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近代科学的两个最重大发明,一个是电脑,一个是互联网,确实造福了人类。九十多年前的五四运动时期,中国的有识之士们就已经发现,并且认定了要救中国就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民主、二是科学。中国大陆的人口虽然占到了世界总人口的22%以上,但遗憾的是电脑和互联网的发明都不是中国人。

   

   共党得意地宣称,中国大陆的博士数量已经超越了美国。可是在近五十多年中,美国有一百多位科学家获得了八十多项的诺贝尔科学奖,而中国大陆在这六十二年中却是一个也没有。倒是有两个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可糟糕的是,一个在海外流亡,一个被关进监狱。原本是世界级的殊荣,可在共党的眼里,却是大逆不道的罪行。

   

   在科学界,中国人没有发明创造,但并不影响中国人使用和享受别人的发明创造。据说中国大陆有网民三、四亿人,无论如何这都是件大好事。发明创造的目的就是为了造福人类,推动人类的文明和进步。但在中国大陆,由于有了共党团伙霸占公权力的这个特色,于是国情也就有所不同了。这个不同之处又在哪里呢?

   

   几个身在北美的中国大陆的专家先生们利用网络开了一个论坛,设置的论题是《二十一世纪属于中国》。其论证论据倒是很简单,只是强调中国大陆是个新兴的经济体。使用的数据都是共党报出来的、水分极大、且又相互矛盾的数字。然后就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那就是二十一世纪里,能够得到世界魁首的地位的非中国大陆莫属了。

   

   至于世界信不信,倒还在其次,关键是中国人信不信。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人现时的感受和体会又是如何?是否感觉到了国泰民安,是否生活得悠闲富裕轻松愉快,是否切身感到了自己的生活在前年就已经优越过了德国,去年又优越过了 日本,今年的优越程度已经接近了美国。那么明后年就优越过了美国,那是不在话下。

   

   一家中文电视台请来了一位抱持着这一观点的中国专家先生,请他向观众们尽可能的详细说明,为什么二十一世纪要属于中国大陆。这位专家倒也不吝珠玉,提了几点他的论据:第一,西方国家政府管理国家的方法太落后了;第二,西方国家的人民挣钱那就是为了自己,至于中国大陆就不同了。

   

   新兴的经济体使用的,是全新的管理国家的办法。这全新的管理办法就是两点:一是保持社会稳定,二是要让全体国民们共同享受幸福生活。不言而喻,这位专家先生不是帮闲、就是五毛。凡是读过几年书的人至少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去说明一个问题、或者一件事,首先是论据要可靠、可信,论证要实事求是。证据确凿以后,得出的结论就自然而然地令人信服了。

   

   这位专家先生首先是在替共党背书。共党说中国大陆是个新兴经济体,于是他也跟着说。但是这个新兴经济体的说法的根据是什么?难道说中国大陆在过去的三、四千年中从来就不是个经济体吗?还是说共党当政后的前三十年中国大陆不是一个经济体,只是这三十多年才形成了经济体,所以才称其为新兴的经济体?

   

   再说明白一些,就是以前从来就不是个经济体,共党搞了改革以后,中国大陆才逐渐的成为了一个新出现的、新发展的、刚刚被人们发现和注意到的经济体。言外之意,就是共党的功劳太大了,把原来不知道经济为何物的中国大陆竟然领导出了一个经济体。说这种话和信这种话的人显然是数典忘祖。

   

   满清王朝灭亡之前,GDP总量占全球的20%;中华民国北伐后,消灭军阀统一国家后,GDP占全球的17%;十四年的抗战中,GDP占全球的11%点多;抗战胜利,共党又发动了三年半的内战,在共党窃国篡政的1949年,GDP占全球的5.7%;六年后的1955年,中国大陆的GDP占全球的4.5%;1977年,GDP占全球的2.5%;到了2008年底,中国大陆GDP占全球的3.97%,比1977年高出了1.47%,但人口却比1977年增长了一倍,不如1955年的4.5%;更和1949年的5.7%比,低了1.73%,可人口却是 1949年的四倍。

   

   共党报出的2008年的GDP总量是26万亿。2009年的总量是多少,共党没说,直到今天才说出个33万亿。于是今年初就有人兴奋地说,2010年是40万亿;又有人说今年或者明年会达到40万亿;还有人说明年后年会达到60万亿,就超过美国了。这才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为共党做嫁衣裳。

   

   有体制外的学者根据共党去年报出的GDP数字计算,比三十年前整整翻了九十多倍。关键的问题是广大的国人百姓们是否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九十多倍呢?人们的收入或许随着物价的暴涨提高了二十倍、甚至是五十倍,但是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生活比三十年前提高了一倍的人是少而又少。

   

   三十多年前,中国大陆是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穷是穷,但至少不欠债。可是到了年底,共党欠下了54万亿的国债。每个中国人的头上,都背上了3万5千块钱的债务;共党又印刷出了至少有43万亿的新钞票,又让每个中国人的积蓄和收入是大大的贬值缩水。今年还在印,钱就更不值钱了。共党把这叫北京模式,已经得到了世界的共识。如果这就是新兴经济体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全面崩溃和破产的经济体。

   

   至于那位专家先生说的全新的管理办法中的第一点,是保持社会的稳定。本人认为这是站在共党立场上的当务之急。经济被共党搞得破产崩溃了,民不聊生。共党体制内的人都明白,国将不国了,所以拼命地变本加厉的抢劫,捞取最后一桶金,然后外逃。百姓们不是傻瓜,当然是由怨生恨,民心不平、民意尽失,社会当然就不稳定。

   

