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苏明张健评论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共党这个团伙走到了今天,就如同一个输得连裤子都当掉了的赌徒,什么都没有了。可借钱也要赌,倾家荡产还要赌,债台高筑没得可以赌了,仍恋恋不舍,离不开那张赌桌。原因很简单,只要是还能坐在赌桌旁边,不知情的人就以为它是个家财万贯、挥金如土的富豪。却不知道,只要它离开了那张赌桌,它就是一个无家可归流浪街头的乞丐。但它却做不成乐天安命、心安理得的乞丐,因为欠债太多,时时会受到债主们的追讨。所以经常是鼻青脸肿,瘸胳膊断腿的。

   

   马克思主义就是经济决定论,利用经济决定论去鼓动人们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并且美其名曰是政治斗争,目的是共产主义,于是共党才成了气候。老百姓们倒是也不管那么多,你说共产主义好,谁又不想往好处走呢?被正经人看不起的地痞、流氓、恶棍们成为了走向共产主义的领导人,老百姓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很快,就不得不把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了。原来建设共产主义还要分阶级,流氓无产者们才是建设共产主义的合格人选。至于绝大多数有点恒产的人,就都成了资产阶级。不但被抢劫了家产,还要被扣上帽子,成了敌人监督劳动。这就是后来学者们说的,共党一开始是自以为真理在握,掌握了全部的话语权。所以搞的是政治治国、主义治国和阶级斗争治国。

   

   那么所谓的起决定作用的经济又如何了呢?老百姓们就开始过上了史无前例的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日子,原来这叫做计划经济,却饿死了几千万人。共产主义泡汤了,四个现代化也没有搞成,共党一贯的政治政训和主义真理输光了,阶级斗争也不搞了,但共党却欠下了巨额的人命债和财产债。万般无奈之下提出的经济改革,是共党自己颠覆了共党当政的合法性。至此,共党是输光了全部的家当。

   

   现时的共党唯一的救命稻草和话语权,仍然是经济决定论,但是早已堕落到了谎报经济、伪造经济、虚假经济和吹牛成就,以及泡沫经济的地步上了。哲学的观点是:任何的决定论都是站不住脚的,原因就是人有自由精神和自由意志。而人类的发展在很大的程度上依赖的是知识的增长,可是知识的增长是有着不可预见性的。所以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当中,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客观规律。这就是说,经济发展了,中产阶级出现了,并不意味着就是政治改革或者是走向民主政体的必然条件。

   

   同样,共党极权国家实现了民主政治,也不是必须要以市场经济和中产阶级为必要条件的。许多体制外的学者对中国大陆的政治走向和经济状况,作出了基本相同的两个结论:第一,在政治上,89六四以后,共党强化了一党专政,仍然把一党专制看作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非他莫属,而且多次公开宣称反对西方民主。

   

   共党拼命宣传经济增长。有学者根据共党报出的数字计算,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经济增长了90多倍。暴富阶层和中产阶层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多,但共党统治的手段却是越来越多的依靠屠杀镇压和暴力,政治改革依然是个禁忌的话题。

   

   第二,在经济上,由于六四的大屠杀压下了全民反贪污反官倒的呼声,使得共党们更加有恃无恐加大了贪污和官倒的力度,同时与时俱进地公开抢劫民财,进入了一个全面腐败的高发生期。

   

   中国始终是一个以小农经济为主的国家。共党当政六十二年,从来没有给经济一个稳定地发展的机会。所以至今,中国大陆经济整体上仍然是严重地落后,仍然是一穷二白的状况,根本就要经受不住共党们杀鸡取蛋似的疯狂抢劫和贪腐。所以学者们说,与其说经济增长,不如说经济危机或经济崩溃,这倒反而可以成为改变政治体制的巨大的民间动力。

   

   现时的胡锦涛们再也不敢说什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话了。因为上层建筑实行了公权力私有化,以权谋私,以权赚钱的权钱政治,所以才催生出了国破民穷的经济现状。但是经济决定论在胡温们的头脑中依然是根深蒂固。他们并不具有任何政治经济学的常识,只知道GDP必须大幅增长,那是政治的需要。因为这是共党当政的唯一的不是理由的理由了。除此以外共党又凭什么继续霸占着公权力呢?

