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文集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第一次听到廖亦武朗诵他的作品《大屠杀》,是在好几年前,我记得该录音是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下载的。听他朗诵,刚开始感觉他像小和尚念经似的喃喃自语,低沉呆板,不动声色,像没睡醒的样子,若是念上五分钟,我要帮他睡着了。我想这可能是我没进入诗歌语境的缘故,也可能是作品需要达到的效果。
    分把钟后,朗诵者像吞了兴奋剂,语调高亢起来,尤其读到“开枪”那个字眼,更让人触目惊心。不一会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仿若使尽了所有的丹田元气,特别是喊出“扫射”这个词语,辣辣的,像涪陵榨菜。我真担心分贝到了极致,以下的朗诵如何继续。让人奇怪的是,即使听不清某些语句,我仍不由自主的眼睛湿润起来。我想,可能是他的激情,神经质似的激情,也可能那一声“天地都颠倒了”打开了我泪水的开关,后来我问自已,按这种声调朗诵菜单,我会不会泪眼模糊呢?
    他百般渲染“扫射、扫射”,连篇累牍,叫个没完,喊个不止,由浅入深,由低到高,层层推进,到了珠峰,又架云梯攀入云霄。给人感觉,他与扫射不共戴天势不两立。眼看叫不下去了,喉咙吃不消了,就急速下山,换了副面孔粉墨登场,从另一山坡攀登。有时候兴致勃勃地喊着扫射,有时候悲愤无奈地念着扫射,角色的变换,赋予了扫射迥异的情感色彩。起先我以为朗读者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挺会写《证词》的司马迁,但一会便显出义无反顾的嵇康荆轲的原形,他一边目空一切的裸奔,一边肆无忌惮地叫喊“扫射、扫射”,那嗓音既想闹得家喻户晓神人共愤,又想试图深入屠杀的枪管,凶手的脑壳,以掏出他们的黑心黑肺,一点不让你觉得重复与厌烦。我的耳膜灌满了枪声,哒哒哒,啪啪啪,甚至还听到了“血染的风采”。我身临其境,倒在血泊之中,在离地三尺行走时,仍看见空中无数“亮晶晶的帽子”,以及履带下血肉模糊的尸体,嘴巴仍不断叫喊书生意气的自由民主。
    廖亦武一会儿扮刽子手哈哈笑,一会儿以局外人的角色要求恳求哀求凶手“放过他们吧,给汉人留个种”,一会儿又以父辈的身份规劝:“我们回家吧”。一会儿又以大哥哥的口吻,关照弟妹“小兔崽子,你快跑!跑!跑!跑呀!”有多次角色又混淆,那声调,那语言,既像受害者死于理想的精神失常,又像凶手“用死姑娘的裙子擦皮用皮鞋”时的得意忘形。


    他的朗诵惊涛拍岸,锲而不舍,再接再厉,即便后退,自言自语,灰心丧气地说“那么多的血,血”,也是为了下一次更凶恶地扑向江堤,在短短的二十二分钟时间内,掀起了不止一次的高潮。
    朗诵者打破了朗诵的规矩章法,比如角色串换,多角度展示六四情景,比如用哭声代替朗诵,甚至语言模糊,口齿不清。此外,也打破了传统作品的谋篇布局,比如颠覆了“开端发展高潮结局”,作品既浑然一体,每个章节又十分独立,情绪的展示却又一气呵成。
    廖亦武用心朗诵,以血呐喊,打破线性结构,用复调谱曲控诉,书写见证,一次次在画布上涂抹色彩,还有那恰当好处的道家乐器的伴奏,以及朗诵尾声的合唱,使作品更厚重,更大气,更袅袅不绝。那宁愿躺着死不愿跪着生的气概,也表示了一个独立作家应有的骨气,同时,也宣告了理想主义者与专制统治者的决裂。
    他调动了不少情感元素,比如悲伤、愤怒、可怜、绝望、无奈、泣求、哀告、倔强、仇恨……充满展示了他的六四情结,以及对汉民族前程的担忧。即便倒在尘埃中,活在粪坑里,酒吧卖唱,被衙役骂卵人,被衙役几次三番抄没手稿,被衙役以电棍子捅肛门,仍在黑夜中,不屈地划燃他的火柴。他晓得“世界总有我们安息的地方,总有没有枪炮声的地方”,也晓得“权力会一代代传下去”,但“自由也会一代代死灰复燃”。而我则认为,那些趋炎附势的衙役,残酷迫害诗人的衙役,总有一天像明代东西厂的太监那样,大开城门迎接李闯。
    廖亦武的可贵之处,一是以《证词》见证了这个时代的荒诞与黑暗,二是以他的《大屠杀》,证明了不是所有的书生都是软骨的。在那腥风血雨之际,正如他所说的:“我也极其恐惧,可我把恐惧叫了出来。”
   
   
   
   江苏/陆文
   [email protected]
   2014、5、1
(2014/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