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民主、和解、解放]
悠悠南山下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和解、解放

   

作者:尊那森-倫敦 ( Jonathan London )

   
   寄自香港,2014年4月30日
   


   民主、和解、解放

   
   
   社會歷史從未會失去其重要性而又不具有其複雜性。 欲想知曉一個當代社會的狀況,就必須充分的去理解那個社會的特徵和它是如何從以往走過來的道路。 欲想應付今天的各種大挑戰,就必須更深入的去了解這些挑戰的根源。
   
   此外, 所提及今天的挑戰,我們的能力又常常被所處於的體制和由社會歷史所造成我們的思考方式所限制。再之,在任何的社會都會常有一些人卻想保持現狀,因為他們正是現狀的權利得益者。
   
   值2014年4月30日來臨, 我懇切的建議雙方的越南人民,為了民族的和解,應該以一種新的方式來面對歷史。需要有足夠的勇氣去實現那些步伐,而至今還未能達到。 需要認識到越南全國的真正解放,只可以當越南全體人民為一些必要的原則應由越南人和每一個越南人所決定或他們需有真正的共識, 那才可說是真正的統一。
   
   在以往的39年裡, 尤其是從九十年代起, 在各地( 包括在海外 )的越南人已見證了國家社會深刻的改變。 越南從一個集體經濟模式已轉為依賴市場經濟的模式。 從一個貧窮的國家,越南已走上工業化之路。
   
   顯然,國家的發展存有諸多極大展望的因素同時也存在明顯的挑戰。 和解是那些挑戰中之一的問題。 回答此問題是完全根據每個人的觀點,但也需要找尋一個更大的問題的答案: 我們所希望的是一個怎樣的越南?
   
   支持越南和解的理由已被談及最多是擴展每個人在國家發展事業上可以積極參與的條件。 然而,實際上我們仍然在討論、爭辯和思考從1975年4月30日以來近乎四十年關於在越南如何和解的問題。事實表明, 接觸和解問題的方式至今仍然還膚淺和完全不可行。
   
   
   欲想有一個真正和解的過程,需要承諾和努力去推展一個 “ 開放的社會 ”,一個 “ 全體的社會 ”,而其中,每個人皆有機會參與和不被因個人的思想或信仰而被排除之外。需要有一個正如阮晉勇總理本年初的演詞中所提出的體制和民主行為。
   
   國際的經驗顯示, 和解的問題從未是單方面的事情和不會只有單向的流動。 欲想和解,需要有足夠的政治勇氣去想像和為一個與今不同的未來而鬥爭。
   
   有誰可想到越南政府和共產黨將會向幾百萬戰敗的一方、在戰後多年來曾被打壓或分別對待的人正式道歉呢? ( 有人曾對我說那種事永不會發生 ! 未必 ! 有誰可想過南非會有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有誰可想到越南政府將承認戰敗的一方、那些在戰爭中失去兒子的母親們也是英雄母親 ( 若他們 [ 指當局者。譯者註 ] 可認為以往幾十年在越南的戰爭是全體國家和全體民族的一個大悲劇的話 ), 和將對她們每月發送一份補助金,承認昔日的戰爭是全體人民的一個悲劇? ( 在排除這個可能之前,我願意告訴讀者,在越南南方,一些組織曾經和正在為這個問題付出努力 )。
   
   在戰敗的一方有誰可以接受在和解的過程中以時間來消除仇恨和邁出必需的第一步呢 ? 參與在電視上和解問題的圓桌討論? ( 可利用You Tube,它是完全免費 )雙方有誰可創立一份雜誌,由一個代表各方的人任主編,主持應提出所討論的問題? ( 設立一個博客難道很困難的嗎!)
   
   
   民主、和解、解放

   何時才消失在美國的越南人反對越南政府的現象?
   
   
   有誰可成立一個每月的和解基金會?( 已有一個黃沙基金會了,似乎其工作效果較成功 )
   
   有誰可想像將創立一面和解的旗幟,使支持和解的人們在未來皆可以掛在家門前,表現其愛國的情懷和兄弟姐妹的情誼? ( 不少的越南人確實有藝術才能, 那還等什麼呢?)
   
