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任何的宗教和信仰都产生于人类的社会,其目的都是呼唤人的心灵和提升人的精神进入更高的境界。虽然未必对所有的人都起作用,但是对新生事物给予关注,并且去了解它,便不难知道,宗教与信仰和人的理性与做人的原则道义,那是相辅相成的,至少也起到了劝化世人和劝善的作用。

   

   人的性格原本就是由人性和兽性组成。也就是说,既有善,也有恶。所以说,隐恶扬善,是每个人一生中必修的功课。从法学和法律的严格的意义上讲,每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犯过罪,而且不止是一次,甚至是几次。只是由于没有危害到旁人和公众,或者没有被发现起诉而已。

   

   人是有自律的,这个自律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祖训家规,古圣先贤们的典籍和社会的公共教育,以及宗教和信仰。美国有98%以上的人有宗教信仰。美国总共是三亿一千多万人口,在监狱服刑的罪犯是十四万五千多人,平均每一千个美国人当中,仅有0.4个人的犯罪率。加拿大的情形就更好:在三千两百万的人口中,服刑的罪犯不足三千人,平均每一万个加拿大人中,仅有不到一个人的犯罪率。

   

   就在五月底结束的世界八强首脑会议上,在讨论到全力应对全球经济萧条,努力促成经济早日复苏的题目时,有专家建议,美国政府应该减少犯罪率,因为为了这十四万五千个服刑的罪犯,美国政府一年的开支就是三十亿美元。

   

   那么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保守的计算,总人口16亿人,服刑的人常年保持在两千多万。平均每八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服刑的罪犯。是美国的31倍,加拿大的125倍。如果按照共党报出的13.4亿人口计算,那么比率就更甚,平均每六十七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服刑的罪犯。

   

   我们不否认,共党六十年领导出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可是,即便在押的两千多万人犯中,有50%是冤假错案的话,那么,另外的一千多万罪犯所占人口的比例也是相当大的。对于平均每一千个中国人口,就有六个多罪犯。是美国的15倍,是加拿大的62倍。

   

   无论共党自以为多么正确,在这个问题上,也难自圆其说,摆脱不掉一个社会教唆犯的罪名。更何况,共党原本就是一个犯罪团伙。当政六十多年,兽性的物欲膨胀到了极点,以至于到了无官不贪,无官不腐,无官不包养二奶、三奶。败坏了国家,也败坏了人民。所以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人痛心地说出了“人心不古”。

   

   近二十年间,更是人性泯灭,道德无存,根本原因就在于共党长期对国人的毒化、奴化,以至于父母不能成为子女后代的典范。祖训家规被共党批倒批臭了;先秦的古圣先贤的典籍,被秦始皇一把火烧掉了;好不容易勉强保留下来的孔、孟、老、庄们,最终还是没能逃掉毛皇帝的这一关。

   

   教育起源于家教,家教是毁于共党这个灭顶之灾。于是几代人便不得不接受共党的歪门邪道的公共教育,宗教和信仰也被共党荼毒了;佛家的普度众生的精神没有了;替代的是四大皆空的逃世哲学。当人们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不是站出来抗争,成为社会变革的力量,而是打出看破红尘的旗号,逃避现实。于是,就再也看不到天下众生都苦了。

   

   道家原本是哲学,探讨的是人与天地、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故而道家追求的是真,追求淳朴的生活和精神自由。老子的“道常无为而无所不为”,被庄子说成是无为而治。到了晋朝,道家由原来的治世之学就变成了玄之又玄的玄学,追求的是个人的精神解脱,也逃离了现世的一切。

   

   儒家充满了人格与正义的精神,提倡积极入世的思想,公开提出了“不可为而为之”的思想。在历史上由此出现了许多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为民请命的士绅和官员们。“忠孝节义,礼义廉耻”这八个字中,共党们只喜欢人们忠于共党,其它的共党就都恨,所以孔子的坟地也被共党扒了。共党煽动民族主义狂热,今年初在天安门摆上了一尊孔子的雕像。后来想了想,孔子的思想无论如何与共党的四个坚持是弄不到一块的,于是三个月后就又搬走了。

   

   至于外来的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国大陆大约有八千万到一亿的信徒。共党自以为可以领导耶和华和耶稣基督,但是信徒们显然是不买共党这个帐的。于是纷纷地脱离共党控制的教堂,组织起了家庭教会,却又遭到了共党的镇压。

   

   在人性、道德、心灵、精神的一片大沦亡当中,中国人并没有整体地沦亡在共党的毒化之下,绝大多数的同胞们仍然坚守住了正义与道德的底线,共党就又开始镇压了。然而,家庭教会的成员们,勇敢地站起来抗争了。于是,就有人说这是在搞政治。

   

   这就奇怪了。每一个国家都是政治国家,每一个家庭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是家政。许许多多的个人和家庭组成了国家,人们的生活、工作、学习,以及生老病死,那就是国政。家政是管理家庭中每个成员的事;国政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家政国政都是政治,人人都生活在纷杂的政治事务当中,人们的言行举止当然就处处反映出国家的政治。

   

   国家镇压宗教和信仰,这是国家在搞政治。信徒和修炼人抗争、反镇压,是政治诉求,和要求政治人权和自由。难道说只许国家的政治镇压,不许被镇压的人进行政治反抗吗?政治人物是公众人物,他们在程度水平上都有差别,甚至是好坏不一。更有甚者,那就是极权、独裁、专制的政体,是掌握在一群土匪强盗流氓恶棍的手里。连这么一帮不齿于人的东西们都在搞政治,以政治杀人、掠夺、中饱私囊,那么公民们反倒要俯首帖耳,任由它们祸国殃民,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过如此驯服的臣民。

