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苏明张健评论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上台一年半的习近平毫无建树,但却是兴致勃勃地在干着一件最愚蠢、且又永远不可能办得到的事情。这就是钳制人们思想言论的自由,以暴力压制人民的意志和反抗,以恐怖和欺骗为手段,妄图使全体国民听命于他一个人。这在当前世界大趋势下,显得既蠢得可怜,又束手无策得无奈,更是激化民愤和社会动荡的主要因素。

   现在的民情已不是共党进城之初的民情了。那个时候,中国人不了解共党,加上突然沦陷为极权统治的匪区里,人们茫然不知所措。于是被动地被共党、毛泽东玩弄于股掌之中,以致身家性命不保,人人自危。一座人间地狱般的恐怖牢笼,使人们逃无处逃、躲无处躲。

   中国人以丧失了亿万条神圣的生命的代价,终于揭穿了伟光正的画皮。原来共党们不过就是一群流氓、痞子、匪类们。共党的任何的伟大战略目标,不过就是又一轮的对国家的毁灭和新一轮的对全民财产的大抢劫。胡温的十年,已是毁灭、抢劫得国破民穷山河碎了。

   在阴霾笼罩下的豆腐渣里,除了毁人,再没得可毁了;除了破碎的坛坛罐罐,再没得可抢了。习近平英勇地接手了这个烂摊子,但是对于至今为止的23.3万亿美元的国债,也就是140万亿人民币的国债,20多万亿的地方债务,和超过了110万亿新印刷出的新钞票,看来自以为有治大国之才的习近平,把挽救金融、经济的崩溃当做如烹小鲜一般地轻而易举。

   但是一年半了,国债、地方债仍在积累中,印刷机仍在日夜开动着;物价越涨越高,失业人口越来越庞大,可是习近平的军警们却在锻炼着能一枪毙命的过硬本领。本人早就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愚蠢到去入侵一个穷得什么都没有了的国家。

   而早在二十年前,就有学者提出,共产极权国家都是资金大量外流的国家。所以都是一天比一天更穷的国家,没有任何国家会去攻打穷国,所以极权国家完全可以取消军队。更何况共党从来不把出卖国家主权当回事。但是取消军队对共党来说,是件难事。军队已经成为了共党团伙内的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的贪腐势力,绝对不是胡锦涛、习近平敢于触碰的。所以只得拼命宣传东海的钓鱼岛、南海的黄岩岛的局势有多么地危机,用以作为保留军队的理由。可人们从来没听到过,军队出动去保卫这两个岛的报导。

   记得三、四年前,中国大陆的一艘货轮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共党当即宣布组成了一支混合舰队去救援。可那知半个月后,一架共党的直升飞机在海盗指定的海域,空投四百美元的赎金,这艘货轮才被放回。如此无用的军队,练出一枪毙命的本领,是冲着谁来的呢?当然是冲着供养它们的纳税人来的。

   只有在对人民的屠杀中,才能立功升迁,成为共和国英雄。在民愤日益激化的今天,共党军警的唯一用途,仅仅是保党而已。可是为什么要保党,凭什么要去保这个祸国殃民的党?无论从历史、理论和现实中,都找不到保党的任何理由。至于个人所能给出的唯一理由,无非是因为捧着共党的饭碗维持生活。可实际往这个饭碗里,放饭的却是全体的纳税人。

   共党是个穷党,既无党产,又不从事生产。进城时既没带来一分钱;六十多年当政,又是纳税人在供养着他们。说句实话,凡是多少还有些独立人格和人性、道义尚存的人来说,共党的这碗饭不吃也罢。社会动荡的直接原因,从来都是政治腐败所致。古今中外历来如此。

   共党喊叫了二、三十年的盛世、强大、辉煌。如此的大好形势下,又为什么要维稳?又怎么出现了恐怖暴力袭击呢?六十多年,大陆中国从来就没有稳定过的原因,其根源就在共党。共党是个恐怖暴力团伙,反党就是在反对恐怖暴力的行动。恐怖团伙高喊反恐怖,听上去可笑。但其实质是它们正面对全体正直的国民们的反抗。

   恐怖团伙恐惧了,知道自己罪孽深重,被全体人民总清算的一天即将来到,更是知道被清算后的下场会很惨。所以打出反恐的旗号,进一步加强对人民的镇压,无非是为了自保的最后手段。面对着日益激化的民愤,共党自己也很难评估出这反恐的最后手段的结果会是什么。

   共党很愚蠢。但即便是再愚蠢的人,也很难相信通过恐怖、暴力、屠杀、镇压,便可以达到永远压服人民、共党可以永远霸占公权力的目的。既然党不是可以永远保得住,那么被压制得怒火中烧的国民们,就必然以暴易暴,吊民伐罪,以更猛烈的手段对付共党。那么共党的结果就更惨。

   如果说,现在共党处在了骑虎难下的形势中,其实早从邓小平发动了六四大屠杀后,共党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骑虎难下的位置上了。至于江、胡、习的这二十多年,国民被祸害得更惨,遭祸害的面更大,民恨早已上升为民愤。这就是说,共党现时所骑的这只虎,是只越来越强壮的、且又暴烈的大虎,远远超过了共党驾驭的能力。那么下来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就如同古人说的:马上打天下。一旦得到天下,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一旦到了需要马上治天下的时候,这个朝代也到了末日了。共党则是马上打天下,马上治天下。自始至终是暴力。末日即将到来,共党更是加倍地暴力。那么共党所能得到的,必将是国民们的忍无可忍和奋力的一搏。

