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苏明张健评论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共产运动是人类近代史中的一个大浩劫。应这个劫,于是就出现了一群畜生似的人物。共产极权的复辟,同时催生和带动着一批专制、独裁的畜生式人物,成为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利比亚的卡扎菲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被人们称作是个疯子。疯子当政,当然就与众不同。利比亚人民要求改革,卡扎菲的军警就开枪屠杀。屠杀了多少抗议的民众,至今被卡扎菲的政权掩盖着。

   

   从利比亚民众发出来的信息来看,被屠杀的民众从一百多人到两三百人、甚至更多。残杀同类原本就是畜生的本性,但却被共党们学习、继承,变成了共党政权对治下的国民们的大屠杀。由于共党们的这一榜样的力量,带动着一群非共党的专制者们。独裁者们有样学样,屠杀镇压自己本国的国民们,似乎就成为了天经地义的常态。而且还振振有词、理由十足地解释说什么不杀,社会就不稳定;不杀,经济就不能腾飞;不杀,人民就不能幸福等等畜生的话语。

   

   社会的稳定,那是要政府的政策能够平衡地照顾到各种不同利益阶层的民众,使人人获益。经济的发展,是靠着每一个国民享有自由的程度,去追求幸福的生活。政府只需要不断地充实宪法和法律,以确保公民的自由和权力、责任和义务。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自己的幸福,是因为政府刚刚屠杀了一批和自己同文同种的同胞们而获得的。政府杀的人越多,自己就越幸福。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就不是人,而是疯子,是畜生。

   

   记得三十年前,见到了一位抗战的老英雄。日本入侵中国时,这位英雄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出于民族的大义,自发地起来抗战,亲手消灭了三十个日寇的官兵。一次,一个驻扎在县城的无恶不作的日军少佐被当地人们设计给抓获了。人们请来了这位抗战英雄,要他执行对这个少佐的死刑。

   

   但是,当这位英雄看到了被捆在树上的少佐的时候,他举起枪的手颤抖了。几次举起了枪,但却扣不动扳机。在人们一再要求下,这位英雄喝下了一大碗酒,才扣动了扳机处决了这个日寇。

   

   在以后的多少年里,这位老英雄始终是津津有味地回味讲述着打死这三十个日寇的详细情形,但从不把处决这个少佐计算在内。当地的农民们都明白为什么。其实理由很简单,英雄的称号,是凭着一刀一枪地与敌人的拼杀而获得的。处决一个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罪犯,那是刽子手的职责。无论刽子手处决了多少罪犯,没有人会认为他立了大功,更没有人会把他称为英雄。

   

   一个统治者下令军警对手无寸铁的国民屠杀,这个统治者就是反人类罪的罪犯。执行屠杀的军警们,那就是反人类罪的刽子手,同样也是罪犯,绝对与英雄无关。所谓的共和国英雄,实质上是亵渎了英雄的定义和称号。更为可悲的是,因为屠杀国民而被封为英雄的人们,实质上是在为下令屠杀的统治者们背罪名、背黑锅。屠杀民众的刽子手迟早要受到正义的审判,同时,更有可能被下屠杀令的统治者们当作替罪羊而处决掉,为的是要暂时平息一下民愤。或者是统治者为了要欺骗国民,去表现自己的公正和伟大,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继续霸占公权利。

   

   佛家说,善与恶只是一念之差。这个差,差在什么地方呢?就差在人性的多和少上。人性充实的人,每一念必是向善的;人性泯灭的人,每一念那就是作恶的。军和警都是国家的公器。认识不到这一点,那就随时都可能成为一个政党、一个团伙、或者是一个人的犯罪工具。

   

   许多同胞们认为,我们这一批二十多年前来到海外的人是因为89六四大屠杀,而与共党彻底决裂的。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决裂,不是不理共党、自己躲到世外桃源来了。决裂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要进行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反共和推翻共党政权的斗争。

   

