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中国大陆是否被共党领着或是导着强大了呢?本人始终是持反对的立场。首先就是民不富、国就不会强。另外基于欺骗和造假强大,是市井小人卑微、虚荣心态的可怜、可悲、且又可笑的反应。至少到目前为止,在国际社会上,还没发现任何一国政府,或者是任何一家独立媒体在敲锣打鼓欢呼中国强大了的报道或是宣传,反倒是假冒伪劣毒第一大国的排名座次得到了共识。

   

   前不久,欧盟海关和北美海关分别发表了年度总结的工作报告,都特别提到在查禁假冒伪劣毒进口商品中,北美海关的报告中说,90%是中国制造;欧盟的海关报告中说84%以上是中国制造。身为中国人的我,为此而羞愧得无地自容。

   

   回想起大约是两三年前,一位同胞曾经大声地斥责我说,睁大你的眼睛看一看,现在有哪一种商品不是中国制造的呢?接受了这位同文同种的同胞训斥后,我确实是睁大了眼睛仔细地去看:结果发现街上跑的汽车,没有一辆是中国制造的;进口的各国各种的商品都是摆放在装潢精美的商店里销售,而唯有中国制造的商品是堆放在街头巷尾的便道上贱卖。

   

   虽然层次比较低,但是如果假以时日逐渐地提高,倒也不失为一条富民强国之路,可是事实又并非如此。早在十年前,各国的质检部门就频频的报出了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货。中国人深受此害是由来已久。现在共党的影响力已经扩展到了全世界,于是全世界人民也在深受此害。

   

   今年的7月初,美国反伪专家说,几乎不可能估计整个伪造业的大小。仅在美国,一年就有约两千五百亿美元的伪造生意;而在加拿大,有两百五十亿的伪造生意。这就是说,不仅是中国人花出去了钱,被假冒伪劣毒商品欺骗了;美国人每年也花出了两千两三百亿美元,上了中国制造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当;加拿大有三千多万人口,每年也被中国制造假冒伪劣毒商品骗走了两百二、三十亿的加元。

   

   当人们普遍看不起中国制造,甚至痛恨中国制造的时候,那么连锁的效应,自然而言那就是看不起中国人,由同情中国人到可怜中国人。如果再遇到为了所谓的强大自豪和骄傲得忘乎所以的中国人的时候,那么遭恨的就必然是中国人了。

   

   就在7月初,加拿大的联邦法庭裁定了三家伪造公司,必须支付248万加元的赔偿金,给法国的名牌路易威登和英国的名牌巴宝丽这两家手袋公司。此判决获得媒体一致的好评。联邦法院的大法官拉塞尔先生在裁定书中说,“被告的行为极其恶劣。他们从事大宗数目的精心伪造业务,并且刻意隐藏,同时拒不向法庭提供有关文件,极少参与法律诉讼的过程,没有聘请律师,这是公然藐视法院的程序。

   

   2010年法院在已受理这一伪造起诉案以后,被告们仍然继续出售伪造商品,同时还通知客户说,他们变更了新的网站。即便在法庭作出裁决前一周,这三家伪造公司仍然还在网站上列出大量伪造豪华手袋的品牌名单。”在整篇的裁决书中,虽然没有提到这三家伪造公司的国籍。但是明眼人一看就不难推断,这三家都中国人的公司。

   

   表面上看,中国制造了世界名牌的手袋,。可实质上却是盗用了人家的品牌,伪造仿冒人家的手袋。中国自己的品牌是什么呢?为什么没有创造出自己的名牌,指望着盗用和伪造,只可以暂时地去糊口,绝不可能强大。民间的假冒伪劣毒泛滥,其根子是在共党这个政权身上,这是上行下效的结果。

   

