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一次特别的满洲语教学课]
满洲文化传媒
·汉独恐怖暴力组织头子孙中山
·《朝鲜朝语境中的满洲族形象研究》出版
·亡族奴奏鳴曲【修訂版】
·中國的洗腦文化
·在美抗议在中国却下跪当孙子的劣等蝗汉们!!
·美國人調教成功失敗和正在調教的漢人
·满族赵氏家族祭祖习俗
·二战彩色照片大集合
·满族关氏家族祭祖习俗
·蒙古人在中国还能走多远??
·满族石氏家族祭祖习俗
·满族石氏萨满神话
·满族人与酸菜
·改变中国命运的三个东北人
·伊通县小学普及满洲语教学
·中国人与西方人对狗的差异
·Damun 天池
·肯尼迪的历史图片
·《乌布西奔妈妈》研究出版发行
·苏格兰公布脱英独立蓝图
·萨满教与满洲族早期医学
·满洲语班咀嚼珍稀文化土特产
·冬季的長白山图赏
·实拍吉林乌拉满族火锅
·东北延吉美食一條街掠影
·駱家輝是放在中國的一塊照妖鏡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语学习班要开班啦!!!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滿族人的祭拜祖先習俗
·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樂!
·2014年来啦~~~!
· 滿洲利亞啊興起!你當興起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满语教学
·滿族學堂新增『滿文原檔』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概况
·Alone for Manchu
·滿洲奇葩長白山松花石
·满洲关东腊月--过年啦!
·《新满汉大词典》
·孤獨但并不孤單
·满洲文“圣经”新约全书
·滿洲年俗---殺豬
·滿洲聖山長白山天池冬季
·乌克兰玫瑰
·乌克兰总统奢华官邸图集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图片满族文字
·克里米亚图集
·漢獨暴力恐怖組織之父孫中山
·中国语境下被误读的维吾尔人
·泰坦尼克号彩色照片
·实行联邦制是中国唯一的路
·一生淫乱的美籍國父孫中山
·滿洲聖山長白山雄姿
·满洲吉林市天主教教堂图赏
·漫步春天的乌克兰敖德萨
·东北虎咋成了下跪奴?!!
·DNA检测根本不存在纯种汉人
·中国作家大多是骗子
·生活在外满洲的鄂温克人图集
·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蒙古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次特别的满洲语教学课


   乌云毕力格(Borjigidai Oyunbilig),蒙古族,孛尔只斤氏,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学院西域历史语言研究所副所长、清史所满文文献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蒙古史学会会长。
   一次特别的满洲语教学课

    这不是一个新近出现的趋势。近年来,这个话题受到无数专家学者及满族同胞的关注,社会各界多方呼吁,大小报道铺天盖地,但莫衷一是。接着,问题纷至沓来:抢救式保护满语能否恢复满语传承?满语式微会否引发满文及满族传统文化的失传?锡伯语和满语之间有着怎样的渊源?请您跟随本刊记者,让满学界权威专家乌云毕力格教授为我们解开这些疑惑。
   2013年12月中旬,我在京西宾馆采访吉林省民委主任阿汝汗——就是他,让乌云毕力格教授与被誉为“满族发祥地”之一的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结缘。谈到满语现状,阿汝汗主任忧心忡忡地说:“现在真正懂满语的不足百人,精通者不足十人。”他的担忧,与最近新华网那篇《满语之殇:1000多万人的满族 懂满语的不足百人》报道中所表达的观点不谋而合。

   
    满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为黏着语,语音上有不完全元音和谐现象。满语以满文为记录,在历史上有“新老满文”之分。“老满文”诞生于1599年,时清太祖努尔哈赤命额尔德尼和噶盖二人依据蒙古文创制,沿用至1632年,为“无圈点满文”,使用了30余年;“新满文”在“老满文”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从1632年沿用至清末,称作“有圈点满文”。
   
    阿汝汗主任对伊通的满语教学很是关注。他与多数关注满文研究现状的人秉持着相同的观点,认为当前最完好地继承了满语的民族是居住在新疆察布查尔的锡伯族。他们至今使用着的锡伯语,是一种接近于满语的语言。
   
    锡伯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满语支,使用范围主要是中国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霍城、巩留、塔城等县以及乌鲁木齐市和伊宁市。
   
