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苏明张健评论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经几次提到了2008年底的世界金融大风暴,不是因为美国的金融危机而引发的。其实在2007年11月,是由中国大陆引发的这场金融风暴。

   

   据说中国大陆有股民一亿多人,那么股民们是不会忘记那一年的11月,上海股市指数从6,100多点,一下子跌倒了了2,000点的那几天。从那以后至今三年多的时间,股市指数一直是在2,000点上下浮动着。

   

   2009年是中国的牛年,多少人巴望着出现牛市,或者是牛气冲天。接下来又是虎年,人们又把望着虎虎生威。转眼现在又是兔年了,可是指数却是连3,000点都上不去。即便是上到了3,000点,与6,000点相比,仍然是损失了50%以上。股市就是一国经济的温度计。股市大跌,再也爬不起来了,却非要说是经济高速发展,这就叫做欺人自欺。

   

   共党们不学无术,但又是急功近利,拼命炒作。炒作几个大泡沫,泡沫破裂了,真相也就露出来了。早在2005年、2006年的时候,就有学者分析说,中国大陆的四大国有银行的坏账、呆账、烂账率全加起来,已经高达90%。这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技术上说,银行已经是破产了,金融体系已然是崩溃了。

   

   近日国际信用评级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炒作了两、三年的中国大陆房地产泡沫很快就会破裂,而近期内中国银行将再次发生大危机。这个危机一旦发生,那将不再是个金融和经济崩溃的问题了,而是国家破产。

   

   共党明白这一点,就在今年1月发表的数字中说,2010年全年印刷了7.95万亿的新钞票。货币的数量增长了19.7%。其实说明白了,就是人民币贬值了19.7%,而连锁的效应,就是物价上升了19.7%。

   

   2009年共党印刷了9.6万亿的新钞票。仅这两年,总共印刷出17.5万亿的新钞票,占原有的货币量的48%。这就说明仅两年的时间,人民币就贬值了48%,物价自然地也相应上涨了48%。至于今年又要印多少钱,目前是还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印刷量将创新高,于是人民币就更不值钱了,物价也随着再创新高。

   

   中国科学院已经预测到了,在2011年的房价涨幅,将会是12.7%,这还是个很保守的估计。3月5日温家宝说:将会进一步降温房地产市场。已采取的措施和即将采取的措施,都将进一步提高银行的烂账率,同时挤破了房地产这个大泡沫。这就是前面刚刚提到的银行危机和国家破产。

   

   了解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学家们认为,房地产泡沫的破裂,仅仅是全面崩溃破产的三个因素之一。而另外的两大因素,一、是全国各个地方的大小政府负债累累,情况严重,而且又根本无力偿还;二、是中央政府主导的大项目,比如飞机场、高铁、高速公路、北京奥运、上海世博、广州亚运、大阅兵等等,都是赔钱的项目。有的干脆就是赔钱,大多数项目都是收入不足以还本。

   

   这三大因素足以使共党们从GDP主义者,迅速地转变成为钞票印刷工人。不如此便无法维持,可是长此以往的后果,那就一定是国家破产。在这种情形之下,共党们居然每年都要报出一个10%左右的GDP增长数字,用以证明共党的伟光正和中国大陆的强大。

   

   以谎报造假的数字,巴望赢得国际国内社会对共党的认同。这种欺骗或许能欺骗一些不了解共党本质的外国人,但却骗不了中国大陆的同胞们。在2009年12月27日召开的全国扶贫工作会议的内容上,我们才知道,共党制定的脱贫标准,那是人均年收入1,196块钱。凡是人年均收入低于这个标准的,由政府给补贴,达到这个标准。

   

   这就是共党自我标榜的功绩。于是就宣传说,又有多少人脱贫致富了,中国人也都幸福了。为了让中国人更幸福,就在那次会议上,把脱贫致富的标准,从每年的1,196块钱上调到了1,300块钱的年收入,平均每天增加了两毛七分钱,这就是胡锦涛说的辉煌了。

   

   在2010年物价飞涨的情况下,一个月收入只有107块钱的人,那仅仅是挣扎在死亡线上。本人还记得在1970年的时候,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孤老病残的人,当时的月补助是7块钱一个月,每天是两毛三。对农村孤老病残的补助,是除去免费供给口粮以外,每年给10块钱的补助。乍一看上去,现在给的补助比四十年前多了几倍,可是现实的物价却比四十年前上涨了三十倍都不止。

   

   共党口口声声要与国际标准接轨,可是国际贫困线的标准是人均每天1.25美元的收入,折合人民币那就是8块多钱,而不是共党的人均每天3块多钱。共党们更不敢说的是,如果按照人均日收入1.25美元为贫困标准的话,中国大陆的贫困人口总数,那是六亿到六亿五千万人之多,接近现实十六亿人口的40%。

   

   任何一个国家,在每十个公民当中就有四个公民生活贫困,那么这个国家就与幸福、崛起、强大、辉煌等等的形容词是毫不沾边,只能说仍然是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极权专制的国家,统治者们可以完全不顾庞大的贫困人口,去调集全国的财力物力搞奥运会,搞世博会,亚运会和大阅兵,以博取国际社会对自己的认可。

   

   其实这种名堂的事情各个国家都搞得起,而且许多国家做这种事肯定要比共党们搞得要不知好上多少倍。只是由于人家是民主的政治体制,人民如果不同意,政府就绝对不敢花纳税人的钱,去做这种名堂的事情。为了一场奥运花了七千多亿,一场上海世博花了四千多亿,都是赔钱赔得稀里哗啦。

   

