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拈花时评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第十五章 宇宙责任与菩提心
   我后来发现,一九八七年九月与十月两次示威,就是肇因于北京对我提出的五点和平计划公开指责,数以千计的拉萨人要求西藏独立,可想而知,中共官方必然以残酷的暴力镇压。武装警察开往制止示威,并任意开枪,至少有十九人死亡,受伤人数更多。
   
   最初,中共矢口否认开火,六个月后,他们才承认,少数公安人员曾向空中开枪警告,可是或许有些子弹落地时伤到民众(听到这种说词,我不禁怀疑中共是否暗示他们发明了一种专嗜西藏人鲜血的秘密子弹)。
   

   有关示威及残酷血腥镇压的消息立刻传遍全球,自一九五九年以来,西藏首次再度成为新闻头题。但我直到相当时日后,才得知全部经过细节,这还是靠若干事发当时正好在拉萨的西方观光客之助。
   
   他们之中有四十人联合提出一份报告,陈述他们亲自所睹的暴行。我才知道,两次示威都循相同的模式。起初是一群僧人聚集在大昭寺前面喊叫『西藏独立』,很快就有成千上百的俗人加入,一齐吶喊。忽然间,一整营的安全人员掩至,不加警告便逮捕了僧俗共约六十人,押到几乎就在大昭寺对面的公安局。被捕前,他们都遭到毒打。民众曾要求官员开释这些示威者,但忽然又冒出多名携有摄录影机的安全人员,拍摄群众,有人因害怕被认出,而开始向公安人员投掷石块,武装的安全部队则开枪还击。少数西藏人惊惶失措,动手推翻警车,点火焚烧,但大多数人还力持自制。一部分公安人员丢下枪逃跑时,他们搜集了武器,就地破坏。
   
   一九八七年十月一日的骚乱中,公安局很不幸的被示威者纵火。他们是为了救出被囚禁的伙伴,铤而走险,烧毁公安局的大门。同时公安人员不断出来把人拖进去,对他们横加棰楚。
   
   群众最后被驱散时,地面上已躺了至少十多具尸首,其中有好几名孩童。当晚及接下来数晚,好几百个人在家中被捕。最后共有两千多人入狱,他们都遭受刑讯,一份报告甚至说有人被处决。
   
   我在此要对这些外籍人士表示谢意,他们没有义务这么做,却无私的冒生命危险,帮助其他受苦受难的人。这种自然流露的人道精神,成为人类未来唯一的希望。他们一再冒生命的危险,援助许多受伤的西藏人,他们也把目睹的许多中共暴行拍照存证。
   
   虽然中共官方尽快驱逐来到西藏的记者及一切外国人,但他们的暴行仍传遍世界各地,若干西方政府因此呼吁中共尊重西藏人权,并释放当地所有政治犯。北京政府却答覆说这是内政问题,拒不接受外界批评。
   
   由于西藏已与外界隔离,我好几个月都得不到进一步消息,但我现在知道,示威之后,中共立刻展开大规模政治『再教育』计划,甚至以一周薪资为饵,诱人参加十月下旬一次反示威运动,但仍因为无人参与而宣告取消。同时为了防范再有新闻外泄,人民解放军全力封锁边界,在中共压力下,尼泊尔也逮捕了二十六名试图逃脱的西藏人,递解交中共。但也在这同时,有个中国消息来源告诉我(他也跟西方观光客一样,基于同情与义愤而这么做),向示威者开火确实是上层下达的命令。
   
   一九八八年初,驻拉萨的中共官员指示宗教人士照常举行默朗木庆典(该仪式被禁二十年后于一九八四年解禁)。但喇嘛认为不妥而拒绝从命。北京政府下令照计划庆祝,希望籍此向外界证明,西藏一切如常。喇嘛被迫奉命行事,但中共唯恐再生骚动的情势很明显。一九八八年二月,英国广播公司报导:
   
