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民主、和解、解放]
悠悠南山下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和解、解放

   

作者:尊那森-倫敦 ( Jonathan London )

   
   寄自香港,2014年4月30日
   


   民主、和解、解放

   
   
   社會歷史從未會失去其重要性而又不具有其複雜性。 欲想知曉一個當代社會的狀況,就必須充分的去理解那個社會的特徵和它是如何從以往走過來的道路。 欲想應付今天的各種大挑戰,就必須更深入的去了解這些挑戰的根源。
   
   此外, 所提及今天的挑戰,我們的能力又常常被所處於的體制和由社會歷史所造成我們的思考方式所限制。再之,在任何的社會都會常有一些人卻想保持現狀,因為他們正是現狀的權利得益者。
   
   值2014年4月30日來臨, 我懇切的建議雙方的越南人民,為了民族的和解,應該以一種新的方式來面對歷史。需要有足夠的勇氣去實現那些步伐,而至今還未能達到。 需要認識到越南全國的真正解放,只可以當越南全體人民為一些必要的原則應由越南人和每一個越南人所決定或他們需有真正的共識, 那才可說是真正的統一。
   
   在以往的39年裡, 尤其是從九十年代起, 在各地( 包括在海外 )的越南人已見證了國家社會深刻的改變。 越南從一個集體經濟模式已轉為依賴市場經濟的模式。 從一個貧窮的國家,越南已走上工業化之路。
   
   顯然,國家的發展存有諸多極大展望的因素同時也存在明顯的挑戰。 和解是那些挑戰中之一的問題。 回答此問題是完全根據每個人的觀點,但也需要找尋一個更大的問題的答案: 我們所希望的是一個怎樣的越南?
   
   支持越南和解的理由已被談及最多是擴展每個人在國家發展事業上可以積極參與的條件。 然而,實際上我們仍然在討論、爭辯和思考從1975年4月30日以來近乎四十年關於在越南如何和解的問題。事實表明, 接觸和解問題的方式至今仍然還膚淺和完全不可行。
   
   
   欲想有一個真正和解的過程,需要承諾和努力去推展一個 “ 開放的社會 ”,一個 “ 全體的社會 ”,而其中,每個人皆有機會參與和不被因個人的思想或信仰而被排除之外。需要有一個正如阮晉勇總理本年初的演詞中所提出的體制和民主行為。
   
   國際的經驗顯示, 和解的問題從未是單方面的事情和不會只有單向的流動。 欲想和解,需要有足夠的政治勇氣去想像和為一個與今不同的未來而鬥爭。
   
   有誰可想到越南政府和共產黨將會向幾百萬戰敗的一方、在戰後多年來曾被打壓或分別對待的人正式道歉呢? ( 有人曾對我說那種事永不會發生 ! 未必 ! 有誰可想過南非會有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有誰可想到越南政府將承認戰敗的一方、那些在戰爭中失去兒子的母親們也是英雄母親 ( 若他們 [ 指當局者。譯者註 ] 可認為以往幾十年在越南的戰爭是全體國家和全體民族的一個大悲劇的話 ), 和將對她們每月發送一份補助金,承認昔日的戰爭是全體人民的一個悲劇? ( 在排除這個可能之前,我願意告訴讀者,在越南南方,一些組織曾經和正在為這個問題付出努力 )。
   
   在戰敗的一方有誰可以接受在和解的過程中以時間來消除仇恨和邁出必需的第一步呢 ? 參與在電視上和解問題的圓桌討論? ( 可利用You Tube,它是完全免費 )雙方有誰可創立一份雜誌,由一個代表各方的人任主編,主持應提出所討論的問題? ( 設立一個博客難道很困難的嗎!)
   
   
   民主、和解、解放

   何時才消失在美國的越南人反對越南政府的現象?
   
   
   有誰可成立一個每月的和解基金會?( 已有一個黃沙基金會了,似乎其工作效果較成功 )
   
   有誰可想像將創立一面和解的旗幟,使支持和解的人們在未來皆可以掛在家門前,表現其愛國的情懷和兄弟姐妹的情誼? ( 不少的越南人確實有藝術才能, 那還等什麼呢?)
   
