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海]->[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李海
·李海简历
·照片
·照片
资料
·李海母亲的申诉书
·五百二十二名因“六四”而被关押的北京市民和学生名单
新闻报道
·北京异议人士李海之母向法院提出申诉
·中央社:李海母亲呼吁给予李海保外就医
·六十老母为儿鸣冤 李海因调查“六四”受难者在狱中倍受虐待
·因收集六四政治犯资料而系狱民运人士李海的母亲呼吁布莱尔关注
·联合国人委会确认对李海和王有才的判刑关押为非法
·中央日报:朱熔基访美期间 人权组织促释150大陆政治犯
·RFA:春节盼当局怀柔,政治犯家属惦念亲人
·BBC:民运人士李海因为海外机构刺探国家机密罪坐牢九年刑满出狱
·大纪元:清明未到中共已胆寒 专访北大李海
·RFA:民主人士上海访友被警察“请”出上海
·黄琦:田永德、李海被杭州警察押上赴京列车
评论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欧阳小戎:李海——初逢的故人们
·欧阳小戎:李海(之一)——异乡人笔记
·欧阳小戎:怀李海——故土上的流亡者
·竹阳:记忆中的李海
·江棋生:人权、特权与分权
·张晓平:李海出狱
·张晓平:野蛮的抄家 垂死的挣扎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林青: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陆祀:怀念我的好友──李海
·陆祀:向狱中的朋友们拜年
·陆祀:民运斗士李海将于五月三十日出狱
·中国政治受难者后援会:朴实的民主斗士——李海
·樊百华:十二年后又见李海
·杨天水: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铁窗思考录
·杨天水:思念李海(五律二首)
·张林:不屈不挠的民主志士李海
·张林:何时能再见到李海
·何人:赠民主人士李海(2008年4月18日)
·何人:赠李海(2008年10月16日)
·妙觉慈智:我们是透明的就没有黑暗,我们是公开的就没有阴谋
·王金波:李海——争取民主的社会活动家,不懈的人权捍卫者
文集
·六四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使人愤慨的破门殴打案
·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帝国主义仅仅是对异国的吗?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为什么主张使用或不使用暴力?
·关于私下言论和公开言论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老包-包遵信,李海在这里向你告别了!
·胡石根今天出狱
·孤独地消失在远方
·八九民运的历史功绩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北京朋友祝贺吴义龙、陈树庆俩先生重获自由
·北京朋友祝贺孙文广76岁华诞
·如果当年不开枪
·反对“自由主义”
·素质、制度与社会
·社会自治是否可欲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可歌可泣的事业——为陈树庆吕耿松被重判有感
·“库尔斯基法”下的“709要犯”公审
·野蛮时代的精神
·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自治的自由主义?

   我的老朋友刘京生,在他的文章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他分不清“自治”和“自制”之间有什么区别。在他看来,“自治”就是“自制”。而实际上,这两者是完全对立的。他居然说:

   “我真的不知道在自由主义这个概念中如何引申出‘自治主义’这个完全相对立的概念,如果我们在什么事情上都用‘自治主义’考量自由主义,那么请问李先生还有自由主义可言吗?”他还说:自治就是“自我节制的服从大局”。“如果一个自由主义者总时时刻刻的强调‘自治’,那他不是个伪自由主义者就是个甘愿被别人奴役的人。”这最后一句,怎么得出来的?他没有告诉我们。

   这也表明,在我看来构成自由主义核心的“自治”概念,在他脑海里完全没有影子。他完全不知道自治为何物。他认为的自由,只是摆脱束缚。而自治就是自我节制。他的混淆和反对,也正说出了,他当作真正自由主义来加以捍卫的那种主张的实质是什么:没有自治的自由。按照他的上述说法,对于自治,他要与之势不两立。