   古人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自从前苏联垮台以后,各国的反间谍部门,也重新调整了对付间谍的重点。从原来全力对付克格勃,转变为全力对付从中国大陆派出来的间谍。德国人曾经说,间谍是一门艺术。到了前苏共的克格勃,这门艺术就变质了。克格勃们为了窃取情报,不惜任何手段,甚至下流、下作、卑鄙已及。这和共党野蛮无人性的本质有关。

   

   虽说同是共党,同样是野蛮无人性,但在表现和行事上,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显然远不如前苏联的那个共党。这个共党更愚昧、落后、僵化、下作和无知。既然上面如此,那共党所训练和收买的间谍的素质,也只能是如此。前苏共至少还能建立起威胁世界和平的先进强大的军事工业来作为后盾,形成了一个所谓的共产阵营。相比之下,中共就惨多了。

   

   所谓的先进武器,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苏联货。阵营没有了,第三世界也没能组织起来,周边十六个国家对中共都摆出了一付说打就打、我们不怕你的架势。甚至在残存的十来个流氓政权当中,共党却做不成流氓老大。伊朗、朝鲜被世界制裁,苏丹总统被通缉,本拉登被打死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被消灭了,伊拉克的侯赛因政权也被推翻了,埃及的穆巴拉克正在受审,利比亚的卡扎菲已经是到了末日,这些都是共党的小兄弟们。小兄弟遭了秧,当大哥的不出手,那么这个大哥也是当不成的。

   

   打出了一个发展是个硬道理的旗号,可是国人民众并不出力出智慧,共党打算指望着自己培养出来的千千万万个博士、硕士们的发明创造。却不想想,自己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博士、硕士们,其实仅仅就是工匠、手艺人,派不得大用场。于是,就把崛起的希望就寄托在了和五毛同样素质的间谍们的身上。这一下,可把各发达国家、先进国家的反间谍机构忙坏了。

   

   共党的间谍素质差,但是共党派出去的数量大,所以每年各国政府都抓获大批的共党间谍。近一两个月,加拿大的情报局长在工作总结报告中说,每年政府拨给情报局的款项中,有一半是用于对付中国大陆间谍的。于是,连带着移民部也开始了收紧中国技术移民、投资移民和公派或自费留学生的政策;美国就干脆在用人政策上,提醒各机构和各企业,避免安排中国人在关键技术和敏感技术岗位上工作。英国的军情五处要求政府拨款十亿英镑,成立网络监控和安全系统,用于追查中国留学生利用电脑窃取各种情报。

   

   共党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在本国内,早已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已经败坏了中国人的声誉。如果再有一帮愤青、愤老们为了蝇头小利,甘做共党间谍,去盗窃别国的情报,那么中国人在世界上成为人人喊打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各国的间谍都是在为国家工作,一旦被破获入狱,各国政府都会出面交换回自己国家的间谍,同时还会给予较高的待遇和生活水平,以嘉奖他们为国立功和为国所吃的苦难。中国大陆的间谍是为党工作的。说得再明确一点,就是为了共党这个流氓政权在工作的。

   

   共党历来的用人政策,是念完了经打和尚,卸磨就杀驴。派出的间谍,盗取了情报送回去,就立功受奖。而绝大数落网的间谍,共党不但不闻不问,还要严正的声明一顿,疾口否认曾经派出过间谍。于是,这些间谍们就只有在外国的监狱里服刑期满,再被驱逐出境,终其一生。每当回忆起这一段的经历时,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为的是什么。

   

   国家要走向进步文明,民族精神就要发扬光大。这就如同一个受到邻里街坊敬重的家庭,那是要有好的家教,于是这个家庭中的成员,才能立身正。上千年前留下来的一句话是:认真读书,亲近正人。这里的正人,就是正人君子。同时还有一句话也流传了下来。这句话是:子弟宁可不读书,不可以一日近匪人。这里的匪人指的是匪类、窃贼、帮闲、篾片、地痞、恶棍、流氓们。

   

