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苏明张健评论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任何的宗教和信仰都产生于人类的社会,其目的都是呼唤人的心灵和提升人的精神进入更高的境界。虽然未必对所有的人都起作用,但是对新生事物给予关注,并且去了解它,便不难知道,宗教与信仰和人的理性与做人的原则道义,那是相辅相成的,至少也起到了劝化世人和劝善的作用。

   

   人的性格原本就是由人性和兽性组成。也就是说,既有善,也有恶。所以说,隐恶扬善,是每个人一生中必修的功课。从法学和法律的严格的意义上讲,每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犯过罪,而且不止是一次,甚至是几次。只是由于没有危害到旁人和公众,或者没有被发现起诉而已。

   

   人是有自律的,这个自律来自于父母的言传身教,祖训家规,古圣先贤们的典籍和社会的公共教育,以及宗教和信仰。美国有98%以上的人有宗教信仰。美国总共是三亿一千多万人口,在监狱服刑的罪犯是十四万五千多人,平均每一千个美国人当中,仅有0.4个人的犯罪率。加拿大的情形就更好:在三千两百万的人口中,服刑的罪犯不足三千人,平均每一万个加拿大人中,仅有不到一个人的犯罪率。

   

   就在五月底结束的世界八强首脑会议上,在讨论到全力应对全球经济萧条,努力促成经济早日复苏的题目时,有专家建议,美国政府应该减少犯罪率,因为为了这十四万五千个服刑的罪犯,美国政府一年的开支就是三十亿美元。

   

   那么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保守的计算,总人口16亿人,服刑的人常年保持在两千多万。平均每八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服刑的罪犯。是美国的31倍,加拿大的125倍。如果按照共党报出的13.4亿人口计算,那么比率就更甚,平均每六十七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服刑的罪犯。

   

   我们不否认,共党六十年领导出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可是,即便在押的两千多万人犯中,有50%是冤假错案的话,那么,另外的一千多万罪犯所占人口的比例也是相当大的。对于平均每一千个中国人口,就有六个多罪犯。是美国的15倍,是加拿大的62倍。

   

   无论共党自以为多么正确,在这个问题上,也难自圆其说,摆脱不掉一个社会教唆犯的罪名。更何况,共党原本就是一个犯罪团伙。当政六十多年,兽性的物欲膨胀到了极点,以至于到了无官不贪,无官不腐,无官不包养二奶、三奶。败坏了国家,也败坏了人民。所以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有人痛心地说出了“人心不古”。

   

   近二十年间,更是人性泯灭,道德无存,根本原因就在于共党长期对国人的毒化、奴化,以至于父母不能成为子女后代的典范。祖训家规被共党批倒批臭了;先秦的古圣先贤的典籍,被秦始皇一把火烧掉了;好不容易勉强保留下来的孔、孟、老、庄们,最终还是没能逃掉毛皇帝的这一关。

   

   教育起源于家教,家教是毁于共党这个灭顶之灾。于是几代人便不得不接受共党的歪门邪道的公共教育,宗教和信仰也被共党荼毒了;佛家的普度众生的精神没有了;替代的是四大皆空的逃世哲学。当人们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不是站出来抗争,成为社会变革的力量,而是打出看破红尘的旗号,逃避现实。于是,就再也看不到天下众生都苦了。

   

   道家原本是哲学,探讨的是人与天地、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故而道家追求的是真,追求淳朴的生活和精神自由。老子的“道常无为而无所不为”,被庄子说成是无为而治。到了晋朝,道家由原来的治世之学就变成了玄之又玄的玄学,追求的是个人的精神解脱,也逃离了现世的一切。

   

   儒家充满了人格与正义的精神,提倡积极入世的思想,公开提出了“不可为而为之”的思想。在历史上由此出现了许多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为民请命的士绅和官员们。“忠孝节义,礼义廉耻”这八个字中,共党们只喜欢人们忠于共党,其它的共党就都恨,所以孔子的坟地也被共党扒了。共党煽动民族主义狂热,今年初在天安门摆上了一尊孔子的雕像。后来想了想,孔子的思想无论如何与共党的四个坚持是弄不到一块的,于是三个月后就又搬走了。

   

   至于外来的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国大陆大约有八千万到一亿的信徒。共党自以为可以领导耶和华和耶稣基督,但是信徒们显然是不买共党这个帐的。于是纷纷地脱离共党控制的教堂,组织起了家庭教会,却又遭到了共党的镇压。

   

   在人性、道德、心灵、精神的一片大沦亡当中,中国人并没有整体地沦亡在共党的毒化之下,绝大多数的同胞们仍然坚守住了正义与道德的底线,共党就又开始镇压了。然而,家庭教会的成员们,勇敢地站起来抗争了。于是,就有人说这是在搞政治。

   

   这就奇怪了。每一个国家都是政治国家,每一个家庭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是家政。许许多多的个人和家庭组成了国家,人们的生活、工作、学习,以及生老病死,那就是国政。家政是管理家庭中每个成员的事;国政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家政国政都是政治,人人都生活在纷杂的政治事务当中,人们的言行举止当然就处处反映出国家的政治。

   

   国家镇压宗教和信仰,这是国家在搞政治。信徒和修炼人抗争、反镇压,是政治诉求,和要求政治人权和自由。难道说只许国家的政治镇压,不许被镇压的人进行政治反抗吗?政治人物是公众人物,他们在程度水平上都有差别,甚至是好坏不一。更有甚者,那就是极权、独裁、专制的政体,是掌握在一群土匪强盗流氓恶棍的手里。连这么一帮不齿于人的东西们都在搞政治,以政治杀人、掠夺、中饱私囊,那么公民们反倒要俯首帖耳,任由它们祸国殃民,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过如此驯服的臣民。

