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苏明张健评论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政治是每一个人、每一位公民的政治。原因很简单,因为每一个国家都是政治国家,每一位公民的生老病死、教育、就业、权利、自由、信仰,以及生活等等的意愿和要求,都是政治诉求。而政府的职责,就是去满足和保障民众的政治诉求得以实现。这就是政府在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

   政府的好与坏,是要由每一位公民去评说或议论,绝对不能由政府自我标榜。所以说,政治是众人之事。政府政党或个人,都不能垄断政治。其实,政治是谁也垄断或霸占不了的。把所有的权力集于一身的习近平,就是企图垄断政治,甚至狂妄地企图更深一步地去垄断话语权。

   上台一年半的习近平,话确实是没少说。俗话说:“言多语失”。习近平本人学识浅薄,且又出生、成长在共党统治下的恶劣环境中,必然在他个人的正、性、德的修养上严重缺失。连带着也缺失独立人格,于是也就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了。

   他号召中国人去做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可他又要严厉打击恐怖暴力袭击活动。民族复兴是回归民族传统、再造民族精神。那么,首先就要去除马、列、毛们的主义和思想。五十六个民族构成了多元文化的中华民族大家庭,和睦相处了几千年,为什么共党当政的这几十年间,许多的民族遭受过大屠杀?一会儿把个分裂的标签贴上某个民族,一会儿又把个独立的标签给哪个民族贴上。现在又把恐怖主义的标签,不仅贴到了维吾尔人身上,也贴到了汉人身上。天知道明天又会把什么贴到哪个民族的身上。

   习近平是当局者迷。他似乎忘记了他所领导的党,始终就是一个恐怖团伙,对国民始终采用着恐怖暴力的极权统治。当人们忍无可忍、奋力反抗时,却被习近平贴上了恐怖暴力的标签。反恐的人反倒成了恐怖分子,这就是共党的流氓恐怖理论。

   5月21日,新疆库车县的一位镇中学的校长,下令把不摘掉头巾的女学生和留胡子的男学生送去镇政府大院关押。一段时间里来,镇政府已经成为了监狱,关押着许多戴头巾、蒙面的女士们和留胡子的男士们。当天下午,大约一千多名家属去镇政府要求释放学生们,这期间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镇政府随即派出了几辆满载着军警的军车和装甲车。到了事发现场后,军警们马上开枪。发出这个信息的人说,共扫射了三次,每次间隔约半个小时。共抓捕了七十多人,打死了六人。

   仅从这件事情上分析,问题出现在镇政府。镇政府是行政机构,但却可以私设监狱。维族女人戴头巾,甚至蒙面;男人戴小花帽和留胡子,是维族人的传统、习俗,并且是宗教信仰的因素。维族人并没有打算去做民族复兴的梦,只是在承传着民族的文化,因此就犯了共党的法。

   如果说当地共党政府没有立这条法的话,这位中学校长是不敢把维族男女学生们送去镇政府大院的。当学生们的家属去镇政府讨说法时,镇长和校长必然以“上峰的命令或指示”为说词,拒绝放人。

   我们可以想到双方发生冲突的原因,那就是被关押的人,并没有触犯法律。关押他们的原因,仅仅是戴头巾、蒙面、戴小花帽、留胡子。由此,我们可以想到,这一定是当地县政府或地区政府自定的一条法规。是否报请了人大审议批准,就很难说了。因为这是一条明显的违宪的法规。

   但就是在这么一条违宪的土法规下,县政府居然有权派出军警,更授予军警开枪打死人和抓捕人的权力。而被打死和被抓捕的人的罪名是什么?地方政府并没有说。不说,我们反倒明白了,就是因为他们的民族的服饰。把这一点引深开来,就是共党在灭绝民族文化。

   再从共党的本质上来说,这就是民族灭绝的罪行。维族男人留胡子,似乎成了恐怖主义的标志。那么共党崇拜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大胡子,又是不是恐怖主义的标志呢?共党们都把下巴刮得光光的,好像太监一样,倒不如古巴的卡斯特罗和越南的胡志明来得正统些。

   在整个事件过程在,我们并没有发现维族人有任何恐怖暴力的行为,而真正恐怖暴力得无法无天的确是共党政权。共党们供奉着毛僵尸,但却忘记了它的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5月22日,乌鲁木齐再次发生了大爆炸。据说炸死二、三十人,炸伤八、九十人。事情发生后尚未调查,共党就跳出来定性为分裂势力的暴恐攻击,矛头直指维族人。这就使人们不禁要问,共党究竟想要干什么?

   前三十年的“阶级斗争为纲”,把五十六个民族里的人,划分出三、六、九等,确立打击对象、拉拢对象、和依靠对象。然后就极力挑动本民族内的人民,互相仇恨、互相残杀。这后三十多年,共党说不搞阶级斗争了。但是不搞斗争,共党们就无所事事了。养着几千万的政治干部,闲着无事,于是斗争的方向转变了,也扩大了。

   在国际上,共党没有依靠的对象,于是流氓、邪恶政权们就成了共党拉拢对象;坚守普世价值的国家,就成为了共党打击的对象。在国内,共党清楚,三十年前的那套挑动群众斗群众,相互仇视、残杀的做法,已经不管用了。这是因为共党经过公开贪腐和暴力抢劫后,都成了千万、亿万的富翁了。而国人仇恨和准备清算的共同对象,就是共党。