   

   所谓的政治需要,那就是共党团伙们要保住身家性命的需要。当问题就提高到了这个高度上,当然那就不惜谎报、造假、掺水和无中生有了。于是数字是靓丽的,而实际情况却是千疮百孔。尽管反差如此之大,这也煽动起了一些虚荣浮躁,行不知所指、居不知所为的愤青愤老们的狂热和莫名其妙的骄傲。

   

   最令人可怜的,是他们不但真的相信了共党强大辉煌的宣传,而且还认认真真地凭空捏造出连共党都想象不到、或者是不敢说的话来去自欺或欺人。接下来的话,那当然就是“共党仍然强大,推翻不了”,或者是“共党搞经济还有一套”等等。

   

   记得大约是五、六年前,中国的国债已是二、三十万个亿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同胞满不在乎的说,不怕,我们有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今天,中国的国债高达了十四万多亿美元,仍有同胞底气十足的说,我们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这一次本人没有客气,问他说,“你欠了人家十四块钱,只还了人家三块钱,那剩下的十一块钱怎么办呢?”这位同胞一点也不含糊地说,再过三、四年,我们的黄金储备就达到两万吨了,到时候拿黄金还。

   

   共党还能够摇摇欲坠地坐在统治者的位置上,与这样的一批愤青愤老们是不无关系的。记得金融风暴爆发以后,就有人兴奋地说,美国人都要饭了;当全球的经济陷入大萧条的时候,又有人骄傲的说,中国大陆正在挽救全世界的经济;当日本发生了大海啸以后,又出现了几百万个帖子热烈欢呼日本大海啸;当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被判处绞刑以后,就有人愤愤不平地说,萨达姆受到了不公正的判决;而一位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在日本的商店里偷东西,被抓以后,竟然理直气壮的对法官说,“你们曾经侵略过中国,所以今天我拿你们些东西是应该的。”

   

   虽然说人生百态,但是愚昧无知是最丑陋不过的。五柳先生读书不求甚解,但仍不失为一个正直之士。在两千多年前,孔夫子留下来明明德的训诲;同时期的亚里士多德留下的名言是:知识就是美德。反观共党们搜肠刮肚能说出什么呢?不过就是猫抓耗子,抱着石头过河,三代表,八耻八荣,保鲜之类的货色。据说这就是指导经济改革的理论基础,去年又自我吹捧为特色理论体系。

   

   但是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始终以一以贯之的理论、政策和运作的原则究竟是什么?不要说知识界,也不要说专家学者们,就连共党自己也说不出来。共党所能说的,也只能是含含糊糊的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那么什么是改革呢?改革这个词的正确意思,无非就是改正错误、革除弊病。说得再清楚一点,那就是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是错误的,种种的弊病太多了,同时导致了国家经济几乎崩溃。国人民众半饥半饱地活了三十年,所以才要改错归正,革除一切计划经济所带来的弊病。

   

   改革就是改错,这不是理论。计划经济是理论,但是被人们认为是错误的理论;而自由市场经济是理论,目前在全世界实行着,证明至少这是一个最不坏的理论。那么,三十多年经济改革的定义,应该是改计划经济这个错误,革除三十年实行计划经济所带来和遗留的一切弊病。

   

   至于改和革以后,又在哪一种经济理论指导之下去发展经济,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这是共党至今也说不出来的,只是从上到下一片地喊叫着: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顾名思义,那就是共党改错改了三十多年,在改正错误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改错,就是共党说的拨乱反正;改错,不能够促进经济发展。反正,那就是返回正确之路。

