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盛雪文集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2日 首发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4/05/201405220439.shtml#.U4afh6K922Z
   
   
    作者:紀碩鳴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图:六哥與盛雪香港「結義」的故事被人們傳為佳話
   
    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場天安門民主運動最終演變為流血慘案,生命和人權被踐踏的那一幕血腥始終揮之不去。
   
     為了那二十五年來不能忘卻的中國民運傷痛,流亡加拿大的民陣第十一屆總部主席盛雪利用赴台灣的機會,專程過道香港,看望當年的黃雀行動總指揮六哥陳達鉦,並在簡單的儀式中和香港維權人士陸偉萍等人結拜為義兄妹。今後,誓言在中國的民主運動征途中,肝膽相照,生死相助。
   
     母親正病危住院,為籌備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網絡大會,盛雪帶著擔憂從加拿大出發,本可以直飛台北,她轉道停留香港,要圓多年來想和六哥結義的心願。
   
     與六哥神交多年,盛雪對這位“江湖俠客"仰慕已久。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盛雪的詩集《覓雪魂》由香港聯合作家出版社出版,她到香港出席新書發表會。六哥親臨現場,他也從周圍的朋友處聽說盛雪從八九年六四後一直在海外投身民運。盛雪表示,雖然一直以來,海外民運不能與在大陸推動民運那一份艱難相比。但在海外,這也是十分艱辛、充滿挑戰和面對壓力的群體。在海外民運這個群體中,女性特別少,越來越少。“六哥聽人說,特別的佩服我,那次來的匆忙,短短幾天時間。是我們第一次見,他出席我的新書發表會。這次到香港終於夢想成真。"
   
     雖然當年沒有直接在天安門廣場經受那一場腥風雪雨的洗禮,盛雪和江湖人稱六哥的陳達鉦卻因六四結緣。六哥說,敬佩盛雪,“她有愛國的情懷,又有秋謹那種願意付出的精神和豪氣,女性中少有。海外這麼多民運人士,盛雪就是盛雪!"
   
     六哥出現在盛雪的新書發表會,一上台,六哥就向大家鞠躬,還自掏腰包買了幾十本書。“我們因六四結緣,六四的情懷讓我們走到同一條路來,六四的情懷讓我們結拜為兄妹,目的是為了讓大家記住這段歷史。"
   
     六哥覺得,盛雪這次能到香港,她批評了大陸,但香港仍然讓她回來,也檢驗了香港,仍然有自由。
   
     二十五年來,當年的歷史記憶猶新,六哥從來沒有忘記,也從來沒有後悔,“我覺得,六四挽救了共產黨,沒有六四,共產黨完蛋了。六四才讓共產黨知道什麼是執政黨,知道要從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後來才有三個代表,有科學發展觀,起碼他知道要關心民意、要執政為民,以前什麼都沒有。"
   
     問六哥,盛雪二十五年來仍在民運第一線,會繼續支持嗎?六哥表示:“盛雪所做的我一定支持、認同她。她是我妹妹,哥哥要支持妹妹的。因為她有底線。因為有三個方面我不懷疑她:她有愛國情懷,對國家和民族的奉献精神以及高度的智慧。這三樣我是不懷疑的,就可以一輩子做兄妹。"
   
     六四悲劇一晃就二十五年,遺憾的是悲劇還沒有走到盡頭。盛雪表示,直到今天,這個悲劇還在延伸。在中國,人們不敢公開談論,那些死難者家屬不能公開祭奠,這個話題至今是禁區,這段歷史完全不能還原真相。盛雪擔心,若干年後,有些真相可能無法還原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死難者,因為這些人的身份被定為暴徒,有的會成為沒有名字的人,被人遺忘者。
   
     盛雪看來,在這個悲劇套悲劇的“六四"悲劇中,其中一個不能跨越的人物就是六哥。當不充許談論,不充許祭奠六四時,會有一份悲情,有一份絕望。但對黃雀行動中經歷生死考驗的六哥是不能不談的。
   
     六哥是個重情義之人,黃雀行動就是救人,盛雪說,人類中最大的特性──義。以救人為第一要義。沒有任何多餘的考慮,救人為第一位。尤其是冒著生命、政治風險,這樣的做法,無論如何都值得贊許。他極大的展現了一份勇氣,現在還活躍在海外的民運人士,他們的自由不少都是這樣換來的。
   
     二十五年過去了,今天的六哥已經不再是年輕時那樣叱吒風雲,但那份真情仍在。六哥時時是盛雪六四記憶的一個亮點,她感慨,“六哥非常扑實,他不是天安門事件中的學生領袖,可以被運動高高推起來,可以光鮮亮麗了一陣子。六哥沒有,他甚至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說自己的故事。"
   
     四月二十四日的結拜禮式上,盛雪和包括陸偉萍的另外二位女士,一起在一張卡片上留言。盛雪特別寫道:六哥身上展現出來的是義!
   
