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就在这两天,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先生和金融经济学家草庵居士讨论中国大陆经济现状的专题节目。草庵居士给出了一系列以真实数字为佐证的理论分析,说明共党已经把大陆的金融经济全面的搞崩溃了。其中的一个数字,草庵居士是这样说的,“所谓三十年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大陆至今仍然有近十亿的民众是生活在国际贫困线的标准之下的。”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大吃一惊的数字。

   

   在经济这门学问上,本人是晚学后进。经过几年的苦心专研,也曾在2009年计算出中国大陆上的贫困人口,应该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之多。并且还计算出,在十亿应就业的人口中,有五亿到五亿三千万人是无业可就的。所以中国大陆的失业率是50%到53%,绝对不是共党们报出的百分之四点几的失业率。

   

   草庵居士是北美长期研究中国大陆经济的专家,曾经是美国前总统布什先生的智囊之一,又是长期研究中国大陆经济的专家。所以对他说的十亿中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我是一点也不怀疑的。一个胆敢把每年国民生产总值的30%贪污掉的政权,那么留给国人百姓的就只有贫困。天生造物就只有这么多,无论怎么样去生息也是有限的,哪里还经受得住共党们的盘剥、敲诈和抢劫呢。

   

   从史书古籍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凡是一个山头上聚集着一伙土匪强盗,方圆百里之内就一定是民不聊生,老百姓是举家逃难。古人说,“男不耕则为盗,女不织则为娼。”自古以来,民从四业。凡是不事生产,却又喝酒吃肉,大称分金银的人,不是盗匪,就是共党,再不会是其他人了。盗匪们抢劫的是百里方圆,而共党们祸害的却是全国。文革中的大炒家,是共党篡政后对农工商大抢劫的余波。

   

   尽管喊叫万岁万万岁的声浪是一波高过一波,但事实确实国破民穷。文革后的一项统计显示,当时北京市的市民人均住房面积是2.2平方米,而上海市民人均住房面积是1.7平方米,民生的问题从来不在共党的考虑范围之内。毛泽东一心想打第三次世界大战,扬言说:要打就在中国打,不惜死上亿中国人。

   

   秉承了毛疯子备战的旨意,北京当时是盖了一些简易房,以应对人口的暴涨。这种简易房是每间10.33平方米,一家老少三代住一间,每平方米的造价是三十五块钱。造这种简易房的理由是:一旦战争打起来了,这种房子不怕炸。倒不是因为结实,而是因为便宜,炸了也不心疼。

   

   直到文革后十多年,中国人的居住条件并没有改善。但是,共党已经陆续地把农工商三大支柱行业搞得破产的破产,名声狼藉的名声狼藉,无以为继的无以为继。通过股市,把股民们圈得是自杀的自杀,一贫如洗的是一贫如洗。中国大陆还有什么可强的呢?到了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土地了。

   

   近十多年,扒房圈地的事情是越演越烈,盖起来的办公住宅楼到处都是,有人把这当作是繁荣的象征。其实,土地的收入已经成为了各地方政府的唯一的一项比较大的收入了,高房价成为了各地共党们和奸商们最后大抢一把的机会。共党们就是高地价、高房价的炒作者和推手,最近土地都达到了一、两万块钱一平方米,房价已经超过了两万块钱一平方米。

   

   记得2008年底2009年初的时候,一个共党的干部跳出来说,“买房子就是爱国。”据说这种论调还挺有市场的。一些共党的地方干部们成帮结伙的去新楼盘买房,也着实折腾了一阵子。这种论调的荒谬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去批驳它,仅就共党们带头去买房,企图做爱国表率的表演,倒使得我不能不说上几句了。

   

   共党们无官不贪是民间的共识,官商勾结是这三十年共党运作最突出的表现也是个共识。共党们动辄是百万、千万、乃至上亿的身家,多买几套房不过如同十多买几卷手纸一样,根本不算什么。另外,依附于共党体制的地产商、开发商、地产商、建筑商们,又怎么敢向共党这帮地头蛇们收买房钱呢?他们平时发愁的是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这一下子机会送上门来了,还能不赶紧的巴结讨好,否则这碗饭还吃不吃了呢?

   

   其实这些共党的地方干部们,也不过就是跳出来摆个爱国买房的姿态,其实是在做推手。他们哪个人没有几套房呢?早在二十多年前,本人的一位上司,当时是局级的党委书记,就已经的偷偷摸摸地搞到了五、六套公房了。说现在的共党们掏钱买房,那就不是共党了。白送的房子他们都未必要,因为他们太清楚现在楼房的质量了。每一个建筑项目的工程投资款中,平平常常,总要有40%到60%是要进了他们的口袋的。

   

   这就好比用真材实料一块钱能做出来的东西,结果只用了四、五毛钱就做出来了。公众们看到的是外表,并不知道结构质量和基础。当是要老百姓们来上的,其中的实惠共党们早就抽走了。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还要卖一两万元一平方米,谁买谁上当。

   

   有人告诉我说,胡锦涛的月工资是6,000块钱人民币。即使不吃不喝两、三个月,他才能买一平方米的住宅。如果胡锦涛买一套四、五十平方米的住宅,也至少需要一百二、三十个月不吃不喝。待到了2012年他卸任的时候,才能买下一套房,而且还是豆腐渣工程。当然了这只是草民们说说而已。胡锦涛们早就是亿万富翁了,又怎么能像老百姓们去考虑买一套四、五十平米的住房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个数字说,中国民众面对高房价,有80%的民众是买不起房的。对这个80%的比率,我是不相信的。每十个中国人中有两个人买了房,八个人买不起,这个数字显然是不符合中国大陆真实的国情的。