   在越南共產黨內有誰可想到應該公開公佈其政治改革的意向,可以為越南帶來真正的民主呢? ( 阮晉勇先生曾公開發表了主張,極好,但不見有任何實質的行動。為何?)
   
   若回答是不的,和認為這些提議完全是無理、不可行的,那麼,我們就不應再談什麼和解的了。 請讓那些創傷永遠留存不治療, 維持一個不和的越南萬年之長久。 那就相當苦悶和相當可惜了。
   
   我所知道,一年已過去了,越南國會( 即越南共產黨 )仍然決定保持原狀,由此,國內外的人對和解問題的心理顯然是不良好的。 甚至有人曾勸我不要再提及和解了,因為太痛心了。
   
   定命論從來都不是希望之道。 昨天剛有一名前部長宣布需要承認和保護公民社會。 那是極有前途的第一步。 因為沒有公民社會就不可能有一個真正的和解。 我們應該明白越南的公民社會是複雜的。 它不只包括政府機器之外的人, 還有諸多這部機器外和內部的人。 那些人只看到頭而不見嘴巴,只因其本人的所限和具體的利益。
   
   歷史從未可以決定未來。 但今天的條件 --- 從物質和體制至我們的思維皆是歷史進程的產品。 “ 創傷後心理壓力症 ”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 的不只出現在戰敗者的一方,而可以發生在雙方,從一個平民至高級領導人的身上。
   
   那是越南的實質狀況, 它已須承受近乎四十年了,但仍未獲取人們所認識。 這病症的跡象不只是出現在個人的心理上,還在政治行為上。 但是, 與震盪後的混亂和壓力比較, 越南的狀況包括整個社會,這一方面仍然消極地影響越南的發展。
   
   已經快要四十年了, 越南民眾想製造條件使每個人可以積極參加國家的發展, 越南人需要努力實現具體的和解,不能只是口頭說和解。
   
   與朝鮮的不同, 越南不再被分割。 但與韓國或台灣相比也不一樣, 越南全體人民在必要的政治和公民價值問題上還未真正實現統一。只是當各一方的越南民眾和每個政治觀點得到統一,那時才是解放。
   
   不少的人說我對共產黨太多的信任,太寬容了。 他們說 : “ 當被奪去土地的農民和平示威仍遭受粗暴的鎮壓, 不同政見人士仍然被拘捕監禁,又如何實行和解呢 ? ” 對, 誰讀了我的博文,就知道我也同意這觀點。
   
   其實,我對越南和解的問題有如何的想法呢? 我認為, 欲想和解,就需要有民主, 而這個民主應該由民眾自我做起。 我認為, 公民社會正在越南發展, 它是真正的和解過程中必要的力量。 因為欲想和解,就必須有各方的每個人都能參與。 而且當然, 若想和解,人權將需獲保護和由各方的人來促進實行。 那是我個人的意見。 最後, 為了能夠實現越南人之間的和解與融合,也將需要有具體的行動。
   
   親愛的朋友們, 在撰寫博文時,最困難的是我常常需要面對不同對象的讀者和其中諸多人持不同的意見,我需要回應他們,如何寫的是好呢。一個民族還有諸多還未可解決的不和之處。我知道,當撰寫政治的問題,我將需要 “ 精明 ” 點。 關於這一點,相信我還未能做到。 我想繼續在越南工作和通過研究和分析各政策等可以擔任一個具有建設性的角色。 我所寫的文章也應是帶有建設性的主意而已......。
   
   我不希望在四十週年紀念的明年,再需要撰寫如此的文章。四十年足以太久了,對嗎? 只可當越南有真正的和解,才可以說是解放,各位朋友,您同意我的說法嗎?
   
   

嶺南遺民譯

   
   2014年5月1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作者尊那森-倫敦博士系美國人,目前在香港城市大學教學。他從1990年代起研究越南的政治、社會和經濟方面的問題,尤其是關注教育、醫療和社會福利領域。 此文是他 “ 較長和內容更具有爭議性的 ” 版本,曾被刪減內容的版本已登載於2014年4月29日越南的《 勞動報 》( Lao Động )。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