   二十年间,共党们又多次犯下了对人民大屠杀、大镇压的罪行。不否认,有些志士们消沉了、失望了、妥协了。甚至对共党杀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习惯了。但是,绝大多数的志士们始终抱定了共党杀人如同杀我一样的宗旨。

   

   共党每一次的杀人罪行,都是在提醒和增强这绝大多数的志士们的斗志和愤恨。天安门的大屠杀过去二十多年了,共党们以为人民会忘记。这就是共党们的愚蠢之处。不但国人民众忘不掉,就连世界也忘不掉。利比亚的疯子卡扎菲,就是一个忘不掉的人。

   

   在4月22号 ,卡扎菲在电视台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对公众的讲演。其中提到了“中国的学生在天安门抗议,中共领导人们派坦克进入,把学生们消灭消除,中国的统一比少数示威者更重要”。他的这番话就证明了共党想掩盖、淡化屠杀人民的罪行,都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忘记。同时更是证明了共党这伙邪恶土匪、流氓政权的所作所为,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专制者们,独裁者们的榜样的作用是有多么的巨大。

   

   不仅如此,卡扎菲还天才地发展了共党的无人性的残忍。4月21号,这个疯子下令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起飞,对示威抗议的民众们进行轰炸。两架战斗机的飞行员低飞,以避开雷达的侦查。飞到了邻国马耳他的国际机场降落,然后要求政治保护,理由是他们绝对不会执行向人民扔炸弹、炸死人民的命令。这就是善与恶的一念之差,这些空军飞行员们选择了善。

   

   卡扎菲的保安第二旅的官兵们奉命向抗议的人群开枪屠杀,可是当地的警察们立即将枪口对准了第二旅的军人们,并且开了火。这些军人们马上做鸟兽散,躲避到城外的郊区去了。根据目击者们发出的消息说,许多没派去屠杀民众的部队,直截了当的表态,拒绝执行这种命令。

   

   由于军队的倒戈、起义,或者是拒绝效忠卡扎菲政权,于是卡扎菲就调动的非洲雇佣兵去屠杀民众。卡扎菲强硬地宣布:他不会下台。他将誓死保卫国家,去抵抗黑帮分子和恐怖分子对国家的进攻。他说他不会外逃,他宁愿做个烈士死在利比亚。

   

   从这番话中,我们不难看到,卡扎菲不是共党,但却把共党的欺骗和诡辩的宣传术,运用得惟妙惟肖。共党的骗术是:党即是国家,国家就是党。卡扎菲就给变成了:卡扎菲就是国家,国家就是卡扎菲。共党把人民诬蔑为暴乱分子,别有用心分子,不明真相的人。卡扎菲就更直接的把人民诬蔑为黑帮分子,恐怖分子。卡扎菲敦促支持者帮助他,共同保卫国家。

   

   共党过去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要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现在,共党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就拉拢既得利益的奸商、犬儒,流氓、恶棍们,最近又发展了五毛党。在这一点上,共党是不如卡扎菲。卡扎菲还有支持者,共党却是孤家寡人。拉拢的一帮人是要从共党这里得好处获利益。没有好处,没有利益,就没有支持者。共党们是随时准备望风而逃往外国,绝对又比不上卡扎菲,要死就死在国内当烈士。卡扎菲还算得上是条汉子。相比之下,共党们却成了鼠辈。

   

   从最近的形式上看,尽管男子汉的气质不倒,卡扎菲在民愤的沸腾之中,已经是接连败退和失利了。在国际上,联合国和各国政府的严厉谴责和抗议,随即利比亚又被从阿拉伯联盟开除掉了。即便是共产的中国大陆、朝鲜、越南、古巴,也没有一个敢于站出来公开支持卡扎菲的。这就证明,像在这种极权、专制、独裁的阵营里,是既不团结,更没有相互支持,反而是各怀鬼胎,而且是自顾不暇,怕惹火烧身。

   

