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悠悠南山下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作者 : 楊名輝 ( Dương Danh Huy )

   
   南中國海問題研究所
   


   2014年5月8日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越南能否再退一步嗎?
   
   
   即使在四十年前中國已佔領了全部黃沙群島, 這個國家最近才開始努力鞏固其在海上的控制和在群島附近海域開拓資源而已。

   
   而且他們不會在那裡停下,而他們使用黃沙群島作為跳板進一步蠶食越南其他海域,進行鑽探石油和爭奪控制權。 由此, 可以說黃沙海戰仍然在繼續, 不管越南人是否有對此方面的認識。
   
   至2009年,越南漁民仍然可以在黃沙群島海域附近自由的捕魚。 2009年, 中國開始鞏固其在海上的控制,以鎮壓政策對待越南漁民, 意圖以此手段把最後幾個越南人趕出黃沙海域。 繼之中國就將可以召開各種鑽探石油的活動。
   
   
   鑽探石油平台

   
   
   例如,2012年,這個國家邀請外國投資者在黃沙群島北面屬樹島( đảo Cay;英文:Tree Island ; 中文:趙述島。譯者註 )的65/12區投標。 越南對此無實際的對策,只作了口頭反對而已,當然中國便繼續在黃沙群島的東、西和南面擴展鑽探石油活動。 在靠近智宗島( đảo Tri Tôn;英文:Triton Island;中文:中建島。譯者註 )和黃沙群島西南面鑽探井平台HD-981活動只是鑽探石油諸步驟之一,若越南繼續只是口頭反對。
   
   在捕魚和氣油這雙管齊下的行動中,中國將在海上增加在民事和軍事上的控制, 意圖在廣闊的海面上最大的範圍內製造從島上的既定事實至海上的既定事實。
   
   然而,那還不是中國最後的目標。 除了把黃沙海域變成“ 天朝海 ”之外, 這個國家還將在其他方面上進行一場 “ 南進 ”, 譬如, 以大量海軍力量為後盾,調動半軍事性質的船隻和鑽探井平台進入越南南方沿海的思政海域 ( Bãi cạn Tư Chính;英文: Vanguard Bank; 屬越南南部經濟專區內的石油台的劃分區域稱謂。譯者註 )。
   
   中華帝國昔日在陸地上不能實現的事情,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努力在海上實行。 可以說,今天的越南正面臨一場來自北方的大規模侵略, 而且還可以明確的說, 昔日越南曾須對付的事情,今天也需要不比歷史上越南人衛國事業的差劣,應該積極反對中國。
   
   不但要這樣, 今天中國的海上南進與封建時代的侵略在諸方面上也有所不同。 第一, 正如陳興道( Trần Hưng Đạo; 1228年至1300年。原名為陳國峻 [ Trần Quốc Tuấn ],後受封為興道王 [ Hưng Đạo Vương ]。其父陳柳是皇上之皇叔。陳興道於十三世紀領軍成功擊退元蒙軍隊的兩次入侵,因此成為越南歷史上的民族英雄之一。此外他不僅是政治家和傑出軍事家,還是文人,其軍事著作撰有《 檄將士文 》、《 兵書要略 》等。譯者註 )所說,若侵略軍以蠶食慢慢的方式進攻,那就難以制止。那也是今天中國所採用的戰略。 第二, 若中國佔領某一海域內諸離岸小海島或爭奪控制權和開拓石油,那麼越南為再奪回那些海島或領海也難以跟隨一場無界限的戰爭;第三, 現代的海上戰爭與昔日的現代陸地戰爭也大大不同了。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鑽探平台被視為中國的移動主權砲台
   
   
   
   需要有對策

   
   
   面對中國的行為,不管曾發表多少那些無用的外交辭令,一個不移不易的主張是越南首先需要認識到口頭的反對只導致實際的被征服。 沒有實際的對策就相當於默然接受實際的被征服。
   
   在法理上, 越南需要使用自己擁有的法理手段。
   在黃沙群島問題上,越南需要公開挑戰中國走上國際法庭。即使中國極可能拒絕,但此也是中國的錯,而不是越南挑戰的錯, 而且在國際上,也正如中國人一樣將可看到是哪個國家尊重國際法和公理。
   
   因為根據國際法,不允許在存有爭議的海域上開拓氣油, 越南也應該單方面向國際法庭遞交關於中國鑽探井台HD-981事件的控告書。
   
   儘管中國在一些爭執問題上也曾利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縮寫:UNCLOS )的第298條款避開海洋法公約關於解決爭端的手續, 由此,國際法庭的裁判也無權審判那個海域屬於哪一個海岸或海島,因為現在這個鑽探台所處於的位置離越南大陸岸二百海里內, 國際法庭裁判將認為不管它與黃沙群島關聯否,目前這個海域就是存有爭議, 而且也將禁止中國單方面鑽探石油。
   
   此外, 國際法庭裁判也將認為中國船隻衝撞越南船隻是在爭執的海域上使用暴力,即是違反了國際法。
   
   若果越南不使用自己可有的法理手段,那麼人們也極容易質問越南是否堅決維護自己的海域和海島?這個問題,不管是來自中國,或國際,或越南平民, 對越南也是不利的。
   
   在政治和外交方面, 越南需要 “ 脫中 ”, 需要脫離一個外國套在自己頭上的金剛箍, 不管什麼社會主義友誼的詞語, 本質上,深入骨髓、千年以來他們仍然都是昔日的中華帝國。
   
   “ 脫中 ” 可使我們有條件去自由選擇盟友和為符合自己最適合的環境下與盟友共同行動。
   
   “ 脫中 ” 也使我們更有條件更好地去與文明世界和發達國家融合。 問題是越南可否在政治、思維和能力上 “ 脫中 ” 而足以自立。
   
   可是,若不能自立,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也是相當羞恥, 而且,那個民族在其歷史上最大的自豪感是爭取獨立的鬥爭。 從這個角度去審視,“ 脫中 ” 也可以激勵越南更加自立, 那是任何一個民族和國家都必需做的。
   
   然而,一個獨立的國家最後不可缺的是應該有實質的對策。 國際法庭不是警察,它不可保證所判下的判詞將被獲各方實施。 難以有某一個國家將會支持越南在黃沙群島上或在二百海里經濟專區內使用武力。
   
   即使中國的海軍、空軍和各個海上半軍事力量比越南強大得多, 即使他們的蠶食戰略使越南難以制定實質的反應,越南也非不可需有實質的對策,儘管也可能包括流血和物質的犧牲。
   
   不管越南可否使用任何的合理、政治和外交手段,也不管小方塊的蠶食是如何,中國正逐步迫使越南走上延鴻會議( Hội nghị Diên Hồng ;1284年農曆臘月陳朝皇帝陳聖宗 [ Trần Thánh Tông ] 為對付元蒙第二次侵越應採取戰或和的主張而召集全國父老徵求民意,在延鴻殿前召開的一次會議。會上只商討應否戰或和,不談軍事戰略。後為越南人作為國家面臨危亡時刻,一個具民主性質的重要會議。譯者註 )。 不知昔日大越國如何艱難的找尋答案, 但是,肯定在今天,我們需要一個較為精明回應, 因為在今日的背景,是和抑或戰,皆為也可有多種的形式和程度。 然而,若果避開那個問題,則將是對國家的領土主權不負上責任。
   
   
   
   嶺南遺民譯

   
   2014年5月14日
   
   
   文章只反映作者個人的意見和立場。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4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