和妻子,也正因为这样,他在狱中始终没有放弃专业研究,最终发
   明了一种计算机汉字输入法。他本想在申请专利后再出售专利权,为
   家人的生活和女儿的教育筹集一笔资金,可恨的是当局不让他申请专
   利,原因是他一直不认罪服罪。
   
   胡石根的组党活动从一开始就引起了当局的注意,据说第一次组党会
   议的参加者中就有中共特务。这可能与组党的规模较大有关,九二年
   五至六月遭镇压时,被当局拘捕的骨干人员即多达三十多人。
   
   政治犯在狱中的处境本来就艰难,胡石根的处境尤其艰难,因为他缺
   少亲人关怀。他是江西南昌人,在北京除了妻子,没有别的亲人,而
   他的妻子又不谅解他。他的兄弟虽曾从南昌远赴北京探监,但只能偶
   尔为之。狱中有一项规定,每位囚犯可以设立一个二百元人民币的帐
   户,以便在狱中购买日常用品。胡石根在北京找不到亲属帮他设立帐
   户,后来还是由一位留在北大中文系任教的同学出面予以帮忙。在这
   里,我丝毫没有责难他的妻子的意思,作为一位妻子和母亲,她有她
   的考虑,而且这种考虑也是正当合理的。胡石根尽管是一位可敬可佩
   的民主志士,但对于他的妻子和女儿而言,他的确不是一位好丈夫、
   好父亲。
   
   如今,在北京市第二监狱,胡石根已经树立了英勇不屈的形象,赢得
   了难友们普遍的尊重,但他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每当北大同学及
   从第二监狱出狱的难友对我说起老胡早已疾病缠身、须发皆白的时候,
   我的心情就无比地沉重。老胡出生于一九五四年,目前理应是处于人
   生鼎盛的壮年时期。
   
   老胡,请你原谅,这次虽然是你首次得奖,我也已尽我所思,但最终
   却只写下这么短短的文章,也许是我过去忽略了你,也许是你本来就
   是一位太过普通的读书人。
   
   老胡,我的兄弟,请你千万保重,为了你的妻子和女儿,也为了关心
   你的同学和朋友,我还期待着与你在北京重逢的日子呢。
(2014/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