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在共党的一贯正确的领导下,中国大陆出现了恐怖分子和恐怖袭击。这倒是中国人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从历史上看,几十次的以暴易暴的改朝换代,民众揭竿而起,攻击的矛头直接对准的是政权。以光明正大的义举去推翻腐败暴力的政权,在《史记》、《二十四史》中,以及后来各个朝代的正史、野史、稗史、和民间的笔籍小说中,从来没有发现对民间无辜百姓们的恐怖袭击的记载。

   由56个民族组成的华夏民族,尽管语言、信仰、文化不同,但共同点却都是冤有头、债有主。是谁造成了自己含冤受屈,家破人亡;是谁借钱不还,还要耍无赖,那就直接去找谁算账。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永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人会把自己所遭受到的天大的冤屈或讨不回的债务的愤恨,转移到普通民众的身上去发泄的。

   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的事,今天却出现了。这就是中国人从来都没有想到的事。华夏民族绝对不是个少所见、多所怪的民族。因为今天发生在中国大陆上的所有的事情,在历史上都曾反复、重复地出现了不知多少次了。于是在一千两百多年前的唐代,就有了以史为鉴的学习方法。

   所以共党的草菅人命、瞒天过海、抢劫腐败等等,在历史上重复发生太多次了。相对的是,民众大起义推翻政府的事,也重复发生过太多次了。唯独对平民百姓的恐怖行径,是在党国的末世出现的,这就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关注和问个为什么了。

   本人曾与一位虔诚的伊斯兰教信仰者共同工作了五年之久。即使是在八小时的工作时间里,他也要做三次祷告。他曾多次对周围的人说,伊斯兰信徒们是不在乎死的。因为死对他们来说,是灵魂的升华,从此可以生活在真主的天堂里。本着教化世人的目的,他从清真寺借来了英文的古兰经给同事们看。至于同事中有几个人看过,本人不得而知。但本人确实是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通读了一遍。

   出于对这个有着一千四、五百年的宗教的尊重,褒贬似乎是不应该的,但其中的两段话印象较深。一段话是告诉大家,在真主的天堂里是多么地幸福。这段文字是:“整天躺在和真主使用的一模一样的丝绒上,喝真主喝的清泉的水,伸手就能摘到真主吃的葡萄。在你的身边,有二十几个胸脯鼓鼓的姑娘们在侍候你。”

   本人以这段话小心翼翼地问这位同事,他坚定地回答真是真的。并说为了能过上这种幸福生活,所以才拼命地信奉真主。于是我问他,女人们是否也如此的幸福。回答是:“真主会对她们有安排的。”宗教的最大作用,是起到对人们的精神的慰藉。

   正是因为人们追求幸福,同时又感到人世间的不公的现象,才需要得到暂时的解脱和精神上的安慰。提倡男女平等应该是追求幸福生活中的一个目的。而在天堂里,似乎不太可能设立服务的部门。更何况人不太能总是在享受着索取式的幸福而不付出。责任、义务总是有的。

   另一段话是真主对先知说的。他要先知告诉信徒们,要让“所有的人都信奉真主,去劝说他们。一次不成,就劝说两次。劝说三次以后,仍不信奉真主,那就去攻击他们。”这位同事对这段话的解释是:“那么好的天堂都不想去,那就谁也没办法了。”显然这位同事并不想用攻击的方式去劝人。

   但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派别就不同了。他们对非伊斯兰信徒不但攻击,更是使用恐怖手段对待平民,目的是强迫、威胁人们去信真主,进天堂。他们自以为是真理的代表或化身。与他们持不同观点的人,就是反真理的敌人。这种以人民为敌,专门从事对人民的暴力攻击的人,就是恐怖分子,也是人民的敌人。

   用恐怖主义的手段去确立真理的社会,必然是极黑暗、极血腥的社会。在欧洲文艺复兴之前的近千年的黑暗血腥的年代,其实就是基督教与世俗权力结合起来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统治,使用的是恐怖主义的手法。他们打出了真理的旗号,去给人们强行洗脑。对违反教义和教规的人,实行逮捕、酷刑、苦役、处死。甚至对女人实行裸体游街、割掉乳房;对处死的人实行公开的火刑。

   大科学家哥白尼、布鲁诺就是被火刑处死的。处死的原因是:基督教提出了地球中心说,而科学家们通过观察和研究后,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触犯了教义被处死。所以后来的有识之士们普遍认为:科学帮助了宗教,可宗教却反过来迫害科学。

   这句话似浅而深。为了去上帝的天堂,人们付出的代价是自由精神被扼杀了,自主意志被钳制了,独立人格被否定了。独立思考成为了真理的罪犯,人的创造力成为了判死刑的罪证。这种天堂还是不要的好。

   文艺复兴以后,西方人民痛定思痛,提出了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意思是神仙的事由神仙说了算,但世俗的事还是要由世俗人民说了算。这是极客观、极实际的说法。人的世界就是要去研究人文科学,讨论人本问题。无论自然科学或者是社会科学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就是人文科学。

   大彻大悟的西方人中,却又出现了马克思和列宁这两个祸害。西方人不再相信天堂的说教,但却相信地狱之说。于是共产主义天堂的说法就飘到了中东、东欧和亚洲。这一下中国人开眼了。从没有经历过极权统治的中国人,在共党的领导下经历了;从没有经历过奴隶社会的中国人,做了共党治下的奴隶;从没有被人洗脑的中国人,被共党用狼奶洗得人性、道德面目皆非;从没想过天堂的中国人,在毛泽东当政的27年中,成亿地死在了建设天堂的路上。