   所以说,习近平的反腐,其实是党内火拼,并没能达到平民愤的作用。习近平抓权是为了保党。但是,加倍地钳制民众、加倍地暴力对待国民,只能是适得其反,加速共党的大崩溃。中国大陆处在了金融、经济社会的三大崩溃之中。

   在江泽民和朱镕基当政的最后几年,金融经济已经出现了崩溃的迹象,于是印刷出了16万多亿的新钞票。胡温当政五年的2007年底,中国大陆率先发生了金融风暴,证明了金融与经济都陷入了大崩溃之中。到了胡温下台时,国债和印刷出的新钞票,双双超过百万亿。而今天,习李上台不过一年多,国债上升为140万亿。经济学家预计,到今年底,新钞票的总量也会上升到140万亿。

   更有学者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来说明中国人生存之艰难。调查中说,美国自上个世纪的最后十年中,通货膨胀率是零。自进入本世纪至今,通胀率始终浮动在2%上下。美元已诞生一百多年了,美分至今仍在市场上流通。

   而中国大陆的情形是:在1988年的物价暴涨,涨幅是18%;六年后的1994年,发生了第二次大暴涨,再涨上21.9%;2007年又暴涨,幅度为8.7%;2010年再涨6.5%。调查中没有提到最近这三、四年的物价暴涨率。

   但生活在大陆上的人们都能够凭着自己的感受,知道物价又上涨了多少。调查中还提到,贫穷的中国人还要向政府付高税。中国人所购买的每一件商品,所付出的税是美国的4.17倍;是日本的3,76倍;是欧盟十五国的2.33倍。中国人既苦,又可怜。拿着世界最低的工资,付出的是世界最高的税收,可又绝对不享有任何的国家福利和保障。

   付出了血汗乃至生命的代价,可是国家既不富又不强,反而国债高筑,新钞票泛滥。那么,民情激愤,社会动荡,就是必然的结果了。虽然可以用当局者迷来做解释,但是不能说共党不知道为什么社会不稳定,和为什么造成了如今社会大崩溃的局面。

   在本人的记忆里,共党的干部们总是象在唱儿歌似地在唱:抓住主要矛盾,解决主要问题。其实,大陆中国的主要矛盾是共党一贯以人民为敌。主要问题是共党已经成为了人民的公敌。双方的敌对情绪升高,敌意加深,已不是可以调解、缓和,可以化解得了的。一场全体国民们对统治团伙的较量已经开始了。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不可避免。

   习近平努力地把大陆社会拉回到共党红色恐怖统治的年代,同时又愚蠢地制造地区、国际紧张关系的老套数,企图转国人的注意力。美国以及欧盟国家多次要求共党,对东海和南海敏感海域问题要妥善解决。共党自以为聪明,知道美国与日本和菲律宾都有防务条约,唯独越南没有。于是又是砍断越南的海底电缆,又是撞船地非要在敏感海域钻探石油,引发了越南国民们的愤怒和抗暴,掀起了排华反华的风潮。

   大陆华侨受损挨打,还殃及了台湾、新加坡和日本的工商企业和员工们。台湾派专机接回了自己的侨民,而大陆的侨民只得往缅甸逃跑。共党不长记性:曾几何时,曾经勾肩搭背的同志加兄弟,翻脸就兵戎相见,号称强大的大陆却打败了。于是共党又偷偷摸摸地在广西、云南割地赔款。

   事隔25年,越南未必强大,但共党已是腐败透顶了。一旦擦枪走火,虽说是残存共产国之间的火拼,但又将是人民遭殃,子弟们送命。结果如何,且不去提它,反正这里没有宪政、民主、人权和自由。我们不知道共党治下的越南社会是否稳定、和谐,估计不太可能。

   中共制造撞船事件,正好也是越共转移人民注意力的机会。并且可以证据十足地对越南人民宣传说:中共就是国际上的反越敌对势力。中共只会制造事端,但却没有应付事端扩大后的措施。其实是不具备这个能力。

   据说大陆的那个海军强大得不得了,但却从来没有见到他们执行保卫主权的职责,频频出去挑衅闹事的都是渔政船。估计这支海军一旦派出去,也会遭到甲午海战同样的下场。事实是如此,但强硬的横话还要说。

   近日党军的总参谋长去美国,在记者会上说:“祖宗留下了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大义凛然,令人感动。殊不知,正是共党把祖宗留下了的一千一百四十一万八千一百七十三平方公里的土地,丢得只剩下了九百六十万。那一百八十一万平方公里到哪里去了呢?南海面积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现时属于中国的仅有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

   2008年7月,胡锦涛跑了趟日本,中日东海边界西移,立时三十万平方公里的东海海域归属了日本。至于1979年中越之战后,和九十年代签订的《中俄边界条约》中,祖宗留下的土地,又丢出去了多少?领土面积比960万又少了多少?

   这位总参谋长的横话或许能博得掌声。但是,他在东方的、祖宗留下的土地,已被共党出卖得七零八落了。这些事实中国人或许不知道,是因为共党不让中国人知道;但国际社会知道。共党公然对国际社会撒谎,丢人现眼的是共党,伤害的是所有中国人的祖宗,更是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有消息说,秋天的党会要提前开,这是政权危机时期的通常做法。当一个昏庸之辈独揽了所有的权力之后,却又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止时,民变在即是个必然的趋势。但对于统治团伙内的那众多的、醉生梦死、不知死之将至的利益团伙来说,为了各自的利益,也必将有一场你死我活的火拼。作为草民,实在没必要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谁胜谁负上。

   一群疯狗在相互乱咬,胜出的狗也是一只害人的狗。每一位草民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自己国家的兴亡,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和义务。国家的何去何从,是国人民众说了算。共党把人民都给代表掉了的日子该结束了。事实上,已经结束了。

   

    05-17-2014 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