   共党全新的管理办法,就是支出一笔比军费开支还要庞大的钱,去雇佣帮凶、篾片、地痞流氓和恶棍们充当城管打手来维持稳定。于是就出现了6月13日,广州增城的一位四川孕妇,也变成了不稳定因素。被这帮不齿于人的城管们殴打之后,孕妇是否稳定了,我们不知道,但周围的数千数万的民众们又不稳定了。于是共党们又是派警察,又是调军队,轻重武器都用上了。打死打伤一百多人后,据说至今广州的社会是仍不稳定。

   

   由此看来,这个所谓的全新的管理办法着实不怎么样,不但不能保持社会的稳定,反而是在制造社会的不稳定。共党治下的社会从来就无法稳定。让我们从1949年到1962年的这十三年间,看看共党都干了些什么。土改是杀人抢土地;镇反是杀人;公私合营是抢劫工商业;反右是杀人、钳制言论;大跃进是全面的破坏;接下来就是活活饿死了近六千万人。

   

   共党们或许是什么特殊材料做出来的东西,但是中国人民是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自然人、社会人。在被杀、被抢、被整以后,似乎不太可能磕头如捣蒜的高呼:谢党隆恩。三十多年的凭票限量吃饭,更不太可能被认为是党恩浩荡。共党宣传了三十年的“牢记血泪仇”,“仇恨入心要发芽”,就是在告诉国人民众,共党对人民做下的这个仇和恨,必须牢记。世世代代不能忘,清算共党罪恶的那一天是一定会来到。

   

   那么这后三十年,共党出卖了多少领土和领海,又干出了多少次的大屠杀、大镇压;向外国人卖出了多少被遗弃的女婴;总共贪污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钱,又有多少共党狗官们是卷款外逃。如果是清平世界荡荡乾坤的话,又怎么会出现三、四千万的冤民大军呢?

   

   共党制造了全社会对它的仇恨,于是不断地加大统治的成本去保持这个稳定。共党丝毫不打算向人民请罪下台,反而以暴力的手段去压制民愤,去逼迫人民造反、革命和起义。我们丝毫看不出这是什么全新的管理办法,所能看出的只是共党的无人性,和末日前的疯狂挣扎。

   

   对于这位中国专家先生说出的全新的管理办法中的第二点,是共党要让全体国民们共同享受幸福生活。不知道别人是如何看待这一点的,但是本人却是由衷地感到恶心。六十多年,从来都是共党代表人民说幸福。老百姓说自己幸福了的,本人从来没听到过。

   

   三十年前,邓小平设计出了一个“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政策。到了今天,有目共睹的是共党团伙中的230万个家庭不仅仅是富裕,而且是暴富,是千万、亿万的富翁。2008年底共党报出中国大陆有4.3亿个家庭。学者们的调查数字是,这230万个家庭的总资产,占到了全国资产的90%以上。这就是说,那4.2亿多个家庭,是在依靠着那不足10%的全民资产在活着。

   

   因此本人认为,这4.2亿多个家庭实在是不太可能和那230个家庭共同享受幸福生活的。其实这230万个家庭也并不幸福。贪腐抢劫致富当然就遭恨,于是这三十年中国大陆就出现了“仇富”这个说法。仇富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们富得没道理。

   

   其实,这一帮富翁们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恐惧之中,在千方百计地为自己铺路。以至于近来有调查数字显示,74%的富翁们都已经完成了移民外国的手续。这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卷款外逃。如果中国大陆中国所谓的新兴经济体的全新管理办法,使他们享受到了幸福生活的话,又为什么要逃离故土,躲到天涯海角去呢?富翁们都不幸福,那么穷人就更谈不到幸福了。

   

   在现时的中国大陆没有幸福的人,就连胡锦涛、温家宝也不幸福。整天说着瞎话、假话、梦话,面对着的却是全民的怨恨和愤怒;管理着的是一个被出卖的七零八落、破碎的国家;一个崩溃破产了的经济体,一个腐败的烂透了的政权,一个被人类社会认为是公敌的政权。我不知道那位专家先生,在说着共享幸福生活的时候,他是否真的感受着幸福。无论他感受到了幸福与否,其实他是没有权利代表中国人说幸福。

   

   共党以为自己有权利代表中国人民,但却是从来都代表不了的,因为共党们是一个无人性的兽性团伙。按照他们的本性,始终企图把人性的社会改造成他们习惯了的丛林社会、山寨社会,以便于他们过上弱肉强食的生活,这就是共党喊叫的特色和国情不同。但是中国人也和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既没有特色,更没有不同。上天公平地赋予了中国人同样的权利和自然属性,那就是人的理性和对自由精神的追求。这就是中国人和共党在理念和价值观的对立和冲突的根本原因。

   

   所以共党无法代表中国人,更何况每个人心目中的幸福和目的都是不同的。本人始终认为,名和利只不过是人在谋生和生存中的手段而已,与心目中向往的心灵精神的幸福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本人最恨的就是被共党代表了去爱什么,恨什么。又是什么同一个梦,又是幸福的。我追求的是自由精神;共党们想要的是物欲贪婪的满足。我是人,共党们是低等动物,相互之间无法代表。

   

   所以凡是替共党背书,为共党做帮闲、篾片、五毛、愤青、愤佬的中国人,确实应该多少反思一下自己的人性是否充实,公德意识是否存在,公共意识的良知多与少。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大胆地设立一个研究的专题。

   

   例如,这个二十一世纪属于中国的专题研究是很好的一个研究项目。下一步就是要小心的求证。这是一个相对艰苦的过程,要翻阅大量的资料,查找大量的数字,最重要的是甄别资料数字的真伪和可信度。尤其事关国事,更要体察民情,征询民众的意见和看法。民乃国之本。国父孙中山先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说过,管理众人之事即为政治。那么政治的正确与否,就是直接关系到每一位国民的切身利益的大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