   把这两句话交叉起来解释,那就是认真读书的人只要结交了匪类,人性就会转移,道德就会泯灭,就会做出不齿于人的事情来;倒不如不读书的人。只要生活在正人君子的环境里,人性不会缺失,道德也不会败坏。仁义礼智信这五德,必然是每一位正常人处事立身的底线。

   

   共党当政,这五德也就全毁了。过去历代两百多位皇上,那是有以仁政治天下的,有以道义治天下的,有以理智治天下的,有以知识者治天下的,有以诚信治天下的,而更多的是以孝治天下。共党前三十年是以马列毛的主义治天下,破产了;这后三十多年,又以GDP为主义治天下,现在又破产了。

   

   共党的失败和不得人心,就在于伪造,造假、谎报、欺骗种种不诚实、无诚信的言行上。对于仁义礼智这四德,作为中国人都知道,共党们是丝毫沾不上边的。在信字上,共党们也正是孔圣人说的那样: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所以造成中国社会诚信缺失。民间的说法是:现在什么都是假的,唯有骗子是真的。共党对国人民众毫无诚信可言,这种怀疑一切的思维和做法,其实正是马克思病态和疯狂的思维方式。

   

   毛泽东继承了这一思维方式,于是就怀疑所有的人都是可能潜在的阶级敌人。以后的邓江胡们也不例外,怀疑所有的人都可能是颠覆共党政权的敌对势力;所以国民百姓也不以诚信对待共党。诚信就是诚实可信。这就是说,要做到五德之一的信,首先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孟子说,“诚者,天知道;思诚者,人知道。”一个人的言行不诚实,又怎么能去取信于人呢。

   

   假冒伪劣毒泛滥,豆腐渣工程遍地,贪污腐败横行,共党匪类欺压良善无法无天。国家无正义,社会无公证,于是民怨沸腾,民心激愤。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共党无诚信所致。此情此景,再去宣传什么强大,什么国际地位提高,什么崛起,甚至盛世辉煌,那就等于是在说,这个世界都成了强樑世界了。

   

   所以人性、道德、道义与良知,以及古圣先贤的训导,都拜倒在了共匪盗贼们的脚下了。《红灯记》里的李玉和说了十多年的一句台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正是匪类们的妄想。妄图以魔压道,以邪侵正。如同现时的中国大陆一样,共匪们为所欲为、弱肉强食,被民间称之为丛林社会,山寨社会。

   

   前不久,法国的《世界报》发表了一篇社论,开门见山地就提到:“中国社会在翻腾”。官方定义的群体事件不断爆发,而且场面越来越惊人,说明中共社会的控制模式陷入了危机。维稳学说以及过分的镇压,阻碍了中国向法治国家迈进。尤其在公众自由方面,胡锦涛没有任何信用可言。和谐社会是他提出来的,可是在其当政期间的随意拘押,封锁网络,警察对反动派的骚扰有增无减。不管是现任统治者,或者是第五代领导人,中共的唯一目标就是打压异议人士和镇压反对派,继而巩固自己的统治。

   

   文章最后说,“中共政治局对社会矛盾的担心是很虚伪的。其实只要中共当局同意推进民主化,就可能化解了所有的问题。不过有件事情是肯定的,中共将不会朝此方面作出任何让步的。”外国的政治观察家们能够看透的问题,中国人当然看得就更透、更深。

   

   在共党们鸡飞狗跳地为它们结伙九十年的歌功颂德中,绝口不敢提1959年到1962年的三年半大饥荒,饿死近六千万中国人的事实。事隔半个世纪了,共党避讳,难道中国人会忘记吗?即便有中国人忘记了那凄惨的一幕,也不要紧。因为另一场大饥荒已经来到。

   

   上个世纪末,三农问题被正式提了出来。到了本世纪初,中国的农业已经破产了。2002年的数字是:中国大陆的农业人口占全球农业人口的47%,但却只耕种着全球耕地面积的7%,以人均0.8亩耕地,养活着世界人口的2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