    阿汝汗主任曾考虑过从新疆锡伯族中寻找一位“合格的”满语教师,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位求贤若渴的省民委主任,希望能够尽快找到一位满学专家来规范伊通的满语教学工作。当他得知我在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阶段曾学习过两年满文,喜出望外,力邀我的满文教授乌云毕力格去伊通,给当地的满语教师做培训。
   
    近年来,鲜有学者见到过真正会说满语的满族老人,伊通满语的发展和保护状况究竟如何?自1986年乌云毕力格教授跟随内蒙古社会科学院的达斡尔族先生巴达郎噶老人学习满文,至今已将近30年。即使如此,其间他也从未有机会拜访会说满语的老人。在伊通或许能碰巧找到这样的“活化石”呢?他也很希望能去伊通实地考察一番。
   
    双方一拍即合,并很快付诸行动,于是由我陪同乌云毕力格教授出发赶伊通。一路上,他对我这个曾经的学生谈到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关于满文方面的看法。
   
    “我曾经去过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锡伯族的口语和书面语已经发生了比较大的差异。比如‘jeme’(吃)一词,他们的口语已经发生了阿尔泰语系第二音节后元音弱化、脱落的现象,变成了类似‘jem’的发音。锡伯语中出现了这样的现象,但学者很难判断满语中是否也出现了这样的变化。因为在满文研究领域,就我认识的学者而言,还没有人与真正会说满语的老人交流过。”
   
    经停长春,百忙之中的阿汝汗主任见到同为蒙古族的乌云毕力格教授,无比喜悦。阿汝汗主任说:“目前,我国有1038万满族人口,但满族自己的语言却逐渐消亡,这是十分令人痛心疾首的。我自己就非常热爱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也希望能为满族文化的传承尽一臂之力。伊通是吉林省境内唯一的满族自治县,总人口约48万,其中满族人口占38%。这些年来,伊通的满族希望保护好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传承本民族传统文化。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很值得鼓励,省民委一定会给予支持。”
   
    就是因为如此的机缘,乌云毕力格教授来到伊通。
   
    1月10日
   
    一场“抢救式”的满语教学,就此开始。
   
    清晨七点半,我们一行三人从长春市驱车一路向南,赶往伊通。简短的开班仪式后,乌云毕力格教授他开始了在伊通的第一节满文课。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乌云毕力格教授开设满文文法和满文精读两门课程。之所以称之为“满文课”,就是为了和“满语课”区别开来。的确,此二者是需要加以区别看待的,因为许多人会陷入认识的泥淖——难道满文和满语还有分别么?其实,这样的认识偏差普遍存在。
   
    开展培训课程伊始,乌云毕力格教授就和学员表达了有关“满语”和“满文”略有区别的学术观点。他说:“新满文的创制距离今天并不十分遥远,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满文应当记载了满语口语的发音特色。但是,基于阿尔泰语系的共同特点,慢慢地,口语中会发生元音弱化的现象,第二个音节后的元音发生弱化、脱落,比如同属阿尔泰语系的蒙古语的书面语与口语读音差别非常大。如今,学界尚且不能了解满语中是否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如果存在,那么满语读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正确的口语读音是怎样的?我们都不能确定。但是,满族先人的语言虽然即将消失,但这不等同于能够识读满文的人也跟着消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社会科学院、内蒙古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等单位还有不少学人和后生可以较为精准地识读满文文档。所以,满文书面语和满语不能混为一谈。我这几天教授的是满文课,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满语课。”
   
    继而,乌云毕力格又谈到:“有人说,那我们找个锡伯族的老师过来,不就能学会口语了么?我看这么做也不是很妥。首先,满语式微从辛亥革命以后就开始了,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渐近消失,这种语言大面积衰落的趋势可能已经持续了100年。而锡伯语则不然,它是一门沿用至今的活语言,一直在不断发展、进步,现如今的锡伯语与满语肯定大相径庭。简单地说,锡伯语现阶段发展出了8个元音,满文书面语还只有6个。其次,锡伯族的书面语与口语差别较大,在没有语言环境的情况下学习锡伯语十分困难,如果各位特别努力的话,学会锡伯语是可能的,但与恢复用满语会话的目标还有相当距离。”
   
