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爱国爱家乡是每一个人天性中的一种情结。正是因为爱,所以就巴望着祖国家乡好。即便是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去,至少也不允许有人去破坏它。所以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对家国的赞美,那是出于天性中亲切的情感。但是人毕竟是理性的。国家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里去,当然就要批评指责授权管理国家的政府了。
   
   政府破坏了国家,爱国者们就一定会要政府请罪下台;政府霸占着公权力,拒不下台,公民就有权利推翻这个政府。推翻一个破坏自己家国的政府就是爱国的行为和表现,因为政府毕竟不是国家。妄图以政府代替国家,以政权冒充国家的人是白痴、是疯子。
   
   因为他们不懂,公权力的出现,是因为国民们需要有一个政府来管理国家和众人之事,于是每一位国民都出让了自己的一部分权力授予了政府。政府的公权力是来自于公民们的委托,公民们还要出钱去供养这个政府的运作。所以公民们是主人,政府是仆人。国家好不起来,或者是好不到哪里去,公民们是要向政府问责的。
   
   用通俗的话讲就是:我们花钱雇佣了你们,就是干这份工作的,是为我们服务的。你们干不好,我们不满意,可以开除你们,我们再去雇佣别人。如果你们破坏了国家,那你们就是人们的敌人,国家的罪人,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所以爱国者从来不会去爱政府、爱政权,反而是监督、批评政府和政权,没有把国家管理好,没有把众人之事管理好。
   
   最近,共党公布了一项审计结果,说各地方政府总共欠下了11万亿的债务。这是共党第一次报出了欠债的消息。在2009年的4月,美国西北大学金融研究所,对世界上五十四个国家的债务问题发表报告时,就已经说出了中国大陆在2008年底,中央政府欠下了48万亿的国债,这还不包括各地方政府欠下的6万多亿的国债。这总共是54万亿的国债,是共党从来绝口不提的。
   
   欠债不说,并不因此而强大或辉煌。仅仅2009年和2010年两年的时间,地方的债务就从6万亿上升到了11万亿。美国之音的报道说,这11万亿并不是个实际数字,真实的地方债务的总数是14万个亿。这就是仅两年的时间,地方政府的债务就增加了8万亿,那么中央的债务又增加了多少呢?根据国际的惯例,政府的总债务,通常不能超过当年GDP的20%。一旦债务与GDP持平,那么这个国家就破产了。
   
   让我们把地方政府的14万亿债务再和2008年底的中央债务的48万亿加在一起,这就是62万亿的总债务。那么2010年的GDP是多少,我们并不知道。有人说是33万亿,有人说是40万个亿。但是不管是哪个数字,国债都已经超过了GDP的两倍或者一倍半了。更何况,地方政府敢于在两年间把债务翻上了一倍半,谁又敢保证中央的债务没有增加呢?
   
   有人说,中央债务由中央还,各地方债务由地方政府还,听上去是有道理。但是两年了,地方债务不但没有人还,没有减少,反而又多出了8万个亿。丝毫看不出地方政府有还债的打算。
   
   我想,这是由于共党实行的中央极权制的统治所致。没有中央政府的发话,各地方政府是不敢这样大肆举债的。借了债还不上,最后这一堆债务也只好上缴中央政府去还。
   
   可是共党党政六十二年,从来也没有过财政储备。三十多年前,至少还是既无外债,又无内债,也无储备,人民凭票限量吃饭。穷是穷,至少无债一身轻。现在不同了,说是强大且又辉煌了,但是每个中国人头上都背上了三、四万块钱的国债。另外,这人均三、四万块钱的国债当中,究竟有多大的百分比,是被共党贪腐和卷逃走了的钱呢,这是谁也说不清的。共党的富翁们是由于举债而富起来的,那么这个债又该谁来还呢?当然是国人百姓们了。
   
   当初共党们篡政进城,只是带着一张嘴来的,是国民百姓们供养着它们享受着特权。继而又贪腐、又抢劫。现在共党们都成了巨富,人们又要替他们还贪污抢劫债,这就要看主人们同意不同意了。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任何一个家庭,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借钱欠债以解当务之急的事情,但事后也都会还钱清债,然后也都会尽可能存储一笔储蓄,以备急用。这就是日常生活之道。
   
   
   
   债务多到了还不起的地步上,那是破产。法律上还有个破产还债法。欠了债不还,那是要告上法庭的。法律上也有强制还债法,最后欠债人还要坐牢,这就是法治社会的条例。
   
   2008年的一场金融大风暴,各国政府把多年的财政储备拿出来救急,甚至还都欠下了债务。2010年在多伦多召开的二十国峰会上,七个工业国提出,各国将在2013年还上所欠债务的一半,2015年还清所有的债务。二十国首脑包括胡锦涛在内都是签了字同意的。
   
   美国三亿多人口,总共欠下了11万亿美元的国债,和中国大陆一样,人均国债三、四万块钱。加拿大人均国债三千多块钱,但是私人欠债,却高达人均两万六千元。加在一起,也是人均三万元的债务。
   
   当然了最好是不欠债,欠了债就要尽快还清。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共党这三十多年所谓的巨大成就,就是从无债到背上了62万亿的债务。同时在截止到2010年底,又至少印刷出了43万亿的新钞票去维持共党政权的运作。
   
   债务是越欠越多,巨量的新钞票又使钱越来越不值钱。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明白,仅此两点,就足以说明中国大陆的经济破产了。所以才有最近温家宝跑去英国和德国,请求人家多买中国货;结果遭到两国政府首脑当面指责,共党虐待中国人权的丑剧。
   