   

   毛泽东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话曾作为最高指示,强迫人们像念经似的念了几十年。共党的祖师爷都认为反抗是必然的,那么对于镇压、屠杀来说,反抗就更是必须的了。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仍然不能使统治者停止镇压和屠杀的时候,那就向利比亚人民学习,进行武装反抗,把统治者绳之以法。

   

   对于政治这个词、这个东西、或者是这件事,实在是没有必要去摆出一副清高、远离、厌恶,或者是不屑一顾神情和样子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你生活在政治国家,却不懂得什么是政治,甚至让人以为你连什么是政治的定义,和起码的政治常识都不懂。

   

   古人留下了一副著名的对联,上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下联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副对联的寓意,完全符合了古人的学以致用的教导。那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按现代的话说,就是要有理论,同时也要有实践的经验。但是古人也有偏执的时候。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驱使下,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那么我们就要请问了,什么事情不是从窗外来的呢?圣贤书中的哪一条理论,哪一条定义,哪一句训导劝化的话,不是从窗外来的呢?没有窗外的实践和总结,又哪来的圣贤书呢?在老子的《太上感应篇》中,第一句话就是,“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就是从窗外事中得到的认识和总结。两千多年了,屡试不爽。至今人世间所发生的一切仍然离不开这十六个字,所以称为圣贤书。

   

   5月26日,全球的电视台同步广播了原南斯拉夫塞尔维亚最高军事指挥官姆拉迪奇,在躲藏了十六年后终于被抓获的新闻。现年七十七岁的姆拉迪奇被控,在包围萨拉热窝期间,造成了一万贫民的死亡所犯下的战争罪。国际法庭同时指控他的种族灭绝罪,因为他曾下令直接杀害了八千多名穆斯林男人和男孩子,被认为这是自二战以来在欧洲发生的最大规模的大屠杀。

   

   姆拉迪奇已被送往荷兰海牙的联合国战争罪法庭,他将在那里受审。南斯拉夫的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在2000年垮台之后,就已经由该法庭以战争罪和屠杀罪判处终身监禁。这就是唯人自召的祸,那么恶报就如影随形的来了。逃跑躲藏了十六年,最终还是要被绳之以法的。

   

   世界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在5月25日发布了2011年全球和平指数的报告。在被调查的153个国家中,北美和西欧国家大都排名在前二十名。报告说,其中有40%的国家,被列入最不安全国家的榜上。该研究所的执行主席基勒利先生表示,由于全球经济仍在低谷中挣扎,政府与民众间的冲突就加剧了。另外有一些国家应该寻找新的途径,而不是一味地以军警的武力镇压的办法,去实现稳定或和平。

   

   这最后的一句话显然是指中国大陆。在做这项调查和评选中,是根据了23个不同的指数而得出的结果,其中就包括政府的功能、经济环境、人权状况、资源分配、与邻国的关系、信息流通、教育程度和腐败程度等等。

   

   凡是两耳多少听点窗外事,两眼多少看点窗外事的中国人,从评选的这几个项目上看,就不难知道,中国大陆又是排名最末。共党当政六十多年,对人民的屠杀镇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共党贪污腐败的性质也从来没有改变过。江泽民喊出了个稳定,胡锦涛就又喊出了个和谐,最近又厚颜无耻地叫大学生们精忠报党。

   

   本人曾多次地并且是很认真的研究查找,共党结伙九十年历史中的任何功绩,任何于国于民的恩典的蛛丝马迹。但是多次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除去大奸大邪,就是滔天的罪恶以外,实在找不到任何的事实或理由,可以使国人百姓感恩,或效忠的。因为共党从来没有精忠报国,也没有精忠报民的任何意图和迹象,反而,它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在祸国殃民。

   

   在如此的情形之下,竟然要人民去精忠报党,还强迫小学生们向共产斧头帮的党旗行礼,这只能反映出共党的土匪强盗的本性,至今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同时我也认为,持有我这一看法的人绝对不是仅仅我一个人。中国大陆的前卫艺术家高强兄弟二人,创作了一个题为《下跪忏悔的毛》的雕塑作品。这个雕塑作品如真人大小一样,是古铜色的毛泽东双膝下跪,右手放在胸前,一副忏悔认罪的形象。2010年的9月份,这副作品在美国堪萨斯州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展出,一直展出到了今年的1月份。

   

   据朋友们介绍说,艺术家高氏兄弟的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入狱二十五天后就被告知,他们的父亲自杀身亡了。显然共党对高氏兄弟来说,是有杀父之仇的,而无恩典。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中国人死于被整死和饿死的人数高达一亿。哪一个死于非命的人没有几个子女后代呢?

   

   这就是说,对共党有杀父之仇的人,那就是几亿人。从古到今,民间认定的三件事: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三是丧子之痛,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刘少奇、彭德怀们,都是共党内部自相火拼的牺牲品。难道他们的子女后代,会认为其父之死是死有余辜,是不死不足以平民愤;或者是为了稳定而死,为了和谐而死,就死得其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的子女后代们就是一群畜牲。

   

   作为一个中国人,哪怕没有多少历史的知识,但至少也应该知道,在上个世纪的二次大战中,世界上出现了反法西斯主义的三巨头。那就是在1941年开罗会议上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在当时被称为是三巨头会议。三国正式联手合作,分别在东西方两个战场上对日、德正式宣战。四年后同时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三巨头成为了世界的英雄。这是中国人的骄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