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評議中越衝突(2014年5月)]
悠悠南山下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探究:中國人和其他國人(兩篇)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議中越衝突(2014年5月)


按語:轉載三篇香港人就最近中越衝突評論文章三篇。

   
   

人間喜劇

   



作者:陶傑(香港)

   
   
   越南排中,國際普遍同情越南,包括曾經血戰過越南的美國,是很自然的事。
   
   首先,美國和歐洲,覺得七十年代欠了越南一點人情債。
   
   一九七八年,越南揮軍入侵柬埔寨,推翻由中國餵養的波布赤柬血腥政權。
   
   那時英美誤以為,越南的靠山是蘇聯,越南推翻赤柬,雖然是共產黨世界鬼打鬼的內戰,但英美擔心蘇聯在印支擴大了影響力,因此英美不承認越南扶植的洪森與韓桑林政權,仍在聯合國承認波布赤柬的所謂「民主柬埔寨」。
   
   但是越共推翻赤柬,結束了赤柬三年的種族滅絕,將柬埔寨由一座人間煉獄,解放了出來。柬埔寨全民歡迎越南此一「外國勢力」入侵,獨中國反對。英美在躊躇之下,在聯合國仍投票支持早已倒台的赤柬政權的席位。
   
   赤柬殺人二百萬,與納粹屠猶數量相若。如果赤柬殺的是歐洲人、猶太人,英美絕不可能支持,但同樣是種族滅絕,赤柬很會挑選,殺的是亞洲人,包括華人和柬埔寨人,在西方眼中,亞洲的人命沒有價值,蘇聯卻是頭號仇敵,加上西方左派的知識份子,認為赤柬到底建立了一個沒有剝削、沒有階級的共產天堂,用二百萬骸骨,換取一個亞洲烏托邦,供西方知識份子遙距觀賞,豈止應該包容,簡直是超值。
   
   越南解放柬埔寨之後,百萬骷髏一批批掘出來,西方國家才見識到中國文化和毛澤東思想在世界發功的威力,才覺得對赤柬的「包容」,是不是有點人道上的瑕疵。
   
   對於柬埔寨人民,最理想的統治,當然是法國殖民加兒皇帝施漢諾的品味時代。沒有了法國殖民主義,由亞洲人來統治,「兩害相權取其輕」,就像在唐唐與梁振英之間,除非你是白痴,兩害相權,當然是越南比自己民族的赤柬好一百倍。
   
   越南侵柬之戰,侵略得好。至於毫無原則的中國,當初對洪森政權,破口大罵,後來洪森穩了,有生意好做,當初大罵洪森是越南走狗的中國人,又厚顏無恥地跑到柬埔寨砍伐森林,跟洪森勾肩搭背拜把兄弟了。
   
   身為香港人,不要當白痴,要知道過去發生什麼事。今日你看見越南人將台商當做中國人來追打,如果你沒有失憶,想起七十年代越南赤柬的屠場,想起越軍英勇侵佔赤柬的金邊,想起四十年來這場亞洲鬧劇,你會哈哈哈,大笑三聲。
   
   

***


   
   

觀戰

   

陶傑

   
   
   南中國海戰雲廣佈,大陸毛左憤青叫嚷着要打一仗。中國的太子黨上台,看來習近平也想學着鄧小平,對越南開戰立威。中國現代政治才子張春橋在日記中這樣寫:「怎樣鞏固政權?殺人。」張春橋是熟澈中國歷史的通人。
   
   中國的運數,向來講「文武之道,張弛並兼」,文弛而武張,「改革開放」三十年。太平日子過得太久,不動一動兵刃,也不合文武張弛的道家思想。況且中國人口十四億,世界七十億,人類的殺戮基因潛伏着,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年,今日低頭WhatsApp和玩i-Phone的一代,與大陸的愛國憤青一樣,都已刪除了記憶。沒有了戰爭慘烈的記憶,但仍有殺戮血腥的基因,也好。質素愚劣人口太多了,這些人要消耗自然資源,他們腦子裏沒有思想,於世界文明並無建樹,只獵殺大象取象牙而炒賣,或劏宰海龜老虎啖其肉而自肥,河山污染,日月無光。「上帝要他滅亡」,
   人性裏的好殺如七年之癢,長久潛伏着,終又躁動了,是為佛家說的劫數。
   
   對於戰爭,好生之人,固不欲之,唯哲者必無所懼,因為他明白,避無可避,不如淡然面對,甚或樂觀其成。我很欣賞胡蘭成先生在「今生今世」裏的感言:「我看見顯克微支的小說描寫羅馬皇帝放火燒羅馬城,及果戈里小說裏十二世紀哥薩克人攻掠波蘭,殺人如剖瓜切菜,他們自己亦像剖瓜切菜的被殺,當下我也雄赳赳起來。」
   