   英国和德国两个国家的总人口,加在一起是1亿4千万,还不到中国大陆人口的十一分之一。共党口口声声说,中国大陆是个大市场。各国政府也一再提出,共党政权应把拉动内需作为头等大事来办,不要总是依靠着外需。16亿人口是个大市场,但是人民贫穷,购买力低,所以尽管表面上看是个大市场,其实这是一个穷市场。那么就应该提高人民的收入。人民手里有了钱,自然就提高了消费力。
   
   
   
   以美国人的消费力为例,2010年,美国GDP总量是17万多亿美元,三亿多美国人的消费占到了其中的70%以上,这就是说,人年均消费是4万美元。而中国大陆在这次金融风暴之前,每年GDP总量中的70%是依靠外贸出口。这就是说,16亿人口的全年消费仅占当年GDP的30%。
   
   
   
   而这两年半的全球的经济衰退,使得中国大陆的外贸出口减少了50%,甚至更多。于是共党政权这两年多才频频地跑去强国、富国,要求人家多买中国货。并且还美其名曰:“扩大双边贸易”,甚至还冠以战略伙伴的头衔。
   
   古来就有民富国强的定论。民穷,国家就强不了;民穷,统治者富,国家也强不了。朝鲜的金正日,在瑞士银行存有四十亿美元的私人财产。可是在近十年间,朝鲜人民活活饿死了两、三百万。一个饿死人的国家都说是强大吗?富可敌国的统治者,是不会拿出搜刮来的钱买粮赈灾的。
   
   维基解密揭露,说共党政权内有5,000个人在瑞士银行存有巨款;另外是230万个共党家庭占有了90%的全民财产,这才是中国大陆是个穷市场的真正原因。只能维持温饱的收入,消费力当然就低。记得那是2009年全年,共党是高调大动作的拉动十亿农民的内需,其结果仅仅拉动了平均每个农民多消费了35块钱。
   
   一国之民众,在政府的大力拉动之下,平均每人每个月只能多消费3块钱,这就足以证明该国人民的贫困程度了。可是统治者们却又拼命地宣传强大、辉煌和幸福生活。这岂不要遭到国人百姓的反感和怨恨么?天文数字般的国债和新钞票的印刷,是外国人和共党体制外的良知学者和人士们,通过调查研究和计算以后公布出来的,共党自己是不会说的。只要一旦说出来,就是傻瓜也会指着共党的鼻子大声质问:“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巨大成就么?”
   
   中国人六十多年间,生活在共党假大空的宣传噪音之中习以为常了,也麻木了。虽说已经不相信共党的宣传了,但是偶尔一听到不同的声音和真实的数字的时候,通常第一个反应也是不相信,抱着半信半疑的心理。
   
   记得那还是在2010年的年初,在和一位国内的朋友通话当中,偶然我提到了四川汶川大地震以后,仅十六天,海内外的华人捐款之多,高达440亿美元。但仅一年左右,就被调查出来了其中的80%,是被共党们贪污了。我的这位朋友当时大吃一惊,接下来的表示就是,“贪污了300多亿,这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么? ”
   
   听上去,就好像是我在造谣撒谎一样。固然是共党们的假大空话没人相信了,但是真话真数字,中国人也是难以相信了。知情权是天赋人权中的一权,是每个人所必须拥有的权利之一。共党的强力的假大空宣传,就是剥夺了人们的知情权。
   
   
   
   天下的好话不能都让共党说尽了,我们也只好不断地把调查研究出来的事实和数字说出去,至少让国民百姓们听到不同的声音。这就是和共党在争夺话语权,为的是给人民提供独立思考的依据和线索。
   
   体制外的学者们和仁人志士们,早在十几年前就提出了中国大陆的农业破产和水资源危机的问题,却都被共党强大盛世的宣传给遮盖住了。表面上是锣鼓喧天,只能是使危机越来越严重。
   
   近日看到了一篇报道,题目是“水危机将终结中国的所谓繁荣”。文章中引用了著名的金融家罗吉斯先生,在今年的5月28日接受英国BBC电视台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当时主持人问到,中国大陆首要的经济问题是什么的时候,罗吉斯先生表示,中国大陆的经济泡沫固然是个大问题,但终结中国繁荣的真正危机,是水危机。他说,“我不关心中国内战、瘟疫、骚乱、萧条,或者其他所以的类似问题,因为经济都可以从这些问题中复原。唯一无法复原的是水。如果中国不解决自己的水问题,那就不会再有中国的故事了。”
   
   中国的爱国者们早就提出了中国大陆水资源危机的问题。外国人未必爱中国大陆,但是爱同属于人类的中国人,也爱这个人类休养生息的地球。中国大陆的水危机越来越严重,所以外国人也责无旁贷的说话了。
   
   联合国早就把中国大陆列为是全球十三个严重缺水的国家之一,不断地敦促共党政权采取措施,保护水资源。共党却把这一切说成是国际国内的反华势力,但是学者专家们的调查数字,又确证实了中国大陆的水危机的问题。其实共党自己也很清楚,从共党断断续续零星报出的一些数字,也证实了问题的严重性。
   
   
   
   例如,全大陆的七大水系中的一半以上的水质被严重地污染了;三十五个大湖泊中的十七个是污染严重,全大陆的水质已经不适用于灌溉了;90%以上的城市用水污染严重,50%以上的城镇水资源是不适合饮用的标准,40%的水源已经不能饮用了;南方地区总缺水量的70%是由于水源污染造成的;过度抽取地下水,已经造成了地下悬空层,填充这个悬空层的那是海水和土壤中的污染物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