   一场大阅兵花了一千多亿,这是只赔不赚;一场广州亚运会以后,留下了两千一百亿的账单。共党们是出足了风头,可中国人是要去还债的。就连每年春天各地大小政府和北京的两会的化费,有人计算出那是五十亿到六十亿的花费。

   

   政府从不生产,所以也不赚钱。政府永远是个花钱的机构,化的是纳税人的钱。每一个国家的政府每年也要开会,但是没有一个政府敢像共党这样的挥霍,因为纳税人不答应。中华民国的国民党和民进党,每年都要开不少次的党内会议,问问他们,有那个党敢用国币开党会?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共党们年年理直气壮地用纳税人的钱,大锣大鼓地开党会,而从来都不说个谢字。奇怪的是,中国人竟然容忍了这么多年,不但容忍了共党们的挥霍,还容忍这帮从山沟里进城的穷小子们,个个都变成了千万、亿万的大富翁。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中国人更能够忍受的民族了。当共党们以国情做借口,以干涉内政为挡箭牌的时候,起因都是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指责和批评。人权无国界,正是由于世界对中国大陆的关注和对中国人的同情,出于道义和普世价值的立场而去指责共党政权的。

   

   今年的三月初,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先生在接受英国的《金融时报》专访时说:他声援中国大陆的茉莉花革命,虽然大陆当局一定会不高兴,但这是台湾的核心价值,也是两岸之间能否拉近距离的指标。

   

   当专访记者问马英九总统,对大陆警方镇压茉莉花革命的看法时。马总统说,“在一个星期之前,发表的对大陆民主情势的声明中,呼吁大陆当局能善待异议人士,并采取具体的与法制的改革行动。”接下来他明确地提出:“自由、民主、人权与法治是台湾的核心价值,我们的人民已经习惯于这样的生活方式了,也是两岸能否拉近距离的指标。这不但是普世的价值,也是‘内行仁政,外倡王道’的中华文化中的‘民胞物与’的重要部分之一,因此台湾在这个议题上一直都没有缺席过。”

   

   马英九总统的这番话,说得是在明白不过了。尤其是把普世价值与中华文化相提并论,从而论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前的普世价值丝毫没有任何的冲突之处,从正面呢驳斥了共党的“国情不同”的狡辩。一群人头猪脑的几代共党们,好不容易发明出了个国情论,自以为是个划时代的大发明,当然就不会轻易地放弃掉。

   

   共党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为国情辩论,洋洋万言,仍然是陈词滥调,无非就是重复。第一,不搞多党制;第二,不搞三权分立;第三,不搞联邦制。世界上公认的好东西,共党们都不搞。那么共党们搞的是什么呢?当然就只能搞坏东西了。

   

   首先,共党就是骑在人民、国家和法律的头上;然后,就是不准有任何的权利可以制衡共党和监督共党。换句话说,就是共党必须为所欲为、肆意胡为。而最后,就是共党必须领导一切,甚至领导到了人民生几个孩子和什么时候生。可是,为什么中国人就应该任由共党们祸国殃民,为所欲为呢?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接受普世价值?为什么中国人还要放弃传统文化而接受共党呢?无论国人民众有亿万个诸如此类的问题,共党们的回答只有一个,那就是国情不同。

   

   如果人们去问,这个不同究竟是什么?什么又是中国大陆的国情的时候,共党们一定会云山雾罩的说上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或者是侮辱中国人的话,唯独不敢说实话。而这个实话就是共党们六十年恶贯满盈,民愤极大。共党政权是已成骑虎之势,一旦解散下台,必将受到全民的清算。

   

   各国的国情都有不同之处,风土人情也有不同之处,但是人性都是相同的。共党们突然又尊孔了,在天安门上立了个孔子雕像。但是孔圣人在两千五百五十年前的六个字,就已经驳斥了共党的国情论。这六个字就是:“性相近,习相远”。

   

   共党们至今也没学会、弄通这六个字的意思,就敢在大庭广众面前大言不惭,大放厥词,也实在是不知道天下还有羞耻二字。吴邦国的这一篇歪词谬论,当然会招来一通热烈的掌声,然后就是获得与会者们的一致通过了。

   

   代表们是如同吃了定心丸一样,放心大胆地继续贪腐、抢劫、任意胡为。这帮代表们究竟是代表了谁,代表了什么?自从江泽民狂妄地提出了三个代表以后,似乎就成了共党团伙们的既定方针大策。

   

   十来年过去了,中国人从一开始的一头雾水,也逐渐明白了共党实在也不代表工农大众了,更不是什么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了,而是代表共党这个贪腐、抢劫、无人性的兽性团伙。另外就是代表钱权交易而暴富的奸商们;代表出卖灵魂、出卖良知,投靠钱权犬儒分子们。唯独没有十多亿的农业的代表;六亿多的城镇居民的代表;六亿多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平民代表;三亿多宗教信仰团体的代表;五亿多失业、无业、下岗和买断工龄群体的代;,三、四千万冤民们的代表;一千多万艾滋病患者们的代表;死伤于矿难的家属们的代表;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受害者们的代表;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患者代表和学生代表;孤寡伤残病老们的代表;因冤假错案和打击报复而入狱劳改的家属们的代表;酷刑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代表;死于历次共党政治运动的家属和后代的代表,等等等等。

   

   没有社会上各阶层、各业界、各种各样利益群体的代表们出席,又怎么能称作是全国代表大会呢?赃官、奸商、犬儒这一帮既得利益分子们的大聚会,又与国人民众有什么关系呢?这帮中国人中的残渣余孽和败类们,在酒足饭饱之余所讨论和关心的只是他们的利益,他们只代表他们自己。何况这些代表也不是经由人民选举出来的。即便他们想代表人民,人民也不会让这种人去把自己给代表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