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苏明张健评论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记得那还是我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看《西游记》这部书。最令我惊叹和难忘的内容就是孙悟空说出的一句话,“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至于唐玄奘师徒四人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成正果,不过就是看个热闹。当时正值大饥荒刚刚结束,十年半的文革大浩劫还没有开始的短暂时期,政治气氛已经越来越左的令人窒息,令人喘不过气来。

   

   物质生活上,仍然是每月发给每户人家的票、证、本一大堆,一切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限量供应。如果有人不小心把购粮本或者是副食本丢失了的话,街道办事处是可以补发的。但是那就是要有一个必须的前提,就是要写一份自我检查、自我认错的检讨书。还要认识得深刻,否则就不给补发。不给补发,那就意味着挨饿。所以凡是写检讨书的人,都力争写得深刻。把本来是疏忽大意的小过失,写成了严重的错误,然后再上纲上线到危及无产阶级专政:一旦阶级敌人拿到了这个副食本或者是票证去套购国家的物资,从而颠覆了党的江山,人民就要受二茬苦了。

   

   我当时感到很可笑。一户人家一个月不过就是供应二两芝麻酱,一两粉丝,四块酱豆腐。阶级敌人套购了这么一点点东西,于是共党的江山就被颠覆了,岂不是太弱不经风了。当时我没有想到我们家出个人去做皇帝,但却是想到了毛泽东应该从那个主席的位置上下来,换上个别人去做主席试试看。

   

   没想到的是,我的这个想法竟然把我的父母吓坏了,和我长谈了一个晚上。无非就是一句话,说我还太小,许多事还不懂,这种话是绝对不可以对任何人说的,更不准带有这种想法。当我问为什么的时候,他们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而已。

   

   一两年后,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我还没长大,许多事仍然不懂。但是目睹红卫兵们的种种暴行和恶行,而毛泽东公然宣称,他就是红卫兵这群暴徒们的红司令,我立时就恨上了毛泽东,恨上了共产党。

   

   十多年后,我明白了专制的皇帝完全是可以推翻打倒的,否则就没有中国的历史。总统总理就应该是轮流做,德才兼备者就应该被选举出来担当大任。多党制,政党轮替:哪个政党好,公民们就选举哪个政党去执政,去组成政府。无论任何政府都不可能只代表执政的一小撮人的利益,去专了广大国人民众、或者是其他政党的政。相反,它必须照顾到各个阶层和各个利益团体的利益。否则的话,这个政府就立即被颠覆。

   

   颠覆或者推翻一个政权、一个政府,那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是自由国家的人民生活中的一部分。以加拿大为例,国家政权是每四年就被颠覆一次。省政府是每四年就会推翻一次,市政府是每三年就要被推翻一次。有的时候,三级政府的大选赶在一年之内同时发生,公民们就三次的走进投票站。

   

   颠覆推翻一个不令人满意的政府,那是公民的职责和义务,更是公民们的权利,没有哪一级政府敢把公民们定性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因为管理国家、管理众人之事,是每一个国家公民的职责、义务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只有在极权专制独裁的国度里,统治者们时刻担心它们的政权被颠覆,被推翻,时时刻刻地高喊着要保卫政权,把颠覆和推翻政权的行为定位是大罪。

   

   这就说明,这些政权对国家、对人民犯下了不可赦的大罪。所以当人民要求民主、人权和公正的时候,这些统治者是不惜用惨无人道的屠杀、镇压来保护政权。有人说这是它们在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我认为利益二字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其实质是它们在为自己的身家性命作拼死的一博。

   

   因为它们知道,一旦失去政权的外衣,它们个个都是杀人犯、贪污犯、抢劫犯、卖国贼。一旦罪行暴露,等待着它们的是什么,它们是太清楚了。利比亚的卡扎菲用战机和导弹去轰炸要他下台的抗议民众,把人们炸得血肉横飞、尸骨无存。对国民如此恨之入骨,正说明了一个丧心病狂的独裁者,在知道了自己的大限来到的时候的恐惧和无助。

   

   联合国通过了在利比亚上空设立禁飞区的决议,目的就是禁止卡扎菲这个疯子用战机轰炸人民。中国大陆的共党投了弃权票。一贯标榜伟光正的共党,在对待用炸弹去炸人民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弃权。弃权的意思就是不表态,或者是模棱两可。意思就是炸也行,不炸也行;老百姓们不被炸死,也可以用枪打死,用坦克碾死;再不然也可以用毒气或者是用化学武器弄死。政府杀老百姓是天经地义的,老百姓反抗政府那是就该死。

   

   另一种解释,就是共党不干涉别国的内政。意思就是卡扎菲在杀自己的国民,不关共党的事。但是,政府屠杀国民,永远都是政府在犯罪。更何况卡扎菲是以共党天安门大屠杀为榜样和依据,在屠杀利比亚的人民,共党脱得了这个干系吗?