   为转移人民仇恨的注意力,共党把过去挑动各民族内部的矛盾和仇恨的做法,改变成挑动各民族之间的矛盾和仇恨。其实这已是既成事实了。共党要领导一切,于是向各民族派去的党政干部们都是汉人。为了扼杀民族文化,破坏民族信仰,共党向各民族派去的洗脑工作组又是汉人。当各族人民稍有不同意见时,共党向各民族派去屠杀、镇压的军人们也是汉人。

   向各民族地区派去破坏生态环境、掠夺资源的公司、开发商们还是汉人。嘲笑其他民族野蛮、落后的仍是汉人。现在,习近平与时俱进,再把这个人人痛恨的恐怖暴力的标签贴到了维族人的身上。

   俗话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五十六个民族的人民被共党侮辱、耍弄、挑拨、掠夺到了如此的地步上,难道不该反思一下,五十六个民族的真正敌人是谁?谁才是五十六个民族的恐怖暴力攻击者?

   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的砍人事件,共党当即定性为维族人的恐怖攻击。两天后,就绝口不提维族人了。至于是什么人干的,至今也没个结果。共党难道不该站出来更正指责维族人的说法,向维族人道歉吗?!

   共党永远正确,所以错了也是对的。于是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仍然是尚未调查,就立即定性是维族恐怖袭击。5月21日,台北市捷运火车站发生了持刀砍死四人、砍伤二十多人的恐怖、暴力袭击平民的事件。此次若发生在大陆,则又是维族人干的。

   台北市政府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宣布,袭击者是一位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他自己供认,一直以来想要干一件大事。原打算毕业以后干,但突然想到要在5月21日干。这是初步调查结果。至于这个凶徒在精神和心理上是否正常,以及他的动机、目的是什么,看来是要有待调查的进一步,才能得知。

   事发后,政府做的第一件事是抢救伤者,而不是共党的那种天下太平的报导。共党用于这一类报导的套话是:“当地有关部门第一时间抢救了伤者,并做好了妥善的安置。”

   台北的报导中,有医院的院长、医疗主任回答记者们的问题;讲解重伤者所受伤的部位,现在的情形;轻伤者受伤的部位,和如何处理等等。市政府的一些负责人去医院看望伤者,安慰伤者的家属等等。

   由此可以看出政府运作机制。当突发事件出现后,无须某位领导人亲临现场,指挥抢救工作,甚至成立个指挥部。无法预料的突发事件在任何地点发生,政府官员们根本就不知道。但是,紧急的措施就已经着手运作了。这是一个政府成熟的表现。

   而共党的邪恶和别有用心之处,就是立即虚拟出个敌人。同时乘机挑动民愤,企图从中渔利。奇怪的是,如此愚蠢的做法,每次都能起的共党想要达到的目的。本人不去想中国人的智力退化了,只是认为,中国人被共党欺骗、玩弄得麻木了。心中所巴望的是,五十六个民族的人民千万不要上共党挑拨离间、乃至相互仇恨的当;更不要投身于族群之间的攻击或是打斗、战争。

   古人说:“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务农、知礼之邦的华夏各民族和睦、友好,礼尚往来几千年,搅局闹事的庸人是共党。为了它们苟延政权的目的,始终以高压、恐怖、暴力、欺骗的手段搞运动、搞严打。前27年造成亿万中国人惨死;这后三十多年早就出了一亿多告状无门的冤民,而且平均每年有280我到300万中国人死于非命。

   两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在对中国西北五省进行了五年的调查后,发表的调查报告中说:大陆中国有1.7亿人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和精神症状,占人口总数的11%。造成这种状况的直接责任者是共党。

   当每一百个人中就有十一个人随时可能失控,随时可能受到刺激,随时可能发作,做出令人无法预料的可怕的事情的人时,政府不去反思谢罪,不去解决问题,反而加大暴恐镇压的手段去对付,其后果将会是什么。

   鯀和禹是两父子,都被派去治水。鯀用湮的方法治水,结果失败了,尧把他杀了。禹用导的办法治水,结果成功了。天意即民意。用湮的办法截堵,压制民意,民意就一定变成民怨、民愤。如此简单的道理,始终正确的共党却不懂。一届又一届的党老板不思改变,僵化且又顽固地加大对民意的压制,从压制升级到镇压乃至屠杀。

   习近平则更甚,连无路可走逼得冤民们上访告状的路都堵死了。这就是把民怨、民愤最后可能得到公正解决的希望之桥也拆断了。可见共党团伙里不但出不了戈尔巴乔夫,就连个大禹式的人物也没有。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民众,自然会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抗暴、去发泄、去争取自己的权益,更何况1.7亿心理、精神患有症状的庞大群体了。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古人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孙悟空把至高无上的玉皇大帝的天宫打得粉碎。《千字文》在对学龄儿童的养正的教导中就有“吊民伐罪,周发殷汤”。这就是五千年的文化,而不是“皇上万岁,奴才该死”。

   五十六个民族的共同敌人是共党,百姓之间没有怨仇。所有的敌视、芥蒂、隔阂,都是共党挑拨离间造成的。五十六个民族的百姓们都苦,都有怨,也都有愤。那就该互相倾吐心声,互相消除误解、互相安慰,并团结起来。在抗争、伸冤和报仇的所有行动中,千万记住毛泽东的那句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凡是伤害无辜平民的任何行为,都是人神共愤的罪行,属于我们的敌人一类。让我们互相提醒并坚信:人性、道义和良知在民间;正义的力量在民间;道德的力量在民间。

   

    05-24-2014 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