   在越南共產黨內有誰可想到應該公開公佈其政治改革的意向,可以為越南帶來真正的民主呢? ( 阮晉勇先生曾公開發表了主張,極好,但不見有任何實質的行動。為何?)
   
   若回答是不的,和認為這些提議完全是無理、不可行的,那麼,我們就不應再談什麼和解的了。 請讓那些創傷永遠留存不治療, 維持一個不和的越南萬年之長久。 那就相當苦悶和相當可惜了。
   
   我所知道,一年已過去了,越南國會( 即越南共產黨 )仍然決定保持原狀,由此,國內外的人對和解問題的心理顯然是不良好的。 甚至有人曾勸我不要再提及和解了,因為太痛心了。
   
   定命論從來都不是希望之道。 昨天剛有一名前部長宣布需要承認和保護公民社會。 那是極有前途的第一步。 因為沒有公民社會就不可能有一個真正的和解。 我們應該明白越南的公民社會是複雜的。 它不只包括政府機器之外的人, 還有諸多這部機器外和內部的人。 那些人只看到頭而不見嘴巴,只因其本人的所限和具體的利益。
   
   歷史從未可以決定未來。 但今天的條件 --- 從物質和體制至我們的思維皆是歷史進程的產品。 “ 創傷後心理壓力症 ”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 的不只出現在戰敗者的一方,而可以發生在雙方,從一個平民至高級領導人的身上。
   
   那是越南的實質狀況, 它已須承受近乎四十年了,但仍未獲取人們所認識。 這病症的跡象不只是出現在個人的心理上,還在政治行為上。 但是, 與震盪後的混亂和壓力比較, 越南的狀況包括整個社會,這一方面仍然消極地影響越南的發展。
   
   已經快要四十年了, 越南民眾想製造條件使每個人可以積極參加國家的發展, 越南人需要努力實現具體的和解,不能只是口頭說和解。
   
   與朝鮮的不同, 越南不再被分割。 但與韓國或台灣相比也不一樣, 越南全體人民在必要的政治和公民價值問題上還未真正實現統一。只是當各一方的越南民眾和每個政治觀點得到統一,那時才是解放。
   
   不少的人說我對共產黨太多的信任,太寬容了。 他們說 : “ 當被奪去土地的農民和平示威仍遭受粗暴的鎮壓, 不同政見人士仍然被拘捕監禁,又如何實行和解呢 ? ” 對, 誰讀了我的博文,就知道我也同意這觀點。
   
   其實,我對越南和解的問題有如何的想法呢? 我認為, 欲想和解,就需要有民主, 而這個民主應該由民眾自我做起。 我認為, 公民社會正在越南發展, 它是真正的和解過程中必要的力量。 因為欲想和解,就必須有各方的每個人都能參與。 而且當然, 若想和解,人權將需獲保護和由各方的人來促進實行。 那是我個人的意見。 最後, 為了能夠實現越南人之間的和解與融合,也將需要有具體的行動。
   
   親愛的朋友們, 在撰寫博文時,最困難的是我常常需要面對不同對象的讀者和其中諸多人持不同的意見,我需要回應他們,如何寫的是好呢。一個民族還有諸多還未可解決的不和之處。我知道,當撰寫政治的問題,我將需要 “ 精明 ” 點。 關於這一點,相信我還未能做到。 我想繼續在越南工作和通過研究和分析各政策等可以擔任一個具有建設性的角色。 我所寫的文章也應是帶有建設性的主意而已......。
   
   我不希望在四十週年紀念的明年,再需要撰寫如此的文章。四十年足以太久了,對嗎? 只可當越南有真正的和解,才可以說是解放,各位朋友,您同意我的說法嗎?
   
   

嶺南遺民譯

   
   2014年5月1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作者尊那森-倫敦博士系美國人,目前在香港城市大學教學。他從1990年代起研究越南的政治、社會和經濟方面的問題,尤其是關注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領域。 此文是他 “ 較長和內容更具有爭議性的 ” 版本,曾被刪減內容的版本已登載於2014年4月29日越南的《 勞動報 》( Lao Động )。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