   

   那么,发展经济的正确之路是什么呢?当然是自由市场经济。那么,首先那就要允许国民们有私有财产;同时还要立法: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共党绝对办不到的。高喊耕者有其田的是共党;不允许农民有田地、只准农民当农奴的,也是共党。这就证明了,尽管共党认为改错的成就巨大,其实是仍在坚持错误。至于大型的企业、垄断性的企业,依然是国营和地方政府在经营着。

   

   前三十年的经验是:官方经营必然是人浮于事,效率低下,连年亏损,还要政府连年补贴。这三十年,仍然是宁可政府补贴,也不允许私营;宁可产品质量低下,毫无竞争力,只能库存积压,也要由国家经营。

   

   共党把绝不照搬西方的那一套是时时地挂在嘴上。这就是说,政治上的民主,国际民生上的自由市场经济,共党都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这就是告诉人们,共党们已经发明出了一套比民主政体更民主、比自由市场经济更能稳定快速发展的理论或办法,这应该是好事。因为人类社会毕竟是在一天一天地进步之中。但是事实却是我们至今也没有看到这些好事。我们所能看到的,那就是共党仍在拼命地维持着极权主义的政权,而贪腐的欲望是一泻千里,成为了一股不可阻挡的黑恶势力,正在祸国殃民。

   

   经济上所谓奇迹般地发展,其实是在虚报、谎报、造假,几十倍地提高物价,肆无忌惮的大举国债,随心所欲毫无节制地印刷新钞票,假冒伪劣毒产品泛滥,豆腐渣工程遍地,扒房圈地炒作股市,炒作黄金,炒作房地产,炒作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沫,然后这些泡沫就一个接一个的破裂。这是什么经济理论呢?共党也说不出来。于是就恬不知耻地说:这是中国模式。中国的模式不需要理论基础,只要共党们发财,那就是硬道理。

   

   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共党们个个是巨贪,连贪带抢都成了千万亿万的富翁。为什么却会使愤青愤老们激动不已,一会儿自豪、一会儿骄傲地丑态百出呢?中国人是世界上人年均收入最低的群体,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乌干达,国民们还享有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的国家福利。而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的国家福利是什么呢?又有几个人能够享受得到呢?作为中国公民的福利和保障又在哪里呢?

   

   有人说,中国大陆这六十多年是匪类当道、混帐世界。这真是一语道破了实质。最近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微博上写下了一段话,更是佐证了匪类当道、混帐世界这个说法。王勇平写道:“我想对一些愚昧人士说句真心话,不要试图跟政府斗跟国家斗,跟共产党斗,最后的结果无非只会引火烧身。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懂吗?”这是多么直白的自供状啊!

   

   共党政权说什么就是什么,国人百姓只能听着、不能反驳,否则就会引火烧身。那么这把火是谁放的呢?王勇平卖个关子,没有说。其实愚昧人士们都知道,这把火当然是共党放的。稍微懂点反思的人都不难回想起,这六十多年共党放的火还少吗?每放一把火,那就是百万、千万的国人在丧命。我们想在此提醒共党一句话,玩火者必自焚。

   

   著名的民运人士张建先生的一句话说的更好:“中国人不是孬种”。在此,我为张建先生的这句话再添上一句:中华民族仅仅是容忍了共党。最后在全球铲除共产主义的,必将是中华民族。因为中华民族已经处在了最危险的时刻了。本人这样说有两个因素:

   

   一,是世界大粮荒。那是从2007年12月,世界大粮荒问题就被提出来至今已经三年半多了,而至今这个威胁丝毫没有减轻的任何迹象。联合国两次提出,世界的粮荒对一些国家来说就是大饥荒。且无论有些同胞们说多么的狂热,五十年前的那场大饥荒,饿死了五、六千万人是抹杀不掉的事实。当时当政的就是现在这个共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