   数以千计的中共安全部队开赴拉萨地区——全市各处均设有路障。晚间大队武装车辆在街道上巡逻,扩音机劝告民众留在家中。有则播音直接宣称,『不听话就宰了你们』。
   
   默朗木庆典举行前一周,一则发自北京的路透社电讯说,有五十辆军车及一千多名穿戴镇暴装备的中共公安人员,在大昭寺前面举行演习。
   
   庆典开始,紧张情势更是节节升高。闭幕仪式就出现大批军事部队,在场的喇嘛与安全人员之比为一比十。此外还有很多便衣混在人群中,有的携有摄录影机。后来的发展更显示,安全人员还有化妆,有的剃光头,有的戴假发,使人误以为他们是拉萨本地或外来的喇嘛。
   
   起初还能维持和平的气氛,但三月五日,喇嘛们吶喊要求释放前一年十月未经审判就遭监禁的多名抗议者中一个名叫悠鲁巴瓦泽仁的转世活佛。接下来的祈祷典礼后半,集结的人群趁弥勒菩萨的神像被抬着绕境时,痛骂中共占领西藏,并且向四周监视的警察投掷石块。公安部队的因应方式是手持棍棒与电击棒,一再冲入人群;后来,军方就开火了,这次他们并非随便扫射,而且有准备的杀死了若干抗议者。且走且战之下,有数百名西藏人受伤。中午时分,警方突袭大昭寺,谋杀了至少十二名喇嘛,其中一人先是遭毒打,然后被挖出双眼,最后由屋顶被丢到地面。西藏最神圣的寺庙变成了屠场。
   
   拉萨的藏人区整个沸腾了,晚间约有十二家反西藏人的中国人开的商店被烧毁,公安部队也一再出击,拖走了数百名男女及儿童。
   
   由于当时只有几名外国人,而且都不是记者,所以新闻几乎全被封锁,数周后我才听到详情。同时,这次动乱无论规模与严重性都远超过前一年秋季。结果实施两周的宵禁,至少有两千五百人被捕,所有拉萨的西藏人都受到无情的威胁。
   
   我对西藏人民如此表达他们的绝望之情,并不感到意外,但得知中共的残暴压制手段,我仍然感到震惊。全世界都为之愤怒,短短六个月之中,国际新闻再次广泛的报导这场动乱,虽然可采用的资讯不多。同时,中共官员的反应也与上次雷同:北京政府认为这是内政问题,他们把示威说成少数『反动分离分子』的阴谋,又把我称作危险的罪犯。他们说,达赖喇嘛故意唆使暴动,并派遣间谍到西藏执行任务。我早已料到这事,但中共现在公开指控外国在两次动乱中都扮演重要角色的行为,却令我不安。
   
   我第一份有关默朗木庆典示威的完整报告,来自英国政治家艾纳斯爵士(Lord Ennals),他将近一个月后抵达西藏。艾纳斯爵士是北京政府批准来西藏,调查人权状况的一个独立代表团的领袖。他和其他团员发现西藏人所受种种违反人权的待遇,都深表震惊。代表团也搜集到无可反驳的示威人犯受到刑求的证据,他们从目击者那儿听取了全部细节。他们的报告由『国际警戎』(International Alert)出版,其中谈到『这个危险必须加以快速、积极的反应』。
   
   这个搜证团体在西藏的同时,我却到了英国,我是应若干对西藏佛教有兴趣的团体之邀前往。我对那儿的媒体关怀西藏人民苦难的热情,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我也很高兴接到一九八八年稍后,在欧洲议会对一群关切此事的政治家演说的邀请。适在此时,若干西方领袖也呼吁中共,就西藏的未来与我展开谈判。
   
   我认为这项邀请是重申五点和平计划,尤其是扩充第五点原则的良机,所以欣然接受。一九八八年六月,我在萨尔斯堡的演说中,谈到我认为在某些特殊状况下,西藏可与中共保持关系,由北京指挥它的外交与国防。我也明白表示,西藏流亡政府随时准备与中共官方谈判。可是我坚持,这只是一项建议,任何决定权都操诸西藏人民手中,不能由我决断。
   
