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黑土地的白鸽”对雪峰谈性的精辟论述 ]
生命禅院
·How to Realize the Value of Life
·Infants Who Never Grow Up
·Navigating for Life and LIFE
·The Three Great Treasures of Life
·Priorities: The Order of Importance and The Emergence of Life
·Escape from Despair
·The Survival of Mankind is in Great Danger The Production and Life Mo
·Eight Criteria for Individual Freedom
【天启篇】
·《天启篇》前言
·难破难解的三十六道八卦阵--《天启篇》之一
·我奶奶到底是谁?我又是谁?--《天启篇》之二
·小变渐渐发,大变瞬间生--《天启篇》之三
·意识能听到上帝的声音--《天启篇》之四
·万物皆有声--《天启篇》之五
·贵者不轻显--《天启篇》之六
·静处无灾殃,闹处有祸患--《天启篇》之七
·静处无灾殃,闹处有祸患--《天启篇》之七
·从青霉素过敏到舍利子形成--《天启篇》之八
·知识与智慧--《天启篇》之九
·伊甸园是这样失落的--《天启篇》之十
·无爱、小爱、大爱--《天启篇》之十二
·快速达标 及时撤退--《天启篇》之十三
·随宇宙周期性演变而变化--《天启篇》之十四
·识别真假的功夫--《天启篇》之十五
·简单+纯朴=美--《天启篇》之十六
·人生需要一条跑道--《天启篇》十七
·垃圾的作用和价值--《天启篇》之十八
·小脑袋聪明大脑袋笨--《天启篇》之十九
·使生命不朽的小法则--《天启篇》之二十
·最后一趟航班--《天启篇》之二十一
·道、德、法、仁、义、礼、智、信、术--《天启篇》之二十二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最后一趟航班--《天启篇》之二十一
·道、德、法、仁、义、礼、智、信、术--《天启篇》之二十二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邪恶的善良--《天启篇》之二十四
·善良的邪恶--《天启篇》之二十五
·时来运转--《天启篇》之二十六
·魔鬼的钓饵--《天启篇》之二十七
·生命是这样腐烂发臭的--《天启篇》之二十八
·人生的主次先后、轻重缓急--《天启篇》之二十九
·有眼无珠与买椟还珠--《天启篇》之三十
·千条江河归大海--《天启篇》之三十一
·草与奶--《天启篇》之三十二
·桃树只能结桃子--《天启篇》之三十四
·回应天启,走出迷途--《天启篇》之三十五
·寻找人生的最佳坐标系和坐标点--《天启篇》之三十六
·坏死部位无感觉--《天启篇》之三十七
·别人不信,我信--《天启篇》之三十八
·于无声处响惊雷--《天启篇》之三十九
·上帝对人类的审判随时随地进行--《天启篇》之四十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天启篇》之四十一
·生命需要不断下载软件《天启篇》之四十二
·花香蝶自来,心净仙人至--《天启篇》之四十四
·走出苦难--《天启篇》之四十五
·走出苦难(二)--《天启篇》之四十六
·缘至相逢,缘尽散离--《天启篇》之四十七
·离母才能茁壮成长--《天启篇》之四十八
·感恩--升华生命的第一要素--《天启篇》之四十九
·给大家开一扇小法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启篇》之五十
·想法变了,一切会跟着变--《天启篇》之五十一
·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天启篇》之五十三
·如何接收负宇宙能量和信息。--《天启篇》之五十五
·日月无光,手电筒也不亮--《天启篇》之五十六
·真理!--《天启篇》之五十七
·信仰!--《天启篇》之五十八
·道德!--《天启篇》之五十九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天启篇》之六十
·在死亡的边缘上跳探戈。《天启篇》之六十一
·多余的,要命的。--《天启篇》之六十二
·把宝石镶嵌到皇冠上去。--《天启篇》之六十三
·如何知道自己是香是臭--《天启篇》之六十四
·小心!一种倾向掩盖着另一种倾向--《天启篇》之六十五
·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天启篇》之六十六
·贤人走中庸之道--《天启篇》之六十七
·圣人--《天启篇》之六十八
·贤人(一)--《天启篇》之六十九
·贤人(二)--《天启篇》之七十
·性命攸关时光着屁股跑。--《天启篇》之七十一
·有所为,有所不为。--《天启篇》之七十二
·物质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三
·形象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四
·联想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五
