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孙丰文集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对《习近平启动另一场战争》的点评
   


   光明网5月6日发表“2014年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发布暨中国国家安全形势评估与展望研讨会”,指出,中国意识形态安全总体稳定,但在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特别是西方国家民主输出、西方国家文化霸权、网络信息舆论多元传播、宗教渗透等对中国意识形态安全等构成严重威胁。专家认为,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有效维护国家安全的战略之举。
   
   
   老孙说:意识又不是独立的物件,哪来的安全?难道习太太那大腮帮子还能从她脸上掉下来不成?她那一边一块的疙瘩肉是依存在脸上,能受到威胁的是她这个人,不是她的腮帮子。意识只是依附在人的能力上的知识成果,连整体中的局部都算不上,因而只有理值的真假,不存在被偷盗或夺取或击斃。也就是说:任何意识成果的存亡完全由它做为理的真假来决定,外界是枪炮还是核弹都没用。彭丽暖的腮帮子不可能从脸上掉下来,习近平心里想什么又怎么会被盗劫或杀伤呢?意识成果连独立物体都不是,哪有什么安不安全?报告老习:有安全问题的必须是实在的物体。因而你的话无根无源,是100%的胡诌。
   
   
   秦廷的赵高把鹿说成马这是意识要求,谁要不照着说,国安委就让他失踪,可见秦朝的国安委对意识形态有高度的负责自觉,可负来负去这鹿还是鹿马还是马。能说这是意识形态的安全问题吗?不能!因意识成果能否长远流播从来都是由成果自身所决定:即马是马鹿是鹿不是权威的私见所能裁定。
   
   
   十五、六世纪欧洲正发生宗教争执,两方所持的都是宗教哲学,这种哲学给了人以高贵而傲慢的地位,大地当然应是宇宙的中心,岿然不动。这种观念无疑支持了人们是万物之灵的自大心理。再加上人人都无时无刻不经验大地就在自己脚下。从亲历中得到的就只能是大地承载万物,人借以居住的大地当然就是宇宙的中央。哥白尼学说就不是简单地天体认识,它必将动摇盘据在人们意识中的这些观念。况且地心说还有希帕克与托勒密的均轮本轮的支持,有亚里士多德的权威,此时从东方回转到西方的亚里土多德哲学独霸思想界已有一个多世纪。且地心说在当时的观察限度内也相当成功。教会官方与今日的习近平一样也频频亮出意识形态之剑。十六世纪的习近平们的观念是:(1)若地球绕自身的轴旋转,抛出的物体岂不是要落在抛点西边,并有可能飞出地面,地球不是要被旋转的强力分裂成碎片吗?(2)地球若绕日公转,地与日间的位置也应出现变化,经验却从未遇到过到这样的变化。这是教会与官方观念,也是当时的主流眼光。如今天的习近平、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捍卫一样。因而哥尼的贡献就不只是限于天文学与数学,他的学说教导人们使用新的眼光,就颠倒了人们的观念。发生在哥白尼与教廷间的正是今日的习近平和共产党所所鼓噪的“意识形态捍卫战。教廷觉得“地动说”把地球从宇宙的中心降为行星之一,也就把人从万物之灵的峰巅贬到一般存在物地位,也就摧毁了“世界是为人的安适才被创造”这种古来信念。从普世之教创教以来所要维护的不正是这一意识形态吗?哥白尼学说必将摧毁古来的信念,还可能使被教会保护的不朽灵魂(神)陷于危险。正如今天的共产党把根本不存在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当成命根一样,一旦使用了新的眼光,其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是皇帝的新衣了,而习近平上台以来舞爪张牙所捍卫的就是什么都不是的那件新衣。
   
   
   共产党竟能提出一种什么物件都不是,根本就没有空间性的虚言的安全问题,并以难以想像的劳民伤财来发动意识形态捍卫,简直是人所不可思议。事实上灭了的苏共,亚纳耶夫还是亚纳耶夫,帕夫洛夫亦还是帕夫洛,雷日科夫依然是雷日科夫,他们原来有多高还是多高,原来有多重还是多重,原来有多少根汗毛也还是少根汗毛……可见灭了党对于人是毫发未损。被开除了党籍的中委、局委照样吃喝阿尿睡,他们关怀的是自身是财产,没见一人对党有一丝一毫的念想:党的创建者陈独秀被清除了党,他能不再问党的事业也不能忘了去开发女人,伟大领袖毛主席也一样,对女人的爱一点也不逊色于对党的爱。一切为党的被灭而担心,而大呼小叫,表现出比地球塌了还要着急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伪装,没有一个不是做给上层看的,党若真亡了,意味着就没有上级了,他们逃的比免子还要快,党还没亡他们就净身为官,把财产转移到海外,就不用想像到党真亡那一天他们是如何在党尸上踏上几只脚了。可见习近平的意识形态保卫战就是把谎言当成真事来做,就是用谎言来对抗事实,就是赵高的指鹿为马,习近平就是赵高。当前的意识形态保卫战就不只是一种观念上的反动,更严重的是思想上的愚蠢。意识形态保卫战就是开明与反开明,人本与反人本,进化论与反进化的斗争。习近平的观念至少倒退了四百多年,储存在他脑子里的是十六世纪的教廷的逻辑。
   
   
   不同形态的意识不过就是不同的意识,可意识也是理呀!
   
   
   理是成物之文。可见意识就是理。故,意识形态根本不存在安全问题!
   
   意识亦是理,难道还有判处某理死刑的先例?除非你是疯子!若不意识到自己坚持的理的确是非理,不意识到自己所坚持的理的可靠性的荒诞,不意识到那造成对自己的威胁的理确实是真理,是不会发生意识形态的安全担忧的。因有安全问题的只能是物。意识形态不是物,永无从丢失,亦无法杀伤,它不是实在,不存在安全问题。意识形态的生机与消亡从来都只是由理的真假来决定。正如先有了毛老人内心对秦始皇残暴的肯定,知民苦秦久矣,才有了他担心人们用对待秦皇的态度来对待他,这才是他的意识形态安全问题的来由。共产党的蓝皮书所以提出“意识形态安全”问题,是因他们内心承认了共产主义不适合人类生存,并得出共产主义意识必然消亡的判定。才提出意识形态的安全问题,才要拚命去捍卫的。
   
   如果习近平是君子,他的胸又怎么会不坦荡呢?因为意识形态的安全问题的全部攻略都不过是些常戚戚,什么阶级斗争为纲,党的领导,流氓专政,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亮剑……等等,都只不过是常戚戚的实例。只是因它是用了政权的力量提出的,因而被赋予了至上的神圣性,处在被剪熬之中的国民没有机会完成对教义的洗涤罢了。共产主义教义的全部都可归纳为常戚戚。那共产党又必然地被归纳为什么呢?即使老孙用弱弱的态度来回答:那也是小人、恶人、歹人!习近平不是正在用打虎往自己脸上帖金吗?打虎的条件是:必须得有虎可打!所以王歧山打虎成就越大,就越证明共产党是母老虎,什么周、徐、郭、薄、谷……不过是母虎生下的虎儿,共党上层全是虎,中间是狼,基层的是鼠,余下的是蝇!老孙的推演是:老习的打虎、拍蝇,恰恰就是共产党党性就是虎性的自画肖像!灭掉共产党才是不出老虎的条件,习近平的意识形态保卫战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是:不留采地地把人民逼上必须灭党的统一战线中去了。习近平是一决不留余地的明代东厂意识。
(2014/05/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