    让受训教师明白了伊通开展的抢救式“满语教学实践”实际上是“满文教学实践”后,乌云毕力格教授开始正式授课。
   一次特别的满洲语教学课

    伊通从2010年起开始培养满文教学的师资队伍,每年开设一期培训班,今年已是第四期,前三期邀请东北师范大学满族历史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老师担当主讲。如今,全县共有25所乡镇中心校在五年级开设满文课,前三期的培训邀请东北师范大学满族历史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老师担任主讲。参加此次培训的,正是来自各中心校的50位小学满文教师。他们绝大部分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女性居多,男性凤毛麟角。这个格局同全县小学教师性别比相仿。爱漂亮的姑娘们即便只是上课也打扮得时髦靓丽,连课堂氛围也被她们弄得轻松灵动。他们中有个别几位通过前三期的培训已经能够熟练地识读满文书面语,其余大部分学员在满文方面还是初学者。
   
    针对学员满文水平存在的差异,乌云毕力格教授认为仍应当从字母、语法方面入手,让学员们能够通过这次培训拾缺补漏,再配合大学课程的教学方法,从文本阅读来强化记忆,使学员掌握单词和语法的运用。
   
    一天的教学课程很快就结束了。伊通的天暗得很早,晚餐过后,乌云毕力格教授对我说,时间还早,咱们上街上溜达溜达去。
   
    “老师,通过一天的授课,您有什么感想?”
   
    乌云毕力格教授有一说一,坦诚地谈了自己的看法:“我自己是头一次来伊通,这里为抢救满族文化确实做了许多有益的尝试:在小学开设满语课程、培养教师队伍、传承满族戏曲、搜集满族文物史料进行研究等,得到了来自省民委、县政府等各部门的大力支持。我国目前有11个满族自治县,能有如此决心,下这么大功夫抢救满语和满族文化的,我看伊通是唯一的一个。”
   
    “您觉得如伊通这样抢救满语教学,对恢复满族语言有实际用途么?”
   
    “要看他们的目标在哪里。如果是想恢复原先的满语口语环境,我想这些举措的帮助并不大。但如果是寄希望于书面语交流,在改进教材、增强师资队伍的基础上是可行的。到那时,伊通将会产生‘新满语’——即完全基于书面语读音且由现代满族人约定、统一的满语。”
   
    我说:“那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行。当前,鲜有满学研究机构从满族老人那里掌握确切的满语语音资料并公布研究成果,况且这些老人也并不好找。清朝遗老肯定是最恰当的人选,可是如果他们活到现在,都要一百多岁了。如果是七八十岁的老人,那又一定居住在偏远的地方,因而才躲过了汉语的强势来袭。来伊通前,我就请县民宗局、教育局帮忙找寻会说满语的老人,可是未果。我想,这种情况也可以比附汉语,现代人也不可能用唐音宋韵来交流。”
   
    “你说得对。我与国家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几名锡伯族研究员有过探讨,我们之间以满文书面语来交流没有太大障碍,可是一旦他们用口语对话,那差别可就太大了。因为我们无法获悉现阶段满语读音确切可靠的研究成果,所以称现在的‘满语教学’为‘满文教学’,着实更为严谨些。”
    1月11日
   
    在第二天的课上,乌云毕力格教授选用了自备的教材《御门听政——满语对话选择》。他不鼓励今人根据现代汉语牵强附会地编写满语教材,极力主张应当回到真正有满语会话的年代——从清史资料中找寻日常会话的记录,这才是真正的满文书面语。有清一代时隔今日并不遥远,皇帝与满臣之间至清王朝末期一直使用满文书信来往,书面语并没有发生变化。所以,要获取准确的满语对话记录,可以借助满文老档案。
   
    《御门听政》就是一部以康熙朝满文起居注为蓝本,摘录自康熙皇帝御门听政时君臣对话的短句,集为一帙。这本书比较适合日常用语教学,难度较低,对语法要求不高,非常适合初学者。我念书时,并没有这么合适的教材。乌云毕力格教授说,此书是他去年获得的宝贝。
   
    “ere aniya udu se? amban bi, susai emu se.(尔年几何?臣年五十一。)”君臣之间,也时常会有如此平易的对话。由此想来,如果从浩如烟海的清代满文档案中辑录出一小本于今适用的日常会话手册,并非是乌托邦式的遐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