   北京的反应仍是全面否定。我的演说遭到公开抨击,欧洲议会也因准我演说而受批评。但一九八八年秋季还是有一项乐观的发展,中共表示愿意跟达赖喇嘛讨论西藏的未来。他们第一次承认,不仅愿意讨论达赖喇嘛的地位,也愿意讨论西藏本身。现在轮到我出牌。我立刻提出代表团的名单,并建议一九八九年一月双方在日内瓦晤谈。我这项选择是为了一旦需要我到场,我可以立刻亲自出席。
   
   不幸的是,中共虽然原则上同意谈判,却又设下重重限制,处处阻挠。最初,他们表示宁愿在北京谈判;接着又限制不许外国人参加谈判代表团;再下来,他们连西藏流亡政府的成员都不许参加,因为他们不承认这个政府,后来他们又说,任何曾经支持西藏独立的人都不得参加,到头来,他们只肯跟我一个人谈。这实在令人失望。中共虽然口说愿意谈判,却搞得谈判根本不可能展开。我尽管一点也不反对跟中共会面,但他们先跟我的代表初步谈判,是很合理的。因此,尽管大家同意在日内瓦举行谈判,一九八九年一月来了又去了,一事无成。
   
   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消息传来,班禅在难得的从北京住所前往西藏访问期间圆寂。他不过五十三岁,我当然很难过。我觉得西藏损失了一位真正的自由门士。无可否认,有些西藏人对他持分歧的看法,事实上,一九五○年代早期,他还很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他以为站在中共那一边可利用情况为自己造势。但我相信他的爱国热忱出于真心。即使中共一九七八年释放他出狱后,利用他做傀儡,他还是反对他们到底。他去世前曾发表一篇演讲,新华社的报导显示,他对中共官方在西藏犯下的『许多错误』,有严厉的批评。这是一项勇敢的最后行动。
   
   两天后,他在扎什伦布寺最后一次露面,向他前世的灵塔奉祭后不久,他就心脏病发作圆寂。很多人觉得,班禅喇嘛在自己的寺庙中圆寂具有象征性,这是一位真正的精神宗师博大精深能力的表现。
   
   虽然他去世前我们无法相见,但我曾跟班禅喇嘛通过三次电话。两次是在他北京的办公室,他是人民大会的代表,另一次则是他在国外的时候。他在北京的谈话无可避免的有人监听。我知道是因为第二次通话后数周,中共报章上刊出一份经过重新仔细编排的我们的谈话纪录。但他在澳洲时,总算有机会摆脱他的监视者,打电话到西德跟我交谈。我们无法久谈,但已足以使我相信,班禅喇嘛的心仍忠于他的宗教、他的同胞和国家。因此当我听说他在拉萨,因为对商业太感兴趣而被人批评的报导时,我并不放在心上。另外也有他娶妻的传言。
   
   他死后,我接到中共佛学会邀我参加他北京的葬礼的邀请。这等于是访问中共的正式邀请。我个人很想去,但不免犹豫,去的话一定会面临若干有关西藏的讨论。如果日内瓦谈判如期举行,这实在会是个好机会;但在目前情况下,我觉得不该去,只好遗憾的拒绝了。
   
   同时,中共的拖延也带来不可避免的结果。一九八九年三月五日,拉萨又展开三天的示威,表现出的强烈不满可说是一九五九年三月以来所仅见,成千上万的人走上街头。中共公安部队改变策略,第一天一直保持旁观,只拍摄一些书面,晚间在电视上播放。但第二天,他们又恢复用棒子打人和不分青红皂白的开枪,目击者指出,他们用机枪扫射民宅,把全家人都杀死。
   
   不幸的是,西藏人的反应不但包括攻击警方与安全部队,在若干场合中,无辜的中国平民也成为攻击对象。西藏人实在不该使用暴力。中共要的话,以十亿人口对付我们六百万人,灭绝西藏人也非难事。大家尝试了解心目中的敌人,是更具建设性的作法。学习原谅,比单单捡起一块石头丢向憎恨的目标有用得多,尤其当深受激怒的时候。因为只有在最困阨的环境下,为自己和为他人行善的潜能才会发挥到极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