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南十字星
[主页]->[百家争鸣]->[南十字星]->[【六四大家谈】(2)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南十字星
·潘晴:“流氓政府”与“新刁民运动”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潘晴:社会矛盾的火山口——“群体事件”之分析
·李一平: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李一平:变局将至,大家准备好了吗?
·李一平:小圈子策略讲话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6)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7)
·秦晖:改良未必和平 革命未必更暴力
·熊焱:为他人的利益拿起武器,为自己的利益放下武器
·【中國控訴】新年昭世文
·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 也是唯一的道路
·陈奎德:當下中國的歷史位置
·李一平: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中国民主革命檄文
·各地版《沁园春·霾》一览
·张雪忠:革命不能告别 — 关于中国政治问题的一次对话
·杨恒均:为什么是孙中山?
·李一平: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王爱忠 :中国民主进程中急需解决认识上的五个问题
·海外民运协调会: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潘晴:悼一代文人之楷模黄河清君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8)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9)
·讨共檄文 作者:卧龙
·潘晴:“苍南事件”的启示——论反抗者的权利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0)
·魏京生: 中国的出路 — 和平转型与革命
·【六四大家谈】(1)一码归一码,说说柴玲错在哪
·潘晴:中国自由民主党人为之骄傲的历史丰碑
·【六四大家谈】(2)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潘晴:“宽容”不是6.4血祭的奢侈品(上)
·潘晴:“宽容”不是6.4血祭的奢侈品(下)
·潘晴:在“血铸的历史”和“墨写的谎言”之间
·潘晴:血在燃烧! --为张健和“六四”罹难者而作
·潘晴:《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后记
·李一平:革命可能发生在任何一天
·高健:一个“流亡者”展示的帝国命运真相
·《零八宪章》月刊社论:只有通过宪政革命才能实现宪政民主
·潘晴: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范熙壬:近代追求中国复兴之梦的先驱之一
·冬眠熊:从康师傅到周老虎 - 周永康案延伸15问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大家谈】(2)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中华民族的高峰体验和创伤记忆——25年后谈“六四”

   编者按:在“六四”25周年来临之际,海内外多家民运组织和人权团体将联和举办《纪念“六四”25周年大型国际网络会议》,同时一部分人士,在邮件组群中也自发地展开了对“六四”话题的讨论,为了方便更多的人来参与这次纪念活动,我们将有关的讨论分期整理发表,希望引起更多的人士关注和参与。欢迎不同观点和看法的争鸣,讨论内容经整理后将陆续在网络媒体刊出。

   注:部分发言有删节,小标题为编者所加,讨论正文如下:

   一、任何关于“六四”的讨论都不能推翻一个事实:即,民众的正义性和政府的非正义性。

   潘爷:

   如果朋友们愿意探讨“六四”,我觉得应该从“缘起”开讲,但要超越一般“反贪”、“爱国”的口号(或背景),说实质性目的和动机。

   我思考的基本点是:当时的时代背景如何?党内有代理人时,应该怎样做、怎样拿捏火候?党内无代理人时,应该怎样做、怎样拿捏火候?这些问题很重要,它们可以产生不同的运动标的。如果标的有预案,那上述问题就应该事先有个周密思考;如果标的没有预案,行动也见子打子,那就涉及到对时局的把握和对资源的运用,非常考验政治智慧和当机立断的气魄。另外的问题是:究竟老赵圈内的人物能不能影响和左右运动?如果不能,是另话;如果能,那就太值得探讨和挖掘。

   一切都是昨天的话题,今天的背景不同了。今天是草根登台的局面,是一个需要英雄而少来精英的时代。英雄,是指本色英雄----粗铁坯子精钢刃,人皆有本色。

   请容许我再植入一个“命价”概念。在群众运动中,每个人的命价等值,谁也不比谁高、谁也不比谁值钱。组织者应该如同海难中的船长一样,灾难降临时,坚持到最后一个撤离,这不单是个人勇气,也是对普世生命的认同,是人类良知的尊严,同时,也是给公众未来的信心充值。我这些看法都是基于摈弃功利主义之后的人文主义考量,供各位参考。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当在万人之上,那就应该有叶利钦踏上坦克力挽狂澜的胆魄,在生死攸关时刻提起脑袋建立个人品牌;如果有人认为自己命价不同于泛泛之辈,最好自己拉一彪人马竖起大旗开抡并发展壮大。一将功成不是不可以,关键是要让枯骨死得明白,就像韶山毛的马仔,晓得是为分田分土卖命,死了也认。