·迷幻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六
·心像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七
·手机重获新生的启示
·细节与品质
·品质不配 挥泪更换
·太极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八
·太极思维(续一)
·太极思维(续二)
·太极思维(续三)
·太极思维(续四)
·相拥而活难结大果
·大热必有大寒
·不明就里的死亡前预兆--《天启篇》之八十一
·瘦为美?--《天启篇》之八十二
·瘦为美?--《天启篇》之八十二
·生存的层次越低斗争越残酷--《天启篇》之八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土地的白鸽”对雪峰谈性的精辟论述

   “黑土地的白鸽”对雪峰谈性的精辟论述
   
   
    1.我觉得雪峰先生搞这个生命禅院,主要为了在探索实践一条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大的方面在探索一条宇宙世间万物和谐相处之道。
    2.有些东西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信什么,都应该主要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3.色本中性,不喜不厌。是否色情不色情,往往不在色本身,往往在于念头。往往是念头决定色情的。
    4.追求美好的生活,谁都想。向往天堂 向往自由可以。各物质原本同性,可以这样说,只要人人的念头好,哪里就是天堂。
    5.即使天国有美女,有性爱,并非一定就是色情,这就要看念头,只要念头纯洁,就无法成为色情。
    6.我觉得雪峰文集,禅院文集存在不少问题,但也存在很多精华部分。就是现在宗教观念也是存在不少问题,世俗观念也是存在不少问题,当然也有精华部分。所以,我们在实际生活中,有些情况不能死守别人的观点,否则就是“教条主义”了,实际生活中观点可以参考,出现特殊情况就特殊处理,以实际现实的为准。
    中国的性观念性现状,有人以为进步了很多,其实只才刚走出了中世纪的蒙昧。---李银河
    对雪峰先生的成见和误解,就在于有些人只是管中窥豹,仅见一斑。对雪峰文集读的少,得出的印象自然就片面。实际上,在雪峰的许多文章里,他恰恰是反对淫乱的。
    正如李银河博士的观点理论有人支持认同,但更多的是诟病和责难。一种观点理论是否是真理,要从更长远的时空范围来看待。正如在鲜花广场上被教皇下令烧死的布鲁诺,不就是因为他的日心说被当时视为异端邪说吗。
    文集中有的理论惊世骇俗,尽管那是真理,但正如强烈的阳光对一个感官神经已经在灰暗的环境中适应了许久的人来说,这真理的阳光带给他的只是刺目的疼痛和惶恐。这理论也成为了一些道貌岸然的道德伪君子和愚顽之辈攻击禅院的把柄。有人是理解力有限自以为是地曲解,有人则是故意断章取义。如果你对一个人的思想体系了解得并不透彻全面,自然就会觉得其人的言论多有自相矛盾之处。
    因性而致的悲剧一直在不断的上演,可谁能探究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人的生理结构虽然相似,但是人的性欲是有强弱之分的。那些性欲较弱的人或者从来就不喜性事,或者长期压抑性欲,压来压去,欲望全消。如果这种压抑的动机恰巧是出于某种信仰或理念,当事人就会滋长出一种道德优越感——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做到了。道德优越感很容易转化为一种道德义愤,看不惯那些仍保留欲望的人,更憎恨那些欲望较强的人。反性的义愤大多是从这里生发出来的。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本来就是千差万别的,有些人性欲低下,有些人性欲高昂,这本来没有什么,但是性欲低下者因此觉得自己道德高尚,这就没有什么道理了。如果这些有道德优越感的人偏巧掌握了权力,问题就比较严重了。他们按照自己的性欲标准和道德标准来制定政策、法规,按照自己的标准来检查书籍、报刊、音像制品,按照自己的标准来惩罚别人,这就不仅没有道理,而且问题严重。
    如果一个修行者不能坚信自己信奉的是真理,何能朝夕不怠勇猛精进?按你的理论,弘一大师本焕法师以及一些佛门大德俱是对宇宙、自然有过激偏见的人? 雪峰说自己是来收割成熟庄稼带领他们去天国的导游,何曾自诩过是人类的救世主?老子留下玄晦奥义的《道德经》后飘然出关,至于后人如何治世则再无指说。孔子的儒教则被汉皇独尊成为治世纲统沿袭千载,但中国治乱兴亡的轮回依旧。仍不免被信奉丛林哲学强人哲学的西方国家击得惨败。你说二位圣人是来奠定人类基础指导人类方向的,为何不见西方国家将他们的经论奉为圭臬?至于雪峰是不是圣贤现需要历史和时间来验证。 雪峰对性的论述不是你曲解的这样简单,没有足够的调查研究就不要轻易下结论。 万恶淫为首的淫字乃过度之义,非指男女情色。不然的活,五戒中的不邪淫为何加一邪字。叫不淫不就得了。千百年来我们继承的传统思想精华与糟粕共存,某些明显不适用于时代的思想怎么就不能打破?许多人伦惨剧缘于古代思想,非破必破不可!别说什么坚不可破,人类的进步就是在不断破旧创新中完成的!
(2014/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