   至今共党宪法中的四个坚持,仍然是政教合一的极权统治。毛的27年,公认为是红色恐怖的27年。而习近平的犬儒、捂毛们,把特色社会主义说成是宇宙的真理。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上看,凡是天堂,或者是真理的出现,伴随的就必然是恐怖主义的手段和暴力。就如同《古兰经》中的那段话:对于多次劝说仍不信奉真主的人、就去攻击他们,是一样的。被攻击的人们是因为不信仰伊斯兰,反过来说就是,凡不信仰伊斯兰的人都是敌人。于是原教旨主义者们就发动了对平民百姓的恐怖攻击,巴望着人们在恐怖主义的气氛笼罩下去信奉自己原本不打算去信的宗教。

   毛泽东的27年,中国人不就是在红色恐怖的气氛下去喊万岁,去喊打倒,去表忠心、跳忠字舞的吗?然后就去斗人、抄人的家、打群众,乃至吃人。人人心怀深仇大恨,中国人整中国人不惜往死整。不整得家破人亡,似乎都不解气。

   为什么会是这样?不就是因为毛泽东不但继承、而且发现了马列的主义,于是做了红太阳。它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接着又做了大救星,它要带领中国人进入共产天堂,结果却是饿死了五、六千万中国人。四年后,仍然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中国人,为了向它表忠心,竟然又自相残杀了十年半。

   人性、道义、道德、良知和中国人的反思,终于把共党恐怖主义统治的黑幕戳穿了,原来毛思想是欺骗公敌的思想。共党现在不敢提共产主义了。最近这十几、二十年,又发明出个特色社会主义,并且还加上个理论体系的说法。于是,这又成了真理,并且是宇宙真理。

   虽然共党不敢提出特色社会主义是天堂,但是从宇宙真理的这个说法的提出,也就佐证了这个特色主义,不是天堂,也是天堂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在共党的党法里,是足以杀头灭门的大罪。尽管后来改用了颠覆政权罪,寻衅闹事罪,其实都是出自于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这一思维。

   共产天堂垮了,那就用特色社会主义做天堂。无论共党幻想出个什么天堂,共党就是这个天堂里的上帝、真主、或大仙。为了强迫人们相信这个真理,并强迫人们进入这个天堂,那么其手段和做法就必然是暴力恐怖主义统治。这一点无论从理论,还是历史或现实,都可以得到证明。

   二十五年前的天安门六四大屠杀,3月10日的拉萨大屠杀,难道不都是暴力和恐怖主义的统治对象吗?进入本世纪发生的广东汕尾大屠杀,四川广元大屠杀,河北保定大屠杀,拉萨大屠杀,乌鲁不齐大屠杀,强迫有宗教信仰的各族民众必须挂上毛、邓、江、胡的照片,把共党的支部强行建立在各村各镇。这些都是暴力和恐怖主义的行径。

   华夏民族几千年的文化中,从来没有过恐怖主义这种东西,更没有过恐怖主义团伙。且无论中国人幸与不幸,这六十多年,中国人是生活在共党这个恐怖主义团伙统治下。共党的暴力恐怖活动,是从1930年在井冈山大杀AB团开始的。继而,1942年在延安的整风运动中,又大杀特务汉奸。

   1949年进城的共党,1950年就开始大杀所谓的反革命。杀人造成了人们的恐惧感,有利于共党用它的真理给人们洗脑,再逼着人们进它的天堂。

   自今年3月1日昆明火车站的砍人事件开始,到4月3日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继而又发生了5月2日湖南火车站砍人事件。警方证实砍人者是汉人。5月6日,广州火车站邮局也发生了砍人事件。共党把这些事件一律定性为暴力恐怖主义行为,并把前两个事件定性为维吾尔人所为。

   使用暴力攻击平民百姓,就是恐怖主义的罪行。做下这种事的人,人人得而诛之,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本人始终认为,这几起恐怖事件背后的水太深。六十多年中国人的反共活动和近二十年越演越烈的抗暴维权事件中,从来没有出现过恐怖的行径。为什么习近平上台后反而出现了恐怖行为呢?

   大肆地宣传和教导说民间出现了恐怖活动的用意,是不是为了让警察们带枪上街巡逻有了个理由;并随意可以射杀任何让政权不放心的人,然后再给死者扣上恐怖分子的帽子;从而把中国大陆从地痞、流氓的城管国家,正式变成警察国家,为的是苟延共党的这个政权?这样是不是就符合了习近平的总体国家安全观?

   但是这些恐怖事件最令人怀疑的是,恐怖分子们事后并没有声称事件是他们干的,更没有提出他们的目的和要求是什么。犯下了恐怖暴力的罪行,但却没有目的和要求,岂不是咄咄怪事?可共党却有了借口,趁机把全付武装的军警们派出去上街,给全体的国民制造成更大的、全国性的恐怖气氛,企图镇摄近于爆发的民愤。

   4月29日下午两点十分,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的一位女士,陪丈夫去县政府告状,在政府办公室用随身带去的汽油自焚。这位女士的自焚,究竟是以恐怖行为威胁共党官吏们?还是由于地方官利用习近平的越级上访是违法的命令,对这对告状的夫妇进行了恐怖威胁所致呢?

   共党从来正确,所以总是有理。灭亡前再制造一起大的人权灾难,仍然有理。却不想想,民愤已极,反共、踹共、倒共、打共的声音和行动已经连接成了一个大趋势。共党拿出个反恐的借口,妄图对抗,也算是黔驴技穷之下的鼠辈行为。既可笑,又于事无补。

   

    05-09-2014 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