   另外,任何关于“六四”的讨论都不能推翻一个事实:即,民众的正义性和政府的非正义性。如果不认这个底线,那咱还是把“六四”贴封条搁那儿不动,由后人来揭。

   ——老九

   另外,【任何关于“六四”的讨论都不能推翻一个事实:即,民众的正义性和政府的非正义性。】 ----九爷所言极是。这是可以议论的起点。

   ——进生

   谢谢进爷认同。

   我提出这一点是因为很多曾经、正在以及将要数着中国钞票的人都有一个冷血的反向推理:他们以眼下的富裕来推论邓小平当年镇压的正确。他们不是向前看,而是向钱看,发财才是硬道理。

   因喝“六四”血浆而留居海外的华人在纪念日竟然不为义务献血者起立默哀、竟然不提“六四”二字,中国人的冷血和势利已达何等地步。为了忘却的纪念是为了不忘却,然而比忘却更恶心的是颂扬,且这颂扬绝不是昧着良心,而是发自内心。

   每个年代都有理想主义的牺牲者和老谋深算的谋利者。国人一般对牺牲者是惋惜,对谋利者是佩服,所以,趋学后者的人更多。

   人的巨变常不是因为健忘而常是因为低贱,如果中国人都这么实际,下一轮奋争谁还愿意去牺牲呢?不图回报,至少也应该被认为死得其所罢。

   这是一个没有纪念碑的时代!

   ——老九

   二、习近平亮明了国家恐怖主义的狰狞面目

   九爷、进生:

   看来习包子已经疯了,是被新疆的“炸弹”吓的?还是“红色基因”的本性使然?这个动作意图是什么?铁腕镇压?还是彻底亮明习包子的国家恐怖主义面目?中共显然是对“六四”25周年的纪念活动紧张万分,否则没有必要贸然出手,因为抓的人里面包括“公知”,如徐友渔。看来组群关于“六四”的讨论需再推一把,如各位同意,我整理一下发到网上去。

   另据微信的消息,这次抓的不止五个人,各组群已已在传:梁晓燕失踪、丁子霖六四前不许回北京。@超级屠夫:授权发布欧彪峰、张善光、黎建君三人拘留处罚书,看完无语!(请看附件)下面是微信组群的信息,供各位参考。

   @陈永苗:胡佳:经确证,本次抓捕浦志强、徐友渔、郝建、胡石根、刘荻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这次民间 #6四25周年 研讨会在距6四一个月的时间举行并经网络公开,令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国安局受到国安委的批评。这次抓捕,是对与会者的报复,更是为了制造恐怖进行6四前的震慑维稳。

   @登云庄主:原因如下:【在XX周年忌日即将到来之际,一些中国公民于2014年5月3日在北京研讨:崔卫平、郭于华、郝建、胡石根、黎学文、梁晓燕、刘荻、浦志强、秦晖、王东成、吴伟、徐友渔、野夫、张先玲、周枫。因事未能到场的书面发言者有:陈子明、@贺卫方、慕容雪村、@王小山】

   @登云庄主:转~~已经确认因参与 柳丝 研讨会而被刑拘的人士有浦志强、郝健、徐友渔、胡石根、刘荻,均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另梁晓燕目前失联。

   @超级屠夫:一帮学者,在自己家里开个历史研讨会,结果被抓被失踪。所有减压阀失效后,下面的事就会成常态:【昆明火车站砍人事件(3.01)、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事件(4.30),湖南衡阳市火车站砍人事件(5.02-03)、今天(5.06)广州火车站砍人事件……树欲静而风不止,】

   @超级屠夫:胡、浦、徐、郝、刘等人因开个会被大包子刑拘,小清新们大喊惊讶,靠!惊讶个屁,它们一直如此,只是你们不愿意面对残酷现实。推荐下面这篇文章,看完你以后就不会大惊小怪,了解一下大包子思路,以后就不会大呼小叫。【引读,莫之许:底线思维的意思是谁敢挑战,立刻灭掉,管你温和激进,改良革命】

   @超级屠夫:前几天还在和胡石根老师喝酒,大家还在谈包子末日疯狂时我们怎么应对,没想到他因为一个研讨会而进去。这个北大毕业的老师,为了那年夏天坐了十几年牢,出来后依然乐观清醒,我一直对他很敬重,他身体也不大好,这次被抓的人中他风险系数最高,其他人估计关到六月中就没事,他就难说。希望他一切平安!

   @林强:王瑛:5月3号十几个学者在其中一个的家里,开了一个学术研讨会,主题是讨论25年前被官方定性为“政治风波”的事件。会后参会的十几个人被“询问”(限制自由、做笔录、被搜查等等)。至今天下午,浦志强律师已经因此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刑事拘留,尚有数人失联。如果有人为此等事情就要去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狱,这个社会荒唐到了何种程度!如果他们有罪,我就有罪,只是“漏网”而已。他们的会议本来是要通知我的,被郭于华拦截了,只要通知到我,我一定会参加。只要这个政府把这次参会的人判罪,我就请求入狱,再在外边呆着都臊得慌!

