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苏明张健评论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中国古代的圣贤们留下了一句话是:“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本人曾在18岁到20岁的两年多时间里,通读了马恩列斯毛所有的书,却没有发现有“孝”的内容。来到国外,才有机会读到一些关于它们生平介绍的书,于是知道了原来它们都不孝,甚至是逆子。可是,它们又都很淫。

   淫与贱这两个字,通常是联在一起组成一个词。有人说,这个词是指女人行为的不检点。古书中对这类的女人称为淫妇、荡妇。显然,淫荡这个词,通常是指女人;那么,淫贱是指男人。古书中,对这类男人称为淫棍。吕不韦给始皇帝他妈找来了一位嫪毐,嫪毐被称为贱人,又称为淫徒。

   自从男人主导了社会,女人就都成了祸水。但是,“万恶淫为首”这句话,却是圣贤们对男人的教训。因为圣贤们太清楚了,淫的祸根是男人。共党们的五位祖师爷,个个是淫棍,是淫贱之徒。于是,就有样学样,现时的共党们也都有了小妾和外宅。据说是因为盛世辉煌了,所以共党们个个都成了富翁。

   有钱能使鬼推磨。可女人不是鬼,是弱势群体。可是当一个社会的男人为了钱和利而挖空心思时,意志和精神自然就疲软了。万恶的共党们就此逃脱了指责,苟延残喘了。于是,女人就无助了,也更苦了。鬼为了钱去推磨的说法,其实是令人怀疑的。

   在阳世间,做人要守做人的规矩。难道阴间的鬼就无法无天了吗?从历代的笔记小说中,我们可以知道,鬼是要为它们在阳世为人的善恶付出报应的。同时,巴望着尽快投生再做人,而不是转生为动物兽类。这就是说,做鬼也要守规矩。

   古人说,“人死为鬼,鬼死为聻”。不守规矩被处死的鬼,就是聻。聻不但永远不能转生阳世,就连再去做鬼的希望都没有了。钱这个东西,连鬼都通不了。当然,钱能通神的说法,就更是胡说八道了。共党们歪曲捏造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宣传鬼话,就是对人的恶意毒化。

   天、地与人,称为三才。这三才之间的关系,就是人与天地、万象的关系。其实,这就是哲学范畴的题目。哲学出现在中国,已经两千五百多年了,古人早就有了定论。例如“天地之性人为贵”,“天高地阔人性至贵”等等。

   人为贵,就在于人性的至贵。天地化生万物,为什么人为贵?马克思说过:“动物与它的活动方式是一体的。它就等于它的活动。”所以,动物世界没有变化,更谈不到创造和进步。可是恩格斯不同意。他断言,人是猴子变的。仅此一点,就可以证明,所谓的共党理论体系,实际上就是一锅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糊涂浆糊。

   其实古希腊的哲学家和人文学家,早就对人做出了正确的定义:人是精神生命体;理性的存在就是人。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人的全部价值。这些定义与东方的“人性至贵”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可笑且又可悲的是,共党毒化出来的大学生们,整天在喊叫着要去追求自我价值。殊不知,他们作为人子降生于这个世界,就是他的全部价值。今后只需要在社会上去体现做人的价值,保持人的自然属性,那就是理性的存在和对自由的追求,履行做人的天职。那就是有社会良知、有公共意识,促进人类的进步和文明,有发明,有创造,为人类做贡献,绝对不是做人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和利。

   “人不为己”中的这个“为”字,应该读上声。意思是体现、展示、表达。全局的意思是:人不必去体现自己的价值,不去展示自己的理性,不去表达出自己对心灵和精神的自由追求的自然属性的人性至贵的话,天地都是不允许的。共党把一个“为”字的上声发音恶毒地读成去声,意思就全变了,意图精神毒化、妖魔化国人民众。

   今年的5月31日,天安门母亲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题目是《不容亵渎六四之灵,不容损害六四死难者家属的尊严》。公开信揭露了北京市公安,在今年的2月和4月份,先后几次分别以个人的名义,找死难者家属谈论赔偿问题。有记者采访,并且报道了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女士的讲话内容。

   丁女士说:“来的人说,谈真相不好办。这么多年了,当年很乱,追究也不好办。现在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当然是指李鹏)。我想跟你们谈谈,你看多少钱。”丁女士对这个人说,“我们反对黑箱作业、私下沟通。主张当局跟六四死难者家属对话团谈,而不是跟个人谈。回到正确的轨道上,纳入法制轨道解决六四问题。不要名不正,言不顺。你个人,你个人是谁呀?要堂堂正正地谈,光明正大地谈。”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表示:这不是单单赔偿多少钱的问题。天安门母亲提出的“公布真相,个案交待,赔偿和追究司法责任的三个要求是不可分割的。如果谈到赔偿,也要先有个是非对错。”

   看到了这封公开信和记者们的采访内容后,本人由衷地感谢互联网的发明,可以随时随地地揭露共党的一切卑鄙龌龊的行径。六四大屠杀是共党永远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六四的大屠杀,并没有按照共党的意图吓坏了民众,反而是震惊了世界,觉醒了民众。更重要的是,同时也敲响了共党的丧钟。从毛泽东到胡锦涛,处心积虑、丧心病狂地所要维持的政权,不但从某天开始彻底地失去了合法性,同时也开始从根基上动摇了。这是共党没想到的。