   

   毛泽东也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话曾作为最高指示,强迫人们像念经似的念了几十年。共党的祖师爷都认为反抗是必然的,那么对于镇压、屠杀来说,反抗就更是必须的了。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仍然不能使统治者停止镇压和屠杀的时候,那就向利比亚人民学习,进行武装反抗,把统治者绳之以法。

   

   对于政治这个词、这个东西、或者是这件事,实在是没有必要去摆出一副清高、远离、厌恶,或者是不屑一顾神情和样子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你生活在政治国家,却不懂得什么是政治,甚至让人以为你连什么是政治的定义,和起码的政治常识都不懂。

   

   古人留下了一副著名的对联,上联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下联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副对联的寓意,完全符合了古人的学以致用的教导。那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按现代的话说,就是要有理论,同时也要有实践的经验。但是古人也有偏执的时候。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驱使下,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那么我们就要请问了,什么事情不是从窗外来的呢?圣贤书中的哪一条理论,哪一条定义,哪一句训导劝化的话,不是从窗外来的呢?没有窗外的实践和总结,又哪来的圣贤书呢?在老子的《太上感应篇》中,第一句话就是,“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这就是从窗外事中得到的认识和总结。两千多年了,屡试不爽。至今人世间所发生的一切仍然离不开这十六个字,所以称为圣贤书。

   

   5月26日,全球的电视台同步广播了原南斯拉夫塞尔维亚最高军事指挥官姆拉迪奇,在躲藏了十六年后终于被抓获的新闻。现年七十七岁的姆拉迪奇被控,在包围萨拉热窝期间,造成了一万贫民的死亡所犯下的战争罪。国际法庭同时指控他的种族灭绝罪,因为他曾下令直接杀害了八千多名穆斯林男人和男孩子,被认为这是自二战以来在欧洲发生的最大规模的大屠杀。

   

   姆拉迪奇已被送往荷兰海牙的联合国战争罪法庭,他将在那里受审。南斯拉夫的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在2000年垮台之后,就已经由该法庭以战争罪和屠杀罪判处终身监禁。这就是唯人自召的祸,那么恶报就如影随形的来了。逃跑躲藏了十六年,最终还是要被绳之以法的。

   

   世界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在5月25日发布了2011年全球和平指数的报告。在被调查的153个国家中,北美和西欧国家大都排名在前二十名。报告说,其中有40%的国家,被列入最不安全国家的榜上。该研究所的执行主席基勒利先生表示,由于全球经济仍在低谷中挣扎,政府与民众间的冲突就加剧了。另外有一些国家应该寻找新的途径,而不是一味地以军警的武力镇压的办法,去实现稳定或和平。

   

   这最后的一句话显然是指中国大陆。在做这项调查和评选中,是根据了23个不同的指数而得出的结果,其中就包括政府的功能、经济环境、人权状况、资源分配、与邻国的关系、信息流通、教育程度和腐败程度等等。

   

   凡是两耳多少听点窗外事,两眼多少看点窗外事的中国人,从评选的这几个项目上看,就不难知道,中国大陆又是排名最末。共党当政六十多年,对人民的屠杀镇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共党贪污腐败的性质也从来没有改变过。江泽民喊出了个稳定,胡锦涛就又喊出了个和谐,最近又厚颜无耻地叫大学生们精忠报党。

   

   本人曾多次地并且是很认真的研究查找,共党结伙九十年历史中的任何功绩,任何于国于民的恩典的蛛丝马迹。但是多次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除去大奸大邪,就是滔天的罪恶以外,实在找不到任何的事实或理由,可以使国人百姓感恩,或效忠的。因为共党从来没有精忠报国,也没有精忠报民的任何意图和迹象,反而,它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在祸国殃民。

   

   在如此的情形之下,竟然要人民去精忠报党,还强迫小学生们向共产斧头帮的党旗行礼,这只能反映出共党的土匪强盗的本性,至今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同时我也认为,持有我这一看法的人绝对不是仅仅我一个人。中国大陆的前卫艺术家高强兄弟二人,创作了一个题为《下跪忏悔的毛》的雕塑作品。这个雕塑作品如真人大小一样,是古铜色的毛泽东双膝下跪,右手放在胸前,一副忏悔认罪的形象。2010年的9月份,这副作品在美国堪萨斯州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中展出,一直展出到了今年的1月份。

   

   据朋友们介绍说,艺术家高氏兄弟的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打成了反革命分子。入狱二十五天后就被告知,他们的父亲自杀身亡了。显然共党对高氏兄弟来说,是有杀父之仇的,而无恩典。毛泽东当政二十七年,中国人死于被整死和饿死的人数高达一亿。哪一个死于非命的人没有几个子女后代呢?

   

   这就是说,对共党有杀父之仇的人,那就是几亿人。从古到今,民间认定的三件事: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三是丧子之痛,都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刘少奇、彭德怀们,都是共党内部自相火拼的牺牲品。难道他们的子女后代,会认为其父之死是死有余辜,是不死不足以平民愤;或者是为了稳定而死,为了和谐而死,就死得其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的子女后代们就是一群畜牲。

   

   作为一个中国人,哪怕没有多少历史的知识,但至少也应该知道,在上个世纪的二次大战中,世界上出现了反法西斯主义的三巨头。那就是在1941年开罗会议上的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在当时被称为是三巨头会议。三国正式联手合作,分别在东西方两个战场上对日、德正式宣战。四年后同时赢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三巨头成为了世界的英雄。这是中国人的骄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