   ——潘晴

   习近平也难啊,智力平平,能力有限,没有办法挽救危局,中国只能进一步快快死了。许多是比如抓人等等我相信是制度惯性,官员责任制造成的。习近平没办法改变,千万不要对他抱丝毫希望了。

   ——LHK

   这次刑拘他们,至少已向外界释放出三条信息,第一、“六四”是当局一条最敏感的红线。习大对“六四”的定性不可能有任何松动,甚至会比前几任更加保守;第二、以前传言习近平很多所谓显示开明的“内部讲话”,看来都不过是民间以以讹传讹的单相思罢了;第三、今后寄望中国在一党专制下实现和平转型的梦想可以休矣。

   ——野火

   三、民主化之后,中国乱了怎么办?

   请教潘兄九爷等大侠:

   前几天我们的支联会搞民主沙龙,一平兄演讲时有人闹场,说“搞了民主之后,中国乱了怎么办?”、“如何保证中共垮台后中国会比现在好?”

   请潘爷、九爷给点回击的妙语,越损越好,因为本周轮到我去闲扯几句,这几个家伙再来闹场时,我就高炮回击。谢谢

   ——河边

   边爷:

   给点时间,看看微信组群中有什么新段子,我这个人天生不会“调侃、幽默”,笨死了!九爷眼光“毒”到,看看他能给你支些什么招?

   ——潘晴

   回边爷:

   对方有两个问题:一、“搞了民主之后,中国乱了怎么办?”、二、“如何保证中共垮台后中国会比现在好?”老实说,这两个问题有一定的代表性,在政治上持中间立场的人,不少也有类似的看法,故而,需要通过阐述而不是讥讽来回答。不知道现场有没有这个时间和氛围。我试着把两个问题绑在一起思索(因为它们之间有关联),给一个思路,供边爷参考:

   首先,你可以问他,“中国并没有民主,现在它是乱,还是不乱?”他总要给个回答,如果答乱,那这个问题就不攻自破了;如果答不乱,你就给他讲讲眼下国内的局势,究竟是乱还是不乱。这方面可以列举很多事情,党内党外都有,不胜枚举,面对这些例子,他是不敢说不乱的。如此,这个问题就被你和他共同转换成:“面对中国现在的乱,应该怎么办?”这就把他开初提出的问题给颠覆过来了,设问的基础变了、问题的走向变了,你主动、他被动了。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引出你即席论说的话题: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只好推进民主,推进民主就是为了解决或化解当下的乱局。在中国推行民主制的动机并不是为了跟共产党过不去,它不过是一个党而已,之所以绕不开它,是因为它挡了道。要走向民主,就不可避免要解决共产党一党挡道的问题,最后的目的是要把中国引入一个健康发展的轨道,摆脱问题连连、恶性循环的状态。中国民主制度发展,最终要达到一个境界,这个境界是:逐步建立起一个理想的人文社会,减少和消弭狭隘、偏见、仇恨和杀戮。而不是维持目前这种你讹我、我讹你,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彼此高度警惕、高度利用、高度不信任的、道德全面崩溃的病态和谐社会。

   民主之后是乱还是不乱?这个问题不必回避,转型期的乱是不可避免的,但此乱决非彼乱,是一个特定时期的暂时现象。孕妇在给自己的娃娃织衣袜时都很憧憬未来,但在临盆时却很害怕,有些还会出现各种精神综合征,有些生产时还要在产床上呼天抢地大喊大叫, 海明威的《印第安人营地》讲了一位丈夫受不了妻子生孩子时的痛苦呐喊,用剃刀割断了自己喉咙,自杀了。我老家那边有一个孕妇在产床上难产,完全崩溃,大骂老公“都是你狗日的害的!”被坊间传为笑话。但是,娃娃一生下来,新的生命来了,家庭结构变了,每一个人的喜悦都挂在脸上了。我觉得,海明威笔下的那个男人就是太脆弱,他被眼前的“乱局”吓坏了,看不到这个阵痛之后的喜悦和前景。所以,我认为,看待乱与不乱以及如何应对,一定要看这个表面混乱的社会是否正在迈入良性机制,或者说,为了迈入良性机制。这个,可以拿文革之乱和市场开放之乱来类比。同样是人为制造的这两个乱,一个是可取的,一个是不可取的。八老之一的陈云就最害怕市场开放,事实证明了他的担忧是保守落后的,不利于经济发展。中国的市场开放之后不但乱,而且一直到今天还在乱,但是,大家基本还是认同它比毛时代的计划经济强多了。事实上,古今中外的乱局都有性质的不同,要区分它们不同点在哪里。如果是因为迈入良性机制的转型期之乱,则属正常,必须容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