   现在三十多岁以上的人们,都可以回想一下,在1989年春,北京民主运动展开以后,随即波及全国。在那段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没有人喊出或听到过“打倒共产党”、“推翻共党政权”的声音。尽管共党罪恶累累,国人民众仍然以劝善的宽容心理,希望共党改过自新、金盘洗手,重新做人。可是大屠杀的发生,国人百姓们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人性的宽容、善良和美好的愿望,和共党团伙的兽性、残忍,势同水火、不共戴天。

   二十二年了,凶手逍遥法外,以兽性的贪婪,疯狂贪腐,成为了千万、亿万富翁。又把家属、子女、脏钱送到了国外。这一切,难道就是共党口口声声的法律尊严吗?大屠杀后,共党以为震慑了民众,从此政权永固。于是,就放大了狗胆,变本加厉地为所欲为,终于使民间发出了“打倒共党”、“驱逐共匪”、“共党滚回西伯利亚去”的怒吼。这是共党绝对不想听到的,但却是共党把人民逼出来了。

   现在,共党政权危在旦夕,愚蠢的共党以为金钱万能,杀了人可以用钱去摆平。怎么就不想想,二十多年了,共党以名和利所能收买的,不过就是一群帮闲、篾片、和捂毛们。当共党这条破船沉没时,指望着这帮不齿于人的东西去救共党,那纯属枉费心机。

   今年的5月30日,缅甸的政治领袖、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通过电视屏幕,应邀在香港大学一百周年杰出学人讲座上,与师生对话。在演讲的开始时,她特别提到了她对教育的体会。她认为教育的使命,应当是培养对人类尊严的价值观,带领人类朝正确方向发展。民主和教育都重要,民主是基于人民。如果人民有好的教育,那么就会有好的民主。

   在回答听众问题时,昂山素季呼吁所有的政治犯要保持信念。她说,“我要向所有被囚禁的人士说,要坚守信念,这是很重要的。如果你不能坚持信念,就不能过完整与平衡的人生。所以要坚守自己的信念。因为中国人不是在孤军作战,中国人会找到办法创造言论自由。我认为,我们的自由终须要由我们自己来开创。我唯一可以说的是,如果你正在尝试在中国争取自由的话,你并非孤军作战,全世界有很多人在向这一目标努力,我们都与你同在。无论如何,中国是泱泱大国,人口非常庞大,在争取自由的运动方面,应该起着先驱的作用。”

   昂山素季为了缅甸能够成为一个民主自由法治的国家,被独裁的军人政府囚禁了15年。在1989年的上半年内,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三起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首先是三月份,胡锦涛发动的对西藏拉萨的大屠杀;接下来就是缅甸军政府对缅甸要求民主自由的大学生和民众的大屠杀;然后就是邓小平、李鹏发动的北京大屠杀。争自由,要民主,是所有的人的共同愿望,不分国籍和种族。

   6月3号,共党指使个发言人说:“目前是中国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外界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忘记六四大屠杀已经22年了,茉莉花行动在中国大陆已经在各地展开了。

   共党要庆祝自己拉帮结伙90年,几个月来,拼命宣传什么“中国人民离不开共党”、“精忠报国”之类的令人恶心喷饭的东西。人们尽忠所报效的是国家和人民;政党和政府的职责是忠实于和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的。要人民抛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去忠实于政党和政府,这在理论上和逻辑上,都是不通的。公然以这种不通的无根之语去愚化、惑乱、毒害国人民众,是共党一贯的罪行之一。

   在今年的悼念六四英烈的活动中,一位同胞说:当共党讲出了一句谎言之后,就必须再去制造三、四个谎言或谣言去掩盖那个谎言。然后,还要再去制造更多的谎言,去掩盖那三、四个谎言和谣言。接下来,就是制造大量的谎言去掩盖那更多的谎言。周而复始,事事如此。所以共党的话不能听,更不可相信。谁信谁上当。

   这位同胞的话对我启发很大。我能深深地感受到,这是在饱受了共党愚化、毒化、奴化的教育和宣传后,幡然悔悟、警醒的话。凡是读过《三国誌》中赤壁之战的人都知道,后人对其中三个人的评论,是用以警觉世人的。这段评论是:做不成诸葛亮那样先知先觉的人,也要成为一个像周瑜那样后知后觉的人,绝不做像蒋干那样不知不觉的人。

   对于后知后觉,古人说:“未为晚也”。古人对不知不觉,没有评论。可是,用古代的话说,是不求甚解;用现代的话说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尤其在共党治下,是因为共党不允许人们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于是就没有了独立思考,成了共党宣传的应声虫。这就是人不为己,可怜又可悲。

   古人的警告是严厉的,这是要被天诛和地灭的。共党要庆祝90周年,这与中国民众又有什么关系呢?庆和不庆,是党徒党棍的事,与国家和人民没有丝毫关系。但是,由于共党篡政、霸权了六十多年,却也不得不去反思总结一下共党的所作所为。

   共党把它们自己的历史分成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21年到1949年的28年;1949年以后,就分成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估计是按着邓小平所说的宜粗不宜细划分的。稍微细致一些的划分应是1949年到1979年的27年的毛统治时期,为第二个阶段;1976年到1978年的两年间,是共党内部厮杀火拼的时期,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争权夺利,重新排座次。虽说只有两年,也应该算做是第三个阶段。1978年后至今,应算做是第四个阶段。共党想让人民说它好,又要人民精忠报党,那么作为草民的我们,就不得不首先弄清楚共党的性质,然后要知道共党都干了些什么。至少毛泽东也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两年前,胡锦涛说了句“六十年辉煌”,共党元老万里就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至少知道毛泽东当政27年,杀人亿万,全民一片赤贫的事实。与辉煌是沾不上边的。毛泽东还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胡锦涛们显然没有学好它们祖师爷的思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