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盛雪文集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2日 首发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4/05/201405220439.shtml#.U4afh6K922Z
   
   
    作者:紀碩鳴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图:六哥與盛雪香港「結義」的故事被人們傳為佳話
   
    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場天安門民主運動最終演變為流血慘案,生命和人權被踐踏的那一幕血腥始終揮之不去。
   
     為了那二十五年來不能忘卻的中國民運傷痛,流亡加拿大的民陣第十一屆總部主席盛雪利用赴台灣的機會,專程過道香港,看望當年的黃雀行動總指揮六哥陳達鉦,並在簡單的儀式中和香港維權人士陸偉萍等人結拜為義兄妹。今後,誓言在中國的民主運動征途中,肝膽相照,生死相助。
   
     母親正病危住院,為籌備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網絡大會,盛雪帶著擔憂從加拿大出發,本可以直飛台北,她轉道停留香港,要圓多年來想和六哥結義的心願。
   
     與六哥神交多年,盛雪對這位“江湖俠客"仰慕已久。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盛雪的詩集《覓雪魂》由香港聯合作家出版社出版,她到香港出席新書發表會。六哥親臨現場,他也從周圍的朋友處聽說盛雪從八九年六四後一直在海外投身民運。盛雪表示,雖然一直以來,海外民運不能與在大陸推動民運那一份艱難相比。但在海外,這也是十分艱辛、充滿挑戰和面對壓力的群體。在海外民運這個群體中,女性特別少,越來越少。“六哥聽人說,特別的佩服我,那次來的匆忙,短短幾天時間。是我們第一次見,他出席我的新書發表會。這次到香港終於夢想成真。"
   
     雖然當年沒有直接在天安門廣場經受那一場腥風雪雨的洗禮,盛雪和江湖人稱六哥的陳達鉦卻因六四結緣。六哥說,敬佩盛雪,“她有愛國的情懷,又有秋謹那種願意付出的精神和豪氣,女性中少有。海外這麼多民運人士,盛雪就是盛雪!"
   
     六哥出現在盛雪的新書發表會,一上台,六哥就向大家鞠躬,還自掏腰包買了幾十本書。“我們因六四結緣,六四的情懷讓我們走到同一條路來,六四的情懷讓我們結拜為兄妹,目的是為了讓大家記住這段歷史。"
   
     六哥覺得,盛雪這次能到香港,她批評了大陸,但香港仍然讓她回來,也檢驗了香港,仍然有自由。
   
     二十五年來,當年的歷史記憶猶新,六哥從來沒有忘記,也從來沒有後悔,“我覺得,六四挽救了共產黨,沒有六四,共產黨完蛋了。六四才讓共產黨知道什麼是執政黨,知道要從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後來才有三個代表,有科學發展觀,起碼他知道要關心民意、要執政為民,以前什麼都沒有。"
   
     問六哥,盛雪二十五年來仍在民運第一線,會繼續支持嗎?六哥表示:“盛雪所做的我一定支持、認同她。她是我妹妹,哥哥要支持妹妹的。因為她有底線。因為有三個方面我不懷疑她:她有愛國情懷,對國家和民族的奉献精神以及高度的智慧。這三樣我是不懷疑的,就可以一輩子做兄妹。"
   
     六四悲劇一晃就二十五年,遺憾的是悲劇還沒有走到盡頭。盛雪表示,直到今天,這個悲劇還在延伸。在中國,人們不敢公開談論,那些死難者家屬不能公開祭奠,這個話題至今是禁區,這段歷史完全不能還原真相。盛雪擔心,若干年後,有些真相可能無法還原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死難者,因為這些人的身份被定為暴徒,有的會成為沒有名字的人,被人遺忘者。
   
     盛雪看來,在這個悲劇套悲劇的“六四"悲劇中,其中一個不能跨越的人物就是六哥。當不充許談論,不充許祭奠六四時,會有一份悲情,有一份絕望。但對黃雀行動中經歷生死考驗的六哥是不能不談的。
   
     六哥是個重情義之人,黃雀行動就是救人,盛雪說,人類中最大的特性──義。以救人為第一要義。沒有任何多餘的考慮,救人為第一位。尤其是冒著生命、政治風險,這樣的做法,無論如何都值得贊許。他極大的展現了一份勇氣,現在還活躍在海外的民運人士,他們的自由不少都是這樣換來的。
   
     二十五年過去了,今天的六哥已經不再是年輕時那樣叱吒風雲,但那份真情仍在。六哥時時是盛雪六四記憶的一個亮點,她感慨,“六哥非常扑實,他不是天安門事件中的學生領袖,可以被運動高高推起來,可以光鮮亮麗了一陣子。六哥沒有,他甚至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說自己的故事。"
   
     四月二十四日的結拜禮式上,盛雪和包括陸偉萍的另外二位女士,一起在一張卡片上留言。盛雪特別寫道:六哥身上展現出來的是義!
   