     人要有正義,知是非善惡,有基本正直的價值觀;
     人要有仁義,有仁心善行,用慈愛寬容對待世事;
     人要有俠義,能行俠取義,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人要行仗義,常舍己為人,樂於為朋友兩肋插刀;
     人要有情義,是性情中人,不但有俠骨還有柔情;
     人要守忠義,重承諾忠貞,要信守承諾忠於友情。
   
     盛雪真誠的期望,六哥在他英雄遲暮的時間段中,能再一次被肯定被尊重,讓他知道,他的義舉是不會被遺忘的。“我希望在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時,讓他感到一份安慰,一份溫暖。"
   
     這六義,也是六四精神的延續,那些民主人士站在天安門廣場,要求社會公義,反腐敗,反官倒,反映的就是這樣的精神。六哥沒有去天安門廣場,但他和那些民主鬥士一樣有這一份心,這一份精神。或許他根本不知道那一場轟轟烈烈的追求,但他一樣具有這種精神。
   
     在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記念時刻,給六哥作了人生的總結,盛雪也非常認同這樣的基本人生價值觀,這當中有一種基本的正義感、共同認識的價值觀。
   
     盛雪是八九年的八月份到加拿大的。那年是要去加拿大讀書,八九民運開始時正在北京等簽證。雖然,盛雪沒有參加天安門廣場的那場活動,但時代把她推到了海外民運的陣地。“我一直把八九民運與六四屠殺分開來說的,八九民運是學生們爭取民主的轟轟烈烈的動動,六四是政府,當權者的血星鎮壓。"
   
     盛雪家住前門東大街,走到天安門廣場就是五六分鐘路。六月三日下午,軍隊就開過來了,從樓下開始進駐天安門廣場。她成為六四屠城的見證者之一。
   
     到加拿大多倫多以後,這段經歷讓她無法忘懷,二十五年來,她已經在多倫多主辦了二十三年的六四烛光悼念晚會,其中有一年在另一城市做駐校作家,沒在多倫多。“每一年,我都把所有悲慘的經歷,所有的畫面都拉過來體驗一次。這種體驗對我來說,永遠都沒有淡漠。"
   
     二十五年前的六四凌晨,在盛雪家附近的“人人大酒樓"門口,就遇到軍隊向人群開槍,親眼看到二個人中彈。
   
     整個天安門廣場被坦克佔滿,就像進入了敵佔區。在馬路的南側,人群中有人喊法西斯,對面的軍人一溜排開,端著槍指向人群。突然就掃過來,坦克轟轟開過來了,大家全部趴在地下。這樣的記憶盛雪依然很清晰。“槍停後,抬起頭來看對面的士兵,非常平靜,一臉稚氣,給我一種震撼。但那是一種屈辱,只能微微的抬頭看,一輩子都忘不了。"
   
     八月二十日到了多倫多,六四百日祭時趕上了第一次在領事館門前的抗議,盛雪參加了。從那之後,她到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抗議有超過一百次。
   
     二十五年前的這場血星鎮壓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不過,盛雪肯定的說,“既使沒有在北京親身經歷六四屠殺,我還是會參加海外民主運動,因為我從小就有判斷和意識,不像其他女孩那樣去織毛衣。十七歲時,就天天晚上去看西單民主牆,受民主氛圍和家里上一輩人的文化影響很深。我二十七歲那年出來了,但記憶不會斷裂。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是強化了我的人生觀和家傳意識!"
   
     不是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參與者,是民主運動的傳承者,傳承的就是正義,全部價值體現在給六哥的六個義字中。今天與六哥結義,雖然看起來只是二個人的事,其實,盛雪是要提醒社會,不要忘記正義的記憶,這是這個社會賴以生存的基礎。
   
     今天和六哥結義就是為了喚起歷史的記憶,喚起追求正義的記憶。盛雪要告訴六哥,告訴社會,沒有忘記的記憶,是那一份正義、那一份情懷,是社會永遠不應該忘記的歷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4年05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