   

   想从卡扎菲的罪行上去吸取经验的共党又打错了主意。极权、专制、独裁的政权没有公正,但是国际社会有公正。由美国、加拿大、法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和阿拉伯联盟成员国之一的卡塔尔,组成了联军,在3月19号,击毁了一架利比亚的战机。

   

   转天的20号,联军一举将包围了反政府武装的卡扎菲军队打垮,并且轰炸了很多的军事设施。奇怪的是,始终到处演说,誓死要做烈士的卡扎菲,从19号开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用俄罗斯和中国大陆的武器装备起来的利比亚军队,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美国的独立宣言中写道,“如果政府破坏人民的基本权利,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利。”利比亚人民就是这么做的。先是以和平的方式要求卡扎菲下台。在军队开始屠杀以后,人民就拿起了武器,去推翻暴政。

   

   利比亚人民知道,反抗和革命,是他们光荣的权利。在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对峙了近一个月后,国际社会采取了行动,去支持和维护利比亚人民应有的和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利。于是,一个疯子的独裁暴政也就宣告结束了。

   

   邻近的也门,在3月18日,数万的民众聚集在首都萨那大学的广场上,要求当政了三十三年的总统萨利赫辞职、下台。埋伏在周围高楼大厦的阻击手们向人群开枪,五十二个人被当场射杀,二百七十人受伤。愤怒的民众抓住了六个凶手。

   

   总统萨利赫马上就否认这是政府的行为,并且立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禁止携带武器和实行了宵禁。两天后的3月20日,由于联军对利比亚政府军的打击,也门总统萨利赫马上宣布解散政府,由内阁负责在新政府组成之前行使看守政府的职责,并且还打算与人民谈判。

   

   在一个月前,由于人民的反抗,也门的总统曾经拒绝立即下台的要求,要打算坐到2013年任期结束。同时还保证,不把总统的位置传给儿子。但是人民仅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他立即下台,还政于民。一个月的对抗,也门总统以卡扎菲为榜样,也对抗议的人民进行了屠杀。

   

   3月18日的屠杀,立即使得也门政府的多位部长们和外交官们辞职抗议。也门人民的回答更是清楚干脆,拒绝了总统想与人民谈判的要求。在屠杀人民之前,这位总统还有和人民谈判的余地,人民或许还会让他光荣地辞职,带上家眷和钱财出走。但是屠杀发生之后,也门总统就把自己的退路彻底地断绝了。总统把人民看作是草芥,人民当然就把总统看作是仇敌。事情已经到了没有商量的地步上,总统必将受到法办,否则就无颜以对死伤的人民。

   

   联合国的秘书长潘基文3月21日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对于中东和北非那些仍在下令开枪射杀抗议民众的国家而言,利比亚的战争和突尼斯、埃及的革命,都是个警告。”他严厉地谴责了巴林的国王、也门和叙利亚镇压示威的民众,并且说,“所有的国家都有义务发出声音。”

   

   潘基文说这番话的含义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任何政府胆敢开枪射杀民众,都不是可以用内政、或者是国情作为理由的。国际社会的制裁、干涉,或者是用武力去制止对民众的镇压,不但不是干涉内政,更是必须的行为。

   

   英国的《每日邮报》报道说,英国的军情六处,已经对利比亚忠于卡扎菲的军队指挥官们发出了一个警告。在这分警告中说,“将军们,我们的全球定位系统已经掌握了你们指挥部的行踪,并且已经落入了我们的导弹射程之内,你们将如何选择。”

   

   从这个警告中使用了选择这个词,正是反映了当代社会的文明程度。在两军对阵的战场上,军人们或者是进攻,或者是撤退,或者顽抗,或者投降。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更多的选择。说得更简单一点,那就是生与死的选择。但是作为军人这个职业,所不同的是,纳税人千日养兵,为的就是国家危亡的时刻去用兵。当这个时刻来到的时候,军人是抱着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信念走上战场的。这里没有生与死的选择,只有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职责所在。为正义、自由和人权而战。

   

   这个警告中的选择的意思,是要利比亚的军人们选择:是保卫卡扎菲的独裁政权,还是保卫利比亚的人民?是做卡扎菲政权的帮凶、家丁、看家护院的打手,还是起义,倒戈,站在国人民众的一边来?其实就是个价值观的选择。站到了普世价值的理念的一边,那就是功臣;反之,那就是人民的罪人。

   

   英国军情六处发出的这个警告中的“选择”一词,其实是适用于所有的极权专制独裁国家的人民、公务员和军警们的。尤其是共党这个体制内的所有的人和中国大陆的所有军人、武警和警察。你是效忠于共党和党老板?还是效忠于国家和人民?

   

   在毛泽东当政的二十七年中,这支军队响亮的口号是: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伟大。毛死后,口号就又改成了:坚定地团结在以某人为首的党中央周围,誓死保卫以某人为首的党中央。这里是丝毫没有国家和人民。军警们受着纳税人的供养,共党团伙们也受着纳税人的供养。

   

   毛泽东和后来的几个党老板们,都受着纳税人的优厚的供养;军警们又都是来自于纳税人的家庭,结果却是军警们只保卫共党和党老板们。这就是说,纳税人供养的军警,只保卫受纳税人供养的体制和个人,纳税人只是纳税,却不受保护。非但不受保护,还时常的遭受被供养的共党下令、指使被供养的军警们去屠杀、镇压,中国人成了冤大头。而且这个冤大头当得是毫无道理。

   

   这等当于是中国人花钱,供养着一个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撒尿的政权。这个政权害怕中国人不让它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撒尿,于是又强迫中国人再多花钱,去雇佣军警们去保卫他们,以便可以长久地、甚至永远地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撒尿。

   

   穿上了军警制服的人几年之后,转业复员又成了老百姓中的一员。共党们当然得也要骑在他们的头上,任意地敲诈勒索钱财,去供养新兵、新警察,去保卫共党。如此这般,周而复始,一年复一年。难道中国人不应该选择吗?是继续让共党骑在头上作威作福,还是奋起把共党掀翻在地,一脚踢进阴沟或者是垃圾堆去?军警们就更应该反思和选择了。

   

   过去的人常说兵匪不分,警匪一家。仔细分析这种说法的缘由,其实就是军人没有军魂,警察没有警魂。每一个人都有灵魂,身为国家神器中的一员,岂可无魂呢?这个魂就是人的价值,其实就是普世的价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