     人要有正義,知是非善惡,有基本正直的價值觀;
     人要有仁義,有仁心善行,用慈愛寬容對待世事;
     人要有俠義,能行俠取義,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人要行仗義,常舍己為人,樂於為朋友兩肋插刀;
     人要有情義,是性情中人,不但有俠骨還有柔情;
     人要守忠義,重承諾忠貞,要信守承諾忠於友情。
   
     盛雪真誠的期望,六哥在他英雄遲暮的時間段中,能再一次被肯定被尊重,讓他知道,他的義舉是不會被遺忘的。“我希望在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時,讓他感到一份安慰,一份溫暖。"
   
     這六義,也是六四精神的延續,那些民主人士站在天安門廣場,要求社會公義,反腐敗,反官倒,反映的就是這樣的精神。六哥沒有去天安門廣場,但他和那些民主鬥士一樣有這一份心,這一份精神。或許他根本不知道那一場轟轟烈烈的追求,但他一樣具有這種精神。
   
     在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的記念時刻,給六哥作了人生的總結,盛雪也非常認同這樣的基本人生價值觀,這當中有一種基本的正義感、共同認識的價值觀。
   
     盛雪是八九年的八月份到加拿大的。那年是要去加拿大讀書,八九民運開始時正在北京等簽證。雖然,盛雪沒有參加天安門廣場的那場活動,但時代把她推到了海外民運的陣地。“我一直把八九民運與六四屠殺分開來說的,八九民運是學生們爭取民主的轟轟烈烈的動動,六四是政府,當權者的血星鎮壓。"
   
     盛雪家住前門東大街,走到天安門廣場就是五六分鐘路。六月三日下午,軍隊就開過來了,從樓下開始進駐天安門廣場。她成為六四屠城的見證者之一。
   
     到加拿大多倫多以後,這段經歷讓她無法忘懷,二十五年來,她已經在多倫多主辦了二十三年的六四烛光悼念晚會,其中有一年在另一城市做駐校作家,沒在多倫多。“每一年,我都把所有悲慘的經歷,所有的畫面都拉過來體驗一次。這種體驗對我來說,永遠都沒有淡漠。"
   
     二十五年前的六四凌晨,在盛雪家附近的“人人大酒樓"門口,就遇到軍隊向人群開槍,親眼看到二個人中彈。
   
     整個天安門廣場被坦克佔滿,就像進入了敵佔區。在馬路的南側,人群中有人喊法西斯,對面的軍人一溜排開,端著槍指向人群。突然就掃過來,坦克轟轟開過來了,大家全部趴在地下。這樣的記憶盛雪依然很清晰。“槍停後,抬起頭來看對面的士兵,非常平靜,一臉稚氣,給我一種震撼。但那是一種屈辱,只能微微的抬頭看,一輩子都忘不了。"
   
     八月二十日到了多倫多,六四百日祭時趕上了第一次在領事館門前的抗議,盛雪參加了。從那之後,她到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館抗議有超過一百次。
   
     二十五年前的這場血星鎮壓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不過,盛雪肯定的說,“既使沒有在北京親身經歷六四屠殺,我還是會參加海外民主運動,因為我從小就有判斷和意識,不像其他女孩那樣去織毛衣。十七歲時,就天天晚上去看西單民主牆,受民主氛圍和家里上一輩人的文化影響很深。我二十七歲那年出來了,但記憶不會斷裂。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是強化了我的人生觀和家傳意識!"
   
     不是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參與者,是民主運動的傳承者,傳承的就是正義,全部價值體現在給六哥的六個義字中。今天與六哥結義,雖然看起來只是二個人的事,其實,盛雪是要提醒社會,不要忘記正義的記憶,這是這個社會賴以生存的基礎。
   
     今天和六哥結義就是為了喚起歷史的記憶,喚起追求正義的記憶。盛雪要告訴六哥,告訴社會,沒有忘記的記憶,是那一份正義、那一份情懷,是社會永遠不應該忘記的歷史。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4年05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