   在利比亚的国内,抗议的民众们已经占领了这个国家东部的拥有大量石油的九个城市。利比亚最大的部族叫做沃法拉,宣布支持抗议者们,不再效忠卡扎菲了。同时,几乎所有的利比亚驻联合国的外交官们都表态反对卡扎菲。利比亚常驻联合国的副代表达巴西先生要求卡扎菲立即下台,并且呼吁国际社会介入,停止屠杀;还要求在利比亚的上空设立禁飞区,不准军机和直升机轰炸抗议的民众。

   

   利比亚驻中国大陆、驻美国、驻印度、驻孟加拉等多国的使节们集体辞职,表示站在利比亚人民的一边。利比亚驻北京的外交官麦斯拉迪先生说,“这里是希特勒的大使馆,我绝不再为它服务了。”利比亚的内政部长阿彼地先生公开辞职,宣布支持抗议的民众。他敦促军队加入人民的行列,因为人民的要求是真诚的、正当的。不少利比亚政府的高官和军官们已经不再听命于卡扎菲,而是投入和支持人民的大起义之中去了。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经说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的一股力量可以阻挡和对抗人民的力量。前苏联和东欧的国家则是一例,现在的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就又是一例,也门、约旦、巴林和伊朗将又是一例,中国大陆也马上会成为一例的。

   

   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十年前就说过,“95%以上的中国民众早晚会起来把他们被抢走的财富再夺回来。”难道夺回被共党们抢走的财富是不正当、不真诚的吗?共党们抢劫在前,那么迟早就一定会有人民夺回被抢的财富在后。没有抢劫,就不会有夺回。抢劫是犯法,夺回是正当的,而且是理所当然的正义行动。

   

   埃及的穆巴拉克2月11号被驱逐下台了,临时成立的埃及军政府随即就发出了对穆巴拉克的通缉令。瑞士和英国也立即冻结了穆巴拉克家族五百多亿美元的家产,并且声明随时准备将这笔钱归还给埃及人民。

   

   到了2月23日,临时政府又下令逮捕了三名前政府的部长,罪名是参与了血腥镇压,而且还有贪污盗窃,盗窃公共财产等等罪名。法国和美国马上就发出了交易公告,警告各个金融机构,凡是从埃及流出来的钱,都涉嫌是要洗钱。

   

   另外,根据美国的CNN电视台报道说,埃及的第二大城市亚历山大市的三名警官,已经被临时政府逮捕了。因为有证据显示,这三名警官曾在1月28号向抗议示威的民众开枪,打死打伤了多名民众。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记得在中国的古书中,提到有一座庙,两边的柱子上是刻着一幅对联。上联是“阳世奸雄违天害理皆由己”,下联是“阴司报应古往今来放过谁”。向抗议的人群中开枪,然后就像没事人一样,自以为仍然纯洁得像羊羔一样。结果是在阳世间都放不过,就更不要提阴间了。

   

   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大潮,当然让共党极度恐惧。前不久,网络上有人号召十三个城市的人民在周日,聚集在城市的市中心广场上,响应这一波的茉莉花革命。在北京给出的地点是王府井大街。于是大批的警察、便衣,还有媒体,都按时赶到了。

   

   警察抓走了很多人,连过路的、看热闹的人都抓。据说各城市里,凡是让共党不放心的人,都被看管起来了。仅从这一点上看,丝毫也不反映共党的统治能力强,或者是精致,反而突显出共党脆弱和摇摇欲坠。

   

   近日有人怀疑这条帖子是共党喉舌们或是亲共的媒体们奉命、泡制出来的信息,以便将出头露面的人一网打尽。一方面显示共党控制政府的能力,一方面先发制人地设立圈套,大肆抓捕不满的民众,防患于未然。如果这真的是共党设的圈套的话,那么共党就愚蠢得令举世震惊了。

   

   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大潮,当然让共党们是极度的恐惧。这六十多年,共党应该清楚,它到底得罪了多少中国人。林彪在《571工程纪要》中,就提到过:“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加起来就是一大群”的话。更何况共党的名堂多,一会儿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一会儿又是这个集团、那个集团的,被共党扣上各种分子的帽子的人是多的是连数都数不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