   问题产生了:在正常国家内,人们需要自由,是因为他们原本处于自治当中,自治就是他们的利益所在。而一种没有自治的自由是什么意思呢?它确实是有自己含义的,那就是:附属于他者(主人、父权、或者国家)的那些人的所以为的自由。对于这样处境的人来说,治理的责任先天地属于他者,以至于他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参与的可能;因此他所意识到的唯一自由就是“言论”的自由。并且这种言论不是“建言”(那是一个自治群体内通常的言论内容),而是以显示自己有说话权利为目的的“抨击”的言论。这种言论并不在乎自己所说的是否恰当,它关心的只是用抨击来表明自己的存在。实际上这是一种非常可怜的状态。言说者因为没有自己的事务需要照料,就只有以反对这种唯一的方式来坚持自己的自由了。造成这种可怜状态的,是确实扭曲的现实:国家(或者主人、父权)垄断了一切事务,个人没有任何参与的权利,因此他只有这样的爱好,如鲁迅所说:奴隶总是要寻人诉苦,只要如此,也只能如此。

   由于这种扭曲的现实,造成扭曲的心理,就是根本意识不到有“属于自己”的事务要去负责任,以至于在新的时代,面对自己所参与的自治、面对本应属于自己的事务的时候,也把它混同于国家权力,当作与自己无关的、异己的事务来反对。的确,政治自由主义,作为对国家这种具有暴力垄断机构的约束,主张权利,而这种权利极端地表现在反对的权利上。但是这只是其他主义与自由主义的相似点,而把反对当作唯一的方式,应用于一切场合,如此的彻底性,只有我们这种曾经长期扭曲的国度才会有。

   假定我为了自己的节日聚餐而找了两个同伴,一起准备饮食。那我们一定会把它当作自己的事务来关注。首先我会投入时间、精力和金钱,购买食材、烹制等等,其次如果我没有投入,把它委托给其他人,我会时时询问事情的进展细节,是不是需要我投入。如果不过问,我会接受结果,并对操作者表示感谢。因为他代替我投入了时间和精力。但是,如果我有不满意的地方,那么我在批评的时候,一定会首先反身自问我自己参与了多少。这是做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常识。我不会以主人自居而把那些做事的朋友当作仆人来责问,并且说这种责问就是行使我的自由权利。因为这是把我自己的事情与国家权力的事情混淆了。

   这就是老朋友刘京生具有的混淆,就是把对自己事务的责任,与对他人(主人)事务的责任弄混了。所以在他看来,讲到建设、讲到责任的时候,就只能是我们的统治者的那种意思:要人们去对本来不属于自己的国家事务进行建设和负责任。所以那是不能见容于自由主义的。因为在他的脑海中完全没有自己的事务(多么可怜的人生啊),所以他完全想象不到,人可以有属于自己的事务,人的建设和责任有可能属于自己的事务。对待自己事务的不负责任,不是自由主义,而是自我中心、是感觉中心。

   因此,我完全没有像他所批评的那样:

   “以上这段话是李海先生举出的一个例子,用作批评,批评别人想做‘主人’”。

   相反,我恰恰主张,应该做主人。不过不能沿用做奴隶时的方式去做主人。主人是要管事的,在农家,是要起早贪晚辛勤耕耘的。而不是像怀有恶意的奴隶或者流浪的家伙那样,能毁就毁一把。而按照老刘的想法,做主人必须是破坏的,而与之相反的是

   “‘建设性’的、‘负责任’的都去做奴隶”。

   也许,刘京生的失误就在于他“省略了一个环节——复制自由主义的概念”,因此没有看到“自治”的字眼。因为我并不是关于自由主义的教师,所以我来复制一下,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内事不明问百度:

   “自由主义(英语:Liberalism)是一种意识形态、哲学,以自由作为主要政治价值的一系列思想流派的集合。其特色为追求发展、相信人类善良本性、以及拥护个人自治权,此外亦主张放宽及免除专制政权对个人的控制。”

   在我看来,在专制国家内,自由主义确实首先是一个政治话题。是关于权利的主张,是从言论自由、反对的自由开始。但是,如果我们把这公式唯一到排除了自治,套用在不属于国家制度的一切场合,比如私人空间、网站、自治群体内,乃至作为面对任何事务的个人行为模式,那就已经不是自由主义了。那就是对自由主义的嘲弄和漫画化、丑化,其结果是要使大家把自由主义当作荒谬东西。我所反对的,就是这种以紫乱朱的、嘲弄式的“自由主义”,我称之为中国式的“自由主义”,具体理由,见前文《中国式“自由主义”之批评》。

   现在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刘京生的文章会如此难以理解了。他主张的是排除自治的自由主义,而我恰恰相反。

   2014/5/12 19:51:02

   议报第602 期 出刊日期:17/5/2014

(2014/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