   戰時胡先生與日本友人在漢口,一起住飯店:「當晚空襲,地上高射炮機關鎗像雨點又像放煙火,飛機投彈就在近旁,旅館的屋頂險不塌了下來。他困在房裏裹住棉被躺着不動,我依然立在窗口看,炸彈與炮火的閃光在我臉上一亮一亮,玻璃窗啦啦響,我反為一身都是雄心浩氣。」
   
   這是人生何等境界。凡俗之徒,不但想也不敢想,更無從領悟。其實戰爭之根源,正是愚昧的凡俗孕生的,如三十年代歡呼希特拉的愚眾,所以邱吉爾派皇家空軍濫炸漢堡與德萊斯頓民居,平民炸死了六十萬,邱吉爾一無悔疚,夜夜睡得很甜。戰爭是塵世的業力故別有一種美學。中國要打仗,業力所在,時辰到了,此謂氣數。
   
   
   以上為香港《蘋果報》2014-5-20和21日文章
   
   

***


   
   

越南反華看南海爭議

   

作者:林忌

   
   2014-05-19
   
   
   越南海警船,為了中國於西沙群島設立鑽油平台,與中國漁政船衝突,雙方以水炮互相射擊,誘發越南反中浪潮,連累全體華人,更令在越南設廠的台灣商人損失慘重;長期只認同中共的越南政府,首次容許台商在工廠升起青天白日旗地紅旗;馬英九政府也被迫採用陳水扁時期的做法,印製「我是台灣人」貼紙,以宣示和中國人有所不同,實在是一大諷刺。
   
   事實上所謂南海領土爭議,就是各國圍繞「南中國海」一連串無人的島嶼或礁石,以帝國主義的方式搶奪利益的行為;無論是東南亞各國的劃界,或者中國的「九段線」,所做的只不過是在以往沒有主權的海中心,劃一條人為的主權線,然後把這些範圍內的東西,視為國家的「私產」。東南亞各國因獨立成國較晚,其領土多以聯合國1982年第三次海洋法會議所訂立的海洋法公約為依據,即不超過200海浬的範圍訂立專屬經濟區。問題這種距離的區域,會不斷和其他不同國家的區域重疊;而中國方面的主張,則以 1947 年中華民國在南海所製訂的「十一段線」,去掉中國「割讓」給越南的北部灣線、東京灣線而組成的「九段線」。
   
   然而真正的問題,是 1947 年的中華民國單方面主張,絕對無法自動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張;就算當可以,利用日本佔領南海後出現權力真空,就代表中國人可以把九成的南中國海,劃入成為自己的領海嗎?中國人一直迴避的真相,就是這種把九成南中國海歸為「己有」,是赤裸裸的帝國主義行為;中國人甚至把這種行為,視為「天經地義」的做法。為了掩飾自己的民族主義以至侵略的野心,就創作一堆無法自圓其說的謊言──例如甚麼「自古以來」南海都是「中國領土」,又說甚麼這是「老祖宗」的「土地」;凡對「中國歷史」有所認識的,都會知道這是軟弱無力的謊言──所謂「中國」,即包括明朝或滿州殖民的清朝,一直都只是一個陸上的帝國,除鄭和下西洋的短短幾十年間之外,從來都不經營海權。明、清兩朝幾度禁海,甚至連大陸上的海邊都禁止住人,何況是海中心的孤島?佔領過、居住過,甚至只是「路過」──有船經過或發生船難,又怎能當成是自己的領土呢?
   
   明朝長期實施「海禁」,不僅遠洋性質的海外民間貿易被禁止,明政府甚至一度不容許百姓進行捕漁或沿海貿易。清一朝除一度「遷海令」之外,更長期禁止出海貿易,乾隆甚至改四口商通為一口,必須通過「公行」進行,其餘皆為走私;亦因此,東南亞各地幾乎未經和「中國」一戰,而成為歐洲列強的殖民地(除鄭成功「收復」台灣以外),因此所謂「自古以來說」、或曾畫過地圖,或曾發現「中國」的商船等,都屬於軟弱無力的論據,亦因此紙老虎外強中乾的中國政府,限制黨媒報導衝突。中共黨媒要為了大便而開戰,卻不敢為九段線開戰?這就是「國情」。
   
   長期只顧統戰不理人民或「僑胞」死活的中國政府,在台灣免費撤僑之後,中國人竟發現前往中國大陸的國企航班加價三四倍;正如三年前福島核災時,來往東京的機票竟加價至兩萬多人民幣一樣。說到底,民族主義只被利用作為貪官煽動民粹的工具,例如造成衝突的南海油井,有幾多資源最終是進入了中共貪官的口袋?又有幾多入了國庫?又有幾多真正用在中國人身上?這是中共永遠不敢面對的問題。為「愛國」支持中共,為中共和各國開戰?最終是誰得益呢?
   
   
   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林忌評論】
(2014/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