   

   本人根据中国大陆官民的比率计算,买得起房的人的比例不会超过7%,而93%以上的国民们是买不起房的。在这不足7%的有了房的人群中,能够抓住了机会规规矩矩挣了笔钱买套房子住的人,实在是少而又少,这个比例不会超过1%。真正拥有一处或几处住房的,那是共党大大小小的贪官们。

   

   再有一批,那就是依附于共党体制的犬儒、奸商们、帮凶、帮闲们,他们都有房,或者说都买得起房。因为在这帮人的收入当中,绝大部分,或者说是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属于灰色收入。换句话说,就是这部分的钱都不是好来的。即使以八千万国企职工们的收入来分析,平均年收入四万到六万块钱,不吃不喝,不过买上两、三平米的住房。使用银行贷款买房,没有二、三十年,也是偿还不清的。

   

   另据2001年的一份调查数字显示,全大陆住宅楼的空置率,足足可以让两亿五千万人居住的,而办公楼的空置率是更高。建楼盖房的目的就是为了有人住,改善民众的居住条件。没有人住,一那就是供大于求,那就必须降价;二是供大于求不但不降价,反而价格越升越高,这就叫炒作。炒作的目的,那就是为了抢钱。

   

   2009年、2010年物价暴涨,民愤极大。2010年底,共党宣布,启动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所谓机制,以去抑制物价,缓解民愤。并且还保证说,在2011年3月的所谓两会前,物价不会再涨了。既如此,可是房价却不在抑制的范围之内,反而是越炒越高。地价高、房价高、空置率就越高,可是今年建筑的开工量更高更大。

   

   已建造好了的积压,利润就不要提了,连成本都收不回来。那也不怕,加大量印刷新钞票,用新钞票继续盖楼;盖好了楼继续炒作,炒不出去就继续积压;再因新钞票,再盖再炒再积压。年复一年,始终循环。GDP是上去了,共党们从工程投资款中也捞足了,留下了遍布全大陆的豆腐渣工程,老百姓们仍旧是没房住。

   

   早在七十年代文革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共党的一次所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有这样的词句,说:“人民手里有笔钱,要全力以赴的拉动内需,形成购销两旺的市场局面。”现在五、六十岁的中国人,都不难回忆起那个时期的生活状况。当时是一切凭票限量供应,人均的月工资不过是四、五十块钱。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之下,能吃苦又能忍受的中国人,家家都多少有个百十块钱到几百块钱的储蓄,是防急用的保命钱。

   

   当时听到了这番话,就连根红苗正的工人阶级都在说:“人民手里就这么几个破钱,党还惦记着,是打算坑走、骗走、还是抢走?”本人是始终记得1966年8月的一天,北京市朝阳门内南小街陆米仓储蓄所,把在该所存钱超出一千块钱的人名单和住址,用大字报贴到了门外,公布于众。周围几个中学的红卫兵和暴徒们,按照人名和地址,挨户的去炒家,抢走人家的这笔钱。

   

   共党抢劫的历史源远流长,至今不改。国是国人民众的国,共党们从不拿它当做国。从早期的誓死保卫苏维埃,到近二、三十年捞足了钱就卷款外逃,足以证明共党们没有国家的意识。篡政前和篡政后,共党们大方的割让,出卖国家的领土与领海给周边的国家。可是,出让土地、盖房子,本应是造福于民的事情,却把地价房价抬高到了吓人的地步上,让人民买不起。

   

   这种宁赠外邦,不予家人的做法,更是充分地显示出前三十年,国人民众提供了共党们的特权享受,可共党并不领情;后三十年,民众们容忍了共党们个个当富翁,共党们是仍旧不领情,反而还要从民众们的身上捞取最后的一桶金。本人时常问那些跟着共党起哄喊叫强大辉煌,且又自豪骄傲的同胞们说,“当你的这种虚无的狂热能冷静下来以后,请想一想,中国大陆还有什么?”

   

   现在是时候了,该是每一位道义良知人士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中国大陆除去领土领海,还能让共党继续卖钱;除去了土地转让和房价让共党们捞钱以外,还有什么能够生息的呢?中国人容忍了共党六十多年,到头来都为共党们做嫁衣裳。中国人得到了什么?就连做人的自由、权利和尊严都没得到。共党们捞足了,连个谢字都不说。

   

   去年的12月26日,代表人民说幸福了的温家宝在中央电视台说,“住有其居,但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住房。有些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些农民工,都可以采取先租房的办法力解决住房的问题,租价要合理,条件要完备,使他们住得能够感到方便。”

   

   几个月前,口口声声说要抑制房价的是温家宝,现在劝人租房的又是温家宝。作为行政最高负责人的温家宝,比任何人都更明白,除去领导炒作土地和房价以外,已经是别无他事可做了。为了维持共党这个政权运作的巨大开支,同时为了满足共党们贪婪的抢劫欲,高土地转让费和高房价那就必须要继续下去,否则共党垮得更快。

   

   自从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以后,经过了一轮对私人房地产的大抢劫,于是租房就成了极普遍的居住方式了。从我的父母一辈人到我这一辈人,以致我下一辈的子侄们,始终都是在租房住。所不同的是房租由原来的几块钱一个月,涨到了后来的几十块钱;直到最近这几年的几百、上千块钱。可房子还是当初的房子,只是几十年后的今天,是越来越破旧了。

   

   温家宝说的租价要合理。我不知道这种旧房还要涨到多少钱,温家宝才认为是合理。至于温家宝说的条件要完备这个说法,我们就更不敢当了。几十年陈旧残破的条件,请人修我们请不起,也请不来人修。多年来都是我们自己对付着,修修补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